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挺进大洋》编外篇--《梦的因子》涨停版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

晓龙君 收藏 5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93.html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下)


现实仙子的阴谋(2·下)



“哈哈,梦想者,让你牛气,你的命运我掌握!”小任洋洋得意,好有成就感。画面上,白云飞下舰后,留守在海航一师,等待处理,不知何去何从的他,整日里茫然无措。嗯?这个人我好象在哪见过啊?是谁呢?小任看白云飞,怎么看怎么觉得他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对了,我去查查他以前的档案,看看在哪里见过他。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匆匆跑过来,叫他:“喂,你是不是改动事件了?”


小任说:“是啊,怎么了?”


“你先别改了,老板正找你呢!快、快跟我走!”黑衣人拉起他就走,小任心想莫非要给他转正了,心中甚喜,可还没进会议室,他就听到现实仙子在大声训斥:“白云飞怎么下舰了?是谁干的?少跟我转磨磨,我问你是谁叫你们干的?!”


“是他!是他干的!”黑衣人把小任带到了,小任站在哪一下傻了眼。


“哦,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现实仙子没好气地瞅了小任一眼,问话冷冷的淡淡的,一转座椅又随手点出画面查阅他的来历。


“我、我、我叫小任……”小任面对现实仙子的高大椅背,呼吸加速,战战兢兢的,连眼睛都不敢抬。


现实仙子查看了他的来历,看到了小任持刀抢劫,白云飞把他制服了,而后出于善良,不仅把小任放了,还给了他需要的20元钱。现实仙子眼睛一亮,没想到,他与梦想者还有如此一段因果,也许这小子日后有用,看来我需要留一手了。想到此,现实仙子改变了主意:“去,你们给他办理转正手续去。”


“是!”黑衣人遵从老板的吩咐,把小任带了下去。


现实仙子一转座椅,又吩咐道:“麻利儿着,你们现在就给我把白云飞弄回来!”


有黑衣人不解道:“老板我有点不明白,让白云飞下舰,就是为让他远离梦想,怎么还能让他返回‘龙城’号呢?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现实仙子冷笑一声:“做事不动脑子!你们懂什么?让白云飞回来,就是因为我需要他。我观察这个白云飞已经很久了,他不仅飞行技艺精湛,而且位置感知能力出类拔萃,驾驭风的力量好似与生俱来,可谓是百年难遇的天才,我需要他在战争中去射杀更多的梦想者!让他回来,然后启动战争进程,让梦想者们都去见鬼吧!”


“高啊!高!实在是高!”黑衣人们恍然大悟,这就是老板最高明的地方,杀人从不自己动手!


事件再一次被修改,白云飞的命运再一次被改变……


人类世界,中、M两国冲突升级,大战一触即发,中国海军远洋舰队高度戒备,舰队官兵们整日就像生活在一副盔甲里面,随时准备战斗。


前敌司令官来到远洋舰队视察战前的准备情况,临走前,舰队指挥官塞给他了一张纸条:“你需要我打胜仗,而我需要这个人。”


前敌司令官打开纸条,看到了三个字--白云飞,不禁一怔。是啊,谁都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力超群、赋有灵性、而且老实听话,可是事实上往往并不如此。老实听话的人,是让你放心,可是却丧失了灵性,导致能力的下降。而那些有灵性的人,却总给你惹麻烦。好像“灵性”与“老实”是上帝手中两种永远也无法融合且相互对立的化学原素,拥有其中一个,便必然缺少另一个。


前敌司令官笑了笑,问到了关键:“你敢让他回来吗?就不怕再若出什么祸端?”


舰队指挥官也知道,纪律是士兵的生命,让白云飞这样严重违纪的飞行员归队,的确有一定的危险性,就像一枚爆竹,可以驱魔除怪,但同时弄不好也会炸伤自己。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谁知道,他的归队带来的是危险,还是机遇。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面对战争和敌人,我只要能打仗的士兵!


想到此,舰队指挥官看着他,同样一笑:“为什么不?和平时期我们的确不需要他,但是战争时期那就不一样了,他这种人最适合上战场!”


“好吧。我想想办法。”前敌司令官把纸条收了起来。


转眼间,一架熟悉的“飞豹”战机出现在黑衣人监控室的大屏幕上,白云飞重回“龙城”号航空母舰……


这一边,小任被黑衣人带进了另一间办公室。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间手术室,墙壁上还挂着一条副幅:乞丐一旦成为乞丐就不再发愁,蟑螂决不因为自己是蟑螂而感到惭愧。


“咦,不是办转正吗,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啊?”小任一脸莫名。


黑衣人对视而笑,说:“老板说了,让你转正。这就是转正仪式,只要办完了,你就可以穿上这身黑色制服,成为我们的一员了。”


“啊,这是什么仪式啊?喂,你们干什么?喂,不要啊,别脱我裤子呀,喂,喂……”小任稀里糊涂被黑衣人弄上了手术台,扒开了大腿。


这时,医生来了,一边整理手术器械,一边安慰小任:“别害怕,来这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自我要求阉割的,还有一种就是被迫阉割的,就像钱币的两面,把它抛向空中,落下来时,无论是哪一面,结果都是一样的。”


“什么?阉割?我不要啊!不要……”小任如梦方醒,大叫挣扎,但为时已晚。


黑衣人在旁不以为然,笑笑说:“你想拿高薪,想要转正,想要过上好日子,想要死心塌地跟着老板干,就都得过这一关,放心,不疼的,你说你怕什么劲啊,很快的,坚持一下啊。”


医生亮出了手术刀,黑衣人叹道:“哇,处女剑,最适于贴身防务!”


医生说:“可是现在我只用它来阉割!”


正准备动手,小任一下捂住了医生的手,苦求道:“医生能不能不疼?”


医生看穿了他的心思:“小任能不能松手?”


清风掠过了竹林,小任松开了手,心想这下完了,然而,他发现心里竟然一点也不难过,这是为什么?想想代表着力量、勇敢、不屈的男性器官就要离自己远去,自己就要亲手送走了自己的最爱,这是多么感伤的场面啊,好想让自己难过一下,好想为此大哭一场,可是自己却怎么也难过不起来,眼中一滴眼泪也没有,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身子也动不了,只能看着对面的横幅:乞丐一旦成为乞丐就不再发愁,蟑螂决不因为自己是蟑螂而感到惭愧……盯着条幅看了许久,渐渐地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忽见,刀光一闪,连麻药都没有打,没有血淋淋的场面,没有撕心裂肺的嚎叫,阉割手术就这样顺利完成了。


“哦?做完了呀?这么快啊!唉,真的不疼啊!真的不疼!”小任站起身,仔细地感觉了几下,没有一点疼痛感,反而感觉还有几分舒服,几分畅快,不禁心生好感,点头客气道:“医生,你好厉害啊,请问您贵姓啊?您做这个做多久了,怎么弄得一点也不疼啊?”


医生笑答:“嘿嘿,俺免贵姓张,俺干这一行已经很长时间了,俺们祖上就是干这个的,传到我这了已经是第五代了,俺们最看不管的就是动刀动枪,血肉横飞,一点美感也没有,所以俺们做的手术:阉割就是不疼,不疼那就是——和平!”


黑衣人在旁连忙赞道:“大师啊,大师,不愧是大师啊!”


医生摆了摆手说:“唉,不敢当,不敢当,其实也没什么,俺们以前是专门阉猪的,最近几年才开始给人做手术。”


“啊,你说什么?你是阉猪的?”小任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对啊,怎么了?你不知道,猪养到一定时候,就必须对它实行阉割,否则,它胡蹿乱拱,养起来很费劲的,而且吃的多长得慢。把猪阉了之后,它才能成为真正的‘吃饱了就哼哼’,渐渐的它会变懒变笨,也会很快地肥胖起来,向着老板和饲养员要求的方向发展。”


小任欲哭无泪说:“我的意思是说你是阉猪的,怎么能给人做手术啊?”


医生好不服气地反驳说:“谁说俺阉猪的,就不能给人手术?谁说卖淀粉的,就不能生产奶粉?谁说挂羊头的,就不能卖狗肉?只要跟着俺老板干,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时,黑衣人走上前,把黑色制服递到小任的面前,“恭喜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就在这时,一名黑衣人破门而入,冲他们叫道:“嘿!快来看啊,人类的战争打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