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次集 乡情 第二集 乡情 八、狼亦有情

秋林先生 收藏 53 1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在大家正在寒喧时,几只大狗叫着冲了过来。樱子一把抓住占东东的胳膊,把头埋在了东东身后。

小玉轻叱一声,几条似狼非狼的大狗乖乖伏在小玉脚下。

占彪细着着这几只狗,疑问的神色:“小玉,不会吧,四德不是死了吗?怎么活到现在?”

大郅哈哈笑道:“这是四德的六、七代子孙了。三德每年都来看它们。对了彪哥,三德知道你这次回来吗?”

占彪喃喃自言自语道:“三德也年年去看我,我和四德子们一个待遇啊。”说着他蹲了下来,抚着一只大狗的头说:“四德子们,你们理该得到这些待遇的,是你们,先对松山的特种部队下了手。”

**********************************************************

枪声是在拂晓打响的。占彪一行人冲出山顶的洞口不用望远镜都能看明白,日军完成了对靠山镇的包围。而且火力很强,从容稳健,从外围一步步向村中推进。

袁伯的院里又升起了烟火。小峰在旁说:“仗都打起来了,还放烟火有什么用。再说,老百姓不是都撤离了吗?!”

小宝急着说:“一定是我爹放的,是在求援呢。”接着她也在分析:“一般情况我爹都能应付的,为什么这么急放烟火呢。”

这时山下放哨的三德急急上来,后边跟着单队长的抗日区小队副队长迟玺。占彪一看到单队长的人就暗叫不好,摇摇头迎上去问道:“是不是桂书记和单队长被围住了?”

迟玺焦急地点点头:“占班长,快点想办法救救我们吧,我们昨晚整个区小队六十多人都驻在镇里了。鬼子上来不止一个中队,火力太强了,把我们压在袁伯家和周围几个院子里。是我们放的烟火。”

小玉忙问:“你们怎么不钻地道呢?”迟玺无奈地摊着手:“这几个院子的地道太小了,哪装得下我们六十多号人啊。单队长已把袁伯和这几个院子的老乡藏地道里了。”

占彪想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跑出来的?”迟玺也不解地说:“奇怪,日军只是把我们围住,我们一向外冲就压住,我们不冲他们也不进攻。而且我突围时日军居然没有……不好了,是不是日军跟踪过来了?!”

这时山脚突然传来四德的狂叫声,还有其它的狗叫声,是兽类搏斗的声音。三德一听就急了,转身就要往下冲。占彪喊住了:“回来,从洞里过去,注意保护下面的洞口。”然后转身对迟玺说:“迟队长你放心吧,我们抗日班一定会尽力的。桂书记和单队长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的,因为日军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们是在钓鱼。我们先进洞好好商议一下。”

迟玺感激地握着占彪的手说:“谢谢占班长,单队长就说你不会坐视不管的。不过,桂书记还要我去找新四军的谭营长,我得抓紧时间上路。”

大郅一听到提起谭营长眼睛就一亮,对迟玺说:“告诉谭营长,小心别上日军的当。”

占彪看看他的装束和武器,把自己的快慢机驳壳枪解下来递给迟玺:“再带一把枪吧,快去快回。过一会我们会在正面吸引鬼子主力,如果能马上找到新四军,最好他们从侧面和后面去解救区小队。如果找不到新四军配合,只好单队长他们凭自己的力量突围了。”

松山果然是在钓鱼。自从他发现日军小队被袭的第一现场是在靠山镇后,就制定了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他是不屑于动辄就杀老百姓报复的做法的,只能更加激起占领区民众的反抗。当他发现靠山镇在疏散村民他就觉得对方有高人,但他沉住气一直等到报告有部队进驻靠山镇。松山马上率队从10公里外的县城乘着九辆卡车赶到靠山镇外,把车停在一公里外徒步悄悄完成了包围。同时他命令县城的大队长吉野少佐集结部队在县城待命支援。

但进了靠山镇一打起来以后,他发现对手的火力太不济,只有一挺歪把子机枪还总卡壳。

日军的歪把子机枪,采用的是很怪异的漏斗式供弹方式,没有受过长期训练的士兵,根本无法做连发射击。松山一听总卡壳便知这是游击队。他马上改变了计划,围而不打,而且故意放出报信求援的人,他在等待能够一举歼灭日军一个小队的正规军。看到游击队报信的人冲出后,他派出一组10名特种分队的军官牵着自己的两只大狼狗跟踪上去。然后布置部队准备迎击救援的抗日部队。

迟玺深一脚浅一脚赶到山下时正遇到机灵的三德放哨。是三德先听到靠山镇的枪声打电话唤醒占彪的。问明情况后三德让四德守着洞口,直接领着迟玺来找在山顶观察的占彪。

听到四德在山下的搏斗声,三德迅速冲回洞内,运起武功飞一般来到山脚的洞口。随后占彪领着众人也跟着赶了过来。

原来日军的特种分队跟着迟玺一直走到山脚洞口附近。这批训练有素的军官发现了附近常有人出入,搜查得很仔细。不久在狼狗的引领下,找到了洞口。

在催促狼狗进入洞时,两只狼狗却犹豫了不想进入。在几名军官拼命驱令下两只狼狗才小心进入,但没想到一只凶猛的狼扑了出来和两只狼狗肉搏在一起。日军一看有狼出入便判定这里是狼窝不会有什么别的了。转而注意三只猛犬的搏斗,为自己的狼狗加油。

刚开始狼狗占了上风,四德被咬了好几口。但四德一见血,狼性便激发了出来,越战越勇,尤其它感觉到了三德和小玉来到身后的洞口后狼仗人势更加凶猛,转眼那两只狼狗越来越被动,被跳跃的四德东咬一口,西咬一下,眼看没了脾气。

这时一个日军军官掏出枪来,瞄着跳跃的四德开枪了,一枪没打中,又要打第二枪。突然一个黑乎乎的物儿飞过来,击中日军军官的手,那物儿迅速在树叶里抽了回去。日军捧着血肉模糊的手大叫着。是三德的飞抓,要不是在洞里轮不开,这一抓能要了这日军的命。

赶过来的占彪这时也看清了敌方的人数,十个人,他回头看看自己的人,八个师弟都在,还有大郅,加上自己也有十个人,小宝和小玉就不算数了。占彪对大家说:“练了半年的身手了,一直没有实战,今天就拿他们检验一下吧。算大郅一个,我们十人对付他们十人。也算帮桂书记们减轻点压力。”

占彪话音未落,三德已蹿了出去。因为他看到又一个日军军官冲四德举起了枪。接着小峰、大郅、强子、成义、正文、刘阳、二柱子、长杰一个个冲了出去,占彪向刚赶来的二民和拴子嘱咐要保护小宝和小玉后最后一个冲了出去。

双方一对一打在一起互相都吃了一惊。占彪没想到遇到了一队日军精锐的特种部队,他明白了是松山的军官特种分队来了。日军也没想到遇到了一群会中国功夫的高手。

交手后前十几招占彪们占了上风,因为日军军官们虽然都会空手道,但和掺杂着中国武术的散打擒拿相比单调多了,日军不断被占彪们打翻在地,有掏出的手枪都被瞬间夺了过来扔向洞口。但毕竟这十名日军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意志坚强,体力充沛,他们看拳脚占不了便宜,和占彪对打的日军小头目一声怪叫,这十人同时闪身拔出了日军军官随身携带的专用匕首,疯狂地挥舞着扑了过来。

按理说占彪们空手夺枪都能熟练使用,空手夺刀自是不在话下。但他们十人也有薄弱之处,就是大郅和成义,他俩一个是没练过,一个是书生力气小,占彪和小峰、强子这时要分心帮着大郅和成义,一时被这十个发着怪叫的日军军官逼得手忙脚乱步步后退,又有两个日军军官已趁隙拔出了手枪,原来他们都是双枪配备。看来还得费一番功夫才能治住这伙日军特种兵,而且危险在即。

这时谁也没想到的情况发生了。一个狼群从树林深处呼啸而到,足有三十多只。它们是听到了四德的叫声从四面八方聚过来的。这山上的狼群数量不多,但很抱团,自从三德收养了四德后,小峰接受了教训告诉大家再别动狼群,大家打野味时从不打狼,狼群也从未和身上有四德味道的占彪们有敌意。

只见这群狼迅速冲入四德的战团,两只大狼狗几乎放弃了抵抗哀叫着转眼就被狼群撕碎。四德胜利地长嗥一声,转头看到三德和一个穿黄衣的人打在一起,后腿一蹬,一头就扑上去咬住了那日军的喉咙。

三德这时大喊:“大家都闪开!向洞口闪!”这帮师兄弟天天摸爬滚打在一起,互相非常默契,三德一喊师兄弟们同时向后闪退了一大步,占彪一脚踢翻匕首已刺向大郅小腹的日军军官拉过大郅。就是一瞬间的事,一阵腥风狼味从眼前卷过,那三十多只狼随着四德扑向了所有穿黄衣服的人。狼群从喉咙里发出的凶狠咆哮声和人类恐惧的叫声交织在一起,地面一团团翻滚着,一片粗大摇晃着的狼尾巴……

不到十分钟的事,10名日军军官和松山的两个大狼狗的尸体被狼群拖走,几十平方米的战场上留下了三只狼的尸体和满地的手枪和匕首。占彪拍打拍打军装,开始安排去靠山镇营救区小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