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嘉靖三十八年“已未之变”的对当今国防的启示——迄今为止唯一的日寇侵华的民俗纪念日(续二)

风之清0411 收藏 6 753
导读: 嘉靖三十八年“已未之变”的对当今国防的启示 ——迄今为止唯一的日寇侵华的民俗纪念日(续二) 上集(续一)说到,倭寇攻陷福安城关,大肆烧杀抢掠后方退。但是倭寇究竟从何处进攻陆上县城?福安城又如何被攻陷?倭寇造成的祸害究竟有多严重?倭寇退兵后,福安人民如何自救、重建家园?对当今国防有何启示?且听我徐徐道来: 福建省福安市政协文史工作组于1984年编辑一本《福安文史资料》,其中《日本侵犯福安纪要》一文记载:公历1559年(明嘉靖三十八年)已未四月初五日

嘉靖三十八年“已未之变”的对当今国防的启示

——迄今为止唯一的日寇侵华的民俗纪念日(续二)


上集(续一)说到,倭寇攻陷福安城关,大肆烧杀抢掠后方退。但是倭寇究竟从何处进攻陆上县城?福安城又如何被攻陷?倭寇造成的祸害究竟有多严重?倭寇退兵后,福安人民如何自救、重建家园?对当今国防有何启示?且听我徐徐道来:


福建省福安市政协文史工作组于1984年编辑一本《福安文史资料》,其中《日本侵犯福安纪要》一文记载:公历1559年(明嘉靖三十八年)已未四月初五日,日本丰臣秀吉入寇我东南沿海的倭寇,由化蛟进犯(由南向北),分三路围攻福安县城,我方矢绝县陷,倭寇入城,化、杀戮、抢掠达四天,知县李尚德带印逃亡,其陈氏脱身不得,怕受污辱,跳入东门城壕自尽,全城被杀男女达三千多人,被俘七百余人,跳水坠崖者不计其数。官署、民房会殆尽,造成“巳未惨祸”。(或称“已未之变”,义同“土木堡之变”)

《日本侵犯福安纪要》一文还记载:同年十一月、次年四月及第三年春季,倭寇再次进犯福安,妄图故伎重演,均被击退。

《福安县志》第九章杂纪志之外夷篇对倭寇入侵的记载较为详细:

嘉靖三十八年春,变异屡见。妖鸟如猫(估计是猫头鹰,民间认为是不吉利之物),夜深悲鸣,其声凄切。有流星如瓜飞坠,西北长焰竟天。识者曰:“此天狼旄头也,主胡兵。”城南街铺行木板忽风吹起,甘棠桥上盘旋而舞束乱飞。建宁卫千户李赞来守备,夜二更群鸦啾啾,四境怪邪。

四月朔,报倭自福宁至柳溪,候倭者言贼数寡,必不入县;或传已自柳溪散矣。初三晚,急报到化蛟铺屯聚。时改筑新城犹未完,北城垛墙未砌。知县李尚德始惧,急督民兵守陴。时承平日久,家无戎器,库无硝磺;败铳朽弩,不堪为用。况官无备员,丞簿缺,典史陆鹏以他务出,独李一人守东城。分教谕程箕同生员王天爵、萧九衢、柳廷谟守西城;训导谢君锡同生员郭公识、郭大乾、陈学易守小西门;训陈豪同生员吴廷珙、吴廷爵、詹洪镐守南城;北城付之上杭陈氏,以其族大,人众而一心者,监生陈埙、生员陈国初、陈魁梧守御。复令晓阳快手并民壮召畲人协战。

倭至洋头结寨,每夜虏声喧啸,民心颇摇。初四日,攻城数次。矢石乱下,倭少怯退。晡刻,二十余贼于北城观阵,陈氏勇士十余人缒城下,掩击之,枭二首以归。知县嘉赏,揭竿号示,陴士争奋。然倭性狡谲,用虚铳竹箭射城中,示我以弱;众弛不备。初五黎明,贼众大举,匝城呐喊三声,城中夺气。贼据我北城外虎山冈及西城龟肩、东门外鹤山顶,乘高注矢,铁镞、铅铳雨下猬集。生员郭大科捐金募死士裹粮督战;郭大乾奋身射贼,中砲而死。至午,矢石俱竭,北城垛崩,贼遽入。俄而龟颈亦破,教官程箕死之;谢君锡具衣冠触文庙柱死;陈豪得生员扶东走,免之;李尚德带印出东城遁,其妻陈氏投东河死(李后以印存,就吏充戎);陈埙、〔陈〕魁梧、郭大科等皆遇害;詹〔洪〕镐骂不就缚,以剐死;陈国初执至国泽骂贼支解之;吴廷珙抗骂死于鹤山下;刘元铮死于江乡(万历年署县举人吴正儒匾其庐曰“文章鸣于扆邑,节义奋于岛夷”。抚按录诸生死难者,各恤其后,永免一丁)。

(按:已未之变始由吏盗库硝以矾代盘,故两日而城陷。)

初六日邑焚,倭四出搜掠山谷各四十里。初九日鸣炮撤营而去。

十一月,晋江令卢仲佃改调福安,廓城安集。十六日校士,酉刻倭报上自寿宁南墺下。十七日屯长汀,不渡。十八日去廉村。二十日倭之后阵又屯长汀,午去廉村。二十二日屯水田待舟。二十八日得大艘,移屯下长崎,半去连江。

二十九年(应是三十九年)四月初六日,倭又自州至,一日四五惊,以城坚不攻去。

四十一年,(倭)寇西门。知县黎永清令善砲者林八砲数贼,亟遁去。后残倭戚南塘尽灭之。


由上文而知,福安“已未之变”的对当今国防的启示有五点:

1、海防无力。明朝以来,倭寇猖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沿海一线屡遭侵犯,民不聊生。嘉靖三十八年,倭寇进攻福安城关也是先从海面登陆,而后从南至北上侵。这里要提到的一点:明初即实行“片舢不得下海”的海禁,无形中将国门向陆地缩进,使海防如同虚设,日寇登陆未伤分毫并长驱直入。

因此当今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改近海防御为远洋攻防,站稳第一岛链,向第二岛链进发,进而派出远洋舰队驱巡远洋,将敌对势力抵御在国门之外(包括海疆)。如此才能避免敌对势力轻而易举的登陆入侵。

2、情报不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报往往能够决定战局的胜负,至少也能使防御工作得到充足的时间。可是,当时情报数变,一会儿说“贼数寡,必不入县”,一会儿说“已自柳溪散矣”,遂防御大为松懈,失去了绝好的防御时间。直至“初三晚,急报到化蛟铺屯聚”。(化蛟距福安城关仅二十里地,可谓一箭之地)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时改筑新城犹未完,北城垛墙未砌。”于是“知县李尚德始惧,急督民兵守陴。”但为时已晚,最终因准备不足而沦陷。

因此要建立强大的情报系统,不仅要注重网络情报,而且对于传统方式的情报获取、分析都要做好充分准备。今年初的雪灾造成大面积停电而导致电力火车无法启动,只能紧急调用内燃机车作动力既是一例,不能当依靠高科技即可解决。总之,情报工作要多管齐下,保持对敌高度灵敏,占敌先机方能制胜。

3、武备不足。先说防御力量。《福安县志》第三章兵食志之武弁篇记载:

福安城原有:机兵 原二百二十名,今实编一百名给役,余银充饷。内二十名调于长崎分司,巡缉私盐。

弓兵 实编二十名,外五十名,屯白石司

晓阳快手兵 邑西北陲,其民轻生喜斗。正统年间注武艺兵籍,得复其家,听调征,以敌山寇。嘉靖年间卢仲佃(知县)编籍当民差。

日寇当前,而城中仅有百余兵,其余皆民兵(预备役),晓阳快手兵(也是预备役性质)因距城关百里山路,就算星夜兼程也要一日一夜方可驰援,实在是鞭长莫及。而日寇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极其凶悍丰臣秀吉部队。同时,“官无备员,丞簿缺,典史陆鹏以他务出,独李一人守东城”可以说是指挥官奇缺,没有指挥有力、经验丰富的指挥中枢。相比之下,莫若绵羊抵御饿狼,胜负立现。

次说武器装备。“时承平日久,家无戎器,库无硝磺;败铳朽弩,不堪为用。”最终战“至午,矢石俱竭”、“矢绝县陷”

再说城防工事。如果武装力量不足、武器装备不良,但是城高土坚,尚可抵御一阵,等待援军到来。可是大敌临城,福安城防又如何呢?

据《福安县志》第二卷营缮志之城池篇记载:

福安县城原“惟筑土墙,立四门”,正德元年,修城,“周八百九十六丈五尺,高一丈一尺,厚一丈,女墙一千六百九十二”,嘉靖六年,“以石厢五门”。嘉靖三十七年,“倭报急”,知县李尚德申请巡按要求改造,“高一丈三尺,厚一丈五尺”。然“未毕工而倭至”,后又因淫雨,“城俱圮”。特别指出的一点是,当时福安城的设计极缺军事防御性,居然“北城外虎山冈及西城龟肩、东门外鹤山顶”比城内高出许多,(福安城中及四周多山丘)致使倭寇“乘高注矢,铁镞、铅铳雨下猬集。”最终“北城垛崩,贼遽入。”福安城于是沦陷!

这武备三点给我们的启示是:国无防无以立国。经济发展要靠坚强的国防来保障,否则,都将是昙花一现,弱不禁风。因此要提高国防经费投入,加强国防科技研究,增强部队作战能力,让“中国威胁论”、“中国国防经费剧增论”见鬼去吧。

4、战争心理甚弱。这一点尤其重要。

战争来临,不仅仅是部队紧张(可能会发生自伤、逃亡现象),民众的紧张更是有过之不及。

据《福安县志》第九卷杂纪志之祥见篇记载:

嘉靖三十八年春,变异屡见。妖鸟如猫(估计是猫头鹰,民间认为是不吉利之物),夜深悲鸣,其声凄切。有流星如瓜飞坠,西北长焰竟天。识者曰:“此天狼旄头也,主胡兵。”可以说是倭寇未至,民心已乱。更遑论兵临城下后“每夜虏声喧啸,民心颇摇”!

因此,在战争前,要做好充分国防动员和心理辅导,大张声势,以壮军威,哪怕是带一点“欺骗愚民”的性质(一切为了胜利,希望民众能够理解)。

5、军队腐败。这一点尤为可惜!

城防不坚也罢,武备松弛也罢,最可怕的是军队或者政府内部的腐败,并由此引发了至关重要的胜败因素:“库无硝磺”!本来武库中存有一定基数的火药、硝磺,可是“吏盗库硝以矾代盘”,最终直接导致“矢石俱竭”,“故两日而城陷。”真令人扼腕痛惜!

对于当今军队中有否腐败行为,媒体网络上鲜有见闻,我们只能天真的希望没有或者不多(至少不要比地方多),因为现今中国何不是大敌当前、恶邻四顾呢?发现一起,就要严惩一起,以杜绝腐败造成的痛心!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