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郝松林满以为一下就能夺过桶,却没料到是这种结果,身怀功夫的郝松林不由自主将桶往小花扑过来相反方向一推,小花跌跌撞撞退了出去,郝松林接着又是用力一拉,这一推一拉,符合武学中借力打力的原理,也符合物理学中力的叠加原理,郝松林满以为这下无论如何小花的手都不能抓住桶把了,却不料,小花的身体随着郝松林的力道前俯后仰,但抓着木桶的手就是不松。顿时,桶盖落地,桶里的热汤哗地一大片泼了出来。幸好郝松林眼明手快,急忙放开,饶是如此手臂上还是溅了少许滚烫的热汤,火辣辣地痛。大部分汤洒到了小花双手上。但小花还是紧紧地攥住桶把。郝松林看到,小花手背上皮肤立即红肿起来。郝松林呆了一下,叫道,“伤到手没有?你苯啊,干嘛不撒手?”


“你不和我回去,我是不会撒手的!”小花平静地说。


见了小花此时语气,郝松林才知道,今天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脱身了。


“好,好,算你狠!”郝松林顿了顿脚,见汤也洒了一半,又见小花坚决不放手,急中生智,主意冒上心头,郝松林打算不要汤了,自己先把饭送到阵地再说。于是咬牙道:“好吧,你爱攥着攥着好了!”说着转身过去,急忙从地上把装饭的桶提起,拔腿便走。


没想到小花却很机警,一看不对,放开汤桶,追上郝松林,又一把拽住了装饭的桶把。


“你疯了?!”郝松林气急败坏地对小花大声叫嚷。


小花紧咬双唇,定定地看着郝松林。真的像疯了的样子。郝松林被小花看得发毛。他嚷道,“我就不相信抢不过你!”


郝松林把桶往地上一放,去掰小花十指。小花的手指紧紧地扣住桶把,郝松林也发了狠,他用尽全力,好不容易掰开一个手指,另一个又紧紧地攥住,甚至小花手指的骨骼都被郝松林掰得发出格格的声音,小花突然张嘴向郝松林手上咬下!郝松林哪会让她咬到,急忙放开。大约争夺了十多分钟,郝松林竟然累得浑身发热,气喘吁吁,就是无法把小花的手从桶把上移开。郝松林着急了,也吃惊了,他从没见过这个姑娘不顾性命的样子!掰不开,郝松林只得换了一种方法,他抓住桶把,拚命地把桶向自己这边拉。他就不信,一个女孩的力气能扛过男人。


有好次小花的手都几乎从桶把上滑落,但终于没有。一番争夺后依然没有夺回阵地!郝松林发怒了,他集中所有的力量,猛力把桶往自己怀里一夺,小花在和郝松林争夺中早就力尽气竭,摇摇欲坠,此时那里抗得过郝松林的大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身体碰在硬邦邦的地上,发出“碰”的一声闷响,郝松林吓了一跳,他感觉小花这下摔得不轻,但却看见,小花身体已经软软地倒在地上,但手还是紧紧地抓着桶把没放。


“我就不信!”郝松林叫着,他用力地拖着桶,已经是连人带桶拖着往前走了。小花连挣扎起来的力气也没,她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攥住桶把,身体在地上被拖行了好几米远,衣服上粘满泥巴。走了几步,郝松林郝松林站住了,知道这样也不是办法,心里只期待小花受不了放手。


一番争夺后,郝松林手心满是汗水,小花和桶的分量也是不轻,就在郝松林分神之际,手中一滑,那只装饭的木桶反倒从郝松林手里滑出。小花一直紧紧拽着桶,此时郝松林脱手,只见小花和那只装满饭的桶骨碌碌地往路边滚去,桶盖也掀开了。白花花的饭倒了一地,占满泥土,显然不能吃了。这时候小花的手依然紧紧抓着桶把!


“你看,你看你,把饭弄翻了。这下怎么办,这下怎么办?”郝松林跳起来对倒在地上的小花气急败坏地叫着。


只见小花费力地坐了起来,低着头坐在翻倒的桶面前发出轻轻地缀泣,头发散乱,一双手依然紧紧地攥住桶把子。


郝松林看着桶把上小花红肿的小手,一瞬间恼恨得真想用石头把它砸断,一瞬间又怜惜得好想把它捧在手里细心地呵护!


一桶汤,一桶饭就这样全给毁了。虽然鲁平他们已经先送了饭到阵地。但这些饭送不到,肯定有人会挨饿。现在饭也送不了,回去又不甘心,而且饭、汤都弄翻了,怎么向连长和野牛交代呢?郝松林一个大男人一瞬间也失去了主意。听着小花的抽咽声,郝松林只觉得心里非常烦乱。如果不是因为小花,这时候饭菜应该已经送到阵地了吧,他只会呼呼地喘着粗气,又带些着委屈地昂着头,又担心小花是不是刚才被自己伤到了。


郝松林终于意识到这样僵持下去不是个了局,如果自己听连长的命令也不会搞成这样,想通了心态便平和了,说道,“别哭了,小姑奶奶,饭汤都完蛋了,我还没法向连长交差呢!”


小花一言不发。


“唉......”郝松林叹了口气,抱怨道,“不知道哪里钻出来帖华鑫那个家伙,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搞成这样?”


一直没开口的小花嘴里蹦出一句话来,“胡说八道!”


小花扬起头,郝松林看着她白净的脸蛋横一道竖一道都是泥印,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散乱的发丝粘在嘴唇上,白净的脸上已是一塌糊涂一片。


这时候郝松林才发觉自己刚才是不是出手太重了。


郝松林和小花两个人谁也没有发觉,在远处对面松林中,几支德国制造的狙击步枪瞄准镜已经对准他们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