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528

冲击波传来的那一刹那,舰长下意识地抓住潜望镜把手,随即意识到自己想干什么,通讯――潜艇的生命线!必须在蓝绿激光气球被打掉前先用潜对空导弹打掉敌激光直升机!指挥舱一霎时的混乱之中,舰长高喊:“发射全部潜对空导弹,打那架直升机!”

就像抢占制高点,谁先敌一步占领,就能压住对方。如果几发导弹在电子吊篮的制导下集中攻击直升机,低速的直升机肯定逃不掉,而化学激光器在10秒钟内最多打下两发导弹,它也很难再兼顾打击气球;如果直升机先打下气球,由于直升机本身红外特征低导弹只能依靠电磁波制导,在水面舰队掌握制电磁权的情形下导弹很可能被干扰偏离乱飞,激光直升机就有时间一发发地将潜艇最后的这几发对空导弹击落。

化学激光直升机在,潜舰就不能跃出海面,不能跃出,顶到最后是顶不住美军主被动声纳交替变换的鱼雷群模糊猎杀的,除非此时还有我军另外一艘潜舰在附近,只要有一艘就够,克来星敦战斗群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无法招架另外一个方向的潜舰攻击了。

可是没有另外的中国潜艇了。除96级潜舰外,我军其它级别的潜艇要突破美军精心布置的南海封锁链并不容易。平时你可以通过,但是可能是已被发现,标在对方的海图上,你可能知道被对方发现了,也可能不知道,对方不会攻击你。打起仗来,情形就不一样了,发现就会被击沉。美国和苏联玩这个游戏已经玩了30多年了。

永兴岛前指对付克来星敦战斗群有一个战术方案,就是用2艘老式潜艇大张旗鼓地冲击南威岛封锁链,由我海航一个中队的J11在太平岛基地掩护下为这个佯动潜艇编队提供空中掩护,以佯动空潜攻击吸引美军的区域反潜主力,而以2艘新型俄制潜艇隐蔽通过双子礁封锁链设伏,静候克来星敦特混群通过时发动突然袭击。

但是,克来星敦战斗群突然经格达根角南下穿越激流险滩密布的格达根角2号水道抢到了时间,我军如果调整部署,让潜艇编队追,是追不上的,绕道去截更来不及。

克来星敦战斗群穿越格达根角2号水道的空前冒险举动使我军原部署落空,剩下的选择只能是使用96级潜舰或动用中岳岛主炮的战略打击力量。

96级潜舰与克来星敦号战斗群的对抗,代表了中美双方潜艇攻击与航母战斗群反潜力量的最高水准的对抗,一动上手,双方都打出对方所不知道的底牌,拼到现在,双方都负了重伤,都用出最后的力量,走到一博定生死的决定关头。

529

最后的3发潜对空导弹以最小时间间隔射出。并没有心存侥幸,96级潜舰先行动力上浮,压舱水从向下矢量水管以高压喷出,为潜舰提供了超越常规的升力。

第一发导弹钻出水面不久就被击落,

第二发导弹紧接着升出海面,导弹升出海面时速度最低,是激光攻击的最佳时机,可惜这架直升机的化学激光器也需要一个5秒钟的恢复期,第二发导弹直扑直升机而去,

导弹距离6200米,直升机化学激光器恢复,却置导弹于不顾,转移火力打击气球电子吊篮,气球吊篮的速度实在低,2秒钟稳定的激光照射使吊篮冒出青烟,

导弹距离直升机1800米时,直升机化学激光恢复,此时吊篮正拖着一股黑烟坠向海面,导弹失去指引在强大电磁干扰下方向偏移,未能跟上直升机G数不大的机动动作,从50米距离处滑了过去,直升机并未射击,因为此时导弹虽近,但是激光跟瞄系统偏转角速度过大,只要收敛在导弹身上的时间少于1秒钟,就无法击落这枚导弹,那么在下一次能量恢复前的时间,就够导弹掉过头来击毁直升机,

导弹绕过一个圈子重新调过头来,

调头的一瞬,导弹的侧面完全暴露,所需激光跟瞄系统偏转角速度很低——

一道看不见的光线划过,导弹似乎一抖,前冲不足100米,凌空爆炸!

第三发导弹接近直升机到不足3000米,

直升机不等激光恢复,先行人工操作跟瞄系统偏转过来,

强大的看不见的干扰电磁场弥漫在空中,但是导弹这次居然丝毫不受影响,像一只利箭直冲直升机!

直升机大惊!

约8000米远处,96级潜舰的合成电子潜望镜稳稳地升出海面。一束看不见的制导激光射出,稳稳地在直升机上保持了一个芝麻大的光斑,

导弹距离2000米!

600米!

直升机激光恢复,自动跟瞄系统调整、收敛振荡!

轰!

最后一架直升机和最后一发潜对空导弹一起化作了火球。

530

已经知道舰尾电机舱发生的事情。舰长铁青的脸看不出任何感情波澜。命令:

全速下潜!

声纳显示屏上,22枚远程自导鱼雷已冲近潜舰到15千米。

96级潜舰背部喷出高达百米的水柱,像是一头巨鲸。从腹部矢量水管急速吸取海水为潜舰提供了超越常规的下潜动力,保持30节水平航速分量的潜舰急速下潜,

深度450米!

泪水模糊的总师低声地提醒舰长:“尾桨不动会造成额外的水紊流噪声,潜艇的30节噪声级不会低于80分贝”。这是提醒舰长:突然增加的噪声下,使用原来的规范战术是躲不过鱼雷的。

舰长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是礼貌性的点头。

尾追的反潜导弹在行程末端受到首发导弹近炸引信引爆的强大冲击,沉入了海底。潜舰以30节水平速度与50节的鱼雷群对开,6分钟后将与鱼雷群相遇,潜艇噪声已经升高,无法躲避被动声纳的远距捕捉,无法远距规避,那么鱼雷冲近后就要靠高速逃跑,但此刻状况下单独电桨推进最高速度不会高于48节也就跑不过鱼雷,碳纤维反鱼雷鱼雷只剩最后一枚,也挡不住22发的鱼雷群,

总师因此认为96级潜舰现在的理性战术,是立即掉头加速,计算鱼雷群与克来星敦战斗群的距离、96级潜舰与鱼雷群15千米的距离和双方的速度差,即使加上鱼雷最后的火箭助推冲刺――即便它们仍是马克80的话,潜舰也能把鱼雷群耗到最大行程,鱼雷沉没后,潜舰仍然可以调转航向,对缺少反潜武器的克来星敦战斗群发出最后的攻击!

舰长是怎么想的呢?会不会是被悲愤冲昏了头脑?

指挥舱内,副舰长已去后面指挥抢修,政委也去了后面,航海长、轮机长等都去了各个损管位置,只有一名少校侦通参谋和6位操作军官在这里,总师感到不说话不行了。

舰长从牙缝里挤出了一道命令:

“主动声纳播送《保卫黄河》!”

531

若雅尔港号巡洋舰的位置在克来星敦号航空母舰的东南方10千米,南、西、东方向品字形摆开3条护卫舰,现在成为克来星敦号的主要水面防御编队。

司令官看到化学激光直升机被击落就下达了调头逃跑的命令,心里打的主意却并不是逃跑。

3艘潜舰――包括一艘最先进的海浪三型的,跟在22枚鱼雷群的后面向南潜行,速度15节,因此噪音很低,他们与水面编队背道而驰。那个老对手――此刻应该负伤了,在发现我的鱼雷群之后,有两个选择:一是跃出海面从空中越过那群鱼雷,二是调头逃跑耗尽那群鱼雷后再返身追赶,

关键在于那一声水传爆炸声。对声纳记录信号的计算机分析表明那是我方反潜导弹的爆炸,爆炸后紧接着有尖锐的金属划擦声和进水声,可惜只有11秒钟进水声就消失了。已经把那段信号发回国土安全部声学分析室做分析,结果应该发回来了。接到分析结果,我就知道你受到什么样的损害,就此可以制订针对你的战术。

可是直到现在,声学分析报告还没有收到,声学室那一票人都死光了吗?!

司令官登上若雅尔港号巡洋舰下达完一系列命令后才看到华盛顿那道令人震惊的命令。全世界都被震动了,相信现在的陆地世界已人声鼎沸。命令让司令官心中巨震之处还不在于它通报的情况,而在于末尾的暗示。明文部分已说明美中之间刚达成的东西,可是暗示部分仍要他把对面这艘显然是中国人的潜舰当做日本春汛级潜舰来打。一旦成功,仍可南下挽回“遏制咽喉”。这是美国在东亚地区夺回战略胜利的最后机会。如果不行,就与中方永兴岛明电沟通后求得安全撤退。

局面看上去是明瞭的:克来星敦受到重创失去作战能力,舰载机也失去了,水面舰艇半数沉没,这样的情形只能说航母战斗群已经失败。但是司令官坚持不撤退,不真的撤退,他坚信能够消灭对方潜舰,趁它身负重伤的时候。此后一个巡洋舰编队南下到达新加坡也仍可完成遏制咽喉,反败为胜。

尽管还没接到权威的声学分析报告,从本舰队自己的计算机分析也可以大致判断:那条凶恶的猛兽受伤了,他进水了。他一定要依靠极高的初速度才能跃出海面转入掠海飞行,现代科学技术即使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必定是全力以赴的最大能力,象是一部机器开到了极限,这种最佳状态,只要受一点伤就很有可能被破坏掉,何况是壳体被击穿进水的重伤。十之八九,这位老朋友是飞不起来了。

那么,你就必须使用调头逃跑的战术,耗尽鱼雷群的行程后返身追击,追到你的火箭推进鱼雷的最大射程就可以再次对我攻击了。

可是这时候,你就会发现落入了我的潜舰编队埋伏下的大网里,三对一的潜对潜设伏攻击,你无法再逃脱了吧。此后本战斗群仍将开往新加坡,扭转那里的败局。

你我都已流出大量鲜血,此时都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现在就比赛一下谁能坚持下去。水面舰队一定可以打赢水下的,你飞不起来就仍然是水下的。何况你只有一艘。再坚持一下,请不要中途退场让我找不到你。谁能笑到最后,谁就笑得最好!

司令官的思考被发现火箭推进鱼雷的警报打断,3枚火箭掠海疾飞,.接近南方正面护卫舰到3000米距离后入海,凄厉的警报声响澈了若雅尔港巡洋舰编队。

532

96级潜舰所有的火箭首推鱼雷、反舰导弹和对空导弹都已打光,此刻潜深接近700米深的海底,关机,坐底,射出最后一发初段线导声诱饵鱼雷,迎着潜深已达650米的马克80鱼雷群冲去,距离已近到3650米。

诱饵鱼雷播送着钢琴曲《保卫黄河》。

22枚鱼雷听到了《保卫黄河》。这是这艘目标潜舰迄今唯一留下的明显的特征声纹。发射时,若雅尔港巡洋舰的鱼雷火控官认为将这样一首中国人的钢琴曲作为目标声纹输入鱼雷是荒唐的。可是今天发生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事情,这只是其中一件。上级命令将这首钢琴曲输入鱼雷计算机,这在鱼雷作战史上一定是第一次。

不管怎么样,第一,目标只发出过这个有规律的声音,这是他留给外界的唯一声特征,要找他的声音的话,这就是他的声音,每逢危急时刻他就发出这个声音;第二,这个声纹输入鱼雷计算机作为比对声资料,降低它的权数,还是正确的。不管以前为什么那个目标会发出这个声音,反正不能排除以后他在危急时还发出这个声音。

鱼雷火控官以逻辑思维说服自己,执行了这个荒唐的命令。

533

96级舰长在打赌。他赌美军的周期转换主被动声纳搜索的第一个周期是被动声纳搜索。

这群鱼雷一直开启被动声纳搜索,因为火控官们知道我舰的噪声级很低,刚才我们一有机会就播放《保卫黄河》,他们除此之外找不到我们的声特征,只好先把这段声音嘹亮的钢琴曲作为声目标,隔着很远距离就听到了,听到了就知道我舰的大致位置,寻着这个声音找来,走过这几十千米的远路,等到离得足够近了,再突然转换到主动声纳搜索,照一照这个声源,究竟是潜舰呢,还是一枚声诱饵。所以,鱼雷群接敌的第一周期是被动声纳搜索。

舰长赌对了。

线导诱饵鱼雷接近鱼雷群到3650米距离时,突然陡直地向上冲去,

舰长从上次两群48枚反潜导弹都是均匀散布1200平方千米,判断美军主动声纳的必杀有效距离在3000米左右,随后这个判断被实战证实,现在,舰长再赌这群鱼雷的被动声纳要接近到3000米左右才会转换主动声纳“照一照”,太远,照不到,太近,搜索范围过小,目标可能溜掉。

舰长又赌对了。

鱼雷群在距声目标约3600米距离时,发现目标陡直上冲,鱼雷群随即向上猛转紧追不舍,追到3000米距离时,转换到主动声纳,可是方向瓣斜向朝上,什么也没有照到,计算机只得按照原被动声纳指示的目标方向继续搜索,因为低权数与1的乘积也大于高权数与零的乘积。

计算机是正确的,但是人是错误的。主动声纳搜索了1分钟,一无所得,鱼雷再次转换为被动声纳,这次惊喜地发现,那人正在,前方1000米,灯火阑珊处。

鱼雷群从头顶上掠过。

96级潜舰从海底拔地而起,以45度角和最大加速度越过急速远去的鱼雷群尾后,冲向海面。

534

美国海军一共有3艘最新型的海浪三型潜舰,2艘投入了南中国海。

第二艘海浪三潜舰的舰长是个经验丰富的资深海军军官。他没有苦等国土安全部声学分析室的报告,而是把那段声纳录音一遍遍放来听,用耳朵听,自己调整子频带增益/衰减器,象是一个老式的DJ调音师。

听到第13遍,舰长的直觉渐渐浮现——追尾反潜导弹近炸,冲击波弯曲了螺旋桨桨叶,弯曲的桨叶与壳体有了刮擦,刮擦力矩使得桨主轴折断,然后螺旋桨因为什么原因不转了。冲击波肯定击穿了潜舰舰尾壳体,于是舰尾舱室――应该是电机舱――进水,随后进水停止,应该是他们关闭了水密门。

那么,他们现在冲向海面,是想干什么?

现在轮到自己上场与这个无敌的骑士决战了。

舰长听到了司令官那句“80年代我们也研究过,那个,那个内部空间问题很多”的话,听到后立即命令向全体成员传达,那是一句心理战的重磅炸弹,一下子就驱远了全体人员的心理恶魔,如果再晚讲一会,说不定舰队的士气就会崩溃。美国士兵就是这样,舰长非常了解。一次去超市买4节电池,银台计算机坏了,售货员,那个二十岁上下的大男孩,拿起计算器,用“0.99+0.99+0.99+0.99”加了四次,然后让上校付3.96美元。但是这不妨碍他是个打电子游戏的高手,如果玩潜舰作战电子游戏的话,舰长这位海军公认名列第二的舰长很可能打不过那位大男孩。这一代青年人迷信电脑、依赖电脑,逐渐成为机器的精神附庸。所以,他们对从没见过想过的新武器很害怕,但是你如果告诉他们这是美国早就研究过不研究的了,他们立即就会释然,轻松起来。美国研究过不要的东西么,就像偶丢在车库里的那台过时的旧电脑。是的,司令官是心理战的高手。然而舰长明白,美国不仅没有研究过这种潜舰,大概连想也没想过。

毫无疑问,武器一定会不断进步,进步是累积,累积到一定程度,某个天才人物会引爆出一场革命。武器的进步曲线,应该是渐进――跳跃――渐进――再跳跃形式的由一段段平滑曲线和一个个阶跃函数组成的分段连续函数。问题在于,对方的思路不要超越我们在研的思路,对方正在研制什么,我们一定要知道。今天,这两个条件同时被打破了,给舰队人员的心理震撼是巨大的。

穿越格达根角2号水道,激流险滩之中,大家都没太在意。注意力全在于那艘凶恶的潜舰,那艘恶魔,他似乎是无敌的,他粉碎了小鹰号和里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一路以极高速度北进,谁也找不到他,然后突然浮出水面现身,以一种傲慢的睥睨天下的气概停在海面上,还升起了一个战旗般的气球,召唤后面的蓝绿激光反潜直升机组、东侧的P3反潜机组和正面的三艘潜舰――其中一艘是本舰的姊妹舰――对他进行空潜联合攻击,而他,只做了一次傲慢的出手,就粉碎了这次代表美国最高技术成就的空潜联合攻击!

这个战例表明,他是在没有必要浮出海面现身的情况下,冒着潜舰作战的大忌浮出海面现身。这毫无必要。现代潜舰作战常是一招定生死的搏斗,没有毫无必要还要去做的事情。那么,他是想干什么?

他是在附加心理作战。双方跨越数千千米距离迎头开进奔赴决斗,一路上,劣势的一方会积累越来越大的心理压力,这个压力可能导致决斗时的动作失常。对方竟然把我们――美国海军一个加强的航母战斗群――看成是弱势的一方,这是一种刻骨的傲慢,一种压倒一切的霸气。可是,接连两次所向无敌的战斗,证明了对方只是傲慢,而不是狂妄。

真的所向无敌吗?现在轮到了我们。特混群全体实际上都在高度紧张中等待。

我们仍然挡不住他。一开始,他就傲慢地升起了那个臭名昭著的气球,告诉我们:他在那里。这种面对航母舰载机群,还远在300多千米就故意暴露的做法,完全违背潜舰作战最基本的隐蔽原则。潜舰自从被设计出来的那一天起,就是为了隐蔽而生的。不隐蔽,还要潜舰干什么,你用轰炸机好了。可他就是彻底打破了潜舰作战的隐蔽原则,除了第一次卑鄙地隐蔽偷袭以外,此后每逢决战必先暴露,这是刻骨的傲慢,这是目中无人压倒一切的霸气。升起气球超出了潜舰通讯的需要,所以是心理战,强大的心理战。然后是我们几乎所有的反潜导弹发射了过去,所有的反潜机飞了过去,应该承认,那已经是他心理战取得的战果了,没有必要把所有的东西一下子都打出去,那是长时间积累的心理压力造成的恐慌,一旦发现敌人,就把所有的武器扔了过去。但是,仍然没有结果。他完蛋了吗?舰队全体官兵都在屏息以待啊!

然后就是最沉重的心理打击。那个恶魔,打不死的恶魔,他,他没有死,他从更近的距离以完全显露的方式现身了!

整整一艘巡洋舰大小的东西从海底钻了出来,在海面上飞了起来,冲了过来!

那一霎时,全舰队官兵的心理防线都要崩溃了。

那一霎时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最接近的描述就是白日遇见了魔鬼。

潜舰内最先反应过来的竟是随舰牧师,牧师急急走过来低声说,那是魔鬼的幻觉,要不要向孩子们说明那是魔鬼的幻觉?

当然不能那么说。什么幻觉,那是计算机显示的,计算机会有幻觉吗?回去就换一个牧师,如果还回得去的话。海军作战靠得是科学,不是上帝,上帝不能事事都亲自动手,不然美国还研究那么多的武器系统干什么。而舰长内心深处隐隐觉得,如果上帝真要出手管一管的话,也未必都是帮着美国的。舰长读过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那位大诗人在严冬寒冷刺骨的彼得堡的清晨,在街旁大厦花岗岩的墙根下,看到一个衣衫单薄的小女孩,小女孩冻死了,全身僵硬如冰雪,可是手里,举着一束未燃烬的火柴。小女孩在即将冻死的时候,划燃了火柴取暖,那时她的愿望一定在幻觉中被满足了。舰长自己也有一个小女儿,每次读这段童话,都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觉得那是一首灵魂的忏悔诗。

舰长出身于美国东部一个小镇上的贫苦家庭。儿时,父亲给他讲,1930年代大萧条时,2万5千人报名抢一个摘苹果的工作,千百个家庭付不起房租了,被赶到街道上去住,小镇上古老的铺路木块都被起出来当柴烧取暖。后来,美国的资本家们为了保持价格,把数千卡车的苹果倒进大海,太多的牛奶倒进了河流,以至那些河流都变成乳白色。而贫民窟的阴暗角落里,营养不良的母亲面黄肌瘦,没有奶吃的婴儿在一声声嘶哑地哭啼。

舰长的青少年时代,成为风行全球的毛主义的一员,美国的红卫兵运动也在展开,许多青年人,穷人家的孩子和富家子弟都投身了进去,那时,舰长很理解《共产党宣言》里的那句名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勤奋的舰长成为海军军官学校里的高材生,最初接触中国概念,是美军推行的“学雷锋”运动。

12年前,舰长随一艘驱逐舰访问中国一个海港城市。舰长一定要到中国城市的街道上自己走走,中方考虑再三,同意了,但是派了人“陪同”。走在便道上,迎面走来一队小学生,背着书包,提着饭盒,每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沉甸甸地放着一块黑糊糊的东西。舰长看见陪同人员有点紧张,但是舰长很好奇,孩子们提的那东西是什么?走过去拿出来看,是一块有着许多空眼的圆柱状的煤,象是古老的斯提林机枪的一段枪管,小学生告诉他,这叫“蜂窝煤”,中方翻译人员努力使他明白这个单词的意思。小学经费不足,中午给学生蒸他们带来的饭菜的煤火费没有,就让每个带饭的小学生再带一块蜂窝煤来上学。舰长掏出了身上携带的所有美元交给那些小学生,请他们带给学校,可是每个小学生都摇手不要,笑容自然憨厚,对他这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充满好奇。不期而遇,这不是中国政府故意教的。这是中国人民的本性。

从那次起,舰长一直关心中国经济的进步发展,看到中国经济突飞猛进,即使这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取得的,舰长不理解,但还是为之高兴。

从那艘潜舰飞出水面的那一刻起,舰长就明白了这是中国人的最新式武器。不是日本的春汛级,美国只可能不了解春汛级的细节,但不可能对日本潜舰的划时代进步一无所知。于是那艘潜舰在舰长眼里,从恶魔化为了骑士。

舰长对为什么要和中国人打仗不理解。军队里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国人民勤劳善良,正在全力以赴建设自己的幸福生活,中国那部《上甘岭》电影里的插曲说: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美国应该和这样伟大的人民成为朋友,而不是扮演豺狼。中国海军还没有航空母舰,还没有走进深蓝。中国对美国没有任何威胁,他们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想和任何人打仗。美国为什么非要使用武力维持台湾的事实独立?美国为什么要扼制中国人的石油咽喉?美国军队为何而战?

上次的阿富汗战争,有议员质疑说,军方是怎么指挥的,让一枚200万美元的巡航导弹炸一顶破旧的羊皮帐篷?国防部长傲慢地回答说:200万的巡航导弹炸一顶帐篷,美国也炸得起。美国用一半导弹,就能炸掉他们全部的帐篷!当场就有些议员起立鼓掌,也有些议员摇头叹息。

是啊,美国非常的富裕,非常的强大,但是舰长不理解,炸得起就炸吗?为什么炸它?那顶破帐篷,就是阿富汗一家人遮风避雨的家啊!

舰长开始理解那些中东贫穷地区的人肉炸弹,也开始理解美国为什么不能打赢韩战,为什么中国的志愿军技术装备那么落后,在美军飞机大炮的轰炸下尸横遍野,仍然冲锋不已。

今天是第一次和中国人作战。战斗群在付出惨重代价后终于得到有利的态势,司令官最后的设伏布置巧妙,中国潜舰已进入我们三艘潜舰的伏击圈。海军常识说明任何水下潜行物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逃脱。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且,拦不住中国人的这艘潜舰,他就会一直追上克来星敦号,把战斗群的每一艘舰艇通通打沉。为了战场生存不得不战,这就是上了战场的士兵的悲哀。

舰长按下了发射鱼雷的人机互动按钮。虽然按钮的手指稍稍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