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好文:08台海局势的沙盘推演

罡龙驭天 收藏 2 350
导读:自1895年至今,台湾与祖国已经分离了一百一十三年(抗战胜利后那几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前五十年是被日本侵占,后六十年则是由于美国的干涉,毫无疑问,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干涉正是造成台海两岸分离、分治乃至分裂的根本原因。因此,究其实质,台湾问题的确是一个国际问题,在两岸人民的头顶上始终笼罩着外国势力的乌云,台海两岸因而至今仍然无法获得真正的和平与安宁。自2000年陈水扁上台以来,不仅当局自身有法不依贪污横行,还大力推行“去中国化”的急独行径,造成岛内族群对立恶化,台湾经济每下愈况,民众生活苦不堪言。现在又极力坚持

自1895年至今,台湾与祖国已经分离了一百一十三年(抗战胜利后那几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前五十年是被日本侵占,后六十年则是由于美国的干涉,毫无疑问,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干涉正是造成台海两岸分离、分治乃至分裂的根本原因。因此,究其实质,台湾问题的确是一个国际问题,在两岸人民的头顶上始终笼罩着外国势力的乌云,台海两岸因而至今仍然无法获得真正的和平与安宁。自2000年陈水扁上台以来,不仅当局自身有法不依贪污横行,还大力推行“去中国化”的急独行径,造成岛内族群对立恶化,台湾经济每下愈况,民众生活苦不堪言。现在又极力坚持在08年3月推动所谓“入联公投”,图谋“绑架北京奥运”以求达成台湾独立的阴谋,如此等于将台海局势逼进了一个现实的政治死角,牵扯着国际间的有关各方卷进了这个政治漩涡,使得反台独斗争成为08年的一个国际政治焦点。笔者认为,通过综合分析目前的各种有关迹象,明年3月与台湾大选捆绑的“入联公投”必将成为左右台海局势未来走向的历史拐点,而长期延宕未决的台湾问题有可能因此获得一个最后解决的历史时机。


“和统”与“武统”的战略选择


解决台湾问题,不外乎“和平统一”与“武力统一”两种途径。而我们在今天讨论如何应对明年台湾方面的“入联公投”,同样必须首先确定“和”“战”两端的选择。笔者在04年10月所作《浅谈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及战略失误》一文里已较为详细地分析了“和平统一”政策的战略失误,现在看来,还必须补充更为重要的一点:“和平统一”的政策依据其实是建立在“台湾问题属于中国内政”的判断和定位之上的,既然是国共内战的历史遗留问题,似乎理所当然地可以通过两岸和平谈判得以“妥善解决”。但台湾问题的历史和现状却又明白无误地表明,所谓“内政问题”不过是表象,美日两国长期的政治及军事干涉才是造成台湾问题的根本原因。今天的台湾问题已不仅仅是一个“中国内政问题”,而是中美两国之间战略对决的斗争焦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国际问题”,否则,中国政府何必屡屡声称“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近来又何必屡屡敦促美国公开表态“反台独”而形成“中美共管台海”之局面?


在此我们不妨作个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台湾领导人,不依靠外部力量能以一个弹丸小岛来长期对抗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大陆地区吗?肯定不可能。既然 “幸运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作为政治靠山(还加上一个得地利之便的日本),你还会心甘情愿、不作抵抗地主动向敌方俯首称臣吗(台湾当局认为接受“和平统一”无异于举手投降)?我们亦千万不要忘记,在台湾当权者的眼里,什么民族大义、民生福祉和民主自由都不过是笑谈,只有手里的权力才是他们可以不惜性命、不顾代价地誓死捍卫的东西(看看陈水扁掌权前后的政治表现就一清二楚了)。另一方面,虽然台湾并非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但由于台湾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其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经过半个世纪的苦心经营已成为美国亚太战略布局里关键的一环,同时也是美国全球霸权的一个重要标志,因此美国必然不会对台湾轻易放手。退一万步而言,即使个别台湾领导人有心推行“和平统一”,美日两国亦必然采取各种明暗手段加以阻止和破坏,中美建交以来两岸关系的历史发展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此外,中国政府在1978年中美建交谈判时出于国内政治因素“默许”了美国对台军售,给美国干涉台湾留了一条后患无穷的“尾巴”,导致了台独势力日后的坐大和猖狂。要而言之,正是由于台湾问题的实质是一个涉及中美两国战略冲突和牵动东亚地区安全格局的错综复杂的国际问题,因此推动台海两岸实现“和平统一”的一切努力总是徒劳无功。而美国政府历来强调两岸必须“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实质,就是使用两面手法力求以渐进形式掩护台独势力实现“和平台独”。月前,国民党方面的总统候选人马英九出访日本,在宣示“不统”、“不独”、“不武”的所谓“台海和平政策”的同时,又强调对于美日安保及台美、台日关系的高度重视,其中所蕴含的倚仗外国势力追求“和平台独”之图谋昭然若揭。鉴此,“和平统一”实际上已然无望,中国政府若要真正解决台湾问题,只能立足于“武力统一”一途,关键在于时机的选择而已。


“入联公投”的政治后果


对于大陆方面而言,08年台海局势最好的局面自然是能够采取各种手段成功阻止陈水扁举行“入联公投”,如此既取得反台独斗争的阶段性成果,又可集中精力举办北京奥运;只要平稳度过此关,今后即可战可和,算是以最小的代价掌控了主导台海局势未来走向的战略主动权。然而,由于台独势力早已处心积虑地图谋“绑架北京奥运”,在美日两国明地暗里的推波助澜下,必然要通过玩弄各种阴谋实现变相的“法理台独”。12月10日,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在密会国民党副总统参选人萧万长时,表示担心民进党方面将会在选举期间制造事端,如越过台湾海峡中线,攻击大陆渔船或战机。萧万长则回应民进党还可能在“二二八”或“三一四”所谓“反‘反分裂法’游行”时制造动乱,借机宣布戒严推迟选举;也有可能针对国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的人身安全进行攻击。同日,陈水扁在回应美国取消“入联公投”的呼吁时表示,“入联公投已经无法停止”,因为考虑到台美友谊,入联公投才由民间提案,“总统(对此)不可能推翻或行使否决权”。


陈水扁及民进党为“拚选举”、“拚台独”所采取的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阴招损招自在意料之中,笔者所虑的却是中美两国政府针对“入联公投”的表态将会引发的政治后果。5月30日,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陈水扁、民进党推动“入联公投”的实质是图谋改变台湾的地位,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制止分裂活动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我们绝不动摇、绝不妥协、绝不含糊,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9月12日李维一进一步表示,“如果陈水扁不顾警告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一意孤行,铤而走险,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严重后果。图谋分裂国家的民族败类,最终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8月27日,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在接受香港电视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认为台当局推动“入联公投”是进一步走向宣布“台独”,改变现状。美国反对“入联公投”。可见,中美双方均已公开将台湾的“入联公投”定性为打破现状的危险行动,中方更已将反对的“重话”及惩罚的“狠话”宣示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因此,一旦陈水扁当真如期举行“入联公投”,必将导致一连串严重的政治后果。若大陆方面一如既往般哑忍下来而毫无切实的惩罚动作,恐怕中国政府在国内国外的权威及公信力就有如摆放在陕西大山上的那只“纸老虎”般让人生疑。而向来在台海玩弄两面手法的美国政府似乎因此有失面子而对陈水扁无可奈何(与中国不同的是,在本质上执行现实功利主义外交政策的美国根本不会在乎什么面子),实际上内里却是窃喜不已,因为它所一直推动的“和平台独”又前进了一大步(07年里美国虽然一面相继出动高官大骂陈水扁一面却加紧对台军售,此前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甚至刻意穿行台湾海峡向大陆示威)。更何况,陈水扁居然顶住了来自中美两大国还有联合国、英法德、俄罗斯等等几乎是全世界的政治压力,“英勇无畏”地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承诺,简直就是当今世上“第一大英雄”,完全可以凭借这个“历史功绩”成为“台湾之父”,进而继续为民进党政权和台湾人民“当家作主”。


事实上,“入联公投”根本不需要达致“票数过半”,只要成功举行就能将大陆方面陷于进退两难的困境:动武则恐怕招致西方经济制裁或杯葛北京奥运,甚至引发中美战争;退让则使得《反分裂国家法》成了一纸空文,中国政府的政治威信荡然无存,而台独势力今后必将因此更为猖獗和冒进。以后,中国政府若再指责台湾地区闹独立,美国就会以“已经作出最大政治努力压制台独”为由来搪塞中国,其它西方国家将会一边诸多刁难一边索要更高的“帮腔”价码;若要动武解决台湾问题,西方国家就会理直气壮地引用这个事例谴责中国违背“和平统一”、“永不称霸”的政策而穷兵黩武、对外扩张。总而言之,在目前世界各大国以及联合国均已一致表态“反台独”及反对台方“入联公投”的情况下,若台湾仍然成功举行而不受实质惩罚,必然引发一连串的国内外政治后果,就算大陆方面为“保奥运”而勉强应付过去,也会对中国多方面的重大国家利益造成严重冲击并埋下极大隐患。


台海战役的沙盘推演


鉴于上述原因,笔者认为,08年3月陈水扁推动“入联公投”之时,正是大陆发动台海战役之机。既然祖国大陆应做之事已经做足,可谓仁至义尽,事情仍然发展至这种地步,那就只能因势利导、顺势而为。既然台独分子以为可以借“绑架北京奥运”来实现台独“阳谋”,那就应该出其不意,坚决打它一个措手不及。当然,发动台海战役的前提是大陆方面已经具备了有关的政治意志、军事实力和经济准备,以及后续的政权接管工作和危机应对方案。按常理来说,相信这些都早已是毫无疑问的问题。事实上,发动台海战役的决定因素并非军事力量,而是大陆政府的三大忧虑:一是担心招致欧美国家的经济制裁,以及美军截断海上石油运输线,造成中国内地经济倒退,引发社会动乱;二是担心西方国家联合起来杯葛北京奥运,让中国政府大失面子,并造成相当的经济损失;三是担心美日两国军事介入,引发中美日三方的地区战争。笔者认为,如果我们只会孤立地来看待上述忧虑,自然是困难重重,前景黯淡。但若我们能够从把握世界形势变化以及国家前途命运的高度来看待当前的台湾问题,我们就能作出正确的决策及合理的选择。


在国际政治层面,自01年“9?11”事件后,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但这两场战争不仅至今未息,还将美国大部分战略机动军力拖进了一个难以脱身的战争泥潭,甚至花掉了超过越南战争的数千亿巨额军费;同时美国国内民众接连发起了要求撤军休兵的反战浪潮,布什政府内的鹰派军政人物相继被迫下台,小布什的政治声望直线下降。而近年来美国经济的表现同样不妙,股市泡沫破灭,资产价格下跌,贸易赤字不断攀升,财政状况日益恶化,就连作为全球硬通货、储备货币以及美国霸权基础的美元亦开始一路贬值,最近引爆的次贷危机更是雪上加霜。另一方面,由于油气能源价格的暴涨和普京治国方略的成功,俄罗斯开始重振昔日的大国雄风,不仅抨击美国滥用武力,责难北约持续东扩,暂停执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及其相关国际协议,俄空军恢复中断15年之久的远程战略轰炸机全球战斗执勤,俄海军的航母战斗群亦恢复了在世界各大洋的例行巡航。这些事实表明,自苏联解体后所造成的美国“一超独大”的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历史性的转变,代之而起的是美俄中三国主导世界的“新三国演义”。在这个逐渐成形的国际政治新格局之下,中国已经具备了发动台海战役的国际政治条件。


今天的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具有否决权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具有举足轻重的国际政治影响力;同时中国又是一个具有数千年文明历史及十三亿人口的世界大国,具有广泛而又深远的世界影响力。而无论联合国或与中国建交的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均从法理上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在《中美八一七公报》里亦已表示“无意侵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无意干涉中国的内政,也无意执行‘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政策”。在此一政治条件下,若美日两国动用正规军事力量攻击或阻止我解决台湾问题的有关行动,即等同于向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必将招致十三亿中国人民以及五千万海外华人的强烈义愤。其时,中国政府完全可以根据《联合国宪章》的有关条款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身份要求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向全世界尤其是美日两国人民公开揭露及控告美日两国政府的侵华事实,而中国人民反击外来侵略的正义之举必将获得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广泛支持。退一万步而言,若战争的结果是中国战败而台湾独立,中国政府将被迫切断与美日两国的政治、经济及外交联系,导致中美日关系立即倒退回半个世纪以前的朝鲜战争时期,同时亦必然导致十三亿中国人民心目中对美日两国政府的仇恨情绪百倍千倍地滋长和蔓延。


在国内政治层面, “武统派”主张根据国际形势和台海局势的实际变化,主动寻找有利时机果断地、坚决地发起台海战役彻底解决台湾问题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和统派”则主张坚持和平统一政策,不管台独势力和美日政府如何朋比为奸,只要不撕下那块台独遮羞布,就应专心发展经济以实现“和平崛起”。因此,“武统”与“和统”其实代表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政治路线和发展战略。中共十七大报告就祖国统一问题作出了一个新的重大宣示:“当前,‘台独’分裂势力加紧进行分裂活动,严重危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两岸同胞要共同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任何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必须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共同决定”。实际上,“武统”不仅能够加快实现祖国统一,还可以重新确立中央政府在国内外的权威和公信,大为增强全中国人民的民族凝聚力,更可有效破解美日加诸中国的战略威胁,并借此扭转当前片面注重经济和物欲的发展模式,促使中国走上一条更为健康、更为平稳的可持续发展道路。相比之下,北京奥运不过是一个可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短期效益,而收复台湾才是关乎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根本目标,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十个奥运会也抵不上一个台湾)。


在经济层面,中美日均为位居前列的世界经济大国,而东亚及其周边区域又是当今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经济发展最活跃、经济实力最雄厚和经济贡献最巨大的地区。在当前“经济全球化”之下,各大经济体早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世界经济格局。若中美日三国同时卷入一场大战,不仅东亚经济将会遭受灾难性的打击和破坏,全球经济及世界其它地区同样无法幸免于难。即使美日两国不实行军事介入而鼓动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或石油禁运,中方则可以报复性地切断西方国家在华投下巨资的跨国公司(包括合资企业)的油气和电力供应,并停止对美日出口各种原材料和廉价产品;同时中国政府还可以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全面抛售外汇储备内的美元以及美国公债,其时不仅美国金融遭受巨大冲击,整个世界的金融及股汇市亦将狂泻暴跌。当然,中国自身也会因此遭受重大经济损失,但中国作为一个工农业并重的大国,可以通过一面调整当前不正常的、偏重对美日外贸的经济结构,一面增加面向第三世界国家的出口以及大幅扩大内需来应对美日的经济制裁。若外资撤离,国内长期遭受外企压制的民营企业正好上浮填补空白,就业岗位甚至可能不减反增。事实上,欧盟国家由于利益悠关,难以跟随美日实施对华制裁,而没有欧盟国家的参与,美日所谓对华经济制裁也就难以收到实效。因此,从美日两国自身的战略发展和长远利益而言,不仅不应该实施对华制裁,相反若两岸开战时还必须积极“配合”中国政府以最短的时间和最小的代价收复台湾,并且尽快恢复战后台海两岸的和平状态,尽快恢复东亚地区正常的政治及经济运作,以此力求将各种损失控制在最低限度。


在军事层面,大陆方面打赢台海战役的关键并非军力,而在于确立为收复台湾不惜与任何敌人进行全面战争(包括核战争)的坚定决心。明眼人都知道,如果排除了美日两国的军事干涉,台湾军队在解放军的强大打击面前只能束手就擒。从表面来看美日两国的军事实力当然要比中国强大,而国内许多媚外“战略家”亦别有用心地强调这个差距,似乎美日强大得不可战胜,中国却是一战就要亡国。实际上,军事从来就不过是政治的延伸,不管威力如何强大的武器同样必须受人操纵,任何军事斗争从来都是以政治意志为转移的,这就是“党指挥枪”的真理所在。而所谓“知己知彼”,就是既要客观而全面地评估敌方的实力,也要客观而全面地评估我方的实力,任何非此即彼的盲目自信或妄自菲薄都会是一个重大战略错误。美日常规军力无疑是比中国军队具有较大的优势,但只要中国政府明确表达不惜动用核武抵抗外来侵略保卫领土主权的坚强决心并作好进行全面战争的战略准备,这些优势将会荡然无存。例如,由于台湾岛距离大陆不远,台海周边均在大陆陆基飞机和导弹的打击范围之内,因此美日若要取得台海地区的制空权,势必要打击大陆本土的机场及导弹基地,这就可能导致中美日三方发生全面战争,引发无从预料、难以承受的灾难后果。面对此一军事干涉可能导致的恶劣前景,美日两国政府还能轻言“保卫台湾”吗?


结 语


12月10日,受到欧美国家支持的塞尔维亚科索沃地区政府公开表示,科索沃将在08年5月之前宣布脱离塞尔维亚正式独立。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此立即作出反应,“那样做会违反国际法,我们对这样的违法行为不会予以支持”;“我要强调的是,如果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并得到承认,那会带来其它后果。这将引起巴尔干地区和世界其它地方的连锁反应,有这样打算的国家应该三思”(引自法新社12月10日电)。在科索沃问题上,中国政府应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坚决支持俄罗斯的立场,并且积极作出各方面的密切配合。因此,中俄两国在08年的反分裂斗争中必须加强双方合作,尤其是可以考虑在日本海或山东半岛再次举行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回想建国之初,雄才大略的毛泽东主席为了更为有效地保障新中国的国家安全及长远发展,打破常规、力排众议,在苏联的政治和军事配合下毅然发起“抗美援朝”战争,而这一场出乎美国意料的战争却为中国争得了数十年的国家安全、和平岁月以及大国地位。今天,中国再度走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