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继2006年10月中国潜艇在太平洋悄悄出现在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附近后,“小鹰”号航空母舰又于2007年11月在太平洋进行军事演习时,再次被一艘中国潜艇悄无声息地逼近,当时“小鹰”号已在其射程范围之内,单就这两起事件来说,相隔也就一年时间。


而事隔三个月后,外媒、尤其是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媒体炒作此类新闻,我看无非是突出两点:


1.提醒西方尤其是美国人:原先根本不知道中国快速成长的潜艇舰队,现在已经发展至如此先进的水平——中国的海军舰队已经对美国最具威胁的航母战斗群构成了如此的威胁;


2.老生常谈“中国威胁论”、挑拨中国与美国乃至周边(特别是小日本)的对立关系,企图延缓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步伐。


蚊子亨亨的目的一定是吸血!作为我们军迷,应该理性看待这两起“纯属偶然”的事件。也就是说,既要看到自自1996年台海危机、美国派2个航母战斗群部署在台海周围以来,如何对付极具威胁的美国航母战斗群似乎就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以来,这个问题似乎得到了初步解决;同时,也不要被暂时的进步而打乱或迷惑我们的前进动力和目标。因为事物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着的。


下面详细论述我的观点,以便和军迷朋友深入地探讨。


一、可喜的发展和变化。


众所周知,完成国家的最终统一是中国政府始终不渝的政治诉求,也是一个在实践中不断努力实行的过程。在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路上,我们希望和平统一的愿景;但必须作好充分的战争准备!中国目前还不是个世界性的强国的现实,迫使我们在作出大的决策方面还力不从心,受制与国际强权。尤其是在我们统一的进程中,还必须考虑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因素。


中美关系的核心是台湾问题;而台湾问题又是中华民族的核心国家利益。说穿了中国在台海、乃至全球面临的战略挑战一是来自美国;二是来自日本——至少在不远的将来一段时间内确实是如此。


而美国要干涉台海,首要出动的就是美国的航母战斗群,进行先期威慑;一旦事态发展,美国才会动用起驻日美军和关岛基地的军力(驻韩美军基地是不可能动用的,甚至在战时有可能撤退。因为在地面,尤其是中朝联手,美韩那点部队不够我们塞牙缝的,这一点美国是清楚的!)、直至美国本土的军力。当然,后一种情况,必然给我们造成相当程度的损失,而我们一旦遭受重大损失,战争的规模和形式也必然升级,最后中美两国就会相互消耗彼此的国力,美国在战争结束——如果还能善后的话,也必然伦为二等国家,最后也无力阻止中国的统一大业。


我想,美军的介入是必然的;至于介入程度,取决于我们的能力和决心!


所以,打航母就成了我们的首要对待的任务了。要把先期威慑我们的航母战斗群制服了,美军的战争升级能力和升级的决心就会打折扣的。


自1996年台海危机、美国派2个航母战斗群部署在台海周围以来,时间已经10多年过去了,解决当时那种由航母战斗群带来的紧迫威胁,我想在军方的不断努力下,应该是天平逐步向我们倾斜了:


从当初的“宁愿牺牲一支舰队”和“10年发展时间”也要摧毁一支航母战斗群的豪迈而悲壮的誓言,到我们可以摧毁三个航母战斗群;


从2006年美军七个航母战斗群开赴太平洋演习,似乎可以从侧面印证美军感受到的中国军力的飞跃式发展;


从当时的打航母战术的三种手段:一是反舰导弹的饱和攻击;二是潜艇发射鱼雷;三就是弹道导弹打航母(其中弹道导弹打航母,据说是“撒手锏”),到现在我们的宋级两度突破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反潜防卫圈——甚至都没有动用最具战斗力的核潜艇!而常规潜艇中也只是“宋”级而已,最新的“元”级并没有出动,这一切确实令国人感到提气和自豪。

1.自豪一


若在战时我们的潜艇突破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反潜防卫圈,凭借潜艇的重型鱼雷或射程为280公里(甚至是500公里的)的潜射反舰导弹,一次齐射六枚,那航母就是不沉也得失去战斗力;即使我们损失一艘潜艇,无论从价值或人员、甚至是震撼力来说,就是一大胜利!


2.自豪二


美国的反潜能力号称世界第一(鬼子第二),被我们的“宋”级两度突破,而且是在航母战斗群的战斗状态下,可见我们的静音能力——潜艇战斗力的三个主要因素之一(其他是潜深和探测和指挥系统),提高的速度确实令人惊讶。


3.自豪三


本来与空中和水面威胁相比,航母战斗群对付水下潜艇的威胁要显得更困难一些,而我们仅凭借潜艇就可以给美军的航母战斗群以巨大的威慑,还没有考虑从空中、地面、水面的立体攻击因素,显示了我们的潜艇部队的战术素养和辅助能力(如最重要的海洋水文资料)和舰长的指挥艺术的高超。


4.自豪四


我们知道,任何兵器的威力直接取决于其攻击距离,最初潜艇携带的武器主要是鱼雷或水雷,从刚开始的1公里或几公里的攻击距离,发展到现在的20公里(也有40-50公里射程的),而美军航母战斗群声纳的探测距离大约是90公里左右,更加上航母的反潜兵力配置有多层:反潜机、核动力攻击型潜艇、反潜直升机,以及反潜导弹和鱼雷等这样,一般潜艇很难迫近发动攻击。可是我们的老宋就做到了。


5.自豪五


有人说:如果我们的潜艇配备了射程550公里的“俱乐部”潜射反舰导弹,不是可以在航母防御圈外发动攻击了吗?不错,我也赞成!


但离对手距离越近,自然自己是威险了,同样留给对手的反应时间也就短了。我们的宋已经突破美军的航母战斗群,这种威胁自然是更大些。


二、担忧


兵者,诡道也。在任何事物的表象背后,都隐藏着诸多因素。在为我们的潜艇部队建设的成绩感到自豪之余,我还是对这两次“偶然事件”不免产生一丝担忧。


1.担忧一


宋级在迫近航母的上浮是主动上浮还是被迫上浮?这点英国的《每日电讯报》并没有详细说明。若是主动上浮,那么就是外界所说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太平洋那么宽大,你演习你的、我训练我的,纯属“偶然”相遇;如果是被动上浮,那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潜艇的特殊性,在攻击距离内,上浮是和平时期没有敌意的表示。也就是说无路可遁的无奈之举。


2.担忧二


频繁地派宋级接近美军的航母战斗群,尽管我们起到了“威慑”的作用;但该型号潜艇的水声特征也会被美军获悉,这对在以后可能的冲突中是不利的。


3.担忧三


美国要干涉即将到来的台海冲突,极有可能是美日台进行“情报共享”、或直接把数据链和台军相连,甚至是直接接管台军的指挥权,暴露我们还算新型的水下利器的情报,恐怕在和日本进行的东海冲突或完成对台军的雷霆一击时,依靠我们的潜艇部队阻隔美军或对台湾本岛进行封锁时的实力就要打折扣了。


4.担忧四


就算是我们的老宋是主动上浮的,这里有无美军已经发现而假装不知,故意示弱的成分?以麻痹我们的神经、让我们产生骄傲的心态?——而这才是最让人担忧的。



当然,以上的担忧毕竟是我还不是专业的,加上所能掌握的资料很有限而发的,可能会有不小的偏差。中华民族是世界智谋的祖先,希望我们的军人能够看远些、把一盘棋放大些,不要犯庞涓被孙槟的“减灶之计”所迷惑的错误。


三、事件应该的收获


抛开自豪和担忧,我们更应该做的就是:

1.收集美军的航母战斗群的使用、尤其是在战时(演习就是和平时期的实战演练)的使用原则和规范,从而给我们即将服役的航母战斗群以经验,毕竟我们还没有航母的使用经验——哪怕是装备了和美军相同的航母战斗群,如果没有丝毫的经验,就在战力的发挥上大打折扣,就如同把一台超级电脑,配给一个电脑盲,什么事情也不能做一样。


2.在以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即使有了航母战斗群,但对付极其强大的对手时,我们的潜艇部队仍然是我们的拳头,用宋级几次突破换来的经验和相关数据,要确实贯彻到其他型号、包括核潜艇在内的所有官兵的脑海中。


3.最好有电子侦察手段,比如电子侦察飞机和“海洋调查船”。把美军演习期间的各种电子信号特征搞清楚些。这个不是什么难事,因为随着中国的崛起,必然伴随军力的强大,而军力的强大当然少不了情报搜集能力的强大。


任何作战决策都离不开情报保障,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现代化的联合作战决策对情报的依懒性更大,要求更高。美前参联会主席鲍威尔曾说过:从来没有哪位作战指挥官能象我们的战场指挥官那样全面而完整地了解其敌手,“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的情报支援工作是非常成功的。海湾战争,美军投入的情报力量除了侦察卫星和预警飞机以外,还有3个军事情报旅,8个军事情报营,5个军事情报连,共计1万人。从侦察兵所占比例看,原苏军摩步师侦察人员占编制总人数的5%左右,美军为8%左右,我军的这个比例要少得多。我军情报工作的差距不仅表现在侦察兵力少,侦察手段高技术含量不足上,而且表现在情报体制和情报观念上。侦察力量本来就少,在使用上又存在着体系分割、重复侦察现象。情报的一体化尚未实现,远不能实现情报共享。情报处理能力也比较差,处理手段跟不上侦察手段的发展。情报不经过处理是不能使用的,未经处理的情报信息,如传感器发来的电磁信号,是人工不能识别的。可以识别的情报不判明其可靠程度也不能贸然使用。


总之,在当前国际态势下,在霸权主义还十分猖獗的格局下,就连我们的完成统一的正当诉求还在遭受美日同盟的深度介入的可能的情况下,惟有提高我们抵御外来干涉、壮大我们的常规力量的方式,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当然,我们的核打击力量的建设也不能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