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 482-490

中悦 收藏 7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482 波光粼粼的海面在机翼下飞速后掠,中尉小单驾驶着国产J11 重型战机掠海疾飞。 全团回航途中在太平岛降落,加油整备时小单就发现机场已被南舰特种部队协助警戒,3架大肚子水上飞机又飞回去了。不久,各大队依次起飞,团长率主力向东飞去奔袭拔拉登岛美军机场,小单所在的一大队南下,再分出1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82


波光粼粼的海面在机翼下飞速后掠,中尉小单驾驶着国产J11 重型战机掠海疾飞。

全团回航途中在太平岛降落,加油整备时小单就发现机场已被南舰特种部队协助警戒,3架大肚子水上飞机又飞回去了。不久,各大队依次起飞,团长率主力向东飞去奔袭拔拉登岛美军机场,小单所在的一大队南下,再分出1个中队突袭美军南沙入侵船队,此后8架J11掠海低飞直扑科莱星敦特混群。

前1/3的航程是从一系列岛礁的空隙中低空钻过,小单并不把周边岛礁的老土雷达站放在眼里,你们这些老旧雷达近距离数一数中高空飞行物还差不多,想看见我们,难啊。就是看见了,你们又能怎么样?你用什么手段打到我?主动雷达没有开,8架J11无线电静默,被动接收的数据链依次指出路经岛礁防空力量的分布,小单一次次模拟着手指放在火控按钮上,心里清楚只要一按下去,那岛上的雷达导弹阵地就会迸起几十米高的碎块。模拟练习过若干次,不是打不了你,是懒得打你。

只有一个岛费了点神,那岛上最近安的一座雷达还算看得过眼,所以受到高看一眼的礼遇——一枚电磁战斗部导弹先行飞了过去,特种炸药爆炸产生的高温高速离子射流螺旋状旋转穿越金属线圈管爆发出强大的微波电磁场,在岛上雷达天线和所有以现代电子战标准衡量屏蔽不合格的电子设备上切割出每米100千伏级的感应电压,一瞬间烧毁了细砂般数目的PN结/场效应结,与电子设备的毁灭相比,人的损伤很是轻微——岛上官兵们听到一声轻响的同时皮肤感到了灼痛,愣怔之中雷达导弹已变成瞎子。8架J11的矫健身姿在岛外一掠而过。

三打三防是重点,打航母又是海航训练的重中之重。刚飞出岛群,小单遇到的种种不顺利就接踵而来。我方经南海上空的中、低轨道卫星已全被美军高能激光摧毁,维系卫星通讯的新加坡亚太同步卫星又被摧毁,小单按大队提示将被动接收数据链转到永暑礁、赤瓜礁、美济礁无线通讯导航频道,不久三个岛站又被克来星敦的巡航导弹炸毁,数据链中断,J11机群只剩下按着GPS导航信号向目标区域保持航向闷头疾飞,处于非常困难的信息战境地:远离后方支援孤军深入南沙远程作战,没有预警机,没有任何可资使用的中继信息平台,波束指向性好利于电磁隐蔽的厘米波、毫米波和刚改装上机不久的激光主动通讯手段都无法使用,用较低频率的波道当然可以与一千余公里外的永兴岛建立联系,但同时电磁暴露的风险加大,你敢用十几兆赫那么低的短波的话,发射功率不大就可传遍全球,可地球人也就都知道了,因此,现在J11机群变成瞎了一只眼的哑巴,非常脆弱,敌方舰载机和导弹如果正飞来攻击,在十几千米以外仍能发现以桅杆高度掠海飞行雷达反射截面隐身指标中等的J11重型战机,再近一点就可实现制导锁定,敌暗我明,对方舰载机发起的第一击就可能干掉J11机群。

小单逢此逆境仍不慌乱,咬紧牙关紧跟着大队往前闯,从一块云团的下面钻到另一块的下面。能够接近航母到这里还没被发现,小单心知是老美的卫星也被干掉了不少的缘故,要是他们的红外预警卫星光学侦察卫星都在的话,即使掠海低飞,尾焰大概还是会被卫星的红外俯视侦察发现。另外,96潜艇在那边打得可叫镇了,还故意暴露了位置,老美注意力绝大部分被吸引过去了,派到屁股后面警戒的舰载机很少。不过,再往前飞就随时都有可能被敌舰载机和远程雷达发现,发现了怎么样,那就改强攻硬冲进去干他,谁怕谁!

再飞20秒,小单看到机际毫米波通讯显示大队长命令:再降低高度10米!

看见这个命令,小单的脸就白了。以往练兵,现在这个高度就是摔飞机的极限,团里摔过飞机,再降10米,海面杂波场强对比本机雷达反射信号的背景杂波值肯定就淹上来了,J11的隐蔽性上去不止一倍,打航母突防第一靠的是隐蔽性,可是以往没正式练过这个禁区,练得还不够狠!今天唯一的便宜就是风平浪静,看见前面一架架战友压低飞下去了,小单一咬牙,靠手感的灵敏度半点半点推动操纵杆,再稍拉起一点点,稳住,战机的肚皮缓缓贴向了急速向后飞掠的海面,大海迎面撞了上来,高度表数字在零之上一下一下地跳,海面气流的不规则升力一下下地对重型战机的超低空飞行稳态造成冲击,全靠人来把定,随时都有一头冲进海面的危险,跟着感觉走啊。

现在的J11已经不是最初的原型机,我们自己做出了一些改装,内部对海航用的这种改装型给了一个带后缀的型号。中队长透露过这也是个过渡型号,不出3年会一步到位换装J12海航型,那可就牛大了!

飞机象在海面上一下下地跳动,像是被浪打到了,小单心知不是浪头,是地效气流扰动,握杆的手开始出汗,告诫自己要适当放松,放松才能稳定,可就是放松不下来,忽然一阵强烈阵风吹来,不及反应,就见前面两架战机“轰!”“轰!”冲入海面!再跳出来,失速,机头向上,一架机尾再划入海面——小单一瞬间竟能克制住拉起来的本能反应,战机稳定地从落海友机旁一闪就冲了过去,不去看,不去想,不能管!

不稳定的数据开始在战情示屏上跳动,很快稳定下来清晰显示出一组数据,数据链重新接通了!

96级潜舰高高升起的通讯气球和飞近航母特混群的无人机终于象在海面上立起了3个高高的桥墩,在轮廓凸起的海面上支起了一座直射波束的通讯之桥!

J11突袭机群的眼睛重新张开,情况一下子变得明朗:克来星敦号航空母舰位于11点方向,距离只剩190千米,近12点方向距离169千米的是最近的比里尔号导弹护卫舰(FFG29),反舰攻击射程已到!近1点钟方向有2架F18舰载机迎头飞来距离62千米并未发出主动雷达波,它们还没发现我们,就2只嗡嗡叫的大黄蜂而已!


483


接到命令,小单转到2点30分方向,同时看到大队长他们5架飞机沉默地转到原11点方向,高度、航速不变。心里清楚,这个命令的用意。大队长他们要直接突击克来星敦号航空母舰,越接近越好。暴露、吸引注意力和打击超级大黄蜂的的任务是自己的。

与大队主力做离心飞行,相互距离越来越远,但是离大黄蜂都越来越近,现在的高度是不能发射导弹的,要先跃起再发射,一发射就会暴露,以现在的高度坚持再飞一段更有利于隐蔽接敌,但是暴露过晚,那虫子的雷达视角没被吸引转过来,就有可能先发现大队长他们。从大黄蜂的前视雷达视角计算,前方有一个最佳暴露位置,它相对于大队长他们刚大于大黄蜂雷达视角。

短暂沉默的飞行。小单猛拉起战机,J11昂头直冲蓝天,在湛蓝的海面上画出2条优美的白色曲线。小单大喝:“杀虫剂来啦!”接着2发R79导弹射了出去。

高度1100米,小单接收到96级无人机发来的数据包,机际通讯系统立即以毫米波俯视照射传送给仍在掠海低飞的大队主力。毫米波波束照射通讯同时兼顾了照射覆盖面积大于最大可能误差和窄波束通讯的安全隐蔽性。短时间内,小单的单机成为96级潜舰与J11机群直传通讯之桥的第四棵桥桩,在陆基雷达站和卫星全损、没有电战指挥机的困难条件下,架设起这座通讯之桥成为能否打赢这场现代信息化空潜联合突击的关键一环。

知道超级大黄蜂的大迎角/低速机动性良好,小单继续拉高全然暴露,J11重型战机直冲5000米高空,象一只孤傲的雄鹰。



484


中国南海南端,纳土纳群岛国际航线水下600米沉船旁,美国海浪三潜舰。

漫长的等待。接连发生的奇迹,使全舰官兵都相信上帝的手在护佑着,他们竟然能够大难不死。

舰首的钛合金耐压外壳与沉船剧烈碰擦后,竟然没有破裂!水深593米,水压达每平方厘米581牛顿,1平方米上就有600吨的水压,这个基础压力上,再叠加上碰撞的巨大冲击力,而钛合金耐压外壳还是没有破裂!如果这些还可以用美国极为优秀的钛合金――碳纤维多层复合耐压壳体制造技术来解释的话,那么,发生在沉船上的事情,只能以神迹来解释了。

二次大战时沉没在这里的是一艘重巡洋舰。它的弹药库自然是做了尽可能的加固,但要达到那个时代潜艇的极限耐压的两倍,仍然难以想象。可是这座8英寸炮弹弹药库就是在600米深的海底保持了60多年没有进水,直到刚才96级发射的2发末段电磁推进鱼雷击中了巡洋舰,才在巨大的应力下轰然崩溃。

海浪三的舰长也清楚听到了那段进水声,他在世界末日的惊恐中狂喜地看到,内层壳体压力指示正常!舰长立即反应出这是沉船的某个封闭舱室进水,那一串气泡迸出的声音无疑是天下最美妙的音乐,它能不能作为本舰的替身骗过那个凶神恶煞?

全舰官兵屏息以待。那艘神秘、凶恶并且几乎是无敌的潜舰终于擦肩而过,急速上升,越来越远,终于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沉默了1分钟。然后全舰官兵慢慢地、有条不紊地活动起来,只有手势和眼神的交换,没有人惊呼,也没有人说话。

损害管制官报告,两套推进系统的机械传动部分都已彻底损坏,潜舰没有能力自行修复。副舰长亲自到动力舱察看,报告核反应堆已处在动力计算机控制下,铀棒完全提起,自动转入休眠状态,电池组完好,制氧系统完好,空气压缩机组完好,…,最后,依靠现有的压缩空气系统,潜舰完全可以重新回到海面!

舰长的手指慢慢动了一下,开始一条一条地发出命令。

当海浪三重新浮出海面时,一个大数据包从潜舰天线抛给了一颗幸存的通讯卫星。

通讯卫星最后地忠实传达了对美国至关重要的信息。当它再次绕回东亚上空时,就被中绳海面升起的陶瓷弹丸破片击毁。


485


美国国防部地下指挥中心。

解开的数据包用最快速度传递到美国国防部长的桌前电脑上。国防部长看了20秒钟,就跳了起来,亲自给拳击手打电话:

用你那台独一无二的声纹分析计算机,把你刚收到的东西,和里根号发回来的日本春汛声纹比对一下!快!快!!快!!!



486


美国纽约,国土安全部总部。

那台电脑已经运转了50秒钟,显示屏上仍然什么结果也没有输出。

其实只要20秒钟没有结果,那就是常规分析不行了。声学分析室主任知道,单以作业量而论,这台计算机的20秒,超过全国所有声学分析专家加在一起干100年。

电脑将里根号转发提康号所有反潜平台录得的日本春汛级潜舰行进的声谱片断,扣掉这艘潜舰在开往新加坡参加演习的途中美军提康号巡洋舰声学分析室录得的声谱,剩下的东西,再与海浪三传来的神秘潜舰的声谱相对照分析,结果是没有结果。声学分析室主任认为,海浪三传来的声谱的噪声级实在太低了,它和那份声减法分析后“剩下的东西”一样,比海洋背景噪声声功率还要低10分贝以上,

分析难度实在太大了。即使是这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最尖端声学分析系统,也还是力有不逮。

如果海浪三那段录音真是一艘潜舰发出来的,那这艘潜舰无疑是全世界最安静的潜舰,它的噪声级肯定不到70分贝。潜舰自从被发明出来,它的噪声就越来越低,以年代时间为横坐标,潜舰噪声级为纵坐标,平滑描出的一条潜舰噪声进步曲线,是一条一阶导数小于零而二阶导数大于零的曲线,越接近现代,噪声级降低的速度越慢,看上去,它终究会无限接近一个下限水平横线,而无法向下穿越它。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老师,那位现代声学分析理论的创始人,声名卓著的海洋声学数学分析大师,曾经预言过现代潜舰的终极噪声级就在70分贝/30节,这就是那条下限水平横线。但是老师也告诫过他这位最出色的门生:在科学发展的历史上,还没有过什么指标界限是不能突破的,今后大概也不会有。以潜舰噪声而言,如果突破70分贝,那就不是科学技术的改良,而是革命,那时,你会发现现在这套声学分析方法不管用了。

现在这套声学分析方法就是不管用了。

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脑门冒出汗来。他知道时间不多,整个美国都在等着这份报告。部长,就在旁边急急地走来走去;全室人员都停了下来,在望着他。

主任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才会产生办法。可是满脑子里都是一片噪声,有用的信号一点都没有。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部长在接电话:“哈罗,袋鼠,你好呀,…不,还没有。…结果是有一份,可是它什么都不是,…”

就是这句话触发了室主任的灵感。它是什么?它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总可以知道它不是什么!

室主任一跃而起,急促地命令道:“打开目标海区声学地图资料库,把背景噪声成分一项项比对排除!……先排除海洋生物的,…哪一些?可能在那里的所有那些!

康吉鳗会发出“吠”音,箱鲀能犬叫,电鲶的叫起来像你家的那只加F猫,鲂鮄会学猪叫,海马会打鼓,石首鱼会发什么声音,这些都要我再告诉你一遍吗?美国没有时间了!

它们,它们是有限的!北极熊是不会去那里的!

…对,按噪声级从高往低排除!…”

室主任变得烦躁不堪,

又是110秒钟过去了。

目标区域声学地图资料库是美国海军海洋声学探测大队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一点点声音元素、一块块海区建立起来的,靠近航道的区域是重点之一,而靠近假想敌国家的区域就更是重点中的重点。室主任知道,这110秒,已经比对了声学地图资料库里数十万项声元素频谱,那是分解到一条条赤裸裸的正弦波后比对分离的,现在海洋层流噪音、海底涡流噪音甚至像那艘沉船造成的每一条海水流动速度差造成的噪声,都被事无巨细地分离了,

它,它还是没有结果!

室主任抬起崇敬而求助的目光,望向部长。刚才,就是部长的英明提示,解决了那个声谱模拟技术的分析!



487


部长急急地来回走着,脑子里想的却不是什么声学分析的问题。

部长在想,为什么总统要我出具署名的文字报告?

9-11。9-11那个梦魇的日子。那也是美国情报部门的梦魇。总统最后把罪过推到情报部门头上,中情局长引咎辞职。那时,就是先让中情局长出具了一份署名调查报告。

刚才,国土安全部的署名调查报告送上去了。署的是自己的真名,不是总统起的外号拳击手。报告结论是:击沉小鹰号的罪魁祸首是日本人。那是真话,凭良心和纯粹技术分析得出的真话,不是政治需要的假话。如果按照总统的政治需要,应该说是中国人干的。

但是,没有按那个政治需要写。

这肯定会给总统的政治生涯带来极大的麻烦。事情终究会曝光。第二个珍珠港。明知罪魁祸首却放了过去,而是声势煊赫地讨伐中国人,美国人民知道了会说什么?这次大选,他大概选不上了。

事情终究会曝光,纸包不住火。尽管那位觊觎自己位置的政治对手送上去另一份结论完全不同的秘密报告,那份报告引用了自己漏给他们的那盘新加坡机场高尔夫球场的录音可供声模拟技术比对分析,这么有力的技术分析证据定会使那位老狼般的对手信心满满,信心满满他就会把秘密报告递上去,递上去之后,总统如果能够看穿局中迷雾,那位政治对手到时候就会成为总统需要的推卸罪责的替罪羊,他是替罪羊,我不是,我找到了替身。所以现有位置还是不可动摇。如果总统也没有看破,那么总统自己事后恐怕地位不保,那时就是自己向人生最终政治目标的冲刺开始了,今夜发生的事情使这个最终冲刺的机会大大提前了。

火是从哪里烧穿了纸的?提康号巡洋舰。谁最先攻击了提康号?那个攻击一路延伸下来,打破层层阻截,一直打到小鹰号。总统如果还看不穿迷雾的话,就是因为他对一个关键人物的判断出了错误。史密斯舰长。总统授意史密斯舰长抛出了那个著名的史密斯推论,把一切原罪都推到中国人头上。是的,史密斯不喜欢中国人。如果在日本和中国两家之间让史密斯选择最讨厌谁,那顽固死板的阴沉沉的老家伙大概会选中国人。可是总统还是不了解此人的本性。史密斯一旦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会不折不扣地把真相说出来!不要以为新加坡事变犹如一团乱麻再也理不清楚,可以任由政治家们随心所欲地摆弄。在美国情报部门面前永远不会有真正的一团乱麻,不会有永远的一团乱麻。

唯一有些出乎意外的,是攻击提康号的竟然不是日本人,而是台湾独立分子!嗯嗯,史密斯比讨厌中国人更讨厌台湾独立分子。中国人只不过是崛起得太快以致威胁到了我们的地位,而台湾独立分子却是一群阴谋利用美国军队为他们自己谋取更大权力的卑鄙小人,美军里的那些正统军人看不起这群小人,不过是懂得需要利用这群小人去牵制中国的发展,是我们在利用他们,捏着鼻子利用。他们在散发着臭气。世界上有谁象他们一样为了谋求一己政治权位而不惜引入外人与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作对,不惜将自己的人民投入战火?这样一群小人若在西方民主国家是一定选不上的,他们只能在愚蠢的地方赢得选举,因为蠢人只能欺骗比他更蠢的人。他们的选民在觉悟到这些之后就会抛弃他们,所以他们迫不及待要制造事端转移政治斗争的方向发起这次台湾独立事变。因此他们要利用美国压制中国。美国如果被这些小人和蠢人利用了就比他们更愚蠢。史密斯一定不肯做这样的蠢人,他一定会报告上来。

台湾不会有那么厉害的潜舰。台湾舰载机对提康号攻击的背后必定是日台合谋。所以随后日本海军沿着台湾独立分子打开的缺口攻击了美军舰队。日台合谋,日本利用台湾对抗中美,在受到美中夹击态势的运输命脉航线上建立一个永不沉没的支撑点,台湾那些人则想利用日本的力量压制中国实现台湾独立。毕竟台湾真的独立了只能彻底投入日本的怀抱,而不是彻底投入美国的怀抱,反而会从美国的控制中挣脱出来。因为台湾一旦独立就彻底与中国大陆翻脸,此后他必定要在美日之中选择一个靠山,而美国为了自己的基本国家利益不会与中国翻脸大打出手,而日本为了保护资源命脉必须得到台湾,如果台湾被中国控制,日本就被中国控制。所以台湾独立事件一旦发生,就是日本的大机会,美国的大麻烦。

现在已经可以看出端倪。日本借口撤侨向台湾派去了强大的舰队,即将登陆基隆和东北部港口,台湾军队高级将领都被政变当局扣押,而当局看来允许日军的大举登陆。美军降落桃园机场的伞兵反而被当局看管起来。日台双方预先精心策划的大阴谋。火,很快就会烧穿了纸。

不必采取行动。以静制动,就任由事态照着它的本来轨道发展。只有这把火才能烧穿那层美国那些蠢人始终也看不透的窗户纸,否则这层纸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挡住国内那些蠢人的眼睛,也挡住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袋鼠就是挡在前面道路上的障碍物之一。袋鼠的报告一定会说是中国人干的。.

情报,总是为政治服务的,这是情报战的真谛。袋鼠会那样讲的。袋鼠本来就是最积极的反华先锋人物。

苏联垮台后,那些大军火商,现代的唐吉柯德,一定要找到一架风车,他们才能生存下去。中国就是他们新选的风车。他们资助了总统大选胜出,指定了他们的忠实代言人,所以总统就要任命袋鼠。所以袋鼠就热衷于在国会发表慷慨激昂的讲话,把纳税人的钱源源不绝地变成军火商的订单。袋鼠当然要讲。

不过,唯一可能揭破迷局的声学技术分析手段在我这里。分析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应该是不会再有结果了。没有技术分析对日本的指证,袋鼠的话仍旧是政客们和新闻界心照不宣的话题。心照不宣就是大家嘴巴里讲是中国人打的,心里却不信。所以,袋鼠他不管技术分析有没有结果,他都会讲。他的根据不是任何技术分析的事实,而是—人!这台机器到现在也没有分析出来,估计也很难分析出来,分析不出来,也就无法从技术上指证日本。事情就这样继续发展下去的话,究竟对谁有利?

没有多少时间了。那艘潜舰与克来星敦战斗群迎头开进,即将进入交战距离。如果它就是那艘日本人的春汛级潜舰,那么它还会攻击克来星敦,我们分析不出它的噪声说明了它的战斗能力。不过一艘潜舰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对抗一个高度戒备的航母战斗群。袭击小鹰号得手只是因为那是偷袭,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偷袭,如果正面面对美国航母战斗群的堂堂之阵,它是不可能打赢的。不过,克来星敦战斗群要消灭它还会多少付出一点代价,这个小损失不可能再被隐蔽起来,因为美国已经开始打击日本的卫星,而日本空军主力机群突然从中国东海春潮油田返航,态势上,很有可能与远东空军主力机群冲突,美国也不会容忍日军控制台湾。美日军事冲突将不可避免地公开化。

这不仅是军事态势,还是政治态势。中国人讲突出政治,这话也对也不对。政治是突出的,但不是因为你要突出它才突出,而是它本来就是突出的。人们做的事情只是用什么方式伪装它、改变它、掩盖它,掩盖到什么程度。如此而已。

所以,这个政治态势下,如果克来星敦战斗群再为同样的问题遭受损失,那么就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在国家政治上,小鹰号炸成碎片,里根号半沉半浮,这个责任都还不太大。而克来星敦号只要被蹭破一点皮,那在政治上就是天大的责任。

珍珠港是第一次。罗斯福总统的责任也没有那么大。美国总要卡住日本的资源线路,为此就要付出代价,在日本人受不了的时候,或者在日本人准备好了的时候,准备接受一次日本人突然袭击下造成的损失。

在政治上,这个突然袭击造成的损失大小只是次要方面,关键在于次数。是第一次,不能是第二次。这对于政治家来说,就像老派的新郎看待处女的贞操。

小鹰号和里根号是第一次,克来星敦是第二次。

再展开一点,珍珠港是第一次,今天是第二次。

所以纸被火烧穿之后,美国就需要安慰,政府需要对人民做出交待,总统需要一个理由。

所以,情报部门也需要一个理由。我也需要一个理由,保住现有地位需要一个理由,获取更高的位置就需要另一个理由。

什么理由?这是今夜情报分析的关键所在,决定自己的前途。

情报就是为政治服务的。我们要控制中东的石油,不是抢,我们还是给钱的。控制就是我们拿得便宜一些容易一些,别人拿得贵一些困难一些,朋友交情越差就越困难,敌人就拿不到。而便宜和贵,容易和困难,并不直接体现在价格上。这就是政治。

为这个政治服务,情报就要提出理由,比如说萨达姆有大杀伤性武器什么的。找个说得出口的理由就是,不必太讲究。比如大杀伤性武器,美国最多了,也不是什么罪过。

然后就打下了伊拉克。也没什么。

问题出在战后始终不能平静下来,讨厌的伊拉克人就是不肯接受现实,还非要没完没了地反抗。我要砍你的头,也没有苛刻挑剔到非要你把脖子洗干净的地步,美国向来是宽容大度的,我们还是为了推翻独裁推进你那里的民主的嘛,刀子弄脏一点是可以忍受的代价。可你脖子不洗干净也就罢了,还戴了个铁套子,崩了我的刀口,这个,就说不过去了。

这里就是政治的关键所在。美国人不会真讲究你有没有大杀伤性武器,没有最好,省得麻烦。像北韩不管真有假有,他口口声声喊着有,就很麻烦。麻烦在美国人民知道了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就不会批准你的行动,如果你擅自行动了,他们事后发现代价太大,你就要承担责任。伊拉克问题,就在于付出的代价过大。有没有大杀伤性武器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能让美国人付出的代价太大。去你那里拿石油,美国人是欣然领受的,但是一定要比不去你那里拿的要便宜一些,不然去你那里拿干什么,花纳税人的钱采取的这个去你那里拿石油的行动就是错误的了。

美国政治的真谛可以用一个方程式写出来:

利益=收入-成本

两党竞选,政客宣传,议员提案,都一方面讲收入大(别深究这个收入是怎么来的,即使是抢来的),一方面讲成本小(对高明的政客,这不仅包括硬成本,还要讲究软成本,就是美国软实力付出的代价),收入大成本小,利益就大,美国人就会批准你的行动。伊拉克行动本来以为是收入大成本小的,结果,伊拉克人讨厌地没完没了死皮赖脸地抵抗,少女为了揣着炸弹接近美国士兵,在死亡在即之时做出了鲜花般灿烂青春般明亮的笑容。仗打到这个份上,美国就要输了。上次在越南就是,人肉炸弹就是越南人的发明。男女老少背篓里装着炸弹,热情地给美国兵送水,然后与那些士兵同归于尽。美国兵起了警惕,就不让他们靠近,结果就有少妇,怀抱着她的婴儿——那婴儿在母亲的怀抱里,睡梦中露出安全的本能的笑容——那就骗过了那些士兵,他们都还信任人类最基本的伟大的母爱。可就是那位母亲,在平静的笑容中拉响怀中的炸弹,与她的孩子和美国士兵一起炸得粉碎。那时部长还在越南担任低级情报人员,对这样的事情铭心刻骨。一个民族,到了这个份上,就是不可战胜的。这不是任何情报工作能够防范的。那之后不久,美国就战败了。

看到下面送来的那张伊拉克人肉炸弹少女临行前留下的那张青春甜美笑容的照片,部长灵魂深处的东西又被唤醒了――那是越战那位母亲给他留下的灵魂的战栗。美国在伊拉克也快要战败了。

美国在伊拉克成本过大,因此需要追究一下行动的责任。总统照例是没有责任的。那就还是让情报部门承担责任吧。用个什么理由呢,成本过大这句话是不能明讲的。那个――对了,那个大杀伤性武器,好像伊拉克真的没有,就拿它当理由好了。

前车可鉴。如果今夜,情报部门又一次在同样的问题上犯政治错误,就是真真正正的愚蠢。政治上的愚蠢是最不可饶恕的愚蠢。

不不,总统先生,我们不必再绕弯子。今夜,中国人没有如同以往,在石油咽喉上退让一步,然后满天乌云也就散开,大家也就都过去了。中国人一步不退。中国人的脖子也没有洗干净,还在咽喉那里套了个硬质合金套子,美国人的刀子砍了一下,不仅蹦出缺口,而且刀子断了一把。从中国人不退这一步开始,美国这次行动在政治上就已经失败了。今夜与中国人翻脸比划,损失铁定不小,再加上日台合谋-日本偷袭美军造成的巨大损失,收入为零而成本巨大,利益铁定成为负数。今夜我们要减小损失,就不是突出政治,而是掩盖政治。美国的政治,在今夜用一句话说就是:

如果美日冲突不公开,那么一切袭击就都是中国人打的,不是也是;如果美日冲突公开了,那么一切罪恶就都是日本人蓄谋已久的策划,中国人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美军打成那样,否则花了美国纳税人那么多的钱就无法交待,是也不是。

思考到这里,部长灵台透彻,深感政治和人性的丑恶,情不自禁低呼出口:

“人啊,人!”

部长情不自禁喊出了这个触及灵魂的结论,却始未料及,就是这句话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让几多对美国怀抱的赤子之心停止了跳动。




488


人!这个最简单也最复杂的元素,听到声学分析室主任的耳朵里,犹如一个110分贝的炸雷。

人!!那是600米深的海底,会有人声吗?希腊神话里海伦那的歌声吗?现代低噪声潜舰在最低噪音作战环境已禁止舰员讲话,那时舰长发布命令是用视屏数据人机互动按键,就算有人声,外面还有真空浮筏隔离装置,还有内外壳体间的声隔离层,还有外壳表面涂复的吸声材料。

可是,部长刚才处理声谱模拟分析时的方向指引是神奇的。再试最后一次!

声学分析室主任命令把刚刚排除过所有区域声地图海洋背景噪声元素的“剩下的东西”,那些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再按照“人声”的方向尝试组合,看看它究竟“是什么”!

“什么人声?”目标声元素设定分析员不解地问。

“人讲话的声音!”室主任答。

“那…什么语种?”分析员还是问。

“汉语!北京普通话!不是闽南话也不是广东话,明白了吧!”室主任对分析员的幼稚问题已经不耐烦。

又是90秒过去了。计算机已经尝试组合了每一个汉字发音,用那“最后剩下的东西”的每一最小单元。天文数字的组合数飞速流过。

终于,终端结果视屏上慢慢出来一行中文:“我叫你皇帝不急太监急”


???!!!


英文释义同步显示。室主任楞了几秒钟,然后跳了起来。



489


美国纽约,国土安全部总部。

声学分析室主任不肯签字。这屋子里的人都明白整个情报部门的三种结论,三种结论各有各的理由和背景。声学分析竭尽全力的结果,没有找到任何潜舰的蛛丝马迹,却只找到了那句话。那句话既不是潜舰螺旋桨的气泡声音也不是高速齿轮的谐波高频,那是一句被加上去的借助中文讲出的嘲弄。不难想像发生了什么。竭尽全力地作事,只是证明自己是一个比部长还着急的被阉割的弄臣小人么?谁都知道,部长和国防部长属于国内民主党的两大不同的派系,背后有不同的议员群体的支持,再往后,就是代表着不同的企业界的两大势力。声学分析室主任觉得受到莫大的侮辱。室主任固执地拒绝在“声学分析表明纳土纳群岛南敌潜舰与新加坡外海攻击美军航母者为同一艘中国潜舰”的结论上签字,而是声明,只能认定那句话是一句中文,“其来源尚未查明”。

部长心中暗自庆幸获得了这样一个攻击对手的机会。有些人虽然拥有计算机般的科学头脑,却同时拥有敏感、脆弱、潜意识自卑的防卫型心理素质,这种心理素质的成因可以搬出一堆书籍,如果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更要从童年查起,从性倾向查起,一查到底。不过部长现在没有时间去查清室主任心理素质的成因,却不无惋惜地看到,室主任在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时,固执地绕了过去。

很明显,室主任把那看成是某些人加上去的一句嘲弄。声纹资料在到达声学分析室主任手里之前,还经过情报部门若干人的手,暂时来不及查明是那个家伙做了手脚,但肯定是触犯了涂改情报资料大忌的十恶不赦的行为,现在来不及查,事后一定查他出来严办。袋鼠的那一派人马,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军火商,他们的生意越好做,正经生意人的生意越难做,这样下去,早晚惹得全世界都抵制美货。可是总统那个西部牛仔就是偏爱袋鼠,总统甚至喜欢坐到舰载机的后座当一把战斗轰炸机飞行员。总统这种牛仔作风,使得国防部的声音比所有部门的都大。

现在好了,有这句话当了那些蠢人的愚蠢行为的注脚。问题的关键在于美日冲突一定会公开。中国东海美日主力机群冲突爆发的情报已经传来。那里是中国的地方,这些瞒不过中国人的眼睛。而中国领导人都是玩弄国际政治的一流高手。他们可以不经过美日双方的同意——当然不必经过——就公开我们已经打起来了的那些图像资料。于是该来的事情还是会来。事情公开之后再品评这句浅显的意在嫁祸中国人的话,就为那些蠢人们,那些在自己的前进道路上碍手碍脚的家伙们增添上一道愚蠢可笑徒劳无益的风景线。

看来那位政治对手还在押宝,还在加大赌注,以他的个人前途和美国情报界的声誉为赌注。这种赌博是他输不起也赢不起的豪赌。现在看来,他押得越多输的也就越多。不过现在也不必揭穿他的把戏,就让他继续加大赌注,押上他的所有家当。美国情报界的声誉已被押入赌场再也拿不回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要有人充当输光了的赌徒。美国要不输的话,情报局就只得输。于是就让那人代表情报局去输。

部长命令签发两份报告,一份是“声学分析表明新加坡外海攻击美军航母者疑为纳土纳群岛南中国潜舰”,另一份是室主任签署的关于那句中文的“其来源尚未查明”的报告,后一报告作为前者的附件。

部长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这样做自然是进可攻退可守。地雷一般的皮球骨碌碌地踢给了牛仔总统。



490


空军1号。

接到拳击手的声学分析报告,总统心中的无名火腾腾地升了起来。拳击手这个塌鼻子一定要我的好看,为什么?自然是他在事后渴望实现的政治野心。他明明知道我已经无路可退。现在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中国人。

看来对日政策有些过头了。美日军事政治同盟是完全正确的,问题是真理多走一步就会变成谬误。这些年来多走了一步。从公开的国家对日策略关系步步紧密到邀请肖犬那家伙去自己的牛仔牧场,事情办的有些过头,没给自己留后路。刀把子全都交到日本领导人的手里,他们如果做出破坏美日关系的任何意外举动我们在政治上都吃不了兜着走,何况是今夜导弹加鱼雷的打击。兜都兜不走了。

你要以为我真的相信史密斯推论就过分看低了我。那个东西只是一面美国的政治挡箭牌。大家心照不宣。日本的卫星即将消灭干净,然后对日外科手术的导弹应该看起来是从中国那边打过去的。这样事后才能把话说得圆满,夺回东亚事务的主控权也就夺回大半个世界的主控权。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现在有多厌恶日本。这也难怪,几方面一齐下手,事情就会是现在这样子。日本的侵华历史是这座火山的基础。日本现领导的推波助澜是主要动因。你们推波助澜只是为了要掩盖你们的重新武装,你们明面上不敢对着我们来,只好另行寻找重新武装的借口,先是炒作朝鲜核问题,这个借口的分量渐渐不足以支撑你们重新武装的庞大规模的时候,你们就抛出了另外一个更大的借口,这就是中国。你们煽动仇华情绪来凝聚国内共识,积极发展武备,掩盖对美企图,最终你们想从中国人那里夺取的实际目标就是两个:一个是台湾,一个是东海油田。而你们想从我们这里夺取的目标可就大得多了,大到危及了美国的基本国家利益,也大到决定了你们的生死存亡。

我们也早有察觉,只是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没想到你们现在就会动手。我们本来想极力遮盖住这些阴森森冷冰冰的东西,保持一个热络亲切甜蜜的美日关系,再利用你们一段时间,再奴役你们一段时间,再压制中国一段时间。可是上个月爆发了东京三城市核放射性涂料事件,老实说,那件事真的让我们大吃一惊。你们的核武器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你们就要动手了。所以我们必须抢在你们前面动手,先下手为强,晚了的话,即使以美国今天的雄厚军力也未必在开始就一定打得赢你们,最终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有资源你没有,不过重蹈太平洋战争覆辙的话代价过于巨大,而且如果让你们在初期就夺取到资源的话,最终胜负都会变得复杂起来。所以那次国际原子能机构调查组就那样草草收场了。大家心照不宣。彼此都加紧了准备。只是我还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动手。直到今夜,不,直到刚才,直到这些无可辩驳的证据一件件摆在我的面前。

于是我们不得不给你动一个手术。不过看起来是中国人操刀动的。中国人对你们现在火大了,除了历史原因,你们的煽动、参拜和惺惺作态,还有我们的一点点推波助澜,以及,中国方面也在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他们也在用这篇文章占领东海油田之争的道德制高点,台湾问题的道德制高点。几方面一齐动手,谁也不肯退让谁也不甘示弱,就终至于今夜的场面出现。终于,你们的千架飞机跨越了东海日本线,你们的登陆舰队登上台湾东北沿岸港口,大半个世纪之后日本兵的皮靴又踏上了中国人的那块土地,中国尚未愈合的巨大伤口又被你们插上新的一刀,这回没有谁会相信中国人还能忍下这口气。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黄海海域一艘中国战略导弹潜舰的愤青舰长一不小心发射了16枚那种东西,日本人十几年来招人讨厌的结果就是那个样子了,愤青们的诅咒成真了,是中国人一不小心把你们给灭了,不是我们。

就在此时,安全事务助理呈给总统一份最新紧急情报:克来星敦战斗群遭到中国J11飞机从北面的攻击!

嗯?日本春汛潜舰从南面攻击,中国机群竟然拿下了太平岛从北面攻击,日中联手对美国南北夹击吗?还是别的什么可能?

如果潜舰和飞机都是日本的,可能吗?不,不可能。总统虽然军事知识只及入门水平,可也知道日本在那附近2000公里内没有任何可以起降重型战机的平台,就算想冒充中国的J11也是冒充不来的。

如果潜舰和飞机都是中国的,可能吗?潜舰那边有问题。除非重新回到史密斯推论。难道那老家伙真说对了吗?不不,不能这样思考问题。事已至此,只能想事情应该是怎样才对我们最有利,而不是想事情究竟是怎么样。何况,那老家伙刚才自己又打报告上来全盘推翻了他的推论,而把矛头指向了台湾独立分子。这样,事后的听证会上我就无法再援引这个著名的推论了。别人却会引用史密斯的新推论,新推论的矛头指向台湾独立运动,而现在事情的发展正无可挽回地把台湾独立运动与日本人的图谋不轨联系在一起。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都象江河一样无可挽回地流向大海,所有事情脉络的发展都最后指向问题的终结:日台合谋,图谋美中。

斯普拉特里群岛之战,最大可能应该是潜舰是日本的飞机是中国的,双方不谋而合地同时攻击克来星敦舰队,因为克来星敦的进入同时威胁了他们双方的生命线。不过,不必花费时间弄清这些细节了,不必,也来不及了。

现在再陷入分析南中国海飞机和潜舰的细节就是在政治上落了下乘。上策是必须使用钢铁一般的武力夺取日中资源航线的南大门,关上这个南大门,就把日中这两个不可琢磨难以控制的国家都关在了笼子里,台湾也同样被关在笼子里,别管他们在笼子里怎样钩心斗角谁胜谁负,总之是在美国的笼子里斗就行。符合美国最大利益的局面就是日中互斗并且是在美国的笼子里互斗。今夜日本人发起行动,日中互斗局面已成,剩下的事就是一定保证他们都处在美国的笼子里,这才是关键。

总统在电话中对国防部长袋鼠下达了命令:“集中我们在东南亚的全部力量确保克来星敦完成遏制咽喉!踏上台湾岛的日军一旦与台湾军队发生冲突,或者中国大陆军队一旦对日开火,就立即执行杜特立中校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