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在中国过年 让我以为回到了伊拉克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月7日文章,原题:新年的爆竹 我还以为我是回到了伊拉克,这种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像在中国。


鼠年伊始,位于河南中部的长垣县到处可以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全县整晚都在放鞭炮。从凌晨时分到清晨,我住的酒店房间窗外一直在冒着火花,到处弥漫着爆竹的味道。


我在伊拉克采访美国军队时也没有听到过这样嘈杂的声音。


在中国,燃放爆竹是为了欢迎农历新年的到来。人们认为,爆竹可以驱走妖魔鬼怪,不让坏运气延续至新的一年。


由于危险,中国许多地方多年来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最近,包括长垣在内的一些地方放松了规定。越来越多的人能在新年放假期间燃放鞭炮了。


听起来,好像长垣县的80万居民都在弥补过去的遗憾。


我躺在床上,蒙上被子,耳朵里塞了耳塞,眼睛紧紧地闭上,想以此来赶走噪音的干扰。但这就好像是在听一台收不到信号的电视机发出的噪音,不时还夹杂着口哨声以及偶尔出现的像大炮一样的重击声。


我甚至没有听见摄影师马库斯-奥布赖恩发来的手机短信的铃声。他与我住在同一间酒店,楼层比我高两层。他的短信是这样写的:“噢!我的天啊!新年快乐!”


这就是马库斯对中国春节假期的简单介绍。


与别人睡不着觉数羊不同,我数美元。昨天,在我们前往附近某个村庄一户人家进行拍摄的路上,马库斯从一个街边小店花60元人民币(约合8.5美元)买了一盒烟花。


当晚我们完成拍摄之后就把这些烟花送给了这户人家。烟花足足燃放了5分钟,五颜六色的烟花点亮了整个夜空。


据我推测,那些晚上没怎么睡觉的长垣县人家一定很富裕。爆竹整整燃放了9个小时,按照每5分钟8.5美元计算,用整个晚上来驱赶妖魔鬼怪,需要花费918美元。而这几乎是长垣县许多家庭一年的收入。


第二天早上,当已经成为“熊猫眼”的我们在酒店结账时,我向酒店服务员谈了谈我对爆竹的看法。


一个年轻人热心地对我说:“哦,这算不了什么。正月十五的时候更热闹。每家每户都放鞭炮,更喜庆,也更有趣。”


我实在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了。▲(作者阿德里安娜-蒙格,伊文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