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九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519-5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519


距离克来星敦号90千米,96级潜舰再次浮出海面开启射水发动机高速奔驰5分钟,又射出了两枚地效反舰导弹,

反舰导弹先是爬升到1000米距离,象是炫耀一下,然后慢慢降低高度,直至贴近海面到地效高度,一边随机机动,一边缓慢前飞,

剩余在空的舰载机,包括从南北两端返航但无家可归的2个中队大黄蜂都悲愤地呼啸着扑了过来,

十几枚反潜导弹,也是最后的反潜导弹,从若雅尔港号导弹巡洋舰(CG69)和几艘护卫舰上升起。


520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96级潜舰自知唯一弱点还是内部空间不大够。克来星敦战斗群的司令官蒙对了,那个弱点,就是内部空间问题。舰长一有机会就让水兵到甲板上去放风,看来内部空间实在够拥挤的。对比美国的海浪三型,有一座核反应堆,一座蒸气轮机,有塔结构,排水量约8000吨水面,载军官13人士兵121人,可载50枚战斧巡航导弹和MK80鱼雷,或100枚水雷。96级潜舰的排水量是有六千多吨,不算小了,使用双层壳体,也没有什么,增加的一套电桨驱动系统也没有占去很大空间,电桨没有传动系,从电池到电极只有电流流动,并且用燃料电池代替了核反应堆,超导磁场的常低温装置是几个系统共用的,这些都是节省空间的因素,另一方面,从主轴线纵贯过去的主推进水管本身占用空间不大,却使许多系统不好布置;此外第二栖滑水飞行系统的直燃射水推进水管组占了一点空间。相比之下,96级还是比海浪三节省了空间,乘员又少了三十多人,节约出的空间可以增加数十发弹药储备。综合比较,96级的载弹量大致与海狼三相当并略多。

剩余弹药不多了,眼下面对的问题成为克来星敦战斗群的战斗能力还剩下多少、分布在哪些平台上。

现在明白了。

潜对空导弹没有继续发射。剩下在空的舰载机飞回去是无法降落的,克来星敦号的航空甲板当然仍能使用,但是飞机着舰所需的电子装置现在应该用不成了,绊索装置什么的应该也被刚才的空气燃料爆炸吹坏,舰载机们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在东马找个附近的陆基飞机场着陆,那样他们休整一下还可以飞回来继续和本舰纠缠,总有飞机和潜舰没完没了死皮赖脸地纠缠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所以就攻敌之必救,射出2枚地效反舰导弹——你们都看见它刚才的威力了,2枚地效导弹如果直达战斗群就意味着航母的沉没,那么舰载机们就快来报效一下,两发大威力反舰导弹召唤着剩余在空的舰载机消耗完它们最后的航程,高速喷气机打低速掠海飞行物其实是很困难的事,一般的反导导弹的雷达会失效,而螺旋桨驱动的地效航行段的导弹没有红外特征可供反导导弹的红外制导头追踪,所以高速战机只得一趟趟地陪着导弹玩俯冲――机炮射击――拉起兜回来――再次俯冲的游戏,即使最后能够打掉这2枚地效导弹,舰载机飞行员们也就剩下弃机跳伞一个选项了。

也就是说,发射那两枚地效反舰导弹,就击落了天空中所有剩下的舰载机。

.

521


96级潜舰浮出水面,招惹来了克来星敦号战斗群最后的十几枚反潜导弹。

潜舰再次沉入海面。十几枚反潜导弹无法造成有效的模糊猎杀,就是说,数量太少的导弹群无法“罩住”潜艇,也就无法形成向心攻击,而单向追击的比赛刚才已经证明是比不过世界第一艘两栖潜舰的,因为反潜导弹水下最高航速65节,96级潜舰的掠飞航速在120节以上。

潜艇的方向明确——正北,不肯浪费一点航程,摆明了是欺负航母战斗群在这段距离内奈何不得,还有不到40海里的距离,美军传统鱼雷是够不到的,反潜直升机组刚才被消灭了,其它反潜机已在气球北投射完所有的反潜自导水雷,舰载机被软击落干净,美国人的潜舰看来是缩回去了,这大概是模糊猎杀反潜战术的需要,所以现在只剩这群最后的反潜导弹有威胁,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手段奈何我?

96级潜舰也有自身的弱点,就是远程攻击武器已消耗殆尽。反舰导弹包括地效导弹、火箭首推鱼雷都已发射殆尽。只剩射程几十千米的传统鱼雷,不接近美军战斗群到足够近的距离,也奈何不了克来星敦战斗群。此情此景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不想就此收手退出战斗,就只有拉开架势向北跑了。舰长对战场态势清清楚楚,二次飞掠引逗舰载机后再次入海,计算时间到舰载机燃油耗尽栽落干净,潜舰将长时间出海飞掠一直冲到克来星敦的眼皮子底下再潜入攻击。

水下急速潜航了10分钟,追尾的导弹群已接近水下射程的极限,速度达到极限的65节,而96级的速度开到45节,导弹群在后面300米处衔尾急追,每秒钟与潜舰的距离拉近10米,潜舰准备短时间出海一次甩掉反潜导弹,出海2分钟就与导弹拉开3000米距离,这就足够甩掉导弹,而2分钟时间内仍然在空的舰载机是来不及赶过来打机炮的。

舰长思路明澈,指挥潜艇向着克来星敦号疾冲,听任后面的导弹群越追越近,导弹群以每秒10米的速率接近潜艇的尾部,还有260米,

是时候了。出海前还是要先探头看一看。舰长命令:

“放出蓝绿激光通讯气球!”

潜艇背部,一枚导弹拉出一连串的涡流和气泡,从水下100米冲出海面,尾焰喷出,到达500米空中轻轻爆开,大气球出现了,电子挂篮迅速扫视周围数十平方公里的海面,一束蓝绿激光向下穿透海水,把周围态势信息清楚地显示在96级潜舰指挥舱的大型电子视屏上,

舰长看到了视屏图像,却猛然大吃一惊。


522


乘坐小艇去东面的若雅尔港号导弹巡洋舰的路上,享受到了清新的海风,海浪柔和,夕阳绚丽,与指挥舱那个闷罐子相比真是享受,让司令官的昏眩感迅速消失,一种乘坐小艇在海上垂钓的轻松感觉油然而生。放松,带来了灵感。

司令官几个深呼吸之后,自我心理调适发挥了作用,心态渐渐稳定了下来。

那艘潜舰即使有两栖能力,也不是无敌的。不是,反正不是,坚决不是。我们不要害怕,不怕,应该不怕,坚决不怕。你不就是一条高速滑水快艇,有了密封潜水能力了吗,不过如此。回到圣迭戈家乡的海边,把我那条老约翰游艇的密封弄弄,老约翰就是一艘两栖潜艇了,有什么了不起。

你的战术,无非就是水面下的鱼雷导弹追你,你就跑到海面上来,滑水飞一会儿,把鱼雷导弹都远远甩掉,然后等我们反应过来,派了飞机去打你,你又潜下去了。

如果我的飞机压在上面,鱼雷群跑在下面,你怎么办呢?

啊,我懂了,你会说,鱼雷跑不过你,而飞机呢,喷射式飞机太快,专门针对你的导弹还没有设计出来,而机炮呢,高速飞机一掠而过,机炮命中率太低,命中几发的话,以现行的20毫米、25毫米机炮而论,都奈何不得你的钛合金耐压壳,更不要说机枪了。

那好,我们用螺旋桨机,速度与你的飞行速度也差不多,上面装着37毫米口径机炮,有穿甲弹,够了吗?再大点,2寸机炮够不够?够了,你同意了。不用辩解,2英寸机炮用穿甲弹连坦克都打穿了。你的耐压壳打坏一点,就不能深潜了。这样的一队螺旋桨机,老式的,土里土气的,就阴魂不散地压在你的上面,跟定了你,你还敢出来吗?是的是的,当然不敢了。

不过,你还是会辩解说,你有潜对空导弹。潜对空导弹呢,出了海面往往要靠自导,射程也有限,那么打击高速目标效果差一些,可是要打螺旋桨机、直升机什么的,还是容易得很。

那么,老朋友,你的潜对空导弹就不是红外追尾的,螺旋桨机没有尾焰,你要使用电磁波类的主动制导,这个条件下,我的电磁干扰就能发挥强大的作用。潜舰总不能跟水面舰艇比电磁战功率的吧。

是的,这样,量体裁衣,我就给你设计出了一种美妙的伴侣——低速螺旋桨飞机,直升机也可,载有自导深水炸弹,你不上来就随时压在上面炸你,于是你上来滑水飞行,于是螺旋桨机的2英寸高初速机炮就对着你开火,倾泻大量的穿甲弹,强大的电磁干扰设备开动,让你的导弹变成没头苍蝇,不仅如此,美妙的螺旋桨机还带着专门为你设计的导弹——追踪大型低速金属飞行器的,这很容易,就拿你当一架大型低速的运输机好了,这些导弹在更远处就发射出去了,…有这样一群螺旋桨美女苦苦地追求着你,矢志不渝,忠贞而又痴情,天涯海角死心塌地跟定了你,感觉如何呀,老朋友?

美国海军又要多一种制式武器了。

让我想像一下你还会说什么。让我想想,想想。啊哈,你还会说,你一滑出海面,对空导弹就不是主动电磁制导了,而是被动的――激光驾束制导,你的电子合成潜望镜上的激光头在灵活地转动,指引着一枚枚导弹飞向那些美女,…哼哼,辣手摧花呀,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不过还是不要紧。我不怕你,我不怕你。不怕。我的美女飞机还没有制造出来,连图纸还没有那。

咱们现在就说眼前的。

你一定没想到,你有一个漏算。9架反潜直升机,你发射了9枚导弹,真吝惜。于是我的激光机打下你的无人机,还打下了你的一枚导弹,爆炸声只响了8声,没听到吗?呵呵,没听到,这不怪你,你那时很远,又空水相隔。

用化学激光代替2英寸机炮,隔着很远打你,你打他的导弹也会被他击落,感觉如何呀?你马上就要感受这位超级美女的滋味了,老朋友。

司令官从沉思中醒来,发现若雅尔港号巡洋舰快到了,还是等不及,拿起高频电话,急急地讲了起来。讲得过急,实在是对战争过于爱好,以致错过了生存的最后机会。苦海无边,此刻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华盛顿已经发来超脱的指令,可惜光秃秃的克来星敦无法收到这个指令,小艇上的高频电话也收不到这个指令,若雅尔港号巡洋舰能够收到这个指令,可是司令官在此前已经把能说的话都说完了。


523


看到气球蓝绿激光传下来的图像,96级潜舰舰长不禁大吃一惊,脸色迅速苍白起来。

心里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开战以来的第一个错误。这个错误使得即将打赢的潜艇航母对抗战,功亏一篑。

错误出在过于节约弹药。96级的内部容量紧张,从早晨打到现在,弹药已将告磬。如果打击反潜直升机组时不是使用9发,而是使用标准的2对1攻击――18发,那么那架化学激光机就跑不掉。不了解还有一架化学激光机,卫星和地面导航站都失去后就更大意不得,敌情不明就要加大攻击的把握性。侥幸地以为干涉阵列拖曳机组只剩一两架是组不成干涉阵列的,打掉一半它就不行了,所以9打9还是有富余,怎么就没想到美军的化学激光战机。战前情报研读时,判断他们的激光跟瞄系统不过关,机载的要晚一步。他们还是提前成军了。

停止。检讨到此为止。

现在怎么办。后面,导弹群追到110米了,原来是要从这里跃出水面的,现在不行了。

这群导弹已接近最大行程,潜艇今天长时间使用高速推进,性能稳定,这里只有这一群导弹,用潜航最高速甩掉它们!牙关一咬,舰长发布语音命令,声音沉稳一如既往,这个声音给周围的人们带来了信心和鼓舞:

“开启双模共推!加到最高速!”

“水平翼零度把定!”

96级潜舰猛然一抖,大直径螺旋桨桨距推到底,加速转动起来和开到短时最大功率的电浆一起推动庞大的潜舰加速,越来越快!

导弹群距离80米,潜艇57节!

导弹群距离50米,潜艇61节!

导弹群距离20米!潜艇64节!

最前面的导弹距潜艇螺旋桨15米!

潜艇66节!导弹距螺旋桨15米!

15米!

15米!

16米!

16米!

17米!

18米!

轰!

巨大的冲击波传到,指挥舱里的人们猝不及防,有的军官倒在地上,

舰长在最后一刻抓住潜望镜把手,一个念头无比清晰地现出:距离到达最小点后反转,驻点信号启动了最前列导弹的近炸引信!


524


司令官一进入若雅尔港号巡洋舰指挥舱,先去看化学激光直升机传回来的图像,发现了那只大气球吊着一只电子吊篮。

“打掉那个气球!”这样的事为什么还要等候我的命令!后面这句话没有说出来。战斗群遭受如此重创,保持士气第一,此时的事后责备没有任何积极意义。没有了这只气球,那艘潜舰就不敢贸然出水,也无法有效制导潜对空导弹打击化学激光机,那么他就被牢牢压制在海面下,从2栖又变成1栖的了。

轰…水传声波传到,1艘巡洋舰,5艘护卫舰的交叉测定立即计算出那个爆炸发生的座标和距离,

距离够了!司令官看到数据没有分秒犹豫:“全体发射反潜鱼雷!”



525


96级潜舰的定员人数恰恰也是96名,不过现在是98名。45岁的年轻的总师非要参加这次战斗处女航,他对潜艇的一个系统耿耿于怀放心不下。总师在海司静坐1天1夜不吃不喝,军队还很少看见军工系统的人这个架势,招架不住,只得批了。于是负责这个系统的机电工程2组组长小冯也乘机跟了进来。

总师最放心不下的部分中包括主螺旋桨的超越离合器。双模推进系统,当电桨推进贡献折合到螺旋桨的等效转速超过螺旋桨实际转速时,螺旋桨就不仅没有贡献,还等效于一个水阻,这时就要超越离合器发挥作用,使7叶螺旋桨与驱动轴脱开自由空转。

反潜导弹计算机得到了距离由近到远的驻点,近炸引信启爆了战斗部,15公斤高能炸药在19米距离爆炸,巨大的水传冲击波像一只大铁锤,重重地打在96级潜舰的尾部,螺旋桨全部7片高阻尼合金桨叶严重弯曲,桨叶其实消去了相当部分的冲击力,但尾部双层壳体仍被连续击穿,100米深度,在每平方厘米10公斤力的压强下,海水像一片水刀一样喷射了进去。

96级潜舰全体成员是一个素质高强的集体,是我军一艘立下汗马功劳的第三代潜艇的主要人员照搬过来,再补充加强了一下,成员的各项条件都是优秀加的水平,心理素质更达到了百里挑一。

突如其来的尾部爆炸发生,各种红色信号灯亮起闪耀,指示各个损管环节,不等舰长和各部门首长的命令,各岗位人员立即投入各自的损管作业,没有人呼喊奔跑,没有人惊惶失措,没有人状态失常动作走形,全体人员按部就班各司其职默默工作,表现出惊人的紧急应变素质。

96级潜舰的损管系统不是传统的人力损管,也没有照搬美国所谓最先进的全计算机自动化损管,而是一种人机结合的半自动化损管系统。所谓全计算机自动化损管,是建立在人在紧急情况下一定失常这个人性化理论基础之上的,把紧急情况下人的因素看成是负面因素予以避免,这是从工业自动化制造品质控制理论发展而来的。

现代工业要求全体产品必须一致合格,不是95%的合格率,也不是99%的合格率,必须是100%合格,否则,1%的不合格在商业上的赔偿成本会大于那合格的99%,而在大系统制造工程上,子系统成千上万,零件数目以百万计,零件不合格率要低于10的负8次方以下,就是不允许有不合格品。

所以,西方工业体系认为中国工业企业奉行的质量管理体系讲究什么领导重视、职工自觉、层层检查、直方图分布图、奖惩分明等等,都不过是软件质量管理概念,而现代企业的质量管理是硬件质量管理概念——我的工厂的生产线全部使用计算机自动化管控,正确错误在于编程,10万个零件,要么全对,要么全错,合格率要么100%,要么等于零,没有99%这回事。质量保证靠的是自动化设备硬件,而不是靠人。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从生产低级廉价品到生产高质高端产品,这是一个历史进程,不仅伴随着人均装备程度的多倍提高,同时还要兼顾就业问题。在此基础上,96级潜舰的损管设计理论超越了西方的全计算机自动化无差错理论的层次,螺旋式地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又回到了依靠人。

螺旋式上升是辨证哲学理论,比起全计算机自动化理论来,代表着人类智慧的更高层次,揭示了事物发展的深层规律。一个事物的发展座标,仅从X-Y座标来看,似乎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但是在表示高度的Z座标上去看呢,就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此原点已非彼原点,形成一个上升螺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原名,已非原来之名。三国演义开篇,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是讲述了在X-Y平面的圆圈,没有看到历史在Z座标上的进步,那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进步螺旋。

依靠人,不依靠人,再回到依靠人,这个损管理论的螺旋式进步,在Z座标上节省了大量的自动控制系统,避免了巨量的可能产生新的故障的损管系统本身的故障节点,在更高的哲学层次上提高了临机应变决策的正确率,这个进步说来简单,其实其理论基础是建立在对人的信任上,也就是建立在人的觉悟上。

如果美国的战争决策者们真的读懂了那位怀抱亲生婴儿拉响炸弹的母亲,他们就不会再发动任何侵略战争,也就不会欺侮到中国人民的头上来。

他们没读懂。这最终使得这场石油咽喉保卫战改变了历史。也使得眼下96级潜舰的损害控制发生了奇迹。


526


96级潜舰的尾舱是电机舱,低速电机直接驱动大直径螺旋桨,省去齿轮箱,避免了齿轮箱噪音,但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低速电机庞大的体积,电机舱很大。

21岁的电机士官小陈的岗位在这里,机电工程2组组长小冯也在这里。

当潜舰双模共推达到61节超高速时,主电机在2.5倍超负荷运转下产生高热,冷却水温度接近沸点,紧贴冷却水管路的一个主螺栓减震浮筏橡胶单元隔绝了震动噪声传递,也形成一个主要热阻,在热流散金属传递路线中插入了热阻单元,一直承受着两端越来越大的温差,也承受着2.5倍额定负荷反转力矩形成的强大震动压力,即使如此,这样的工况仍在原设计考虑范围之内。可是,这只橡胶减震单元是一个不合格品。一个新上班的学徒工耐受不了橡胶硫化车间的刺鼻气味,躲出操作间到外面给女朋友打电话,自动硫化机的一个杂质温度异常未被发现,橡胶条带里包含的这个微小瑕疵通过了2道老式的工程进料检验关卡,在96级潜舰制造成品检测中又未能发现异常,此时,这个瑕疵在高倍负荷震动和大温差下出现了微小的内部裂纹。

裂纹在高负荷振动应力下迅速扩大,仅几秒钟,这只减震浮筏单元整体裂开,中心部螺栓在震动力的陀螺仪效应下向裂缝偏移,偏移使螺旋桨主轴随之偏移,这个径向位移使气浮主轴承产生了机械摩擦。

主轴轴颈与轴瓦被气压气隙隔开,机械损耗近于零,也隔绝了主轴噪声。正是由于气浮轴承的机械损耗接近于零不会发热,所以未给主轴承设置冷却系统。现在主轴突然机械位移,原本针对螺旋桨径向负荷为零设计的间隙气压抵挡不了这个数十吨的位移力,主轴轴颈与轴瓦发生机械碰擦——摩擦热使主轴轴颈膨胀再加剧摩擦,恶性循环,只一瞬间,主轴承产生高热,传出刺耳的机械摩擦声,

组长小冯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急速打开主轴护罩,看到轴承座已发出暗红色。不好!主轴轴颈抗扭转强度在红热状态下急遽降低很快就会折断!而这时正是潜舰接近66节高速,与追尾的导弹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潜舰速度必须高于导弹的65节,而主轴折断,潜舰速度一下子就会掉到50节,那十几发导弹一眨眼功夫就会打到潜艇身上!

“小陈,去找水来!”

组长小冯感到解开裤子也尿不出尿来,一切都在意识里一闪而过,1秒钟内,组长狠狠咬下右腕一块皮肉,鲜血如喷泉涌出,组长把右腕贴上暗红的轴承座,

“哧―――”雾气蒸腾起来,暗红如血。

5秒钟后小陈把饮水瓶里的水倒在轴承座和主轴上,

就在此时,轰然爆响,海水在强大水压下如水刀一般从尾部裂缝里射了进来!


527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中发生。

数百公斤沉重的刀形水流打在小陈的前胸,咯的一声,肋骨骨折,

嘎吱――巨大的金属摩擦声划过艇体外壁,即使混杂在一片水流激射的轰响中,听在冯组长的耳朵里,犹如尖刀那样刺入心脏――螺旋桨桨叶严重弯曲,与尾端耐压壳――整流罩端面刮上了!

咯崩―崩--崩,轴承座处主轴轴颈在高温下强度已经很低,在骤然增加的桨叶刮碰力矩负荷下,终于承受不住,断了!

冯组长扑向超越离合器,一瞬间的念头是:完全锁死它,让无论什么情况桨叶都不再自由转动,否则这个巨大的刮碰噪音源将使潜舰无所循形!主轴断了,把电机制动也无法锁死螺旋桨!海水淹上来以后就再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没时间了!

要拧下超越离合器护盖的8只螺栓――M24,组长扑过去取了扳手,只拧下来3只螺栓,海水急速湮没上来,.

小陈反应了过来,冲过来要帮忙――组长一脚把小陈踹了出去,汹涌的水流把小陈带到舱门,

“出去!关上密封门!打开泡塑开关!”

小陈恍然明白了组长要干什么,理智告诉他此刻别无选择,潜艇整体安全第一,国家利益至高无上!

“哇――”的一声,小陈哭喊起来,顺水流冲出舱门,拉下水密把手,碰的一声,水密门关紧,切断了汹涌而出的水流,再伸手按下那只红灯亮起的按钮――

“哧―――”

艇尾段内外壳体间的高压泡塑罐喷发了,空化凝固泡沫塑料迅速充填了整个艇尾段的内外壳体间的隔层空间,包裹了一切线路管路,20公斤每平方厘米的塑胶泡压力又将海水从裂缝处挤了出去,内外壳体间成为一层泡塑保护层,海水再也无法进入。

电机舱内,海水不再流入。

1人深的水下,冯组长蹲姿两手牢牢握住扳手,扳手卡住了超越离合器,螺旋桨停止了转动,桨叶刮碰声消失了。组长的嘴角浮出笑容,在水下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永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