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独”,一种文化上的精神分裂

刘能明 收藏 12 4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化上的精神病症不同于人生理上的精神病症,指的是人与客观世界的各种对象性活动中人的主体性出现迷失、异化,甚至偏离人性,其症状多种多样。仅从国家文化的范畴看,有一种文化上的精神分裂如“台独”这般,心灵扭曲到不顾事实、自欺欺人否认自己本有的国家认同而陷入对于“我是谁”认知上的精神错乱,继而疯狂地分裂国家以图一地籍以托载他们错乱的灵魂。本文就“台独”这种文化上的精神分裂从三个方面加以剖析。

一、性质

人与客观世界的各种对象性关系从始至终以人与自然为前提。一方面人们在改造自然物质过程中结成各种社会关系、培育实践和认知能力,从而形成关于人的身份标志并内化为人的主体性;另一方面实践和认知能力作为人的活动方式对象化于自然,使之烙上人的印记物化出人的价值。这种相互对象化反映在中国便是中国人与中国自然(即领土)的相互对象化,结果一方面产生出中国区别于其他国家的身份标志——中国文化,全体国民以此为国家认同的依据凝聚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文化主体——中国人;另一方面中国领土五千年来深深烙上的中国人的文化印记,奠定了政治领域中国人对中国领土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权。从人类文化的范畴具体到国家文化的范畴,可以看出两种对文化主体性的价值评判。前者关乎普遍的人性,涉及的主体包括个人、政党、民族、国家等各个层次各个方面。就对偏离人性的评价而言,小到一个人对他人财物的掠夺行为,大到象二战时法西斯对犹太民族的种族灭绝,皆可称之,因为他们都违背了人类对于“人”应有的内在规定;后者关乎一个国家的文化完整性,包括这个国家文化主体的完整以及国家文化主体对象化的存在——国家领土的完整。

具体到当今中国台湾“台独”的所作所为,其一他们要切割中国文化主体(包括大陆人、台湾人、港澳人以及心系祖国的海外华人),把台湾人从中国人中切割出来。他们自称是台湾人而非中国台湾人,台湾民众若不随从他们就请“游过去,太平洋又没有加盖”。其二“台独”无视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一无可争辩,被国际社会普遍公认的历史事实,耍弄各种卑鄙手段,目的就是要把中国的台湾从中国领土上分割出去。对此究其根源是“台独”文化上发生了精神分裂。如果仅仅是他们明知自己是中国人却不想做中国人,要去掉自己身上的中国文化印记,那么可以定性为主体性出现迷失、异化。但当前“台独”是从“去中国化”、“正名”、“制宪”到“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正常国家决议文”……手段可谓一步步升级,性质已经偏离人性发生了恶变。因此“台独”把属于全体中国人的台湾据为“台独”所有与一个人把属于大家的财物据为一个人所有,性质是一样的,只是带来的伤害的范围及其程度无法相提并论。

二、症结

进一步剖析文化概念,存在经济、政治、次广义文化(指与经济政治有别的精神生产活动及其成果)三大归类,从广义深入到次广义意味着对文化思考从社会全貌深入到了文化内核。从这一角度看,中国文化总体上基于自身传统,又不失吸收外来文化改造自身局限性去迎合历史发展。因此,任何时期中国的个体生命作为有限的历史存在,都无可回避首先从既定的中国文化环境中滋养智慧、培育精神。这当中自然也包括“台独”,但是他们尽管受惠于中国文化,文化基因却发生了病变,培育出数典忘祖的精神。

由于数典忘祖的作祟,“台独”象中了邪似的去中国化。比如要用闽南语代替国语,可闽南语归根结底仍是中国的、比如要废除文言文,殊不知他们挂在嘴上的一句“戒急用忍”就来自中国文言文……照如此“去”下去,他们的姓名用的是中国姓、中国字,甚至说话、思想、写作用的是中国语言,都该统统去掉。这已不光是文化上的精神分裂,心理承受不了恐怕会患上生理上的精神分裂。其实,“台独”不想做中国人也未尝不可,他们可以去申请外国国籍移民出去做外国人,或找寻尚未开化的土地用以建国,可惜他们不想做或做不到。既然要跟中国分道扬镳,却又不能真正做到去中国化(事实证明去掉了毫无疑问成白痴),而且还要赖在中国领土上,此等心灵煎熬把“台独”推向了文化上精神分裂。

其次,人的主体性从根本上说是以人的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为统一体的。这决定了人类历史进程既是文化的历史伟承同时又是种族的世代延续,也决定了作为国家文化的主体要弄清“我是谁”须从文化渊源上和种族血缘上追溯“我来自何处”。前者追溯得到国家认同,后者追溯得到血缘认同。譬如我们做这样追溯很自然就会从文化渊源上认同是中国人、从种族血缘上认同是炎黄子孙。

然而“台独”恰恰不去做这样的历史追溯,他们从中国文化主体中切割出来,去中国化“去”到自己赤条条的,然后凭空定位为“我是台湾人”。由于是凭空,没有源头,故而最忌讳从文化渊源上和种族血缘上追溯“我来自何处”。所要做的就是按自己的意愿而非历史真实切割中国历史,来建立所谓以台湾为主体的历史观。于是在文化渊源上,中国国民党在台湾成了外来的、孙中山对台湾人民来说成了外国人……更为毒辣的是“台独”要彻底抹去台湾下一代的中国文化印记,去年七月他们强行向台湾中小学教科书推出五千多个“不当用词”(没改动的所剩无几),“两岸关系”改为“两国关系”、“大陆”改为“中国” ……以至于有人想恭维他们学贯古今,却发现用词不当,因为“古人”已改为“中国古人”,所以应当说学贯“中国古人”今。如此疯言疯语培养教育后人,简直是扼杀人性。

而在种族血缘上,由于没有历史追溯,“台独”自断血脉抛弃祖宗。笔者举两则实例来剖析:先来看有“台独国母”之称的叶菊兰为了拼选举爱讲客家乡情、客家本色,岂不知忘了客家根在何处能有客家乡情吗?挥刀要在祖国母亲完整形体上割下一块来这是客家本色吗?我们还可以观察一下,从200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到去年纪念“七•七”事变70周年,我们从“台独”身上很难看到中国人应该有的那种纪念热情。相反,有“台独”分子竟然去日本参拜供奉有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要知道当中有的战犯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这等于是人家凌辱、杀害了他的亲人,他居然覥着脸说:“这不是我亲人,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然后给人家鞠躬。可见,“台独”不光精神错乱还精神冷酷。当然“台独”也非完全自绝于祖宗,去年他们在联合国总部进行“入联”宣传时就抬出了妈祖,祈求妈祖保佑这些不肖之孙分裂自己祖国,让人哭笑不得。

哲学上说,追溯“我来自何处”,是为了眼下“我该如何做”,更为了将来“我往何处去”。“台独”执意要在文化渊源和种族血缘上与中国断绝必然不想知道“我来自何处”,正因为这种讳疾忌医的偏执、阴暗心理,所以无法解开文化上精神分裂的症结,所以才会有眼下偏离人性的胡作妄为,恶化下去只会往毁灭去。

纵观“台独”文化上精神分裂的历程,综其一点就是“台独”意识形态挂帅,以“台独”政治强力介入中国文化。他们只知当今全球化出现各种政治见解、文化思潮是多元化的体现,而忽视当中有一条底线即一个国家的主权不容挑战、文化不容消解。这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不管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接受一种“分裂国家”的政治观点,也不可能容忍本国文化传统断绝,由此可见,台湾的民进党提出民主、进步、清廉、改革、正义的理念,是值得尊敬的,但硬要抛出“台独”意识形态,并付诸行动,明目张胆地分裂一个主权国家(包括从政治、文化上分裂),显然已经超越了这条底线。这是“台独”为什么不被国际社会普遍接受、“入联”屡屡在联合国碰壁的根本原因所在。

此外,台湾中、南部为什么会成为滋生“台独”的温床有其历史的原因,笔者认为有三:㈠、台湾中、南部一直是台湾经济较薄弱地区,一些善良的民众受教育程度不高,没有文化自觉,错把对台湾本土乡情的依恋拨高到“国”的概念。这与“台独”有学识、洞悉事理却歪曲事理有着本质的区别。㈡、国民党长年施政不当,重北轻南,这些民众受到某种程度的歧视,演化为“外来与本地”的隔阂。㈢、台湾当政者一贯对大陆社会制度妖魔化,使他们对大陆怀有恐惧,加深了两岸的对立。

三、危害

经济方面:形成两岸三地大中华经济圈是当前中华崛起,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目前大陆经济迅速崛起,已经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一支重要力量。任何经济实体要想融入经济全球化,都绕不开与中国大陆进行经济交往。而偏偏“台独”掌控下的台湾经济本因文化上同根同种同源更有利于交住,却反其道而行。虽然两岸间接交流每年给台湾带来百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当然不能否认台商对大陆经济发展的贡献),但远远不能解决台湾经济发展的瓶颈。当台湾同胞看其他经济实体纷纷得益于与大陆经济交往,而自己物质生活却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时,当然要向当局强烈呼吁两岸三通,消除经济交往的人为屏障。

顺应民意、解民之忧本是执政所责,但“台独”文化上的精神分裂,导致他们不是以经济而是以分裂国家为中心。由于“台独”意识形态绑架了台湾经济,他们拒绝接受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两岸进行经济交往。他们惧怕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两岸同胞随着经济交往的深入势必消弥彼此多年来因封闭形成的隔阂与误解,这对“台独”分裂活动是极为不利的。因此他们要置民众疾苦于不顾,顽固坚持在“国与国对等”的前提下开放两岸经济交往。如果随其所愿,那么就给了“台独”一个既成事实。在此情形下,即使两岸消弥了隔阂与误解,已经深切感触到两岸同根同种同源,也已是国与国的区隔了。所以“台独”危害之一就是台湾同胞要想得到两岸经济交往的好处,两岸人民就必须付出国家分裂的痛苦代价。

政治方面:以事实为依据是一切政治的法理基础。台湾与大陆、港澳同属中国,而中国已加入联合国,所以“以台湾名议加入联合国”是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假议题。“台独”拿这么个假东西当宝贝似的,执意要在今年3月举行一个欺世盗名的公投,其险恶目的是要让“台独”意识形态从不正当变为“正当”、从非正义变为“正义”、从非法变为“合法”。假如这场公投在民主外衣包装下,在煽动、蒙蔽、诱骗下一旦通过,继而以此宣布台湾独立,那么大陆方面已无路可退,两岸人民将面临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灾难。届时全天下炎黄子孙在痛心,而唯有“台独”在狞笑。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就一个国家范围内的一个地区未来政治地位举行公投,仍离不开以事实为依据,这个事实就是客观真实反映这个国家全体国民的民意,而不是一部分国民的民意,悖此者并非真民主。当年加拿大魁北克搞独立公投被判无效就基于此理。

文化方面:在祖国医学看来,魂主理人的理性,魂无定藏、神必无静。一个国家的文化谓之这个国家的国魂,对一个人来说则意味着一种国家认同、一种智慧、一种民族精神在自己心灵中的内化,某种意义上主理了这个人的理性,使之不光是停留在生物学意义上感知“我是谁”,而是在人类社会环境中、国际交往环境中找到自己的正确定位。倘若国魂受到纷扰,带给人的伤害同样是一种“神无所倚”的精神病痛。

在当今台湾,随着去中国化步步升级,“台独”这种文化上的精神分裂象瘟疫一样蔓延。染此病者冠曰“绿色”,重为深绿、轻为浅绿;恪守中国文化者冠曰“蓝色”,坚定者为深蓝、动摇者为浅蓝,台湾社会族群由此撕裂为蓝绿。对于极少数深绿民众,“台独”是大可放心,因为深绿失去国魂的精神病痛已经痛到麻木了,致使他们只问颜色、不问是非,连“台独”执政出现贪腐也唤不醒其良知。对于深蓝民众,“台独”是恨其为什么不染上文化上的精神分裂,于是动辄抹红、莫须有斥为“卖台”。对于处于中间的民众,“台独”加大政治宣传、强行灌输“台独”思想,只要对此稍有异议,便斥为“不爱台湾”。于是国魂在他们心中似有似无、时有时无,心神在“我是台湾人”与“我是中国台湾人”之间无所定藏。

综合“台独”文化上的精神分裂对经济、政治、文化三方面的危害,可以得出一个痛心的结论:中华民族今天因为“台独”恶行已经到了一个最危险的时刻。


2008年2月

作者地址:江西吉安市吉州白塘先丰村阳明山6栋

邮编:343000


本文内容于 2008-2-16 14:42:28 被骏逸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