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七节  鬼子进村

龙居士 收藏 11 1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七节 鬼子进村

刁翎村座落在长白山北麓,大雪过后,整个村子变成了冰雕玉砌,有如童话世界。

村子不小,老老少少有几百口人,上百户人家。村民夏天种地,冬天打猎,日子虽说过得紧巴,但比起其他地方还是要好多了。

耕猎生活,造就了镖悍的民风,“胡子”也不敢轻易的来骚扰。鬼子太强,村民们挡不住,也有办法对付,每次鬼子一来,往大山里一躲,鬼子只有干瞪眼的份。

大雪封山,给村民们出行带来了不便,但同时也挡住了鬼子,村民可以安心的住一段时间了。

这一天,村里喜欢洋洋的,因为刘大爷家就要添孙子了。媳妇一大早肚子就开始痛,刘大爷赶忙请来村里有经验的接生婆,又烧了一大祸开水,准备好剪刀,就等着抱孙子。生儿育女,这在这个小村庄可是一件大事,再者由于都是乡里乡亲的,亲热得很,谁家有喜事,哪能不沾着高兴?

刘大爷是一个老实本份的人,一辈子操劳到老,但他的儿子刘野,却是出了名的懒汉,下地不行,打猎也不行,但总得讨生活啊,村民们就将全村最轻松的活——望风,交给他了。村子北面有一条弯曲盘绕,厢廊回转的警备道,当地人称之为大盘道。无论谁来,都得经过大盘道。刘民的工作就是站在盯着这条路,一旦发现鬼子,就回村敲锣报警。

平素望风绝对是一份很轻松的差事,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就不容易了。躲在家里都冷啊。更何况这山上?刘野不愿去了,说是大雪天,鬼子不可能来。刘大爷举起铜烟锅子,狠敲他的脑袋,骂道:万一要是来了呢?村里李啸、范雪狼、张民等人送来的肉你没少吃吧。做人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不能偷懒啊。

刘野只得穿着厚厚的棉衣,将双手袖在筒子里,上山去了。

天很冷,冻得刘野浑身直多嗦。好不容易上了山,就一头扎进地窝棚子。地窝棚子里堆着干草,很暖和。刘野心想,这鬼天气,冻死个人,大雪又将路给封住了,鬼来?便美滋滋的躺在干草上睡着了。

北吹过山头,撞到地窝棚子,呜呜的响,听到刘野的耳中,成了催眠曲,他睡得死沉死沉。

山下的大盘道警备路,出现了几个黄点,黄点中还夹杂着黑点。

“太君!”一个满脸麻子的,额头上还贴着狗皮膏药,穿黑色便衣的汉奸,冲着一个鬼子军官,眉开眼笑,点头哈腰。“前面的,就是刁翎村。”

“有义勇军游击队的干活?”

“有啊,有,有!上次,小人带着几个兄弟去抽丁派饷,就遇到游击队了,还将我们打了一顿。太君,您看……我脸上这个疤。”麻子汉奸,一边说着,一边揭着额头上的那片狗皮膏药。

“游击队的,有没有在村里?”

“一定在!这么大的雪,山上没法活。只有呆在村中。”

“哟西,你的,为皇军的干活,大大的好,我要重重的赏你!”

肥头、粗脖、身材矮小粗壮的鬼子军曹哈哈的笑了二声,然后一摆刺刀,扯着公鸭般的嗓门,喊了一声杀格格!便同二十多个伪军,一齐向村里扑去。

这群鬼子是驻扎在后刁翎街的驻屯军,驻屯军队长为小利郎,义勇军兴起后,鬼子处处挨打,不得不将兵力加强到一个满编小队。给鬼子带路的这个汉奸姓王,因为满脸麻子,老百姓骂作王麻子,真名反倒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王麻子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人却是猴精,在鬼子加快步子冲锋时,他却有意放慢脚步,落到了后面。村民手中没有好武器,有的只是猎枪和弓箭。虽说这两种东西杀伤力不大,但真要是挨上一下,也受不了。人常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是不是?傍上了皇军这棵大树,就理应由皇军给他遮风挡雨。

村里的情况,王麻子其实一清二楚,哪有什么游击队啊?只是村里的几个猎户厉害,特别是那个叫范雪狼的,上次王麻子带着人,想敲诈点钱财,结果被村里的猎户狠揍了一顿。王麻子怀恨在心,就谎称村里有游击队。

村民们担心王麻子报复,派专人放哨。没多久,王麻子果然,带着大队伪军来了,有四十多个人。但伪军抢东西行,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更行,打仗就不行了。才接近村口,村里就响起了一通锣,接着山上箭落如雨,铁沙横飞,伪军们一看这阵势,哪还有什么胆量啊,放了一通空枪,就回去了。

一计不行,王麻子又生了一计。谎称村里有游击队。鬼子对这个颇为富足,又不肯交粮纳饷的村子,早就视为眼中钉了。可惜,他们一直腾不出手来,直到下大雪,才分出点兵来,“膺惩”这些刁民。

猎户李啸,住在村子口南面的山坡上。盘膝坐在坑上,老婆炒了一盘狍子肉,又烫了点酒,趁着热滋溜一声,喝酒吃菜。忽然猎狗狂吠起来。

狗叫说明有人来了。李啸喊道:“翠花,莫不是范兄弟回来了吧,快去开门。”

李啸听到门栓动,“吱呀”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啊”的一声。李啸身手敏捷的跳下坑,冲到厅房,只见木门开了,风雪倒灌进来,翠花倒在地上,脸色发白。

李啸往外一看,也是啊的一声!二个字喊出。

“鬼子!”

汪汪,汪汪——

猎狗黑子仍在狂吠。

十多个鬼子,和二十多个伪军,就在眼前,他们离李啸的家门口仅二三十米。

鬼子本不想理会这一家,后面的王麻子大喊了起来:“太君,这里住着游击队!”

“杀格格!”

鬼子军曹将刺刀往李啸家一指,鬼子伪军便呼啸而上。

“小日本,老子和你拼了。”李啸一见眼就红了,飞身回去拿枪,等拿到枪时,翠花已经门给栓上了,用身体顶着门,她冲着李啸大喊,“快从后门走。”

外面的鬼了伪军已经杀到,嗵嗵嗵的撞着门。伪军嚷嚷着开门,快开门。东北多得是木头,再加上天气冷,门板往往有二三寸厚,十分结实,一时半会撞不开。

“一起走!”李啸将枪交于左手,右手去拉翠花。

“不!我跑不快!你快走啊!”翠花万分焦急,冲着李啸嘶声大喊。

李啸也知道自己这个小脚女人,虽说是这十里八村都数得着的俊俏女人,干活也不错,就是不能跑。

男人怎么可以丢下自己的女人不管呢?

李啸右手用力一带,打算将女人背上肩,两人在挨近的时候,李啸忽然看到一道寒光,寒光直射翠花的脖子。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把剪刀。翠花两眼红红,神色决然,嘶声力竭:“快跑啊,不跑我就死在你面前!”

“翠花——”李啸虎目泪涌,猛的一跺脚,松开手,转身往后院跑去。

轰——隆——

木门终于被撞开了,门栓折断,翠花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到于地。四五个鬼子冲了进来,用明晃晃的刺刀,指着翠花。

门口光线一暗,王麻子走了进来。

“唉哟,这不是李家嫂子翠花吗?你男人哪去了?”

“呸!狗汉奸!”

王麻子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翠花胸前的那白雪白直看,咽了口水,心想:日他佬佬的,这娘们平素正眼都不看我一下,这次逮到机会了,可不能轻易饶了他。回头凑近鬼子军曹的耳边道:“花姑娘的,哟西。让她待候皇军!”

东北日本驻屯军,有很多都懂简单的汉语,王子麻一说,许多鬼子脸上都露出了淫笑。当然,他们并不敢动手,还得军官同意。全都拿眼望着军曹。军曹三角眼上下一打量,口水也流了出来。

王麻子以为成了,正准备吩咐人动手。

叭——

王麻子半边脸高高的肿起,出现了一座五指山。

“叭嘎!”

皇军的脸色说变就变,毫无预兆啊。王麻子苦着脸,左手捂在五指山上,很长委屈的问:“太君!?”

“干活!”

这次皇军冒着风雪而来,为的是什么?抓游击队啊。要是在这里混费了时间,叫游击队跑了,怎么办?鬼子军曹头脑清醒着呢。

这一幕,完全被躺在地上的翠花看在眼中。翠花心想:终究是逃不出鬼子的魔爪的,与其受尽凌辱,污了身子,还不如先行了断。杏眼圆睁,凄厉的大喊一声:“啸,替我报仇啊。”伸出双手,握紧一支刺刀,对着自己的胸口用力往下一拉……

冰冷的刺刀进入雪白纯净的胸膛,滚烫的血水涌出,绽开一片娇艳的血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