“如果A股市场是淮海战役,那么香港资本市场就是诺曼底登陆。” 陈林(化名)是广东顺德地区较大的私募,手中管理近4亿元人民币的私募基金,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频繁进出港股。


2007年11月,港股大幅下跌之后,受港股直通车刺激的众多投资香港市场的内地资金大多战绩不佳,而陈林的资金一度受到影响,但在2008年,陈林对港股进行波段操作,并将战场转至股指期货,在众多同行被套之际,他却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港股过山车


2007年8月以来,“港股直通车”成为众多私募基金间最热门的的名词。内地感觉敏锐的私募基金迅速将资金转移到香港市场,在国内外资金的推动之下,港股取得了爆发式的增长,恒生指数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被拉升了超过1万多点,率先进军港股的内地资金大赚了一笔。但是谁也没料到严冬来得那么快,受美国次级债危机、内地调高存款准备金等多种因素影响,11月恒指由31958.4点高位急跌,一个月之内下跌超过5500点。这场始料不及的暴跌,把一众高举庆功酒杯的私募都冻住了。


但真正的“被套时间”还在后头,由于此前获利甚高,只要投资者行动快速还是可以顺利出逃。到了2007年11月底,港股开始重拾升幅,不少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抄底良机,大力唱多买进者众多,其中就包括素有“亚洲股神”之称的香港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在11月恒指大幅下挫之时他扬言100亿港元入市,曾令不少投资者口干心跳,继而跟随。


陈林当时也没忍住。11月,他在6港元前后出手建仓中海集运(9.14,-0.13,-1.40%,吧)(2866.HK)。随后港股再次遭遇抛压,港股多次遭遇日波幅近千点的下跌。短短几个交易日,中海集运已在5港元以下。“当时我就觉得港股的波动很不正常,不像一个成熟的市场。”在中海集运投资上损失了近20%后,陈林割肉离场。“幸好,否则现价只有3元的中海集运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陈林已经深深体会到,香港是个国际赛场,2007年港股直通车消息刚出来的时候,托起港股上涨的不是国内资金,而是“等待着国内资金的国际资本”。也正因为有这样的考虑,8月中旬进入港股的陈林在12月初提早出场。


转战期指


短暂离场的陈林并没有如其它同行般回归A股。在他眼里,当内地市场与香港市场都处于牛皮市时,投资香港的优势更明显。而精明的陈林认为,现在正好是股指期货投资的最佳时机。“这两个月我都在香港玩期权,赚了些”。


如果去年最后两个月港股是在坐“过山车”,那么2008年前两个月的港股就是在“笨猪跳”(香港台湾等地对蹦极运动Bungy的音译)。


1月初,陈林判断港股进入牛皮阶段,当时恒指在27000点左右,当时市场也出现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内地港股直通车可能会加快推出,恒指会一再爬升,重上30000点;另一观点认为香港市场会受内地宏观调控,以及美国经济下滑的影响,股价甚至会跌至21000点以下。于是他同时大笔买进恒指认沽期货和认购期货,采用所谓马鞍式长仓的方式(是指买入相同月份、相同行使价的认购和认沽期权)。


1月恒指震荡上行,曾一度突破27500点,但市场方向不明,陈林并无行动。但到了1月中旬,市场走低的方向逐步明确,陈林在26000点前后平仓大部分的认购期权。其后大市一再下挫,2008年1月22日,恒生指数及H股指数分别下跌2061点及1619点, 为历来最大单日点数跌幅,当天恒指一度跌至21700点,陈林随即套现认沽合约,从中大赚了一笔。


在套现当天,陈林认为港股下跌已到底,市场牛皮格局不会改变,于是陈林再次大笔买入认购期权。果然第二天(1月23日)港股突然飙升,当天恒生指数及H股指数分别上升2332点及1367点,创了历来单日最大的涨幅。陈林形容说“可能是运气来了吧”,仅两日的波动就让他获利以千万计。


1月25日陈林在股价涨到25000点左右再一次套现。当天,香港股票期权创下了单日成交量464,191张合约的历史纪录。利用1月在期指市场的多次进出,陈林打了一场大胜仗。不但弥补前期投资的损失,还获得了近15%的收益。


在陈林看来,虽然香港资本市场波动极大、风险极大,但只要利用好各种衍生工具,以及相应的投资策略,港股的投资价值还是远远优于A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