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杀阵(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轰!”张龙的手雷先到爆炸了,就好似在敌人头顶晴空打了道霹雳;便在雷光乍现之际,横飞的弹片眨眼间便向着正拉响自己手雷最前面的3个敌人扑面而来,一个敌人面部正中弹片,而剩下两个敌人被强大的冲击波扭了脖子,惨叫着顺着陡坡滚落下去,1百多米高的距离,不死也是万幸了。但还没有完,今天算得上是六连幸运星的张龙继续着他的好运;而我们的幸运就意味着敌人的倒霉。敌人拉响了的两颗无柄手雷,就在敌人中弹或摔落下去的同时,也落在了陡坡上。“轰!”又是两声轰鸣,比咱们74木柄手雷威力大上不少的敌人手雷也当空爆炸了,这回跟着向上爬的其他敌人可是倒了大霉。冲锋队伍中段的4个敌人跟着倒了霉,横飞的破片和刚珠顿然击起一片滔天血雨,瞬间把长满苔藓的陡坡通路染得一片绯红,惨叫着也掉落下来,不用说自然也是凶多吉少。

但突然间的变故并没有吓退陡坡上后进的最后5个敌人,他们愤怒的嗥叫着,在更密集的火力掩护下疯狂向向着张龙藏身的一线战壕冲来。而此时的张龙已经重伤脱力了,在拼尽最后一丝全力龟缩起身子重新盖好‘王八壳’后,立马昏厥了过去。而此时,向他猛冲过来的敌人却越来越近了!

就在危机关头,一枚拉响的77式手雷在炫目的阳光中当空划过一条妙曼的黑影,准确落在了冲来敌人头顶的斜坡上,滚落了下来。“轰!”当头掉在了敌人足下的手雷爆炸了,落在队伍最后面的敌人瞬间就被弹片击中,抓不紧绳索惨叫着落了下去,同样也是凶多吉少。但豁出去了的敌人并没有被那颗凭空出现的手雷吓破了胆,就在一楞神后,瞬间加快速度向着我最前沿战壕冲来!

趁着敌人高射机枪掩射的间隙,已经很接近张龙的老甘立起身来,飞快赶了两步,就在敌人神炮手三发准确的迫击炮弹落下的时候,一个飞扑倒在张龙身边,在复出背部挂彩的情况下,掀开了王八壳。

“我顶着!小王,快!”随着老甘一声高呼,紧跟在老甘身后的林海鹰迅速拖着重伤的张龙顶着敌人疯狂的流弹安全退回了放炮洞里。而老甘则迅速带着王八壳和56班机转到不远的另一处凹坑里。偷偷观察后,抬起枪隔着土坎对准了借着我们开辟的三米宽安全通路,向我们冲来的敌人。

顿然,估摸着飞快冲来的敌人进入了自己射角的老甘,猛然一发力,运起内力一掌轰开夯实的土坎,所有掩护的敌人精锐没回过神来,与飞起的土块一起出现的还有老甘黑洞洞的枪口!

就在向上冲来的敌人还没发现斜刺的56班机的瞬间,老甘迅速瞅准了他们,‘哒、哒、哒……’一束灼人的弹雨便向毫无防备同时也毫无掩体,也无法规避的敌人喷射过去,自然在老甘凌厉的枪法面前,拉不开的几个敌人被老甘用近乎奢侈的数十发子弹给结果,惨叫着坠落下去,没得活口。

敌人的王牌狙击手很精明没有开枪,因为连续清除了三名狙击手敌人的射角正好控制不了轰开一小段土坎的只露出枪口的老甘;为了不暴露自己隔着土坎茫然射击,敌人并没有盲目叩动扳机。但此时的精明老辣却变成懦弱的愚蠢,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老甘已经成功掌握了他们藏身的基本位置,对于一名狙击手这无异于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他手中。老甘见敌人狙击手没动作,他也没动作,因为我们有狠辣的手段应付对方的狙击手。对方狙击手没动作并不意味着对方更令老甘头痛的神炮手没动作,就在他飞快点射着将最后个敌人了结时,行动迅速的敌人迅速调整好了射角,三发迫击炮弹带着急促的尖啸就向老甘藏身的战壕周围准确砸了过来。有了王八壳子庇护的老甘迅速顶起它,掩蔽龟缩在一起。也有惊无险的避了过去;因为武功在身,同时运起硬功的老甘身子板可比张龙坚实多了,冲击波自然也不是个威胁。敌人又一次凶悍而奸猾的攻击也同样宣告失败了。

炮声一停,经过短暂调整,这一次下面的敌人不再用密集的硕果仅存的树丛,茅草隐蔽自己了。随着下面敌人当官的一声大吼,所有敌人都直立了其来,(PS:没有负责掩护的狙击手。)有条不紊,徐徐如林,拉成散兵线慢步向着山脚下压了过来。这样看似勇敢而怒莽的战术其实也是老辣狠毒至极。因为敌人看似缓步前进,其实这是以暴露自身为代价诱使我方攻击,同时也是极其勇敢另类的半虚半实的火力侦察。因为不管如何,六连也在兵力火力上占绝对的劣势,面对敌人绝对优势数量的敌人,绝对优势的轻、重火力优势,而且还有特工团最精锐的狙击手和神炮手精确火力控制。所以看似敌人自杀似的举动其实,凭借实力逼迫仍然咬牙归宿在阵地上坚持的战友们暴露自己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虽然这样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伤亡,但我们显然不可能讨得丝毫的便宜;因为就在我们任何人迫不得以开火之后,更实力和火力占有绝对优势的敌人会立即凭借更猛烈、更精确的火力将战友们绞杀,而面对一个多连成建制如黑云般压过来的敌人,阵地上的战友们却不得不出手。顿然,以自身为诱饵的老甘犹豫了……如果这时他继续持续开火抵抗,肯定会被汹涌过来的集中的火力绞杀,而龟缩在阵地上坚守的战友们至少会抓住机会给敌人来个惨重杀伤,但最后完不成任务,也逃不过光荣壮烈的命运;而如果他不抵抗,后撤就是军法;等待,就只有面对无所作为的同战友们一起牺牲。哪一出,都逃不过死,也完成不坚守阵地并为六连保存有限实力的战斗目标。老甘不是怕死,就是牺牲也换不回胜利,所以在战壕里眉头拧成了一根绳……

战友们的生死存亡来到了?回答是放下望远镜后连长冷酷的笑容。此刻后面的叶老正提起了电话筒对着钟团长狂响马屁(PS:都是配属炮兵5团),搞得身旁的郭老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把头插进去得了(PS:都已经是在地缝里了,还插……),记得最经典的那段是:

(PS:少了点,不是吊大家胃口。后面这情结顺利拉通下去,还有近2K多。我的存稿只有1W,真的不多啊。下面的情结给大家简要透透,炮兵要砍瓜切菜,在防御战中成为戏份不多,但绝对会一锤定音的关键角色。敬请期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