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亚历山大大帝遭遇秦始皇?

下面演绎一段纸上谈兵的传奇,似乎仅是“关公战秦琼”的想象而已。公元前334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开始东证,至公元前325年,建立横跨亚欧大陆的庞大帝国,而此时,秦国还是战国七雄之一;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六国,此时,亚历山大早已作古。既然是纸上谈兵,那么就看看横扫亚欧锐不可当的马其顿军团遇见统一六国无坚不摧的秦军,到底谁是赢家?

马其顿的军制、装备和战术

马其顿军团威力最为强大的是重装步兵方阵,即马其顿方阵。步兵方阵源于希腊。亚历山大时代,一个标准的巨大方阵约16384人,由4个组织严密的小方阵组成,每个小方阵4096人,由一名将领统率。小方阵每一横排256人,纵列为16人。4个小方阵横排成一个长方形打阵,每横排就成1024人,纵列仍为16人。亚历山大在参战人数最多的战役里动用过2个巨大方阵。

从这个战术组成来看,马其顿方阵很严密。重装步兵方阵的前6排士兵平持长矛,后10排斜持长矛。有时后排士兵会把长矛放在前排士兵的肩头。方阵整齐前进时,步调一致,长矛挺立,蔚为壮观。这种方阵在进攻方向可按前后左右更换,整个阵势也可因敌因地而变队形。尽管如此,这种方阵最适合的作战地形还是平原。而且最适合的战斗情形是:敌军和马其顿军团面对面冲锋,拼死决战。

马其顿军团的巨大方阵主要作中军来用。它的右翼为重装骑兵。重装骑兵也都手持马其顿长矛,可惜在马背上很难施展。交战之前,他们往往把长矛抗在肩上,矛头稍向下。冲锋时,长矛可以稍稍放低在肩部以下,但还需矛头向下以保持平衡。在猛力刺中一个敌人以后,往往让长矛留在他的身体里不再拔出,再用刀剑继续战斗。这是一种相当奇怪的战法,残酷的近战中未必能占有优势。马其顿军的重装骑兵是由年轻贵族组成的精锐部队,这批贵族子弟自幼刀马娴熟,又富有希腊式的骑士精神,并有向亚历山大效忠的赴死斗志,战斗力还是比较强的。但由于当时的马匹既无马镫、马掌,又无马鞍,只有马披或座垫,所以其战斗能力也不可高估。

左翼由轻装步兵与同盟者骑兵组成。但左翼轻装步兵的队形很长,呈斜形,有如一条巨大的锁链,可以贯穿连接整个重装步兵方阵和右翼重装骑兵,在作战中保持全军互相策应、队形不乱而不至于被敌军分割包围。轻装步兵大都配备较短的矛,较宽的盾和较轻的铠甲,多数为皮甲。轻装步兵的机动性较强。由于巨大方阵在作战中保持密集紧凑而且移动快捷的队形并不容易,所以很多作战任务都由右翼或者轻装步兵率先发起。

组成马其顿方阵的重装步兵基本由马其顿中上层自由民组成。轻装步兵无论在装备和训练上或者在纪律养成上一般都比不上重装步兵,他们大多来自社会下层。许多轻装步兵,特别是配备有特种兵器并有熟练技术的弓箭和投石兵均为雇佣军。他们跟不太强大的轻装骑兵共同负责保卫前进中的主阵侧翼。战斗开始时,他们在方阵前面组成一支散兵屏护部队。

根据来历山大4次东征最主要的战役看,其主要战术是利用重骑兵率先突击,打击敌人左翼,然后中军巨大方阵跟进摧毁敌方中军主力。战斗力较弱的左翼则咬住对方右翼,有时左翼抵挡不住,便随着右翼和中军的胜利反过来对敌人进行反击,最终击溃敌军,获得全面胜利。

马其顿军获胜的主要战术原因在于重装步兵方阵和重装骑兵。如果作战中,对方与马其顿军作正面冲锋,那么很难有敌军能阻挡其方阵无坚不摧的威力。但是,重装步兵方阵也有弱点,只有在保持严整队形时才能发挥强大威力,为此对作战地形有一定的要求,且方阵前后左右必须有机动性很强的轻装步兵和轻装骑兵保护,以使其队形不乱。其次,马其顿方阵的正面有如铜墙铁壁,但两侧是薄弱环节,如果对方从两翼切入,迫使其每个16人组成的纵向队列发生断裂,那么整个方阵就会遭到很大破坏。后世的西诺塞法拉战役期间,罗马军团就是从两翼切入而破坏了马其顿方阵,从而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即是在威力无比的方阵正面,也曾在伊苏斯战役中被波斯的希腊雇佣军撕开了一个大缺口。

秦军的军制、装备和战术

秦军的战术组织和马其顿军有一定的相似性,但阵法截然不同。秦军士兵勇猛善战,称为锐卒。根据《商君书•境内》,秦军最小战术单位为伍,由5个士兵组成。10个伍组成一个屯2个屯组成一个将,5个屯组成一个主,2个主组成一个大将,由1000士兵组成。(此处的大将是秦军建制单位,不是将军之意)军队在作战时、伍、屯、主、将、大将等战术组织保持紧密联系,互相配合。以一个伍为例,防守时5名军卒相互配合,进攻时如有人数优势则围攻敌人。混战时伍内部兵卒之间始终保持紧密联系,队伍不会被轻易击破。

春秋时期,有些军队军事战术比较呆板,只讲究正面冲击的威力。这一点与马其顿军有些类似,但到了战国时期,这一呆板的战术思想被抛弃。战国时期的步兵阵形,根据《孙膑兵法》,步兵阵,即有方阵、圆阵、疏阵、数阵、雁行阵、钩行阵、玄襄阵等达8种之多。且军阵讲究千变万化、“水无常形,兵无常势“。相比之下,马其顿的步兵方阵,虽有正面突击之威力,但显得呆板,并不适合任何作战地形。而灵活性和变化性则是中国军阵的最大特色。

除了步兵阵以外,战国时期和秦王朝都有强大的车阵。据《左传 昭公十三年》载,晋国约有战车5000乘,楚国仅4县就“赋皆千乘”,战车不亚于晋国;秦一公子奔晋,带车千乘,估计秦、齐二国积压有战车二三千乘。若依每乘兵员75人计,则晋楚大国兵力不下30万,齐秦等国也不下20万,从秦兵马俑来看,一乘车卒约为8人。假设秦时一次重要战役出动三千乘战车,则车兵约为2.5万左右(不包括战车周围的步兵),这是一支相当骇人的高机动性军队。战车的防护措施也比较完善,轴端装有矛头,马身覆有厚甲。

当然,秦军最具杀伤力的还是弓弩,以弓为例,齐国的《考工记》详细描述了制造弓与箭的选材、工艺流程等。明确指出制造弓所需的六材是干、角、盘、胶、丝和漆,“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只有六材都准备好了才能合制成弓。其中的干是指弓干,取材最好为柘木,其次为樟、桑、橘、木瓜、荆,最下等为竹。古代工匠制成一张良弓,从第一年开始选材,干透,到牛筋、弓角的制作,到最后的被弦,共需要约四年的时间,其中制作之艰辛,可见一斑。最终的质量也可以想见了。当时的诸侯和武将对弓非常重视,丝毫不亚于对宝剑的重视,据载,楚灵王酒醉之后将楚所藏之宝弓“大屈”送与鲁候,酒醒之后十分后悔,甚至不顾将背负不信之名,派遣使臣将“大屈”强行索回。

《武器和战争的演变》里说,“从古代直至公元十六世纪这段时间里,弓始终时中国军队最重要的手提武器。在既有重装弓箭兵又有轻装弓箭兵的亚述军队中,弓也是主要武器。对古希腊、马其顿、古犹太人和古罗马军队来说,弓虽然也很重要,但只是辅助性的兵器。”当时希腊、马其顿和波斯的弓箭主要传自印度。而印度弓,竹子是常用的制作材料,有时也用藤条等材料。由此可以推想东西方在弓弩技术上的差距。

对于当时以步兵为主构成的难以横向移动的大型方阵来说,弓弩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为中国历代兵家所重。公元前260年发生的秦赵长平之战中,秦军的强弓硬弩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得四十万赵军无法突围,最终赵国主将赵括被射死,秦军以弓弩取得了这场决定天下大势之战的胜利。后来西汉时的李陵,5000汉军依靠车杖为工事,以强弩为远射武器,竟然抵挡匈奴8万之众,射杀匈奴上万骑兵。每名秦军配备的箭镞数量已无法考证,但从秦兵马俑二号坑的出土情况来看,弓弩手背部置有上下两个对称的负矢陶环,每个陶环装置铜镞多达100支。当时魏国武士属于重装步兵,尚有“负矢五十”的说法,秦国弓弩兵配备的箭镞数量应远远多于魏国武士的弓箭配备。在秦军强大的弓弩兵面前,赵军始终无法接近,事实上当时双方发生白刃近战相对较少。

秦军的骑兵主要和车兵一起配置成车骑混成部队。骑兵的主要武器是弓弩。战时可以在各种距离射杀敌人,补充步兵弓弩手的机动性不足。

秦军的基本战法是“弓弩兵在阵前射出大量且强大的箭雨,以阻止敌军前进之势。(在秦军的军事术语中,这叫射住阵脚)在敌方的步兵、骑兵和车兵受到猛烈打击之后,骑兵、车兵和步兵发起冲锋。与马其顿军不同,秦军更多采用两翼包抄的围歼战,如白起的长平之战。而马其顿军则偏重于击溃战。

当马其顿军遇到秦军

马其顿军和秦军都是历史上战力最强的军队之一。如果马其顿军遇到秦军,谁是最后的胜者呢?

双方各有优势,所以也各有胜机。用《史记》的说法,秦军士兵战斗意志极强,求战欲望强烈,在战场上毫不退缩,势以斩杀敌首为使命。同样,马其顿军也是一支勇往直前的队伍。

在兵器方面,双方各有千秋。秦军强大的步兵弓弩手和骑兵弓箭手在实力上远超对手。而在近战中,由于马其顿军拥有当时最好的铁制兵器和防护铠甲,所以优势明显。但马其顿军身着皮甲的轻装骑兵和轻装步兵,无论是兵器还是防护,在近战方面对决秦军都决无优势。虽然秦军大都是青铜兵器,但其布氏硬度可达80左右,作为兵器是完全合格的。而早期的铁兵器除了在硬度方面略优外,韧性、可塑性远远落后于青铜。更重要的是,近战的搏击技巧也十分重要,没有任何理由推断马其顿人在这方面完全优于秦军。

在阵法方面,马其顿方阵的坚固性和锐利性是勿庸置疑的。而秦军的阵法种类繁多,必然侧重于变化多端,避实就虚的灵活战法。秦军面对马其顿军这样的敌人,决不会轻易采用西方式的硬碰硬的冲锋。

马其顿方面最大的战斗力在于右翼的重装骑兵和中央的重装步兵方阵。而秦军的精锐则在于左右车骑混成部队和前军强大的弓弩手。如果战斗打响,面对秦军的弓箭,马其顿的重甲骑兵和轻装步兵,以及轻装骑兵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关于重甲骑兵,马其顿人对马的防护并不完善,中国古代有射人先射马的说法,一旦马中箭倒地,重甲骑兵的战斗力将大大折扣。如果马其顿方阵丧失了轻骑兵和轻装步兵的保护,那么它就有可能被秦军的车骑兵和步兵分割包围。如果马其顿人确实能抵挡住秦军的强弓硬弩,那么毫无疑问马其顿军会突破秦军防线。至于步兵方阵,秦军确实无法与之硬拼,但两翼包抄不失为妙计。双方发生紧身白刃战,短时间内马其顿军会略有优势,如果战斗能延迟,优势将向秦军一方倾斜。

在兵力配置上,如果3万马其顿军对3万秦军,总体感觉马其顿军会略有优势。如果马其顿军3万对秦军10万或20万,那么胜利的天平会倒向秦军一方。如果秦军30万对马其顿军30万,胜利还是倾向于秦军,因为随着人数的增加马其顿步兵方阵的迟滞性凸显无疑。如果秦军的弓弩对马其顿军有很大杀伤力的话,恐怕,又一个长平之战就要诞生了。(前提是,马其顿真的能动员那么多的军队!)

亚历山大说过一句话一直为后世所传颂:“把世界当作自己的家乡。”如果马其顿军真的继续东进一直打到中国,也许他将面临与诸侯各国数百场恶战的作战密度,有人认为无论如何马其顿军也难逃厄运。这样将应验中国诗人的话:“万里长征人未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