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历史小说:韩信出道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9 635
导读: 在项羽的卫兵当中,有一个淮阴人,他叫韩信。在宋义掉脑袋之前,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了。他还和他的同伴打了三金的赌。参与的人还真不少,韩信打赌说,要是三天内,宋义大将军的头还在他的脖子上,他就输给参与赌博的卫兵每个人五金,但是要是宋义的头被砍下来了,那么,他也就不客气了,他要收取每个参与赌博的人每人三金。果然,在韩信和那些卫兵打赌的第三天的一大早,宋义的人头就和自己的脖子分家了,被装在一个粗糙的木头盒子里送往了彭城怀王那里。 在盒子被送走以后,韩信又和他的同伴打赌说:“我们再赌一金,你们要是赢了

在项羽的卫兵当中,有一个淮阴人,他叫韩信。在宋义掉脑袋之前,他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了。他还和他的同伴打了三金的赌。参与的人还真不少,韩信打赌说,要是三天内,宋义大将军的头还在他的脖子上,他就输给参与赌博的卫兵每个人五金,但是要是宋义的头被砍下来了,那么,他也就不客气了,他要收取每个参与赌博的人每人三金。果然,在韩信和那些卫兵打赌的第三天的一大早,宋义的人头就和自己的脖子分家了,被装在一个粗糙的木头盒子里送往了彭城怀王那里。

在盒子被送走以后,韩信又和他的同伴打赌说:“我们再赌一金,你们要是赢了,我输十金。赌怀王不敢惩罚我们项将军,不仅仅不敢于惩罚,而且还要给他加官晋爵,最大的可能是封项将军为大将军,掌管全楚国的兵马。”这个赌博现在是任谁也是不敢打的了。他们不想白白地送一金给韩信。要知道,他们一个的薪俸也就是两金而已。谁有那么阔绰把那仅仅的薪俸来送人啊。要是说他对韩信的十金不动心吗?动,谁会不动呢?但是,历次以来的关于项将军军事行动的赌博,韩信哪次又没有赢过呢?这次之所以又敢于和他打赌,就是觉得宋将军可是怀王亲封的卿子冠军、大将军,自己还有三万精锐的亲兵卫队,他项将军再厉害也不敢公开和怀王叫劲吧?于是,他们就打了赌,他们是想赢一把韩信的。结果,又是惨败而归。在失去宋义后,就是那些士兵也不相信怀王还有多大的权势了。他们没有一人买韩信的庄。韩信这次可开白庄了。

项羽在杀掉宋义后,立刻起营拔寨,带着他的十五万雄师的一部分,也就是八万人马连夜赶奔了巨鹿。项羽只带了自己的精锐,包括曾经借给沛公而后来沛公西征过后又归队的蒲将军以及蒲将军的三万人马和他们在下相就已经拥有的五万将士。自然,他自己的亲兵卫队是要带在身边的。剩余的七万人,项羽就地解散了过去从属宋义的人马,他把相对比较老弱的四万士兵命令陈平带着回彭城去向怀王复命。项羽作战,向来就是善于利用相对较小的兵力战胜表面强大的对手的。这在以后的汉楚相争的雎水战役中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汉王纠集了六十万包括自己的和五路诸侯的大军,在雎水一役中给项羽的三万铁骑消灭了个干净,光是雎水中的汉军与诸侯联军的尸首都有十多万之巨。

项羽的八万大军,一路上浩浩荡荡,杀气腾腾,径直朝巨鹿而冲去。快到巨鹿还有一天路程的时候,韩信在这天清晨紧起了大早,他叫起自己的同伴:“兄弟们,快起来,我们赶快通知伙夫营给多造点饭菜,尤其多弄点干肉,那东西经饿。马上要打大仗了,仗一打,我们可就没有熟食吃了。大家抓紧啊。”

那些已经很疲惫的卫兵才不要听他韩信的呢?你韩信又不是我们项将军肚子里的蛔虫,就算你是项将军肚子里的蛔虫,我们哪个没有经过大仗啊?谁在打仗的时候又不吃饭呢?要准备就你自各儿去准备吧,我们哥几个不奉陪了。我们还是睡吧!

韩信来到伙夫营,那些伙夫也是经常和韩信打赌老是输的多,他们对韩信的话向来还是比较信任的,就赶紧大量地准备起了干肉。韩信看见他的话还是有人相信,很是开心。他对那些伙夫说:“你们准备的干肉是谁也可以供应,但是,就是不要给那些卫兵。我和他们说,大将军在渡过漳河一定要把锅碗船舟全部打烂和弄沉的。你们要是不准备点干肉,到时候,就那点干粮啊,是连喉咙也会谗出鸟来的。我再告诉你们,这仗没个三天五天是不会罢手的。我们要准备三天没有熟食吃啊。”韩信对这些伙夫说完,转头就回自己的营帐去了,但是他马上又回过身来:“你们可千万不要把我说的话拿到大将军那里嚼舌头哦,不然……”韩信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

三更敲过了,军营里又开始热闹起来,项羽的大军开拔到彰河边上。那些阿兵哥亲眼看见他们的大将军项羽把他最心爱的女人虞姬也送回了彭城,然后骑上沛公赠送给项羽的那匹乌椎马,头也不回地冲向彰河边。他们要在敌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渡河奇袭敌军。

这个时候的楚军几乎的人人的腰包里都装满了干肉,除开那几个卫兵以外,而项羽自己也搞到了一大包的干肉。项羽的饭量是十个普通阿兵哥的总和,伙夫兄弟是知道的。项羽将军是很随和的人,就是和伙夫也是很客气的。伙夫也不拿他当是个凶神恶煞似的人,经常和他开点小玩笑。不过,所有的人,包括项羽的大将都在骨子里都有点惧怕他的意思。项羽的眉毛的竖着生长的,要是眉头一皱,可真是不怒自威。而且项羽这个人向来是喜怒不是很有章法的,他什么火了,是谁也不知道,对于这样一个人,大家还是提防一点的好啊。

项羽得到那包干肉,很是奇怪,因为他正要下令命令伙夫营在半个时辰内弄好三天的干粮,而他们就已经弄好了,还很聪明地制作了许多的干肉。干肉配合干粮,打仗的时候,士兵就更有力气,就可以更多地杀死敌人。但是,这是哪个伙夫有这样的聪明呢?看来伙夫是不会想起这样的妙法的。但是,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我打算破釜沉舟,切断后路地和秦军决一死战的计划呢?这个计划是除开亚父之外就是我一人知道的事情啊?而亚父在昨天一早就陪同虞姬回彭城了啊。就是亚父自己,他老是在考虑大事,这样聪明的制作干肉的点子,他也没有提出来过啊?这是谁在出主意呢?

项羽的心里一片混沌,“要是这是敌人给我们的警告,这该多可怕啊。不会,他们还在睡觉,是不会想到我会连夜赶来的。宋义啊,你这一停兵四十六天,也麻痹了我们的敌人哦。”想到这里,项羽一把拉过一个伙夫过来,很严厉地逼问:“这干肉是谁叫那么准备的?”伙夫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啊,吓得赶紧就吐露了实情:“报告大将军,是您的卫兵韩信叫我们准备的。他还说,大将军您一定要破釜沉舟,要我们准备准备三天的干粮和很多干肉,因为光是干粮是不能够解饱的。……”那个伙夫还想说点什么,项羽一挥手,叫他下去了。

“韩信,又是韩信,这个人我老是听人议论你,说只要是我有一个军事举动,在那些大将还没有知道的时候,你韩信就已经提前在和那些卫兵打赌了。而且,听那些卫兵说,你打赌就还没有输过,你到底是那方神圣呢?罢了,现在没有空了,等杀了张邯那个老匹夫,我再来找你吧,韩信。”

韩信,这个卫兵韩信到底是何方神圣呢?能够令所向无敌的项羽都感到担心。他原来是如此的来历……

在风光旖旎的淮阴,有一个少年,他对于当时很风行的农商士工都不感兴趣,他喜欢什么呢?他喜欢玩打仗。而他最爱的还不是扮演勇士,他扮演的是率领一队相对弱小的孩童去战胜那些明显要强壮的孩童。而每当这个少年取得了他预想的成功的时候,他就会忘却了自己的肚子原来还是饿着的。这个少年就是韩信。

稍微长大一点的韩信,他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打仗了。他的年代,正是英雄的年代的,秦军正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征伐着九州。那些将领的用兵、计谋,韩信每每闻知一个战例,就要先自己去揣测揣测。他对这些战例的虚实、计谋、外交、地形、天文、兵员、兵种、后勤、民心乃至武器配备都逐一地进行了反复的研究。在战役结束后,酷爱军战的韩信还不辞万里、千里之遥地前去战场进行实地的考察。

在后来,韩信的兵法谋略已经不限制于此了。他往往可以在战争还没有发动的时候,他就可以做出双方将帅可能的发招和对招。比如,在秦始皇二十五年的时候,大将王贲率领十万秦军进伐燕国最后的疆土辽东。那个时候,正是严寒时节,滴水成冻。燕喜王凭借着他的以山为城的辽城,发誓要与秦军决一雌雄。而这个韩信就已经预言到,王贲将不会去攻城。他会派上小股人马在城下骚扰燕军,而大队就会在辽城旁边的河流里玩水为戏。他们把水冻成了冰,然后用刀子把冰削成三角尖的形状。那些燕军正在好笑的时候,王贲的冰蛋就从天而降了。这些冰蛋象是现在的母子弹,砸得焉军躲无处躲,藏没有法藏。是吃尽了苦头。但是,这战争就是这冰蛋子的功劳吗?韩信没有轻信那些回家的燕军士兵们自己的描述。他先是翻阅了兵书,再实际观察了阵地。他提出了用冰为兵,在这场战争中不过障眼法而已。而以冰为梯才是王贲的本意。王贲在那些燕军龟缩到城墙后的时候,他马上命令人沿城墙用水修筑了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冰梯。在那些燕军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脚踏草履的秦军已经如履平地一般拿下了辽城。而燕喜王自己也做了秦军的俘虏还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俘的。

韩信的军事意识和才干全都是在平时琢磨和总结出来的,而且也是他在发现秦军将领作战的漏洞中发现的。很多次秦军作战,韩信都这样写到,他们的对手太害怕秦军了,要是敢于一队正面作战,一队在后面切断秦军遥远和脆弱的后勤补给线,那么秦军再多,再勇猛,也会一败涂地的。与秦军为敌的诸侯不应该在不利的态势下与秦军发生战略的决战,而是要先学会隐忍,隐忍,隐忍,在隐忍到敌人疲惫的时候、松懈的时候,再和敌军进行战略的决战。不要害怕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要知道若干胜利,只要是不本质的胜利,其战略价值也是不大,而许多败仗后的一次战略的胜利,就可以扭转战争的全局。这样的思想,后来在汉楚相争中得了很好的实践的验证。就是到了三国的蜀汉也是得到了验证的。只是这验证是反面的而已。蜀汉是先胜利后失败的。

韩信如痴如醉地研究战争,但是他自己的后勤却已经发生了危机了。他的肚子要饿啊,他的夫人也要饿啊。而他自己又除了知兵外又是什么也不知道。在秦军,将领的任免是皇帝的独断,而皇帝只会任命那些世家为将的。何况,韩信压根就不喜欢秦国和秦军,他也不会去投效秦国和秦军的。韩信只好带着妻子在大户人家做一个最无用的食客,随时看别人的白眼。到了后来,连这样的食客生涯也不能维持了,他被他的养主的老婆给扫地出门了。妻子也给人抢去做了歌舞妓女。又饿又冻的韩信,现在真是寒心了,他决定出去流浪。

已经身高马大的韩信,一天在淮阴城郊饿得晕倒了。一个给人洗衣服的老妈妈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稀粥也拿出来喂给了韩信。而韩信在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妈妈,我以后一定要来报答你的。”

那里知道,那个老妈妈当场就发作了:“你这么一个威武的男子汉,不去建功立业,而是要靠我一个老婆子施舍,还好意思说什么报答。你去建立功业,去干一番事情,那就是对老婆子的报答了。你去呀!这么大的个儿。”

韩信的雄心被激发了,这个时候,正是天下大乱,沛公已经在砀山斩白蛇起义,项家也在下相杀太守殷通举起反抗暴秦的旗号。韩信返回自己栖身的破庙,抄起他家时代相传的宝剑,就要投靠明主。他威风地走在了淮阴的街头。几个混混儿看见平时最没有出息的韩信这个样子地走来了,他们觉得太搞笑了,决议作弄一番韩信。

“喂,大个子,哎,叫你呢,草包。”一个混混先行发起挑衅。

韩信以为那是一句别的话,与自己不相干的,就低了头自顾字地走道。而那几个混混儿已经围了过来,把韩信象包包子一样夹裹在中间。这个时候,韩信才意识到这些混混是来找自己的茬的。但是韩信依然没有理会这些混混。

“我是干大事业,犯得着和你们计较?”韩信心想。在想定之后,韩信依然不紧不慢地往他要去的地方迈动了步子。

那些混混刚开始看见威风八面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憷,但是现在看见韩信居然是这样好对付,他们就更来劲了。有的开始对韩信动手动脚了,有的去摆弄他腰间的宝剑。那把宝剑已经经历了百年之久,剑鞘已经破损不堪了,剑穗子也没有了。包裹剑柄的皮条也是残损不堪的在俗人看来就是一块破铁烂铜了。可是韩信知道,那些只是宝剑的外表,宝剑的心是要杀人的,只要可以削铁如泥、杀人如麻,那些表面的荣耀是很快会拥有的。但是他的面前不是英雄,而是一群混混。混混是不会明白这些道理的。

“你的猪草刀也真有趣,这么长,你拿来抹脖子看一样也不会痛吧?”

韩信很想回他一句:“您就试试看啊。”不过,他依然隐忍了,没有出声。但是韩信已经走不动了,他被几十个混混团团地围困在中心。那些混混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更加地起劲,他们大嚷:“你的样子也象个武士,不过,我们看你是头猪罢了。你要不是头猪,就拔出你的猪草刀把我们哥几个全都撂倒了。要是你承认你是猪,你就、你就……”

“你就从我们的胯胯下爬过啊。”另外一个混混接口说到。所有的混混和街头看热闹的人一起发出震耳的嘲笑声。

韩信的脸色变红了,他的手紧紧拽着他的宝剑,紧紧地,手心都渗出了汗水。但是,过了仅仅几秒钟,韩信的手松开了,他的头低了下去、低下去、再低下去,韩信从那几十个混混的胯档下爬了出去,然后他一溜烟地飞快地出了淮阴城。

韩信当过胯夫的消息不翼而走,韩信的妻子在失望之余,自己挂在妓院的柴房的角落里了。而那些诸侯,也纷纷嫌弃他做过胯夫,不愿意收留他。失望和失意的韩信,终于遇到了一个淮阴的故人,也是他的老朋友——钟离昧。钟离昧也知道他们的将军项梁和项羽是不喜欢类似韩信这样个胯夫的,就给他改了籍贯,说他是淮阳的韩信,和那个做过胯夫的淮阴的韩信只是姓名相同而已,但绝对不是一个人。韩信虽然觉得不妥,但是看在自己肚皮的面子上,还是同意了老朋友的建议。钟离昧自己就是淮阳的,这样说项家也许会相信。

不过,项羽终究嫌弃这个韩信和那胯夫是同一一个名字,只是答应给了他一个最小的官职,相当于以后的从九品官的营门执戟卫士,不过,一般还是拿他们当是兵的,喊他们是卫兵。其实他们的正式官阶是营门执戟郎。

韩信在被张良劝说后,觉得找到你的用武之地。他现在开始思考如何逃离项羽,去投奔汉王。其实,韩信也明白,他自己的才华项羽是明白,但是项羽就是不用他韩信。因为这个项羽什么时候都是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他不会用一个比他厉害的人物。而韩信每次都可以说破项羽的军机,于是项羽是不会用他的。但是,项羽也会让他走。宁可困死他韩信,项羽和范曾也是不会要他走的。他要是走了,那是可能威胁项羽的安全的。他现在城门令,却不可以随便离开城门。他要想办法逼项羽早点迁都才成。韩信心里想着,但是要怎么样才可以让这个项羽早点迁都呢?

义帝已经死了,他虽然不知道实情,但是他看见临江、衡山二王来找过项羽,就知道这事情是会发生的。于是,他明白项羽是不敢让在事情公开的。毕竟这个事情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啊。“我干脆去叫正式地向你项羽报告说义帝遇害,看你项羽不会假惺惺地去彭城吊唁吗?你这一去我不就可以自由了吗?你是绝对不会把我韩信扔给那三个秦将的。”主意打定,韩信就派一个士兵拿着一封匿名信去找霸王项羽。内容就是有人看见义帝的龙船在郴县附近遇到大批鳄鱼,义帝已经葬身鳄鱼的腹内,两个王爷拼死相救也没有成功。现在两个王爷自己也身受重伤,彭城附近又出现了一股来历不明的武装。请霸王定夺。这封信的后半截明显还有内容,但是却没有了。而这信是写在半幅衣襟上,想必是一个人在危急的时候用血液写成的。而那些血液又已经变黑了。一定是写了不少日子了。没有看完的内容上有好几个让项羽胆战心惊的词汇,但是没有全局,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内容。

项羽叫范曾来看。范曾说:“大王,我们反正也是要离开这个咸阳的,那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我想不会是什么敌人的诡计吧?要是说诡计,他想干什么呢?他难道说想在半路伏击我们不成。我们现在可是六十万大军,谁可以伏击这样的大军啊?现在人马最多的诸侯也不过二十万,他们还有守卫自己的城市。我看应该就是书信上说的事情,我们还是早点走吧,明天就走最好。不过,那个城门口的韩信,羽儿要么就重用他,要么就杀了他,可不要让他落到了那个沛县小吏手里啊。我们的几次战略行动还是战术打算,都没有瞒住他的眼睛和盘算呢。羽儿千万千万要当心哦。”

“亚父说那个胯夫啊,他是有些小聪明。我也本来要用他的,可是他第二次见我的时候,本来他的见解是对的,但是看我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立刻倒向说我的主张是对的。这样的人就算是看破了我们主张,到了那个无赖那里,还不就成了无赖说什么他也说什么了,是起不了什么用处的?亚父放心吧。我不会让他走的。他不说他很厉害吗?我就是要对我心服口服,我要征服这个胯夫。连他也征服不了,我怎么可以征服天下啊?”

韩信呢,他已经明确了逃跑的时机了。但是逃跑的路线他还没有搞定。幸好,他工作的地方是城门,过往的樵夫、猎人还是不少的。他一见到这样的人,就立刻带到阴暗角落单独审查。韩信先是假装说你是从汉中来的吗?霸王怀疑你是汉王派来的奸细,请跟我走一趟。那些樵夫、猎人都给吓傻了。然后,韩信给他们讲:“你们不要害怕,你们都是些正经的樵夫和猎人,是不会给那个沛县小吏当奸细的。但是,现在栈道都断了,你们是怎么样出蜀的呢?”一般的结论是那些人根本不是巴蜀汉中人,而在一天,就在韩信他们要离开咸阳的前一天,终于遇到一个是从巴蜀出来的猎人了。这个人告诉他韩信:“我们家单独知道一条出入巴蜀的小路,这路就是传说中的陈仓小道。这道路只有我们家族的人知道,别的任谁也不知道。前几天,汉王手下的军师张军师找到我,说要到这个城门,说是一个大人要去巴蜀,要我告诉他这条路的具体位置。张军师给画下了线路,在这件衣服里,想必那大人就是军爷您了吧。现在好了,我们都是汉王的拥护者,您要投汉王,我先给您叩几个头吧!”

拿着衣服的韩信,现在已经能够体会那些百姓思念汉王、思念和平日子、思念过稳定生活的愿望是多么强烈了。而要做到这一切,首先是要在军事上消灭敌人,建立一个强大而集中的政权。而这个政权是要能够为民休息、与民修养的政权。汉王的政权就是这样一个政权。他的约法三章,其基本内核就是要百姓过上自足的日子,过上太平的生活。这样,那些正在处于战乱的百姓,又有哪个不对汉王盼望有加呢?韩信非常直接和严峻地感受到这样的愿望的力量。而这个力量使得他韩信热血沸腾。他必须去辅保汉王。辅保汉王才是他韩信的出路甚至是唯一的出路。那个项羽把汉王用三个王来幽闭其出路,其实就是气虚胆怯的表现。他不害怕汉王的本领,也一点不畏惧汉王的军队,而是畏惧汉王的仁慈和拥有的人心的力量。那些汉王所到之地的百姓会全都是汉王的兵啊?谁可以战胜这样强大的军队呢?

现在逃离项羽就只有一个障碍了,要摆脱范曾随时的监督。这个问题怎么办呢?韩信心想,这个老不死的最近正好背疽发作,他干脆派人是说韩信认识一个人可以医治背疽,项羽是不会说这个人是韩信的,他因为瞧不起韩信。那韩信不就可以得空名正言顺地离开范曾的监督圈了吗?果然,项羽在范曾背疽疼晕过去的时候,韩信告诉他他知道有个人可以医治这病的时候,他项羽连是谁说的这话也没有看明白就颁发了手令,拿了手令的韩信就直接去了陈仓老路的入口。这里真是荒凉啊。

一个月后,韩信出现在了南郑的街头……

到了南郑的韩信已经形同乞丐了,他面目黝黑,胡须拉杂,长期的半饱半饥,使得他精神萎靡,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是元帅的风度,没有一点点失神。幸亏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是南郑。我们在前文书老是说南郑,那么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呢?现在我就来介绍介绍。

南郑就是在现在的汉中市,而汉中就在现在的陕西省辖区,东南是和四川、甘肃接壤的。处于大巴山和秦岭的交接点上。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他虽然是属于陕西省管辖,但是更接近巴蜀,气候也是受到秦岭山脉的冷空气阻挡而显示出和巴蜀几乎相同的气候特征来。汉中富足,所以后代的诸葛亮在《隆中对》提出要得到汉中,说它沃野千里。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韩信在南郑街头很类似一个乞丐,人们,这里人很富有同情心。他们纷纷拿出自己家的玉米来周济这个远方来的陌生人。他们也很奇怪,既然栈道都已经烧断了,这个人是怎么到的南郑的呢?有人就把这事情报告了官府。

官府现在也就是汉王的官府,他们在南郑到处设立了招贤馆。看见这样奇怪的人,招贤馆是不会放过的。何况韩信自己也在寻找汉军里的类似组织。韩信终于找到一处招贤馆。尽管这些人都是号称需要招钠贤才,但是韩信的样子也真是太寒心了,让人很容易和难民联系在一起。贤才,可能是咸菜还差不多。于是,笔者想起千里马与伯乐的说法,千里马不少,伯乐太少了啊。

韩信知道和这些平庸的人说这个无异于鸡与鸭说话。他干脆先解决自己的饭碗问题吧。他抽出自己一直随身的元戎剑,虽然这宝剑已经衰老了皮囊,但是它的骨子依然是寒光闪烁、杀气逼天。韩信问招贤馆的人要了十枚厚实的铜钱,只轻轻地一划拉,这些铜钱全和纸糊的东西一样,变成了平整的二十瓣。韩信说:“做一个攻城拔寨的百夫长我还是可以的吧?”这个要求被答应了。韩信成为了汉均的一个百夫长,也就是相当于以后的连长。一个元帅的人才现在做了一个连长。韩信现在成了寒心了。他现在已经不能够退缩回去,他一心要见汉王或是汉王手下的大将、谋臣。他已经知道他的熟人陈平已经在汉王的帐下了。对于这个只知道霸占自己嫂子和花言巧语而且是墙头草的陈平,韩信是不屑于和他为伍的。

面对着自己统领下一百个弟兄,韩信几乎没有兴趣。他天天就是喝酒、打牌和去妓院听曲子。韩信是不会嫖妓的,不是因为他不需要,而是他已经故去还没有和他正式结婚的妻子就是一个本来是良家女子却被官府因为欠钱而应拖去做了官妓的。他不能够去玩弄和他妻子同样运命的不幸的女子。但是,他喜欢去看、去听。他看者这样的节目、听着这样的曲子,就仿佛自己的妻子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韩信照例要出去考察刚刚结束的秦国对燕国的战事。秦国的战法真是匪夷所思,太是处于韩信事前的估计了。他跋涉了好几千里路程,他的妻子为他,她因为是贱民,不能被官府登记结婚的,为韩信在邻家奢借了不少的粮食。而就是这些粮食,被那个开妓院的邻家告上了官府。当韩信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是被那些数不清的男人骑在他们肮脏的胯下不知道多少次了。那个时候,带着满足和对这次战事追求成功的喜悦,韩信和刚到南郑一样几乎是一脸花子模样回到淮阴。当他满怀兴奋地去呼唤他的爱妻的时候,一个过路的人冲他韩信吐了一口唾沫:乌龟,整天只知道游手好闲,吃老婆的窝囊废。韩信知道自己在当地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就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代表,没有本事,没有出息。而他对那个乌龟的头衔还不是很明白。他要弄个明白。于是,他推门进了屋。爱妻并不在屋子里,她去了哪里呢?

韩信想起自己的兜里还有在从燕国回来的路上遇到的本村的朋友,也是一个军事爱好者,现在已经是秦军的都尉的钟昧离。钟看在韩信千里研究战例的份子上,送了韩信十金。韩信一路上就只记惦着自己的夫人,没有舍得花掉半个铜子儿。现在他韩信回到了家,而他的妻子居然不在家中,这使韩信很是生气,他要去喝花酒来报复自己那不守妇道的妻子。韩信就去那家“梅花村”。这是他的邻居开的淮阴最大最华丽的妓院之一。

在妓院坐下后,几杯酒下肚。他韩信居然看见自己的妻子就在距离他的位置不远的地方也在喝酒,还有三个男人在陪同她喝。她的样子很放荡,那几个男人的手脚很是不老实,老在她的胸脯、腰胯摸过来摸过去。有个家伙还用满是酒气的嘴巴去亲吻她的面颊,其实,就是瞎子也没有看得出,那是妓女在陪客。而韩信怎么也不能把自己的妻子和妓女这样的名号连扯在一起。于是,在韩信的眼睛里就成三个男人陪他的妻子喝酒了。而那三个男人是在占他妻子的便宜。

后来的事情,韩信确实不愿意再回想下去了。他想着面前这一百来个东倒西歪的士兵,百夫长的现实和他的抱负和理想是何其地不相称啊。他决定再次逃跑,他不要在汉军里混了,他要去齐国发展。齐国也是一个大国嘛。干吗要在汉国这个嘎瘩里的没有出息的国家混事呢?不过,要是这个汉国有了他韩信,韩信相信是一定可以杀出三秦将的幽闭的。也许出走还可以引起他们的重视也说不定,韩信相信以退为进的军事道理的。

就在在天晚上,有二十三个号称是永远拥护汉王的士卒开了小差,其中带领他们出走的头目就是百夫长韩信。韩信跑了,汉国的元帅将会是谁的呢?韩信又会遇到什么事情呢?接着就是萧何月下追韩信,韩信要正式出道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