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空军先发制人有限空中进攻战法启示中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色列空军F-16I与F-15I战机空中编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色列空军F-15I双机编队飞越城市上空

以色列空军强调进攻而且长于进攻,进攻已成为其空中作战的灵魂。处于中东地区的以色列人早已认识到,不论何时出现军事冲突的危险,以色列都不能让阿拉伯人取得主动,因为对于以色列,这意味着灾难。任何可以导致战争的严重局势,都自然而然地迫使以色列总参谋部筹划发动先发制人的攻击。20世纪70年代末期以前以色列空军参与的几场战争采用的是全面进攻的打击手段,在这几场战争中又尤其以“六日战争”最为经典,以色列空军倾其主要力量在战争首日就击溃了埃、叙、约空军,这场战争无论从以色列空军的情报侦察,还是战前准备、战斗实施都堪称空军史上全面空中进攻作战的教科书。

从70年代末期以后,对以色列这个从经济上、资源上越来越贫乏的“小国”来说,继续采取全面的空中进攻作战要想取得以前的辉煌将不再可能,因此以空军明智地将全面的空中进攻模式逐步转向有限空中进攻作战。通过摧毁敌方重要基础设施,比如奇袭伊拉克核反应堆;通过对敌方核心机构和领导人实施“斩首行动”,比如空袭巴解总部定点清除巴领导人;通过对可能与已发生军事冲突的军事力量,运用强大的空中力量实施先发制人的摧毁,比如在黎巴嫩战争中摧毁黎军贝卡谷地的地空导弹阵地等等,来达成既定战略目的即可,尽量缩小打击的范围,避免战争的发生和扩大。下面通过对这些行动样式的深入探究,来对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行动做个全面、透彻的剖析。

对敌重要基础设施实施“外科手术”式的准确摧毁

通过准确摧毁敌人重要的基础设施,以达成以色列人自身的战略目的的行动。这在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历史上有过许多次,而奇袭伊拉克核反应堆——巴比伦行动,堪称是这一有限空中打击作战行动的代表之作。这次行动的经过就不再重复了,这里仅从行动的准备上和行动中的一些手段人手,来探究这一有限空中进攻作战样式。

在这次行动的准备阶段,以色列动用了大批的“摩萨德”人员进行详细的情报侦察,获得了核反应堆开始运转的确切时间,反应堆内部的一系列具体信息,为空袭计划的制定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在实施行动的飞机和飞行员的选择上,以色列空军倾其最优。选择了刚刚从美国获得的F一16飞机,并将这种轻型格斗飞机加装挂弹架和副油箱,改装成了非常适合完成此次作战行动的飞机。为了达到预期目的,飞行员们进行了严格而周密的训练。在准备的最初阶段,以色列飞行员猖狂地在约旦和沙特阿拉伯的沙漠上空飞来飞去,一是增强他们的耐力以适应长时间地沙漠上空超低空飞行,二是借以侦察沙特和约旦雷达网的盲区,以确定最佳的轰炸航路;准备的中间阶段,进行了密集编队飞行训练,使得在行动中通过敌人雷达网时,在雷达显示屏上出现的好像是一架民航班机的影像,而不是作战飞机形成的一批亮点;在准备的最后阶段,飞行员们在以色列沙漠地区对反应堆的模型进行了实弹轰炸演练,同时选择了最佳的投弹方式和角度。如此周密的准备,成就了整个行动的顺利

实施。在开始行动之后,以色列飞行员严格按照预定程序和航线执行各自的动作,形成了密集的编队,并且利用这种编队在雷达屏幕上形成的民航航班影像,对敌人形成迷惑,骗过了约旦的雷达。在进入轰炸航路后,以色列飞机立刻按照轰炸计划爬升至最佳高度实施轰炸。由于以色列人选择了理想的空袭时机,袭击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刻,以色列飞行员在太阳余辉的背向照射下可以很清楚地瞄准目标,而伊拉克人员却被阳光晃得难以睁眼。在轰炸过程中以色列飞机从各个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方式对目标实施了轰炸,确保了轰炸的全面成功。而后以色列飞机以直线返航。

这次行动虽然只是以色列一系列对敌人重要基础设施实施准确摧毁的有限空中进攻作战行动的一个典型代表,但这次行动中的准备及实施过程中的手段和做法几乎包括了其它同类型的行动所具有的所有特点,应该说还是具有普遍性的。

对敌领导人实施“斩首行动”

对敌领导人实施“斩首行动”是以色列近期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主要形式,对于以色列人来说,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阻碍他们实现建国和破坏他们国家的敌对势力和组织,目前来看就是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一些组织和机构。对于这样的敌人,以色列人认为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空军的“斩首行动”——也就是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另一种行动样式。

最令以色列人骄傲的一次“斩首行动”是空袭巴解组织设在突尼斯的总部,这次行动也是以色列在准备、实施、退出阶段最完美也最具代表性的一次行动。其它“斩首行动”的行动方案和各阶段的实施方法几乎全部包含在这次行动之中,因此深入地探究这次行动也就搞清了“斩首行动”。行动的具体经过也不再重复,这里仅从这次行动的特点人手。

(一)情报获取准确、及时

以色列当局这次出动飞机轰炸巴解总部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企图消灭巴勒斯坦革命的领导力量,以置巴勒斯坦革命于死地。因此,在整个准备工作中,特别强调情报的准确及时。它不仅需要彻底搞清巴解组织总部精确的地理位置、识别特征、各楼房所驻人员及其工作性质和活动规律等情报,还特别需要着力于获得巴解革命领导成员,尤其是巴解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的活动规律和行踪去向等方面的情报。在空袭前几天,以情报机构还专门派出特工人员以旅游者身份到突尼斯进行实地侦察和核实情况。所以,尽管以机轰炸时,由于当天情况实属例外,阿拉法特和其他巴解执委幸好都不在南郊的总部,死难的巴勒斯坦人主要是总部的工作人员。但由此也可以看出,以色列情报部门在这次行动中向当局提供了相当准确的情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色列空军波音707空中加油机正在为F-15I加油

(二)目标距离远,优选参加行动的作战飞机

以色列和突尼斯,相距2400公里。以色列空军飞机这次轰炸设在突尼斯境内的巴解总部,往返航程达4800公里,使用空中加油机是确定无疑的,但究竟选用哪种战斗机还需仔细斟酌。当时以色列空军共有F一15“鹰”式战斗机40架,F一16“战隼”式战斗机67架。这两种飞机都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作战飞机,既可用于夺取制空权,又可用于进行对地攻击。如果仍像以往一样使用F—16执行轰炸任务,即使它将载弹量减少三分之一,单程也需要进行两次空中加油,这对编队飞行员来说将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如果选用F—15,那只要进行一次空中加油就行了,而且加油机还用不着惊动位于西西里岛上的北约空军,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从这一点来说,F一15比F一16要优越得多。当然F-16也不能闲着,它要在突击编队的身后进行侧应和掩护。突袭的当天,以空军派出两架波音707加油机在往返路程上为战斗机进行空中加油,并在F-15起飞40分钟后又派出8架F一16型战斗机在800里外进行侧应和掩护。此外,以色列还出动1架波音707电子干扰机,在目标临近空域放强电子干扰,以致突尼斯和意大利南部的雷达受干扰达半小时之久。同时,以色列海军还在马耳他岛附近部署了载有直升机的舰只,以备必要时抢救跳伞落水的飞行员。

(三)精密部署、反复演练克服技术难度大的难题

这次轰炸巴解总部,从空军角度看,技术难度较大,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目标位置小。巴解总部设在突尼斯首都南郊36公里,占地只有700平方米的一小块土地上。那里散布着好几座小楼房,而以色列空军的任务是“只袭击”其中的5座小楼,即设有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指挥部及其警卫部队“第17部队”指挥部的那5座楼房。二是目标邻近有居民点。在巴解总部周围,散落着一些突尼斯居民点,特别是在目标邻近就有一所学校。对于大速度低空突袭的以色列空军小分队来说要一次通过目标上空就能发现并全部摧毁这些目标,而又要尽量避免在居民中造成伤亡,确非易事。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以色列空军根据情报部门提供的情况,绘制了精确的目标图,并在以色列境内设置了假想目标,让飞行员多次进行模拟攻击演练,熟悉突袭地域情况。一切准备只是为了成功地重演突袭伊拉克核反应堆的奇迹。

“精确打击”敌重要军事结点 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另一个重要行动样式就是通过“精确打击”敌人的重要军事结点,摧毁敌人对己具有威慑力的武器系统和阵地。这一行动样式的代表之作就是以色列空军摧毁贝卡谷地的“萨姆”地空导弹阵地。透彻地分析这次行动就可以对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精确打击”敌人重要军事结点行动进行深入的探究。

在这次行动中有很多与前两种典型的有限空中进攻作战方式的相似之处,比如充分的战前准备,周密的计划安排,严密的组织实施等等,这里也不再重复。对于这次行动,有两点是其独有的,也是令人瞩目的:一个是无人驾驶飞机的应用。在贝卡谷地战斗打响前的3天时间里,以军的“侦察兵”无人机不间断地将叙利亚“萨姆”导弹连的部署和转移情况通报给指挥部,使以军指挥官牢牢监控着对手的情况。正是因为这样,6月9日下午开战时,以军攻击机才能选择最有利的航线,放心大胆地实施攻击,而不必顾虑有什么未查明的危险。此外,在实施打击的前一刻,无人机又再次升空充当诱饵,飞至敌人阵地上空诱使敌人导弹雷达开机,使以色列空军迅速搜索到导弹雷达的频率等特性以及他们的具体位置,为之后的精确打击提供了保证;此次行动另一个独有的特点是预警机的首次使用。预警机是空中数据链的中枢,除了接收各平台发来的信息,还可以将各种数据发送到需要他们的一线战斗单元处。在攻击叙利亚军队“萨姆”导弹阵地时预警机接收到无人机发来的叙利亚军队雷达波数据后,自动将这些数据传送给了准备实施攻击的战斗轰炸机,然后输入导弹的导引头,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这一过程,从而实现了攻击的连续性,没有给叙军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次战斗行动是世界空军史上首次利用预警机、无人机与战斗机配合取得巨大成功的战例,也使得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行动趋于完美。

强调预见性预留第二套方案

聪明的以色列人在实施有限空中进攻作战时决不会固执地只作一套行动方案,并死板地按照最初的方案进行准备,而不顾当时的实际情况,一味坚持到底。在每次实施有限空中进攻作战前制作行动计划时,以色列的智囊团都会从每个细小的方面作出多种可选方案,并根据情况的不断发展,选择最优的方案付诸实施。

在这里仅通过分析令全以色列人骄傲的,空袭巴解组织总部行动的空中加油方案的缜密安排和第二套应急预案的合理安排,来强调加强预见性预留第二套力案在以色列有限空中进攻作战中的重要性。在当时,以色列的空中加油水平已趋于完善,拥有KC一97加油机、C一130运输机改装的KC一130H加油机和由波音707改装的、性能相当于美国KC一135的加油机。按照行动的实施计划,在行动的当天,波音707加油机和大腹便便的KC一130H加油机各2架悉数早早地升空,飞入地中海上空盘旋,由波音707作为首选任务执行者,而KC一130H加机作为备份,一旦波音707加油机无法完成任务时接替波音707的空中加油任务,确保整个空袭行动的顺利实施。从加油机的安排方案和预留第二套方案这一细致入微的计划制定中,就能够完全地看出以色列人的严谨和对有限空中进攻作战抱以的极大期望,他们决不准许任何一次行动失败,因为对于现阶段奉行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以色列人来说,失败一次,他们就将面临灭顶之灾,声名远扬的以色列空军也将不再是以色列空军。

以色列通过总结前面所叙述的各类有限空中进攻作战的成功经验,已经明确了这种作战思想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主导地位,而且也形成了一整套的行动方法,并日趋完善。有限空中进攻作战虽不能消除所有对以色列的威胁,而且甚至在某些时段会引起报复行为的增加,但它能起到相当的威慑作用,并最大程度地减少恐怖威胁。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行动可减少自身战斗人员的伤亡和平民的损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