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他真的冤吗?

jek1219 收藏 4 113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13_85271_6885271.jpg[/img] 袁崇焕他真的冤吗?有人觉得他很冤,甚至说袁崇焕之死时可以比拟岳飞的千古奇冤。对此我不敢苟同,先不提历史上那些有争议的地方,在这里仅试着解析一下他的真正死因。 众所周知,崇祯元年的袁崇焕绝对称得上是崇祯帝最信任的人。崇祯元年(1628年)命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七月入都,崇祯帝召见平台。袁崇焕慷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崇焕他真的冤吗?有人觉得他很冤,甚至说袁崇焕之死时可以比拟岳飞的千古奇冤。对此我不敢苟同,先不提历史上那些有争议的地方,在这里仅试着解析一下他的真正死因。


众所周知,崇祯元年的袁崇焕绝对称得上是崇祯帝最信任的人。崇祯元年(1628年)命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七月入都,崇祯帝召见平台。袁崇焕慷慨陈词,计划以五年时间恢复辽东,并疏陈方略,崇祯帝大喜,赐袁崇焕尚方宝剑。袁崇焕出关时领有数万辽饷、米180万,另发内帑120万、铠甲40万具,红夷大炮10门,其他弓箭军械无数。这可是明末历代督师中绝无仅有的,而且崇祯帝还应他所请收回了其属下除辽东毛文龙外所有的尚方宝剑,撤走了所有文官及太监监军,甚至还收回各级官员的专奏之权,承诺在其收复辽东的过程中决不指手画脚,同时还保证在此期间决不拖欠粮饷。这样的宠信不要说明末,就算是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都找不出几例,同时这也说明了此时的崇祯帝绝对不是个多疑猜忌的皇帝,要不然他决不会答应袁崇焕上面的四个请求。那为什么仅仅一年时间他就落的凌迟的下场?难道真的是因为皇太极那可笑的反间计?我想应该是不可能!如果当时的崇祯帝还如当初那样信任袁崇焕的话,那两个太监(如果史上真有这两个人的话,不过本人认为这是乾隆给自己脸上贴金,因为乾隆朝以前相关资料中均没有这类说法)的话绝对不可能打动崇祯,那两个太监仅仅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为什么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呢?那让我们看看袁崇焕那两项最大的罪名吧。


以市米则资盗。

崇祯二年春,蒙古哈喇慎三十六家发生大饥荒,请求通市粜米。袁崇焕在崇祯二年(1629年)三月申请对蒙古喀喇沁部开马市,提出因大旱蒙古部落没有粮食,所以要开马市接济。众所周知,此时的蒙古除了林丹汉所部外大多以倒向后金,而此时的后金也遭了灾荒没有粮食吃,正是应当绝不开马市而饿死后金之时,要开马市接济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崇祯帝发诏书斥责曰:“据报西夷市买货物,明是接应东夷,藉寇资盗,岂容听许?”袁崇焕则不以为然抗辩曰:“许其关外高堡通市度命,但只许布米易换柴薪,如违禁之物,俱肃法严禁,业责无与奴通。各夷共谓:室如悬磬,不市卖一二布匹于东,何由藉其利而糊口?宁愿以妻子为质,断不敢诱奴入犯蓟辽。哀求备至,各置妻子与高台堡外,历历也。”结果断然抗命,开市接济。根据《明史记事本末补遗》记载后金乘机派遣400人从这购走了大量的粮食。这在崇祯帝心中打下了第一根钉子,但是崇祯帝出于自己先前的承诺和对其五年平辽的信任没有加以追究。然而在稍后的己巳之变中,为后金进攻北京带路的,恰恰就是这支袁崇焕在奏章中认定“断不敢诱奴入犯蓟辽”的蒙古部族。所以这项罪名应该没冤枉他。


以谋疑则斩帅

这里指的是袁崇焕杀毛文龙。先让我们看看袁崇焕给毛文龙定的罪名:


1.祖制,大将在外,必命文臣监,尔专制一方,军马钱粮不受核,一当斩;

2....尔奏报尽欺罔,杀降人难民冒功,二当斩;

3....尔奏有牧马登州取南京如反掌语,大逆不道,三当斩;

4.每岁饷银数十万,不以给兵,月止散米三斗又半,侵盗军粮,四当斩;

5.擅开马市于皮岛,私通外番,五当斩;

6.部将数千人悉冒己姓,副将以下滥给札付千...,六当斩;

7.剽掠商船,自为盗贼,七当斩;

8.强取民间子女...八当斩;

9.驱难民远窃人参,不从则饿死...九当斩;

10....拜魏忠贤为父,塑冕旒像于岛中,十当斩;

11.铁山之败,丧军无算,掩败为功,十一当斩;

12.开镇八年,不能复寸土,观望养敌,十二当斩!


罪名不少,那咱们一条条分析。

第一条咱想先问问袁大人你的监军在那里?还有人家毛文龙那原来还是有太监监军的,是应你老人家的要求才撤走的,这一条实在有点莫名其妙了。

第二条毛文龙的战功大多是袁大人在觉华岛上清点的,兵部核准才确认,若毛文龙“尽欺罔”而冒功,那袁大人何苦在查验完毕以后写上“俱是真正壮夷”?袁大人是不是有失职之嫌?

第三条有点锦衣卫的架势我就不说了。

第四条袁崇焕在崇祯元年出关以后请求崇祯将东江的军饷先给他,再由他来发,崇祯同意了。而袁大人认为毛文龙有吃空饷的嫌疑,于是只给了28000人的军饷。而这还不足前几次朝廷查核毛文龙兵力时一个岛的数字,而且朝廷只清点马步两军,东江的水师全不算在内。等袁大人杀了毛帅以后自己清点发现确实远不止“二万八”,于是袁大人接管东江以后军饷不降反增,还超过了原有的粮饷,这完全是袁大人自煽耳光。袁大人领了东江的粮饷不给兵,把饿得东江“人皆菜色”,最后自己核查后又不减反增,到底是谁在“侵盗军粮”?

第五条就不说了看看上面就知道谁比较该杀。

第六条看看历史上各位名将手下有多少和自己同姓就知道了,而且毛文龙死后东江镇一样听朝廷的调遣而没有哗变,而袁大人的关宁军呢?袁大人一下狱,祖大寿就哗变了,朝廷的指令都不听了,只看袁大人的手书,谁的军队是私军?

第七条看看满清的八大皇商就知道了,都是在那是资助后金的,不少货物就是走海路。

第八条咱就不说了,无语中。

第九条由于袁大人有意克扣东江镇的军饷、粮饷,朝廷也是长期拖欠,毛帅搞“大生产”也成罪名了?袁大人把整个东江镇都饿得“人皆菜色”,就是要求东江镇受其节制,这不就是“不从则饿死”吗?袁大人也真有脸皮把这条罪名罗列出来,也不看看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这种作为跟蒋委员长是否又心有灵犀了……?

第十条袁大人好像也请修九千岁的生祠吧?可惜魏忠贤看他不上,不让他修。怎么不秉公执法、严于律己、负荆请罪把自己也给办了?此条完全查无实据,当是袁崇焕捏造。拜魏忠贤为父一事完全没有任何证据,仅见于袁一人所说,而且即使要“塑冕旒像”也应该在登州等繁华之地,塑于荒岛岂不可笑,还是个除了袁崇焕就没有其他人知道的荒岛。

第十一条袁大人顶着朝廷两次催促出兵策应的申斥“观望养敌”(天启七年正月初八,皇太极一面遣使与袁崇焕议和,一面派遣后金军渡过鸭绿江,进攻朝鲜,朝鲜和毛文龙告急,朝廷命袁崇焕发兵援助,并拣轻兵捣巢,袁崇焕上疏无虚可捣“顷闻奴兵十万掠鲜,十万居守(后金一共才多少人?哪来的二十万兵?这个理由实在是.....),何所见而妄揣夷穴之虚乎?我纵倾伍捣之,无论悬军不能深入,即深入奚损于逸待之夷?而虎酋新并粆花,意殊区测,都令、塞令(敖汉部酋塞臣卓礼克图)新通于奴而仇于我,万一我兵正道以东,奴暗以轻骑北出而袭我关宁,此时救人耶,抑自救耶?”并以正在修筑大小凌河诸城,不可间断为由拒绝执行支援。仅派徐琏率水兵千人援东江,派赵率教朱梅率领九千人至三岔河牵制。而朝鲜已经和后金达和,赵率教等人兵回。自此,朝鲜对后金封锁破产。),眼睁睁的看着朝鲜和东江镇被后金重兵打垮不说,还把铁山屯田军遭偷袭而被屠杀说成是丧军,此时袁大人把自己曾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在《三朝辽事实录》卷十七里记载着:“天启七年四月袁崇焕谨题当道诸名公:‘毛帅每冬冰交,则避之海岛,天下所知也。铁山所留者,老弱及丽人耳!’”……袁大人对毛帅奋起反抗在铁山、瓶山、昌城、鸭绿江取得的“五战而五胜”说成是“掩败为功”,试想毛帅若真的“丧师”了,又怎么能在两三个月以后皇太极攻“宁、锦”时策应袁大人?怎么会有袁大人为毛帅报功的奏折:“……使非毛帅捣虚,锦宁又受敌矣!毛帅虽被创兵折,然数年牵制之功,此为最烈!”?再说“宁锦大战”中袁大人所谓:“倘城不完而敌至,势必撤还,是弃垂成功也”成为了现实,而自己保证的“三城已完,战守又在关门四百里外,金汤益固矣”化为了泡影但却“胜”了?这难道就不是“掩败为功”吗?

第十二条毛文龙的东江镇是白手起家,东江镇本身就是收复的土地,即便袁大人官拜督师后以不准片帆入海的形式断绝东江镇补给而“配合”后金蚕食和打击东江镇,但东江镇还尚存,就不可能“不能复寸土”,而袁大人这个作为又跟那个谁心有灵犀了?另外,“观望养敌”要算袁大人的专利,袁大人不仅是“观望”而不策应友军和盟友,且还“以粮资寇”可谓货真价实的“养敌”。反观毛帅每年好歹还不时出击,还不至于如蒋委员长所说的什么“游而不击”,所谓“不能复寸土”倒是符合袁大人及其手下的骄兵悍将,袁大人拿着几百万两银子和蓟、辽、东江三镇的极权,也没见能恢复孙承宗运用东江镇在辽南的声势,轻描淡写达到的境界——“遣将分据锦州、松山、杏山、右屯及大、小凌河,缮城郭居之”,反而在他的任上明朝辽东战局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窘境,在明朝灭亡的整个过程中他没有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反而成为了不少败笔的添加者。

从上面可以看出这第二条也没有冤枉袁崇焕,如果再把毛文龙的那些罪名给他套上,他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袁崇焕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以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擅自杀了一个拥有尚方宝剑的一品大员,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可以说随便换哪一个皇帝在这种情况下都很有可能将袁崇焕招回下狱,而崇祯皇帝却没有,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我个人认为崇祯皇帝此时已经产生了杀他之心,不过由于杀了他后没有可替代的人选所以才放过他,想要等五年平辽的结果出来后再作打算。不过猜忌已经产生,“己巳之变”时袁崇焕带兵回京曾以兵马劳累为由希望进城,就被拒绝了。


1629年(崇祯二年)十月,发生“己巳之变”,皇太极率十万清兵绕道蒙古,十月戊寅日(12月11日)突破长城喜峰口,攻陷遵化,京师震动而戒严,同时诏令各路兵马勤王。正在山海关附近的袁崇焕部,于十一月辛卯日(12月24日)赶到蓟州,袁崇焕本应将来犯之敌阻挡在蓟州至通州一线,在此展开决战,以确保京城安全。他向皇帝承诺“必不令敌越蓟西”,但没有收到任何阻拦的情况下皇太极直接通过天险蓟门。六天后,于十一月丁酉日(12月30日)晚袁崇焕抵达广渠门外,,此时后金部队已经到达北京城外4天。到达后袁崇焕的防区为广渠门外。袁崇焕如此之举,引起北京城外的戚畹中贵的极度不满,纷纷向朝廷告状:袁崇焕名为入援,却听任敌骑劫掠焚烧民舍,不敢一矢相加,城外戚畹中贵园亭庄舍被敌骑蹂躏殆尽。此后的战斗中,袁崇焕经常按兵不动,而蒙古大将满桂却极力求战。一次满桂于后金军交战失利,向袁崇焕求援,袁崇焕下令对败兵放箭,竟差点将满桂射死。满桂入城向崇祯告状,举朝震惊,崇祯找袁崇焕对质,袁崇焕不能答。崇祯大怒下令将袁崇焕以“杀毛文龙”、“致敌犯关”、“射满桂”为名下狱问罪。


我不认为袁崇焕会是一个汉奸——因为皇太极给不了他比崇祯更多的东西,也不能肯定他的军事才能到底如何——有关于他的战报各种资料上的数字差距太大了,甚至无法确认他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各种理由都有有好有坏,不过他的行为挑战了一个帝王的容忍底线,所以不管如何他必死无疑。而袁崇焕死后崇祯皇帝除了身边的太监再也不信任任何人,猜忌之心大起,太监锦衣卫四处监察,天下开始真正的大乱了。从以上这些来看我认为袁崇焕该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