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石油咽喉保卫战》三稿第二部

十批亢捣虚

547

新加坡事变爆发当日午后之时,中央军委西山指挥部大厅内,总参谋长反复对比地看着各处的敌我态势,陷入深深的思考。

情报显示,美军的K31系统将在2个小时后恢复。他们的K32系统可能原地启用。

我方正在准备对美军战略高能激光系统发动第四次人力攻击;

从新加坡各通讯端口输入的第二套计算机病毒“民主表决”,已先后突破美军设置的物理隔绝屏障,激烈攻击K31的几个主要地面站,几次攻了进去,又被美军恢复,而对阿尔波特山主发射站的攻击,却一次都没有成功,每每到达最后一道防线的关键时刻,就象是碰到了铜墙铁壁,再难前进一步;

即将以第三套计算机病毒“广播体操”攻击美军战略高能激光依赖的电网系统;

为了以热攻击拔掉针对我国的主要地面站—中绳地面站这颗钉子,在该方向上所有卫星都已损失、上海外岛超大功率雷达站被摧毁的情形下,已经派出2架高空电子机当中继制导,准备发射弹道导弹,轰掉中绳地面站。但是两架电战机上去后都失掉了联系。现已起飞第三架高空电子战机;

我军一艘俄制攻击潜艇已经接近对中绳发起攻击的位置,但是受到从中绳起飞反潜机的包围,处境严峻;

已经恢复了与空六师第61低空突击团的联系,指示该部在接受空中加油后派一个大队超低空突破封锁攻击中绳地面站,但是美远东空军第二攻击波的前锋机群先一步穿越我空中加油区间,第61低空突击团来不及加油,只能在远距离发射地效导弹攻击,发射完不管,团机群仍要返航;

我酒泉基地火箭诱饵群已经准备完毕,美军K31系统一旦恢复,就连续发射模拟洲际导弹的火箭诱饵,吸引美高能激光系统的火力;

总起来看,已尽最大努力用常规手段解决美国的战略高能激光系统,攻克这个系统,犹如辽沈战役的攻克锦州,一旦拿下来就全局皆活。但是,现实上并没有可靠的常规手段。

上海东方向:

我空军第二集团军主力在上海东150公里处遭遇美远东空军第二攻击波的远程导弹攻击,我军大量第三代战机和部分第二代战机装备了先进的R79远程空空导弹,空战的关键仍在于制电磁权,已命令派出尚未完工的电子战船队出海,这些电战船拥有大功率发电机和电战设备,可以发射出强大的压制电磁波,但是,由于来不及预先将这个电战船团的频谱特征输进我军战机和导弹,所以压制电磁波对双方都起作用,但是我军在毫米波以上波段占优,因此这种双向电磁压制仍然对我军有利;然而也必须估计到,仓促出海的电子战船团的防御能力尚未完善配套,是经不起美军反辐射导弹的攻击的;

一定要取得制电磁权的话,唯一可靠的战术手段就是动用核电磁战斗部的地空导弹,用核爆发电磁强辐射烧毁美军AIM250导弹群和战机上的电子装备,但是核领域的手段在战略上不能开启。美军的战术核武器仍然大幅领先我们;

看来空2军要在没有制电磁权的情况下作战,R79远程导弹攻击缺乏目标指引,对美隐身机群的攻击效果不会好,而美军的新型AIM250远程导弹对我军威胁很大。背后的上海,要求我军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采取掉头规避战术耗掉对方的远程导弹,因此远程导弹战的结果可能是一边倒的。我军数量优势不会起到决定的作用,空2军应该能够挡住美军的攻击,但会付出惨重的牺牲;

美军南线机群调头后,空军第三集团军的1个师已经转用加强东线,即将完成转场,与空2军的1个师,一起构成东线预备队;

总起来看,上海东空战结果不容乐观。

东线春潮油田方向:

日本空军主力的千架大机群来势汹汹,势必越过中国线甚至越过日本线。但是,他们应该不敢动真的。他们是在惺惺作态给美国人看,更是想吓唬我们,然后在谈判桌上得到想要的东西。这个方向不必投入空军主力部队,甚至东线预备队的2个师也不要动,此时不动,胜过迎击,那就是告诉小日本,你的把戏已被我们看穿了,你吓唬不了谁,我们不尿你。不理它,就在战略上打败了这个千架大机群。

北线:

日军精锐的第一航空联队穿越黄海直扑我渤海湾,意图压迫我京畿重地,逼我在春潮油田问题上就范。我空军第一集团军空一师已起飞迎战,北舰各部都已准备好,空一师的巨网是与地面站联网的,连接着旅大和威海的两大置地巨网,可以有效取得制电磁权,不会被美军的高能激光轻易摧毁,小鬼子的第一航空队恐怕有来无回;

作为对等回报,东北军区空军部队的两个师已经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同意,借道领空前出到日本海,航线直指京都-东京方向;

俄军远东空军仅进入2级战备,一个航母战斗群摆出架势要通过朝鲜海峡,但是仅受到日本一艘调查船的骚扰,就停止不前。看来,俄国人对远东的美日采取防御姿态,他的战略重心在西边,在远东这一点点仅有的姿态,也是为了应付我们,换取我们对他们在西线的支持;

韩国总统接到了我国总理的电话:我们保证按住北朝鲜、事后支持韩国最终控制竹岛、韩国并可以参与东海油气田大陆架分界线东边部分的共同开发,目前,韩国海空军已经转向对日戒备;有意思的是,驻韩美军与韩军一起转入了对日戒备;

所有各条战线打到现在的胜负都还是战术意义的,最后的胜负,取决于我们在主要方向上的战略突击。目前进展仍然正常,中岳岛号已逼近中绳,那个人即将降落登船。美日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我们的主攻方向。唯一令人有些担忧的是,中岳岛的一条辅舰――台湾号战列舰在昨日凌晨脱开与中岳岛主舰的铰接后一路向东,夜航从种子岛东转向北北东,今晨在浓雾间隙中曾现身依豆岛南,此后位置不明,无线电静默切断了一切联系。如果他不改变航向,将直入东京湾。他这是要干什么?总参*局截获的情报表明午前日本方面曾严厉质问台湾军方,但在基垄外海与日本“接侨船队”阻截僵持了2个小时的台湾海巡署巡防艇队突然让路之后,日方似乎不再追究台湾号的动向。已要求有关各方全力查明事情真相。

西线:

中央今早批准的西线突击战略决策是非常果断的,这是军委三号预案与中岳岛计划的主要不同点之一,可以与当年的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相媲美。美军的全球兵力正在迅速向远东集中。你制我的石油咽喉马六甲海峡,我就制你的石油咽喉波斯湾,应邀出兵伊朗!重大现实利益的逼迫,我军在远东的初战得手和继续苦战,如果即将展开的东线主要突击能够一击成功,就将展现出一个历史性的机会,将使得酝酿已久国际反霸权主义统一战线在几个小时内付诸行动。刚明确成立的西线前指经过1周来紧张隐蔽的调动准备,已把西方军区各部所有的3个陆航团、1个特种兵大队、1个伞兵旅、1个空运装甲团、1个电子战大队、一个合成后勤、,空军第6集团军的5个精锐飞行团,编组成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经巴方同意借道巴控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领空,3000公里蛙跳,

此一去,围魏救赵批亢捣虚,定会打破美军的全球部署,在中东石油中心打下钉子,建立不世伟业!

美国人的实力再强大,也不能改变地球的地理结构。美国要拿中东石油,隔着海洋,我们和中东却都在欧亚大陆上,我们可以用输油管,美国人却要靠制海权。地球就是这样子了,我们在战略打击之后展开的西线突击,就是要联合国际反霸权力量,建立对大家都有利的和平发展新秩序。对中国的西线能源战略来说,就是要建立一条经伊朗――阿富汗的输油管获取中东中亚石油,这条输油管处于我们陆军空军武力的保障之下高度可靠,输送成本也比海运路线的低,那时,马六甲海峡和前面的印度洋都不再成为我们的石油咽喉。

俄国、法国、德国各一个快速反应旅已经准备待发,他们将经临时同意借道一些国家的领空直扑伊朗。从此建立欧洲人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石油命脉保障。国际石油安全部队此时出手重击,狠狠打在美国人的中东心脏地区,必将打垮美国苦心经营半个世纪的中东霸主地位。

美国的不对称战略力量无疑是他们的洲际高能激光。初次使用的结果表明,所有现行常规武器,包括核武器――与战略高能激光相比,核武器也是常规武器——都无法匹敌。一旦恢复使用,美国会重建战略上的不对称军事优势,那种态势下,我们的政治、军事、外交各条战线积累的资本和成果都会被严重削弱,朋友会转为中立,中间力量会转到对立面去。美国的战略高能激光武器的唯一弱点在于数量。他们发动的这场扼制咽喉是等不及了,生怕我们强大起来他再也扼制不住,那么他自己也就来不及建立足够的数量。没有足够的数量,就会被中岳岛以数量胜质量以简单胜复杂以廉价胜昂贵的不对称打击所打破。

日本的潜在战略力量是他的核武器。日本已经有足够的潜基、陆基和空基的运载打击能力,只要拿出核武器,就能够建立与美国对等的战略威慑地位,站在这个地位上,日本右翼势力幻想夺取东海油田、登陆台湾建立军事基地、拿下南海油田、保障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航线、对俄罗斯讨取北方四岛和拿到西伯利亚石油,建立起掌握在他自己手里的能源保障体系。日军现在对我们大张旗鼓的军事进逼不过是做做样子,它不久就会来一个战略掉头,矛头将直指美国人,并且,很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宣布拥有核武器,甚至突然使用核武器。日本的战略弱点有多处,最重要的一处就是我们即将收复的中绳。今天,抗日不如联日,联日不如制日,制日才能联日。

我们的不对称战略打击力量有两个,也即将拿出来了。一个是中岳岛号的新概念军事打击力量,一个是总理亲自领导的金融战略打击。两个战略力量的弱点都是未经实验从无先例。中岳岛号的新概念战略武器未经实验,实际上尚未成军,仓促上阵,打击效果不得而知,却又绝不容失手。所以国防部长对总书记说现在动用中岳岛是“铤而走险,殊死一博”。总理领导的金融战略打击,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先例。以往大国之间的战争,经济战略打击都是最后解决战争的手段,那无一例外都是大规模轰炸,炸毁对方的全部工厂、城市和经济潜力。我们现在无法对美日做到这一点,也不能做到那样,否则纳入全球化分工下的中国经济也就完了。但是仍然要取得同样的经济战略打击的效果,让美国不得不退出战争。这是前人从未做过的事,胜负都带有决定全局的性质,结果尚未可预知。

但是,如果不做这些,就必须再退一步。在美日提前发起的扼制咽喉进逼之下,必须理智地承认,战术上我们纵然可有一时的局部的胜利,但在保障和平崛起的战略要求上,我们将遭受失败。

值此美日突然发难遏制咽喉的非常时刻,我们必须敢于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突然发动,全力以赴,批亢捣虚,挽狂澜于即倒,战略转折的希望就在这里。

548

中国西藏自治区葛尔,西线前指参谋部气象中心。

再有2个小时,大部队就要起飞出发了,大校气象中心主任却面临着一个艰难抉择:是否要报告前指参谋部暂时停止大军的行动?

临时成立的气象中心是由来自两方面的人马组成的,一方面是西藏军区参谋部气象局,另一路是几个小时前抵达这里的空军第六集团军气象作战小组。两路人马路数不同,气象局的人都是在西藏军区各气象站干了二、三十年的老气象,掌握第一手资料,积累的数据和经验都极其丰富,一个个都被青藏高原的丰富日照晒得皮肤黝黑,不少人脸上还褶子纵横像似老头,而且气象中心就是借了西藏军区葛尔气象总站的宝地建立的。空六军气象战小组却是一帮年轻气盛的高材生,成年蹲在屋子里玩仪器玩电脑,皮肤白皙,除了唯一一位上尉女军官没戴眼镜外,其余个个架着眼镜,有一位的眼镜还是法国巴黎的LANCEL名牌,值多少钱,大校也看不出来,反正肯定属于超标配备就是了。那女上尉长得蛮漂亮的,近看才发现,原来也是戴着隐形眼镜的。

大校主任却不属于这两路人马的任何一路。大校原来是西藏自治区气象局的总师,在国内高原气象界绝对是扳3个手指就能数到的人物。气象权威可不是盖的,此行业特点犹如中国足球队的教练,水平如何是大众关注下立马可以检验的,那叫一翻两瞪眼。不过几十年的预测宝锺翻下来,总师瞪眼的时候还是很少,所以就成为硬碰硬的3号权威。

本来,总师上个月刚办完退休手续,准备安渡晚年了。可是就在今天早晨,一队大兵跑到总师家里,不由分说把总师架起来就走,请到了西指总部,上将司令员见面只讲了这是北京的命令,多了废话没有,一纸委任命令一塞,手一挥,一位中尉就抱来一套军服,帮着手忙脚乱的总师穿戴起来,旁边副参谋长抓紧时间交待任务。穿戴完毕,总师从洗手间镜子里发现自己变成了大校。

随后,大校接手了自己的地盘——西藏军区葛尔气象总站,条件还好,可是手下这临时凑起来的两路人马却太难调理了,一路是老头队,一路是少爷帮。

少爷帮遇上老头队,两边人马路数完全不对,客客气气打过招呼,两边就各干各的了。老头队是埋首于一大堆气象数据、图表的纸资料里,小计算机也有一台,时不时用高级语言跑计算程式,更多时候是当打字机用。少爷帮则完全不同,头1个钟头就是把他们从运输直升机上搬下来的设备仪器里里外外架弄起来,然后一帮人跑回屋子里聚精会神地在各自的计算机前干活,名牌眼镜半天敲几个键,漂亮女上尉却是双手十指在键盘上翻飞,但是谁都懒得说话。两路人马,似乎都当对方不存在似的。

良久,少爷帮的人不约而同都停下了手里的活,那个名牌眼镜抬起头来,对着大校说了一句:“头儿,告诉中央军委改变作战计划。”

大校吓得身子一震,虽然是刚刚当兵,可也明白这话的口气只能是总书记的。“你说什么?”大校发问了。

“坎大哈3号冷空气即将过去,随后90%概率将出现一个沙尘暴。”名牌眼镜说。

大校把目光转过去看女上尉,她是“少爷帮”的副组长。女上尉美丽的大眼睛目光坚定自信,轻轻点了点头。

大校转过身去看老头队的队长,队长面色平静,说:“最后分析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按经验判断,很可能是的。”

两路人马互不搭话,可老头队支持少爷帮的结论。

大校自己已经离开位置2个礼拜了,刚才只是初步看了些资料,领导经验告诉他,在现在这个位置上首先不是亲自干活,而是组织人干活,还要提出指导、作出判断。然而,丰富的经验已经使他有了某种职业直觉,这个直觉也告诉他:是的。

“那么,你是建议暂时推迟行动了?”大校再次问名牌眼镜。

少爷帮这次回答就认真多了。名牌眼镜和女上尉一起站起身来,面对大校立正敬礼,然后名牌眼镜大声说:“报告首长,我们建议提前行动,抢在沙尘暴前面穿越克什米尔地区,然后改变行动路线进入阿富汗,利用

那里能见度不到3公里的浮尘天气,屏蔽美军的战略高能激光攻击!”

大校大吃一惊。

这时,身后传来“老头队”队长沉稳的声音:“我们预计,沙尘暴在90分钟内就会形成,提前起飞应该来不及,要暂停行动。”

.

549

放下气象中心主任的电话,西线前指副参谋长立即赶到气象中心,详细听取了大校主持的少爷帮和老头队的报告,又问了几个重要问题,心中就隐约形成了一个新方案。副参谋长临出门前告诉大校:马上准备一个气象战小组,带上设备仪器,装到那架大型直升机上去,随军行动,“我看,那个戴高级眼镜的可以具体负责这件事”。

副参谋长立即到参谋长那里谈了气象中心的意见和自己的想法。

参谋长立即向前指司令员报告,并指示联系巴基斯坦军方核实气象资料,也通过地方气象局联系中方援建的阿富汗中心气象台,核实沙尘暴的几个资料数据。

15分钟后,各方核实无误。司令员抄起了直通北京的电话请示变更作战部署。最后还加上一句:“我的指挥位置就在气象战直升机上。

550

北京,中央军委西山指挥部。

总参谋长向总书记报告了西线作战部署变更,请求批准进入阿富汗。

总书记的回答简明扼要:“先过境,再打路条”。

551

30分钟后,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先遣团出发,绕过沙尘暴的风头,从克什米尔北部直接进入阿富汗,随即消失在天地一片昏黄的茫茫浮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