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88、京城

天上人間A 收藏 7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88、京城 现在的东北军海军虽然没什么像样的舰艇,但四处收集的破铜烂铁也有了几十艘,唯一新的就是从美国弄回的两艘护卫舰,其他的基本都是老旧舰只,成色最新的就是几十艘自产的炮艇和鱼雷艇。为护送李至等人到天津,陶海和萨镇冰为了弄个大大的排场,把能调动的舰艇都集中起来,浩浩荡荡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88、京城

现在的东北军海军虽然没什么像样的舰艇,但四处收集的破铜烂铁也有了几十艘,唯一新的就是从美国弄回的两艘护卫舰,其他的基本都是老旧舰只,成色最新的就是几十艘自产的炮艇和鱼雷艇。为护送李至等人到天津,陶海和萨镇冰为了弄个大大的排场,把能调动的舰艇都集中起来,浩浩荡荡的向天津港开去。几十艘大小、老旧不一的舰艇航行在渤海上,看起来是有些壮观,煤炭燃烧后的浓烟遮天蔽日,十几公里远都清晰可见。不同的战舰按照各自的任务在舰队中排列,最核心的是从日本人手里面接受的俄国巡洋舰。这两艘巡洋舰经过东北船厂的大修,基本能在水上浮着,做下训练还可以,要想参加海战,就实在勉为其难了。

李至站在巡洋舰的指挥塔内,萨镇冰和陶海左右两边陪同着,蒋秋长也在一边喝茶,见舰队也弄出那么大个排场,不由得感叹道:“不容易啊,咱们目前的海军实力,应该远超当初的北洋海军了吧?应该可以保卫下我们的海疆吧?”

“但愿如此吧!”李至苦笑下道:“就凭咱们收罗的这些破铜烂铁,能浮在大海上就不错了!还保卫个屁啊,你看这几十艘舰艇,加那些炮艇和鱼雷艇,数量百几十艘,可真正能拉出去到大洋上见识下风浪的,没几艘!”

萨镇冰也沉着脸道:“当初的北洋海军论实力还在倭寇之上呢,一样输的底朝天!海军不能只有舰艇啊,将领和战士也很重要的!这次日俄海战就说明了这个问题,俄军不管是吨位还是数量,都在日本之上,结果大败!还不是因为日军指挥有方、战术得当、训练刻苦吗?”

“所以我们就要加大训练力度,一切以实战为基础!平时多流汗,战时就少流血!”李至也补充道:“不过光有训练和热情也没用,还是需要合适的舰艇的,事实已经证明,装备是基础,连基础都没有谈什么取胜利都是空话!日本人已经证明了,精神到底是战胜不了钢铁的。用渔船是没法战胜巡洋舰和战列舰的,对了,泰山号和华山号造的如何了?”

说到正在船坞里面赶工的两艘战列舰,陶海和萨镇冰顿时来了精神,萨镇冰抢着回答道:“很不错!龙骨上个月就完成了,现在正在装装甲!我可是做梦都没想到过有这样的战舰啊,差不多四万吨,等他们一出来,是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我们驰骋海洋的日子不远了!”

李至听的笑了起来,压低声音对萨镇冰和陶海道:“战列舰并不是海上的霸主!真正的海上霸主会在十年内出现的,而且,肯定是出自于我们的手中!”

“还有比四万吨的战列舰更强悍的舰艇?”萨镇冰和陶海都疑惑而吃惊的望着李至:“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战胜这样强悍的海上巨无霸?”

“保密!”李至神秘的笑下:“不过可以提示你们下,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你们海军也训练飞行员吗?还有要求他们必须在30米宽的跑道上练习起降?”

“你是说把飞机放到战舰上?”陶海明白了一点:“可怎么放啊?还有飞机怎么装在舰艇上?”

“以后会明白的!”李至故作神秘的说道:“我们现在的做法是,大造特造战列舰,不但自己用,还要出口,还可以用战列舰作为我们外交的一个重要筹码,为我们分化和拉拢列强立功呢!”

“什么?还要出口啊?”萨镇冰顿时急了起来:“我们自己都不够用!那个葫芦岛只有三个船坞能造战列舰,而且工期怎么也要二年以上!我恨不得我们自己造个十艘八艘的呢!就算那个什么能载飞机的舰艇可以造,不也要等十年吗?十年内我们用什么?”

“萨老不用急!”李至笑下道:“这天下大势,都脱不过一个平衡!如果我们把战列舰保密,而且拥有太多,就会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那么多列强,我们是抵不住的!再说,洋人其实早就在设计和计划建造战列舰了,我们只不过先行一步,迟早是要扩散的!与其坐等洋人自己造,给我们压力,不如主动扩散,分担压力!”

蒋秋长也过来劝道:“李至说的对,我们现在自身的问题都还多的很,在十年的时间内,基本能保护我们的发展空间就很不错了!洋人喜欢战列舰,就让他们去造,反正这东西贵的很。再说了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战列舰上有洋人现在没有的设备,到时候我们以一敌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好,“萨镇冰只好退让一步道:“但是我有个条件!”

“萨老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至少我们要有五艘五岳级的战列舰!不能再少了,正好用五座山命名!”

“哈哈!没问题!”李至笑起来道:“萨老放心,不会少你的!”

京城内的姚进举正想方设法的从那些朝廷的贪官手里榨出油来,东北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摊子铺的太大,四处都要修铁路、公路,还要建设,另外又多了海军这个吞钱的大户,渐渐的也有些招架不住。农民身上基本是没有税收的,那些工商业也很脆弱,税收很少,现在的东北政府都快要入不敷出了。现在又入主京城,没一处不花钱的,接下来必然的是南下统一全国,没钱没粮可怎么行?

在天牢里面关了不少的朝廷贪官,大部分小贪都被榨干了油水给放了出去,告老还乡,可部分大贪却是抱定了要钱不要命的决心,不管怎么说就是不吐钱。特别是那个奕劻,姚进举怎么都估计至少这老混蛋藏了不下于1000万两白银的存款在租界的洋人银行里面,可抄家的时候没找着存单,情报局的人员早就出动,严密监视奕劻在天津英租界内的住宅,可现在英国人肯定不会合作的,也不能进去搜查。奕劻不搞定,那些看着的其他满清贪官肯定不会就范,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为这个事情担心。

姚进举在办公室内来回的转圈,李至他们等几天就到了,不提前把这些赃款给弄出来,到时候可大大的没面子。正在伤脑筋的时候,一个工作人员突然提醒道:“姚先生,这些死贪宁死不交钱,我估计还是因为认为自己不管怎么着都命不久也,想给子孙后代留些财物。我们能不能从这些方面想点办法?”

“说的好!”姚进举豁然大悟道:“中国的传统就是荫蔽子孙,这个奕劻死不吐钱,就是想让他那几个儿孙过上好日子!我们就打蛇打七寸,从奕劻的子孙下手!奕劻有四个儿子,两个孙子,我们抄家的时候捉了两个,还有两个在那?”

“在天津的英租界躲着呢,一直不出门,我们又不能进去抓人,所以就耽搁了!”一个工作人员回答道。

“哈哈!从天津英租界抓几个人出来,不是多难的事,我们连皇帝都能从紫禁城内偷走,何况是英租界!”姚进举高笑道:“给你来个釜底抽薪,看你奕劻还能硬多久?”

打定注意的姚进举迅速出门联系了朱全,突击队立即派出李荣带一个小队的战士通过火车飞奔天津,当天晚上就将奕劻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装进了大麻袋,天亮之后就送到京城。

得意洋洋的姚进举立即叫人将奕劻提到自己的办公室,笑嘻嘻的对奕劻说道:“庆亲王啊,你这是何必呢?反正那些钱都是你贪来的,交出来换条生路不好吗?”

“家都被你们抄了,那里还有什么钱?”奕劻恶狠狠的看着姚进举道:“你们这些狗奴才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我是一文钱都不会便宜你们的!”

“既然如此,那就没的商量了?”姚进举故意遗憾的看了下奕劻:“也好,你说没有那便没有吧!来人!”

门口警卫的战士立即走进来敬礼,姚进举吩咐道:“把那几个犯人出去,验明正身,执行枪决!”

“是!”战士答应着跑了出去,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一阵哭爹叫娘的喊叫和押送的战士的呼喝声,一个排的战士押了大小六个人犯,全都用麻绳五花大绑着,脖子上面还插了个大大的标牌,用红笔写着“杀”字。

奕劻满不在乎的说道:“想吓唬我?爷我杀了的暴民、拳匪不知道有多少,无知小儿!”

姚进举轻蔑的笑下:“哦?庆亲王果然胆色过人,佩服啊佩服!来人,把那几个人犯带过来让庆亲王瞧瞧。”

等把人带过来的时候,奕劻顿时傻了眼:自己的四个儿子和两个孙子全在这里了!这些人是想让自己绝后啊!被绑着的几个人见了奕劻,“阿玛、阿玛”的叫个不停,拼命的哭喊,要奕劻救命!奕劻一把拉住姚进举的手臂道:“你们这些没人性的,我那两个孙子才十岁,何罪之有?有什么冲我奕劻来,抓我孙子,算什么本事?”

“庆亲王别激动,这不都是你逼的吗?再说了,你杀了那么多拳民和汉人,你可考虑过他们的家人老小?大家彼此彼此!”姚进举甩开奕劻的手反驳道:“奕劻,这叫天理循环、报应!”

奕劻听了,腿脚一软坐到在地:“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他们?”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吗!”姚进举鄙夷的看了下奕劻:“庆亲王,咱们做个生意,300万白银一个,现钱现货!买的多还可以打折,甚至买二送一都可以!现在开始,你自己选!”

下面奕劻的儿子和听了,都拼命的大叫起来:“阿玛,救我啊!我是你的大儿子啊!还有你孙子不能没爹,小混蛋,快、快叫爷爷!”

“阿玛,平时我最孝顺您,以后我一定多烧纸钱给你,救我啊!”

奕劻脸色苍白的在地面坐了一会,心里面也是痛苦万分,全家人都死绝了,那些钱也只能便宜了洋人的银行!加上儿孙的哭叫又揪心的很,眼角挤出几滴浑浊的老泪后,开口道:“罢了、罢了!辛苦一辈子,到头还是落个空啊!……存单在天津书房书柜下面,从左边数过去第六块砖下面,财宝金银在书柜后面的夹墙里面,一共1300万两白银,你们全拿去吧!”

“那也不够全买啊!”贪得无厌的姚进举继续敲榨:“这样吧,天津和京城的住宅也折算进来,房契呢?”

“房、房契在书柜后面的夹墙里面……”奕劻说完,全身无力的瘫倒在地。

“庆亲王放心,我们要钱不要命,说话算话的!来人,把犯人押下去,明天中午以前拿不到那些东西,就直接拖到西校场枪决,不必请示了!”

奕劻被搞定之后,其余的王公大臣、皇亲国戚都软了下来,纷纷出钱买命,姚进举不但要金银财物,连那些人的房屋田地都不放过,基本上把抓获的官员、皇亲弄的清洁溜溜,身无分文才放出去。宫内的几个出名的太监也被逐一收拾,狠命敲榨,不过郁闷的是那些太监没后人,全都嗜财如命,全靠收集情报,去查封和搜查那些太监的房屋、住宅,不过收获也不小。

这时李至他们已经到了天津,明天中午就会进京,朱全和朱道等人都一起商议安全保卫和迎接的事。朱全见姚进举得意洋洋,喜笑颜开,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捞肥了,连忙问道:“姚兄,看你笑的合不拢嘴,估计收获不小吧?透露下。”

“哈哈!李至还真没说错,这京城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啊!你们猜弄了多少?光现钱就6000多万白银啊,还有珠宝、田地房屋等,折合下来不低于8000万两!”

“我的天!”朱道惊的张大了嘴巴:“我当这个司令几年,省吃俭用才存了二万两不到,这都是我祖祖辈辈都没见过的巨财了!那知道连给那些大官守门的都不如!”

“哇?你存了那么多?”蒋余一和朱全听了都跳了起来:“朱司令,没说得,在我们兄弟里面,你是大财主了,今天晚上你请客!”

“好、好,请客就请客!”朱道笑眯眯的说道:“不过身上没现钱,等这个月的军饷发了再请好不好?现在,咱们办正事先,赶紧安排明天迎接光绪和李至兄弟的事!”

“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朱全回答道:“我的几个中队已经沿铁路沿线展开,监控各路段的情况,京城内也由况山河的情报局负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