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六十章城门前的兽行

战火将军 收藏 4 5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第六十章城门前的兽行 薛晗坐在Sdkfz222装甲侦察车中带领着车队与人流相反向东南行驶,他分析日军虽然三面包围南京,但是日军攻城部队不过数万人,不可能把南京围成铁桶。中间一定存在着真空地带。而大家如果一起拥到西面的下关方向十几万部队加难民共几十万人如何通能顺利通过狭小的城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六十章城门前的兽行



薛晗坐在Sdkfz222装甲侦察车中带领着车队与人流相反向东南行驶,他分析日军虽然三面包围南京,但是日军攻城部队不过数万人,不可能把南京围成铁桶。中间一定存在着真空地带。而大家如果一起拥到西面的下关方向十几万部队加难民共几十万人如何通能顺利通过狭小的城门,就是过了城门几十万人哪来的那么多船过江。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思,反其道而行之,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大脑中形成了。他命令把这十几辆军车上的青天白日徽记遮住,然后准备一面日本膏药旗,全体上车,他带领Sdkfz222装甲侦察车速度快,性能好,防护和火力也不弱,负责在前面开路。而蔡德彪则开着他辆德国轻坦克负责断后。全体听指挥利用夜间日军刚刚入城的混乱之机浑水摸鱼混出城外,如果被发现了就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这样既消灭了敌人,又保存了精锐部队自己的有生力量,还能抢出一批对国军来说十分宝贵的军车和坦克。


(事实证明他的分析是正确的并不是所有的国军都挤向江边,叶肇的66军就是向东突出去的。教导总队的第三旅12日夜还在紫金山上和日军拼杀,“误了”时辰,等别人都撤走后,从日军间隙中冲到了皖南。可见,各部队从正面往外突围的计划是正确的选择。日军尽管围住的南京,但后面是空的。但是可惜当时国军中象薛晗这样的头脑清醒临危不乱的人实在是不多。)


薛晗的车队出军营,驶上中山路。只见街面上已经开始乱成一团,难民与军人夹杂在一起向下关方向涌去。人们互相拥挤着推搡着叫骂着喊叫着。由于难民越来越多,薛晗的车队又是逆流而行,他怕伤着人,所以只好放慢速度。


突然几声枪响,人群中象开了锅一样一阵骚动。接着就听到一阵粗鲁的呵斥声,“他妈的,你们长了几个脑袋?闪开!快闪开!”


薛晗命令装甲车放慢速度。人群闪向两边。只见前面马路正中浩浩荡荡开来一支规模不亚于薛晗他们的由几十辆汽车装甲车组成的车队。还没有等薛晗张嘴。打头的一辆装甲车上的一个提着驳壳手枪的黑脸上尉就冲他们嚷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快退到路边去!没有看见长官的车队吗?还不让路!”




薛晗从装甲车里探出头来朗声说:“我们是委员长的特别卫队中国宪兵,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是哪位长官的队伍!你们怎么能乱开枪?”


“什么又是卫队又是宪兵的,少他妈废话。我告诉你,在这南京城没有比我们长官更大的了,识相点,快闪到一边去,把路让开!否则耽误了长官的公务,你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薛晗身边驾驶员忍不住要骂起来。被薛晗拉住。薛晗注意到刚才黑脸上尉“在这南京城没有比我们长官更大的了?”这句话。莫非是他?薛晗已经猜到了七八层了。他又看了看后面的车队,发现车很杂。有高级小轿车,大卡车,还有装甲车。于是大声说说“你们莫非是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长官的卫队。”


“算你们长了眼睛,还不把路让开。”黑脸上尉那驳壳手枪比画着。


在第三辆装甲车里就坐正是堂堂的首都卫戍司令唐生智长官。原来在撤退的命令下达前,早就有所准备。一看事情不妙,一早就收拾起家里的金银细软装了几卡车。他的几房姨太太则装了轿车,自己怕死躲进了一辆装甲车里。如同丧家犬一样从窝里溜出来,随着冲开难民的人流,车队直奔下关码头,那里有为他准备好的轮船。大家为了逃命都一心往下关跑,谁想到在这里顶头遇到了逆流而上的薛晗队伍。


“我要求见唐司令!”薛晗大声说。


“你快给我滚开!你什么人?唐司令也是你见的?”


“今天你不让我见他,我就不让路。”


“他妈的,你想造反啊?老子崩了你!”黑脸上尉那驳壳手枪指向薛晗。


砌里咔嚓双方都把子弹推上膛,打开了保险。


路旁边的老百姓一见这阵势,是都惊恐的闪到了一边,有人骂到“国家真是白养了这些当兵的,还没有遇到鬼子当官的就带头逃跑,现在自己人先打起来了……这国家还有救吗?大家快走吧。”


“让唐司令出来!让唐生智出来!逃跑将军!”周围军民愤怒的喊起来。


“前,前面怎么回事?去看下。”坐在装甲车里的唐生智戴着一个象圣诞老人配有绒球的棉质睡帽,显得滑稽的很,他心虚的向前面张望。


“报告司令,有一队军车不肯让路,他们说要见你。”一名副官跑回来说。


“哪部分的?”


“说是是委员长的特别卫队中国宪兵!”


“哦!是中国宪兵?”唐生智心里一惊,他知道这委员长的特别卫队可决非一般的部队可比。于是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对副官说“让他们领头的过来,一个人来。”


“是!”


薛晗几步来到唐生智装甲车前。


“报告唐司令。我是委员长的特别卫队中国宪兵上尉军官薛晗。”


“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唐生智焦急地看了下手表。


“请问唐司令,你这是要去哪里?”


“奉命撤退。”


“奉谁的命!”


“当然是委员长的,怎么?奉谁的命,这我还要告诉你吗?”


“混蛋你个小上尉居然这么跟唐司令说话!想造反吗?”一旁的副官怒气冲冲地说。


唐生智作了个手势打断了副官的话。他转头对薛晗说;“我知道你们中国宪兵是好样的,你们在雨花台打的不错,可是既然委员长已经下了命令,我们作为军人就应该无条件的服从。我现在命令你们随同我一起向下关撤退!你们这支精中之锐是委员长的心血,是国军精华的火种。不能丢在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我会优先为你们安排船支过江的。”


薛晗听着唐生智这话心里一阵恶心。这个怕死鬼,明明是临阵脱逃!


他冷笑的看着唐生智,鄙夷地说“多谢唐司令美意,但是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既然唐司令执意要先撤退。因为军情紧急,那就请您把路让开,我们要去跟鬼子拼命。掩护老百姓!也给您断后!”


唐生智先愣了一下,然后脸色仓白的低下头,用蚊子大的动静说了句:“我们让到一边去。”他的声音在老百姓起哄和叫骂声中几乎被淹没了。只有他的红脸副官能听见




薛晗带领着车队沿着马路往前开,眼看枪声越来越近,街上的行人越来越稀疏了。不断有炮弹落在民房之上,街上的活人越来越少,尸体却越来越多了,有穿军装的,更多的是老百姓,男女老幼都有,有的尸体支离破碎,有的头被炸出去好远。薛晗他们看到以后都无不义愤填膺。


前面人们惊恐的喊“鬼子来了,日本人进城了!他们见人就杀,大家快跑啊!”


薛晗命令全体把头露在外面的进入坦克内部和汽车蓬布中掩蔽。停止唱歌,做好战斗准备。他之所以一出门就唱军歌也是为了不要让自己的人误会。中国军歌歌词是表明身份最好的办法。现在已经离敌人越来越近了。


又向前开了几里,前面已经看见光华门不远。路边一排排民房已经火光冲天。乒勾乒勾的日本三八步枪声不断响起,“日本人。”薛晗身边的机关炮手把炮弹推上堂。


“把日本膏药旗挂起来。”薛晗命令道。


一面膏药旗在装甲车前竖了起来,前面的街角出现一队日本尖兵。他们猫着腰警惕的搜索前进。当看见这面日本旗的时候就都直起腰来闪到两边让路了。有的还脱帽致敬,欢呼起来。


车队在夜色中飞快的掠过。薛晗直奔城门,他要把这支国家花了大价钱培养的精英部队带出去。马路两边的穿土黄色军装的日军越来越多。但是天还没有亮,这些步兵对迎面而来的这队黑压压的高速车队看不太清,只看见前面挂的日本膏药旗。也就没有在意。他们都没有想到兵败入山倒的中国兵能有如此大胆的举动。


再说这些鬼子们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街边的商铺和民房那里去,一是有国军狙击手在这些地方放冷枪。二是为了抢劫财物,奸污妇女。许多恶魔般的鬼子开始挨家挨户的砸开门搜索食物和金银细软。见人就用刺刀捅。远的就开枪。对妇女无论上到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几岁的幼女一律先奸后杀。他们往往将丈夫与妻子面对面缚在一起,让丈夫亲眼看着妻子被人奸淫,只要作丈夫的稍微流露不满的神情就会惨遭杀戮。或者强迫父淫女、子淫母,等他们互淫完毕再一起斩首。


日军入南京后还大肆抢劫放火,不仅把南京商业区抢劫一空,而且纵火焚烧。见人就杀,遇屋即烧,烈火不停七周之久,夜晚照成白昼。大火延至白下路、朱雀路、中华路太平路、中山东路,繁华商业区不数日而化为灰烬。


 日军放火是在军官指挥下,先由他们在认为可烧的门上划一记号,士兵们再使用汽油和化学药品纵火。国际安全区委员会曾收集了日军放火用的几种化学引火物的样品。  费吴生在给他在上海的友人信里说∶  “今天是一月十一日。……我昨夜驾车外出时,还看到四处火警,并目睹日本兵正在另一家店铺动手放火。从十二月十九日迄今,日本兵几乎没有一天不放火。前天,克鲁治君曾设法溜出东门,回来告诉我们,他所经过约二十哩的区域内,庐舍均已焚毁,阒无人迹,连家畜也看不见。”  罗森于1938年1月15日给外交部的报告说∶日本军队放的大火,在日军占领一个多月之后至今还在燃烧;全城三分之一被烧毁。  日军在南京的抢劫也是破天荒的。梅奇牧师在其12月19日信中说∶“整个过去的一星期,日军已把南京城抢夺一空,任何东西都要;他们甚至抢走德国领事馆的汽车。”费吴生在其给上海友人的信中也说∶“全城所有私人住宅,不论是被占领的或未占领的,大的或小的,中国人的或外侨的,都蒙日军光顾,劫掠一空。”美大使馆职员晋钦,女传教士苞尔,及德人雷伯、巴赤德、波濮罗、蒸姆生等之住宅均遭多次搜劫,损失严重。德国六十幢房屋,有四十幢遭受不同程度抢劫。  日军在南京的抢劫是有计划的,上自师团长下至士兵无不从事抢掠,很多发了横财。1946年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公布的“南京抗战损失调查表”,估计“南京大屠杀”期间公私财物之损失约为国币两千三百亿元(当时二十元兑换一美元)。        




马路两边着火的地方越来越多,中国老百姓的哭声,惨叫声、咒骂声 越来越大。


前面几百米就要到光华门了,薛晗远远的看见,城门楼下面广场那里被火光照的亮如白昼。马路上站着一大堆日军,挡住了车队的去路。薛晗命令车队放慢速度前进,车上所有人的都紧绷着神经,屏住了呼吸。握紧手里的武器,准备一旦暴露立刻开火。


但是按着事先的约定只有薛晗的装甲车先开火,其他人才能开始射击。


四百米、 三百、二百米、薛晗的装甲车离鬼子越来越近。前面已经看见光华门的城门和城墙了。


然而在城墙下的广场上正发生着一幕令人发指的惨剧。


原来在一小时前,广场正中站着一排掳掠来的中国妇女,大概有20多人。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漂亮姑娘媳妇,显然是经过挑选的。而另外有一排是抓来的中国军队的俘虏这些人有教导总队的有87和88师的。也有20多人。  几名日本军官淫笑着命人将被掳的妇女衣服剥去,鬼子得令如同恶狼一样扑上去。这些妇女虽然被鬼子捆绑,但是仍然拼命挣扎反抗。鬼子用刺刀挑开她们的衣服,然后用力撕扯。很快就把她们的衣服扒下来。女孩子们只好裸体相向,隐私尽露,其羞涩万状,痛不欲生,难以言喻。清醇的身体在12月的北风中瑟瑟发抖。


广场的日本鬼子发去淫荡的笑声。他们开始按军阶大小排着队对这些女孩子进行轮奸,女子们凄厉惨叫声和鬼子的淫叫声在广场上回荡,他们用刺刀逼着在场被俘虏的中国军人在一旁观看,凡是不忍心看的,鬼子就用刺刀戳,用枪托砸。揪着他们头皮让他们看,眼睁睁地看鬼子侮辱自己的同胞姐妹。让有血性的汉子痛不欲生。而鬼子们就是要这样的效果。他们要奸污中国的女人,同时羞辱中国的男人。作为军人连女人都保护不了。还配称军人吗?一名被俘虏的士兵忍受不了大骂鬼子“小日本鬼子,你们真他妈连畜生都不如。我日你八辈祖宗!”


他被鬼子用刺刀豁开嘴,他嘴里吐着血沫接着骂。鬼子对他连踢带打。一个鬼子军官看见了,命令把他拉过来,架到一个赤身裸体的中国女子旁边,一名鬼子军曹刚刚从这名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


少女身上爬起来。转身把这个中国兵的裤子脱下来。强迫他爬在地上这名少女身上。对其进行奸淫。


中国兵死活不肯。依然大骂不止。鬼子军曹一刀切下他的生殖器,中国兵发一声惨叫,下身立刻血流如注,倒在地上抽搐,大喊“老子是汉子,不是畜生。老子做鬼也饶不了你们这些小鬼子。”不一会就没了声息虽然是俘虏但是也死得壮烈


鬼子似乎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又拉来一个矮个子俘虏过来,扒下裤子。这家伙却是个软蛋,鬼子一举起刀,他立刻跪在地上,连呼饶命,翻译走过来说“你只要干了这个女的,皇军就饶了你的性命,放你回家。”


矮个子俘虏抬头看了看旁边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姑娘,只见她清秀的面庞因为痛苦和羞愧变的有些扭曲,双目紧闭,秀发蓬乱,嘴角已经被银牙咬出了鲜血,娇嫩的乳房在寒风中挺立着,和阴部已经被禽兽们摧残的血肉模糊了。这个女孩子现在已经成了任人摆布的羔羊。没有控制自己命运的能力了。


虽然是12月的天气但是矮个子俘虏脸上豆大的汗珠子往下直淌,他心里显然做的激烈的思想斗争,死还是活,当悲壮英雄还是当卑鄙的败类就在他一念之间。他将如何选择?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