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导弹明天发射

蓝色征衣 收藏 4 279
导读:[face=黑体][/face][size=12][/size] 黄昏,两条装载着导弹的快艇悄悄驶离了军港,向茫茫大海的深处驶去。 海上的夜幕不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而是从海面上升起来的。我站在高速导弹快艇的指挥台上,迎着扑面而来的航行风举目远望:海是黑的,远处的山是灰的,山头上有些暗紫,边缘还有一抹粉红,再往上去,才是铅灰色的天空。 我为自己这一偶然的发现而惊叹,并感叹自己干了十来年海军竟然没有发现这一奇妙的自然现象。感叹之余,我赶忙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采访笔记本。 “喝!又来灵感了?”伴




黄昏,两条装载着导弹的快艇悄悄驶离了军港,向茫茫大海的深处驶去。

海上的夜幕不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而是从海面上升起来的。我站在高速导弹快艇的指挥台上,迎着扑面而来的航行风举目远望:海是黑的,远处的山是灰的,山头上有些暗紫,边缘还有一抹粉红,再往上去,才是铅灰色的天空。

我为自己这一偶然的发现而惊叹,并感叹自己干了十来年海军竟然没有发现这一奇妙的自然现象。感叹之余,我赶忙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采访笔记本。

“喝!又来灵感了?”伴随着一阵朗朗笑声,与我同住一舱的副艇长俞杰从海图室里走了过来,我把刚才记下的文字拿给他看,看过之后他又禁不住叫了起来:“真有你的,不愧是作家!”随即,两手抱肩,眯起了眼,出神的望着远处的群山,一边看一边讲着:“嘿,真美呀,简直就象一幅油画。”看着他那如痴如醉的神态,我不禁暗暗后悔起来,怎么没把照相机随身带来呢?若不然将他这副神态拍下来该多好呀。

我是来艇上体验生活的,昨天一到这个中队便听到了许多关于对他的反映。俞杰是去年从海军学校分来的”学生官”,人们对他的看法也是褒贬不一,有的说他办事果断,足智多谋,有魄力,前途不可限量;也有的说他骄傲自大,清高自傲,目空一切,在前进的航道上当心触礁或是遇上“水雷!”这些毁誉参半的评价,使我更增添了对他的兴趣。

天完全黑下来了,导弹艇在夜海上奔驰,四周一片黑暗,耳边听到的只是舰艇主机的轰鸣声和大海的涛声,由于快艇夜间航行实行了严格的灯火管制,甲板上的光线很暗,我小心翼翼的从驾驶台来到了中甲板,不知为什么,一来到这里我的心中就有些紧张,也许是因为那静卧在左右两舷发射架中蓄势待发的两枚导弹?“谁!”从前后机舱舱口之间传来一声问话。“我,张干事。”我一边回答,一边寻找着问话人。

一个战士就象从天上掉下来似的来到了我的面前,直到打过招呼后我才看清:这是艇上的发射兵小李。我们是今天下午才认识的,在众多的水兵中之所以能记住他,完全是因为俞杰的缘故,据说俞杰与艇长、中队政委的关系有些紧张,一部分事就出在小李身上。

小李站岗打盹,被政委查哨时发现了两次,政委督促艇上对小李“要严肃处理”,艇长也积极主张要给小李个警告处分,但俞杰却主张要调查清楚后再做处理。他说:“小李近来情绪反常,必定有什么原因。”

俞杰去找小立谈心了。开始,小李情绪消极,抵触情绪很大,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劲头。俞杰苦口婆心地开导他,小李终于讲出了心里话。原来,小李一年前随兄弟艇到江南某地执行过改装任务,完成任务后返航时,因为指挥失误,使快艇在长江口的横沙水面搁浅。当时小李正站在两个发射架之间,突然搁浅的快艇使他一下失去重心,一头碰在了固定发射架的钢柱上。后来,虽说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头上的伤口也愈合了,但却留下了个头疼的后遗症,一到晚上就困的不行。前些日子家里的对象考上大学后来了封信,信上说为了不影响今后的学习以后就不再来往了。小李接到信后心思不顺,火气上升,头疼的也就越来越厉害了。

俞杰向支委会汇报了情况,并着重指出:“目前这个战士思想负担很重,正处在一个临界点上,若是我们做些工作,伸出手去拉他一把,他就会上来的,要是推他一把,他也许就下去了,因此,我建议对他免予处分,并对他做些适当的照顾,尽量安排他白天值班……”情理所至,支委会当即表决决定对小李免予处分,小李感动得哭了。而身为支部书记的中队政委却因为叫一个军龄不长的学生官驳了面子而心中总有点那个……

“怎么,是你值班?”我问小李。不免对俞副艇长有些担心起来。去年不知什么原因,在一场演习中竟有一枚导弹没有发射出去,现在离预定发射时间还有十几个小时,在这关键时刻怎么能安排这个爱打盹的战士值夜班呢?

“不是说艇上夜间不安排你值夜班了吗?”“是我自己要求来的。”说着,小李扶扶斜垮在身上的手枪,悄声对我说:“为这件事儿,俞副艇长还与政委发生了争执。”说话间,导弹艇已经在预定出击海域抛了锚。我离开中甲板到各处转了转,各战位都在忙碌着。是啊,距离发射导弹的时间只有十几个小时了,大家都有一种紧迫感,利用最后的时间对装备仪器进行检查调试。我走遍了全艇,却没有发现俞杰,这家伙跑到那儿去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是最忙的呀。

走到前甲板,正要掀开舱口盖进前住舱,却听到从里面传除了一阵欢快悠扬的口琴声,我进去一看,正是俞杰!他正躺在床上吹奏《大海边跑来了一个小姑娘》,我半开玩笑的对他说:“你不觉得自己的曲子与艇上目前的气氛不协调吗?”“秀才老兄,不用紧张,正是为了缓和一下这不该有的紧张气氛我才吹奏这只曲子的。”他放下口琴,不以为然的对我说着。听起来真是胸有成竹。

“我刚才在上面碰上了小李,你怎么敢让他值夜班呀。”“他自己主动要求的,我没理由不同意。”“中队领导同意吗?”“这是我们艇、副长权限范围内的事,再说,艇长也同意了,就是政委不同意,我又和他发生了争执,小李既然是自己要求,就一定能干好,在甲板上值班不比在码头上的岗楼里,甲板上风大,有风吹着是不会打盹的,你若不让他去,他会觉得你是不信任他,到时候你可就有工作做了,现在的战士文化水平很高,需要的是理解、信任和关心,若是做到了这一点,不用讲太多的道理,上那么多的政治课,保证士气高昂,精神振奋,道理他们都懂。否则的话累死你也不行。”

他讲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现在听起来似乎已经很遥远了,也很陌生了。

“为了一个战士,老和管干部的领导过不去,你想过后果吗?”“不是为一个战士,而是为一种观念,否则的话,我完全可以随声附和,明哲保身,做个听话的好干部。”

他深深的陷入了沉思。我也不好在问什么了。

熄灯的铃声响了,俞杰收起了口琴,说是还要到外边去看看,随即便向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留下了一串“冬冬”的脚步声,虎虎有生气。

舱外面海更黑,天更暗,我关上了舱口盖,把海和天关在舱外。我躺在吊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心想,待俞杰回来后再聊一会儿吧。很快,他回来了,还没等我开口,他便往床铺上一躺说:“睡吧,明天还要发射导弹呢。”很快,就发出了甜甜的鼾声。这,是一种心胸宽广、无忧无虑的鼾声。

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明天的晨曦是从海面上升起来呢?还是从天上降下来?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早点儿起来看一看,一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