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的对歼八最正确的评价-----反思歼八战机:被选入内参的秘文!---转载

chenchongyong 收藏 23 1697
导读:准备睡觉了还瞄到一篇文章,忍不住抄了过来。这篇文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废话,不赞同就不会转了),不过贴过来肯定大家看了会有自己的意见,对原作者的意见,希望大家用心体会,求同存异,每个人的观点都会有相应的局限性。作者的文章估计所谓的“沈飞派”看起来会非常不爽,不过作者的本意应该不是说某个公司或者机构的问题而且对事不对人,分门立派相互斗也不利于发展,毕竟创新才是出路,有时候敢于放弃也是一种勇气,让我也想起了在科曼奇下马后,有这么一句话:美国人有钱,但是更会花钱。我想或许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从现在开始努力,进步不是

准备睡觉了还瞄到一篇文章,忍不住抄了过来。这篇文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废话,不赞同就不会转了),不过贴过来肯定大家看了会有自己的意见,对原作者的意见,希望大家用心体会,求同存异,每个人的观点都会有相应的局限性。作者的文章估计所谓的“沈飞派”看起来会非常不爽,不过作者的本意应该不是说某个公司或者机构的问题而且对事不对人,分门立派相互斗也不利于发展,毕竟创新才是出路,有时候敢于放弃也是一种勇气,让我也想起了在科曼奇下马后,有这么一句话:美国人有钱,但是更会花钱。我想或许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从现在开始努力,进步不是想来的,也不是某个国家民族的专利,是努力而来的结果,是创新、前瞻加上孜孜不倦的产物。


我看过的对歼八最正确的评价-----反思歼八战机:被选入内参的秘文!---转载

歼八与歼六是“叔伯兄弟”,与中国空军的渊源至今都在40年以上:歼六1964年正式服役,歼八1965年正式立项研制。今天,歼六已经整建制退役,而歼八仍在中国空军服役并继续改进中。在同时代(第二代)国外战机已经或正在大批退役,21世纪战机(第四代)已经服役的世界军事大形势下,这款我国自行设计自20世纪70年代的飞机,能否适应现代作战环境?还有没有继续挖掘的性能潜力和价值?在歼八研制生产、装备服役的漫长过程中,有哪些经验教训,可供我未来战机发展借鉴和汲取?在周边军事环境恶劣、中国新军事变革加速、全面关注国防的今天,思考这些问题并非是无益的。但笔者并非专业人士,所论未必精准正确,所能做到的,只是尽量客观地陈述一孔之见,在国内外众说纷纭的喧嚷中凑一下“热闹” 而已,如能抛砖引玉,则属望外之喜。

一、 歼八的历史

(一)歼八诞生的世界背景。歼八战机是冷战年代苏联空军防卫作战思想的中国产物。“冷战”——人类历史上这种前所未有的战争形式,其实是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两大政治、军事集团,在“核冬天”同归于尽的巨大阴影中,一种彼此恐惧又不甘屈服的无奈选择。核武器是军事史上迄今为止唯一可以颠覆“手段服从目的”的传统战争学说的畸形武器,由这种畸形武器直接导致畸形的战争状态,由此又深刻而久远地影响了许多国家的军事学说和军备发展思路。中国虽然于冷战的后半期退出美苏两大阵营的集团对峙,但由于此时世界已经从政治和军事上被一分为二,中国无力撑起单独一极,反而面临两面夹击的战略处境,故中国军事思想无法置身“冷战”局外而自成一统。在世界各大国为应付冷战年代现实军事威胁而研制新一代武器装备时,中国也参照其他大国的做法,针对自己的情况,开始了包括歼八在内的一系列新型主战装备的研制。

美国于1945年8月在日本投下原子弹,本意就是一箭双雕,杀鸡儆猴,警告斯大林不要试图与美国争夺二战战利品和对世界的领导权。由于核武器的毁灭性威力在促使顽固的日本人签署投降书方面直接的心理作用,运载这种武器的远程重型轰炸机因此也被称为“战略轰炸机”,这一称呼延续至今。日本长崎和广岛的废墟,让政治家们和军事家们,只需要进行简单的算术就知道需要多少架战略轰炸机和核弹,可以得到胜利;而如果要使国家免于核武器打击,只要能够将敌方远程轰炸机拦截在国境之外即可。正像一则笑话所说的那样,杀鸡给猴看的结果是猴子也学会了杀鸡,苏联于1947年也试验成功了原子弹。美国一改最初的傲慢,惊慌失措起来。无情战争的恶本能,在你死我活极端对立的意识形态发酵下,先是政治家和军人,继尔是整个国家及其国际追随者,然后是整个世界,迅速而不能自已地逼近疯狂。于是,匍匐在二战的硝烟里没有片刻的喘息,美苏及其所属的北约和华约集团,就展开了最初的军备竞赛:战略轰炸机、核弹以及用于护航和拦截的歼击机群。

随着20世纪60年代超音速战机在苏联率先问世,双方同时想到以最快的速度,将从高空入侵的敌方战略轰炸机拦截在领空之外。专职的截击机应运而生:苏联是苏-9、苏-11、苏-15;美国是F-102、F-103、F-106。



整个冷战年代,双方总体军事对峙的形势是:地面上——主要是欧洲方向,苏军呈进攻态势——苏军的坦克是北约坦克数量的3倍;而在空中,北约则呈进攻态势。(据不久前解密的资料,苏联曾经有用189颗核弹荡平欧洲,然后以装甲集团横扫北约的计划;当然美国和北约也有从空中将苏联全部变成灰烬的打算。)以美、苏两国的空中态势论,美国以美、日、韩、澳联盟为支撑,利用设在这些国家的空军基地和6艘左右的重型航母,从东边伸出一只巨大的拳头,同时,欧洲各国也落满了美制战略轰炸机;此外,美国还可以从自己的本土直接出击。相比之下,只有从北极越过加拿大攻击美国一条路线。

由于谁都无法跳出“相互确保摧毁” 的核魔咒,双方的轰炸机群始终没有飞临对方的头顶,倒是美国凭借领先的航空优势,率先研制出U-2战略侦察机。这种飞机依仗高空高速,在苏联和华约国家上空如入无人之境。

双方基本军事平衡的脆弱平静,就此被打破。

总体态势的不利和现实威胁的逼近,让苏联自然而然地被置于空中防守的地位。苏联虽研制出萨姆-1高空地空导弹,但笨重的系统,低下的机动能力相对于广袤的国土和行踪不定的美战略侦察机,实在力不从心。研制高空、高速,具有大区域面防空能力截击机的紧迫性,进一步加强。

对空军使用有着独特体会和见解的美国及西方军政首脑们,巧妙地、无声无形地占据了空中进攻的态势,迫使苏联空中军备发展思路,沿着违背空军特性的方向走下去。

20世纪50年代末期,由于朝鲜战争的“加热”,冷战迅速升温。美国已经感觉出空中进攻性军事大战略布局带来的巨大好处:苏联以战略轰炸机为主发起空中进攻的威胁已不足为虑。加之超音速技术的普及,歼击机已可承担必要情况下的拦截任务,于是专职截击机的发展被立即叫停,多用途战机的研制成为空军装备的主要考虑,在兼顾速度的同时,突防、压制,成为主要的战术指标。F-111就是这个时期美国空中作战思想的产物。

F-111曾经是20世纪七十年代速度最快、航程最远、载弹量最大、突防能力最强的战斗轰炸机。当时盛行于西方的主流战略,是以核攻击对付苏联的大规模核打击,无论是战略级还是战术级。所以美国空军战略司令部,将大部分的财力和人力投入到战略轰炸机部队的建设上,著名的B-52就是这时诞生的。美空军战术司令部不甘示弱,也提出了一种双座、全天候、短距起降、最大速度M2.5、外挂4.5吨常规弹药以及内部弹仓可挂454公斤核弹,名为“试验性战术战斗机”(TFX)的项目。

正好美国海军此时也在探索一种配备远程雷达和远程空空导弹的大型超音速截击机,用于保护航母编队免遭苏联远程轰炸机和超音速巡航导弹的打击。在肯尼迪总统的国防部长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越战后期美军总司令)的撮合下,TFX成为了空军海军联合项目,其机体和发动机通用,而机载设备各异。1961年12月, TFX计划被定义为空军的F-111A超音速精确攻击机和海军的F-111B重型远程超音速舰载截击机。

1964年10月,第一架F-111A生产完毕,麦克纳马拉在出厂仪式上说:“在航空历史上,我们首次拥有了一种有运输机般的航程、轰炸机般载弹量和续航力、战斗机般敏捷身手的飞机。”1968年3月,6架F-111A派驻泰国基地,开始在越南战场进行实战检验,共出击55架次,每架F-111A的投弹量相当于5架F-4,并且不需要电子战机和空中加油机的支援保障。在克服了一系列技术缺陷后,1972年10月F-111A再次投入越南战场。6个月里,F-111A在最恶劣的天气、最强大的防空体系中执行了4000架次的任务,损失率仅仅0.15%。苏式防空导弹和高炮均对低空高速的F-111A无可奈何。

越战证明,F-111是当时战斗力最强、生存能力最高的战斗轰炸机。它不仅能作为战术核攻击机,还能够携带大量的常规弹药,执行战场阻断、近距空中支援和战略轰炸等任务,其极限载弹量达16吨(最多挂50枚340公斤攻击炸弹,或者26枚454公斤炸弹),是一般战术飞机的2.5倍,高空冲刺速度达到M2.6,低空冲刺速度也能达到M1.2,远胜于苏联同级别的苏-24。即使在今天,西方也没有任何一款战术飞机在载弹量和速度方面超过F-111。据计算,综合航程和载弹量等因素,1架F-111的对地攻击效能相当于3架F-16C。需要制空战机F-15C、反雷达的F-16CJ和电磁压制的EA-6B协同作战才能完成的战场突击任务,系统完备、武器齐全的F-111一身便可担当。

到70年代中期,美军开始淘汰其亚音速的EB-66/RB-66防区外电子战飞机,将40架F-111A改造为EF-111A电子战机。EF-111A的弹舱内容纳了10台独立的干扰发射机,其效能是海军EA-6B的2倍。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精确打击战术的推广,美国战术空军司令部对其F-111F进行了一项至关重要的改进——弹舱内加装AVQ-26铺路钉热成像观瞄/激光指示系统,使之能够使用各种激光制导炸弹和电视制导炸弹,作战效能得到了本质上的提高。澳大利亚通过硬件升级还获得了AGM-84鱼叉反舰导弹的发射能力。 1986年是F-111最风光的一年。这场震惊世界的万里空中大奔袭,似乎就是专门为F-111这种远程、重载、高速的战斗轰炸机而设计的。美空军第48飞行大队的F-111F从英国起飞,经过4800多公里的远航,横跨欧洲大陆并飞到中亚地区,成功地支援了海军舰载机部队对利比亚的外科手术式的袭击。EF-111A也对该次作战提供的强有力的电子战支援。美军对F-111F的轰炸效果相当满意。

越南战争的实践,让美国对于空中战争趋势的判断更加自信。而F-111战机的表现证明,美国继在战略轰炸机方面取得总体优势之后,在战术飞机上也大幅度领先苏联。借助强大的机械工业和新兴电子技术的领先,除了加速研制多用途新型战斗轰炸机F-15、F-16、F-18外,1976年美国还制订了一个称霸21世纪天空的“黑计划”——即隐形飞机计划。

尼克松在越战后期写了一本著名的书,叫《1999,不战而胜》。如果说冷战是美国精心设计的一个拖垮苏联的超级政治阴谋,军备竞赛就是这个阴谋的核心,而空中军备竞赛又是这核心中重要的一环。

为了让苏联在错误道路走得更远,美国不停地在高空、高速方面创造技术记录,但却只在战略侦察机上应用且只少量生产,如SR71,诱使苏联把军事航空的着重点和大量航空研制经费,投在对未来空中战争几无用处的截击机上。苏联果然上当,米格23之后,是米格25,图-128-138-148系列,直到20世纪九十年代研制出近乎完美的重型截击机米格31。但这时世界政治形势正酝酿巨变,苏联帝国已经濒临末日。

苏联采取紧逼盯人的篮球战术,一边盯住美国的战略侦察机大力研制新型截击机,另一边还瞄准美国的多用途战机一对一“厮杀”:米格29对F-16,苏-27对F-15,热火朝天地“赛”起来。但由于被美国声东击西的战术迷惑,苏联空军在不知不觉中误入歧途,以至于苏军在第三代战机平台上虽然基本上赶上美军,但在预警机和空中指挥自动化系统方面,则远远地落在了后面。


双方在军事航空领域并驾齐驱你追我赶地拼了40多年,苏联终于败下阵来。到20世纪末,美国新一代空战平台——隐形飞机问世,作为苏联继承人的俄罗斯连追赶平台的力气也几乎耗尽。就如苏联的垮台不仅仅是经济原因一样,苏联在军事航空方面的落后,也不仅仅是技术原因。对空军军种本性的认识,对自身战略的理解,对对手真实意图的判断,才是今天俄罗斯在军事航空和空军理论方面落后的根本原因。

美、苏在军事航空方面的角力,深刻地影响了未曾进行过大规模空中战争的中国空军,连带地也影响了以军品生产为主的整个中国航空工业。

(二)歼八诞生的中国背景

新中国空军是苏联空军之“子”,“血缘”关系可以追溯到红军时期。

朝鲜战争之初,苏联空军像老鹰带小鹰一样,领着速成型的中国空军与世界第一的美国空军展开格斗。无论装备、技术或战术,中国空军都是深得苏联空军真传的第一个。

苏联是大陆军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和英、美等西方国家将空军作为一个完全独立军种的理解不一样,苏军将空军的作用限定在掩护支援陆军上。半是出于传统因由,半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偏执,苏联解决反对杜黑理论,既不像美、英那样重视轰炸机对敌国深远后方的战略进攻,也不像德国那样注重强击机对敌地面目标的直接摧毁和压制,而格外注重歼击机——空中格斗客观上也比较符合苏联人尚武的民族特性。

所有这些,都完整无缺地遗传给了中国空军。

中国空军在朝鲜战争的三年空战中,只对一个小孤岛进行过两次小规模的战术轰炸,而使用强击机突击“联合国军”的事情,一次也没有发生过。超过99%的空战都是空中格斗。就战术水平而言,基本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歼击机诞生时的状况。中国空军对这场被世界称为“喷气机首次大规模空战”的总结,迄今仍基本停留在对英雄主义的浪漫颂扬和局部战术胜利的满足,而鲜有客观、冷静、全面的学术探讨。这也和“一战”后的情形类似。

和中国几千年的陆军传统完备的战略战术,以及解放军漫长而壮观的发展史比起来,朝鲜战场上这点极其有限的空战经验,当然不足以成为中国空军立军的理论基础。但紧接着朝鲜战争结束而到来的更加严峻的蒋介石反攻大陆、中苏反目、中印冲突、中美交火,让中国四面受敌,难有喘息之机以从容反思。中国空军就这样在苏军老师和自己有限经验的引导,和迫在眉睫黑云压城形势的逼迫下,沿着防空军的方向走下去了。由于深受苏联技术、战术的影响,中国空军的思维惯性并没有因为中苏政治关系的彻底破裂而停顿,反而陷入了苏联对美国的战术怪圈:试图在模仿中超越,却只能在超越中模仿。歼八及其系列改进形的诞生,就是中国空军这一建军思路走向极端的证明。

中苏蜜月期,中国担忧的是美、蒋的空中骚扰;中苏反目之后,中国担忧的是苏联战略轰炸机和前线航空兵的歼击机。和美国优越的空中进攻态势不一样,中国无论地面还是空中,都处在苏军直接的沉重战略压力下。这一压力,导致中国军队的整个军事方针“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全党、全军、全面都备战备荒,国家的整个经济体系、行政体系无不因此改变,军事工业体系更不待言。可以说,美国人卸下的战略负担,被中国自己主动地担了起来。解放军三军武器装备,都围绕这一战略方针设计制造,歼八只不过那个时代中国军备思想的一个空中缩影而已。

朝鲜战争的意外失败,让美国对新中国忽然心生恐惧。而新中国由于受尽美国的核讹诈,朝鲜战争之后,更倾举国之力研制原子弹。这反过来又大大地刺激了美国的神经。利用蒋介石急于反攻大陆的心理,美国一面假手国民党空军驾驶美制高空侦察机深入中国西北腹地,搜集军事情报,一面出于对东南亚势力范围失守的忧心,寻机发动了越南战争,从战略上封锁中国。

从东南到西南,整个南部中国天空一片告急之声。空军司令刘亚楼曾亲赴一线,共同协商以歼六击落越境骚扰的无人战术侦察机,但对于U-2等高空战略侦察机,即使引进苏联最新型的米格-21也无可奈何。中国虽然也引进了苏联的“萨姆-1/2”地空导弹,但出于和苏联防空军同样的机动不便的原因,不得不动起研制新型高空高速战斗机的念头。

此时——1965年,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歼六刚仿制成功,歼七的仿制刚提上日程,研制歼八的计划就得到批准。

(三)歼八的诞生。

在新飞机研制的几套方案中,航空研究院最后首肯了沈阳飞机设计所提出的设计思想:突出高空高速性能,增大航程,提高爬升率和加强火力。

经过反复论证,航空工业部门认为,按照“摸着石头过河、初战必胜” 循序渐进的思想,以歼-7为基础进行改进的方案最可行,决定采用与米格-21类似的“机头进气”方案,外形则参照米格-21,不作大的改动,采用大后掠角、小展弦比、薄三角翼、下平尾、双腹鳍的空气动力学布局形式;选用两台涡喷-7甲发动机为动力。

1969年7月5日,从外观上看几乎就是歼七放大版的歼八成功首飞。但接着一系列技术难题和政治困绕,让研制进度慢了下来,直到1979年12月31日才设计定型。一年后,被北约赋予编号“长须鲸”的歼八飞机开始装备部队。但此时中美已经建交,歼八在设计时准备拦截的美国高空侦察机早已不见了踪影,而中苏不和却已经20余年,其冰冷程度远远超过苏、美和中美之间。特别由于中国刚刚开始的西南边境自卫反击战,使中苏军事对抗形势自十年前珍宝岛冲突结束以来,再一次升高到战略层面。在中国军队几乎所有的准星都瞄向苏联的时候,刚刚问世的歼八,也不得不不掉转机头,对准苏联空军的战略轰炸机和为其护航的最新型战斗机米格-23。

于是,歼八原型(白天型)机进行了第一次改进,安装火控雷达等十一项电子设备;舱盖、座椅、氧气系统和组合仪表重新设计;武器系统改装为23-Ⅲ型双管航炮、挂装4枚霹雳-2乙近距格斗导弹或4组火箭。改进后的飞机称歼八I型,又称歼-8全天候,于1985年7月定型。

歼八I问世的时候,中国已经结束文革,大开国门改革开放。中国军队从临战状态转入和平建设,中国空军第一次回过头来打量世界空军,发现此时世界各国战斗机主流设计思想,早在十几年前就不再追求“更高、更快”,而是注重中低空机动性能,完善机载电子设备、武器和火控系统。为了适应这一潮流,沈飞公司在歼八I的基础上再次立项研制歼八Ⅱ飞机。

歼八Ⅱ采用两侧进气方式,这也是该机与歼歼八I最大的外观区别。这一改进为加装大型火控雷达留下了充足的空间。同时,歼八Ⅱ还换装了两台涡喷-13A双转子发动机,增加了推力。

1984年6月12日,歼八Ⅱ原型机首飞成功,88年10月设计定型。

歼八Ⅱ具有发射超视距空空导弹的能力,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对地攻击能力。在歼八Ⅱ的基础上,随着中国航空领域新技术的发展和中国空军的战术需求,该机又进行了一系列改进,迄今已有歼八III/D/E/F/ /H/M等众多型号问世。

二、歼八的价值

和同时代战机相比,歼八(系列)飞机最大的不幸,是没有参加过一次实战,因此也无法验其作战性能的优劣。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歼八内在历史价值的肯定。

歼八诞生于内忧外患的年代,我们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外部世界两大国际政治集团对中国的全面封锁,内部文革对航空工业和军队——空军的全面冲击,在此情况下,歼八没有胎死腹中,并且还艰难问世。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回想一下那一曲令人仰天长叹的运十悲歌,就能够领会了。

中国无论轰炸机还是直升机,在引进苏制飞机并仿制后,几乎都后继无“机”,强击机在歼六的基础上改造成强五之后亦然,惟有歼八在歼六、歼七后面冲出来了。这也是中国航空人跨时空的成功突围。歼八(系列)是新中国建立至今,中国航空工业100%自主研制生产的唯一一种战机,即使现在刚刚装备或准备装备的几种国产战机,也不敢如此夸口。客观上,美、苏的封锁,迫使中国只能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主观上,中国仅凭有限的经验和脆弱的工业基础,就敢于瞄准当时世界军机最高性能指标,研制新型战机,屡败屡战直至成功。这种不迷信国外,不自暴自弃,敢争天下先、不折不挠的精神——我称之为歼八精神,是值得认真挖掘、大力宏扬的。

歼八精神,是长征精神的延续。这样说并不是牵强附会。美国作协主席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里写到:“长征是一曲举世无双的人类求生存的凯歌”。歼八的问世难道不也是中国军事航空工业“求生存的凯歌”?长征精神是一个民族奋进不息的引擎,靠着这种精神的强大推动,中国以神奇的步伐迈向更远、更高。歼八和同时代的两弹一星就是同一个奇迹、同一种精神的再现和延伸。歼八精神,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国空军英雄气概的再一次焕发。50多年前,人民空军从初教机,跳过中教机和高教机,直接到喷气式战斗机,速成上阵,实现了震惊世界的奇迹,也使新中国空军“一夜之间成为世界空军强国”。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空军只用了十几年,就追上了西方空军40年的发展水平,靠的就是这种敢于创新的精神实现跨越式发展。歼八精神,是两弹一星精神在航空领域里的体现。中国航空的出路在自研,而中国航空自研努力之始在歼八。在歼八的身上,几乎集中了当时中国航空工业所有最新科技成果,如大面积使用复合材料,发动机改进,防雷击、防静电火焰喷铝等不少技术甚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毫不夸张地说,歼八是中国航空工业自主创新的第一座里程碑。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正是在歼八的起飞线上,腾起了此后的歼十、“飞豹”和“枭龙”。

当很多人一再关注欧盟是否对华售武解禁并为此患得患失时,我很不以为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当年的原子弹、卫星、运载火箭可以引进,中国会有今天核大国和航天大国的地位吗?在当年如此困境中,中国居然可以成就两弹一星的壮举,今天中国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关键是要有那股“英雄气”在!

未来中国追赶世界航空先进水平,仍需要发扬歼八精神,重鼓那股“英雄气”。今天中国的国际环境远比歼八年代宽松得多,但越是在国外先进技术触手可及的条件下,越应该特别注意引进、仿制与自研的关系。把大量的外汇,用于成品的大量购买是不明智的,但引进其生产技术大批仿制是否就是赶超的捷径?——歼六、歼七的教训证明,全盘引进、大批仿制,虽然可解一时燃眉之急,但从长远看只能孳生爬行主义,永远跟在被引进(仿制)国后面。这一点从四十年后,我们还在改进歼七就能看出来。而从虽然勇敢地冲出,仍然沿袭别人思路的歼八身上,看得更清楚。今天沈飞在俄罗斯的生产许可证装配苏-27。如果从歼五算起来,中国航空工业的这个老基地,除去歼八研制生产的二十多年,几乎一直在扮演苏(俄)战机海外生产车间的角色。

在今天沈飞集团的大门前,有一架实物歼八Ⅱ作为雕塑,锈迹斑斑地凌空展翅。也许沈飞是想说:机体可以锈蚀,但精神永远在冲刺。希望在未来某个不太久远的时间里,那架生锈的歼八Ⅱ可以凤凰陧磐般地复活,为中国空军孵化出一只完全拥有本族血统的铁翼雄鹰来。

三、歼八的反思

如果说歼八的价值多是抽象上的,歼八的教训则都是在纵向和横向的对比中,直观地呈现着的。

首先是空军战略视野狭窄,对新机战术要求没有预见性和提前量,致使歼八装备之时即过时,此后不得不走上“紧追慢赶总落后,修修补补过日子”的道路。

歼八系列的研制生产,从一开始就是应急思想的产物,后来的改进型一直没有摆脱“应急”的痕迹。原型机瞄准的是美制高空侦察机,后来的歼八Ⅱ则是瞄准苏联的战略轰炸机和米格23战斗机。结果当原型机和改进型出来的时候,原来针对的对手,都已经退役;于是又瞄准眼前新的对手,试图与最初设计时完全没有考虑的F-15、F-16和幻影-2000进行空战。经过不停地改进,到今天,某些技术性能自认为接近新对手了,可以设计定型投入生产了,却传来美国F-22A服役,F-15、F-16大批退出现役的消息。历史上那种试图连续“超车”,却总是落在后面的尴尬局面再一次出现。我不知道,现在有关部门是不是又在改进歼八,以对付F-22A?

从歼八的身上,中国空军应该反思:研制下一代新型战机的时候,依据眼前现实空中威胁的思路是否正确?应该不应该打出一定的提前量?打出多大的提前量?这种反思对我空军现代化建设的现实意义是直接的:比如,现今美国的F-22、B-2隐形战斗机和战略轰炸机已服役,我下一代飞机应该怎么设计?如果针对眼前F-22、B-2,等我之隐形战机问世,则别人的新一代战机又问世了。如此,总有20-30年的时间差,我们永远也追不上。战斗机格斗中有个术语叫“切半径”,我们始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在歼八上出现的过的问题,今天在歼十上似乎又有重现的迹象:当我以克制F-16为主要作战对象的歼十开始定型装备部队时,F-16正大批退出美空军作战系列。原来装备F-16的周边国家和地区,已纷纷计划装备F-35。当我歼十大批成军的时候,东亚地区的主战飞机将基本实现隐形化(包括隐形无人战斗机)——这一点从《美国空军2020构想》和许多国家公开的空军装备计划就可以知道。显然,这是歼十设计之时没有料到的,但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怎么办?当年歼八问世时面对的难题,现在又摆在了歼十面前。当然,我发展歼十并非是准备与美国空军作战。但作为新一代主战装备,毫无疑问必须瞄准世界最高水准,否则就只能处在“代差”的状态。自越战之后,美国军事装备的发展,似乎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战略境界:不再使用同时代的武器平台,进行对称、对等式的格斗作战。或者在和平发展中,把对手甩到一代以后;或者在战争中以系统对系统。不对称作战的思路,几乎贯穿到与军事有关的各个方面。中国军机使用和研制部门,一定要明了美国这一战略思维方式。历史上美国一直引领世界航空发展潮流,未来很长时间这一情况也不会发生变化,把准了美国的脉搏,就是握住了世界航空发展的潮流。而要把准美国的脉搏,首先就要揣摩透美国人的心思。

据说中国航空部门又在设计第四代战机,希望歼八、歼十的“学费”没有白交。根据中国航空工业的技术现状,一代新机一般需要15-20年的时间问世。那么,第四代战机的技战术指标,是应该针对美国现已装备的F-22A呢,还是应该针对15-20年后美国未来战机的指标?中国空军和航空工业部门长期以来有一种非常奇怪的习惯性思维,那就是在设想我未来战机的性能时,假定别人的航空技术是静止不动的,像寓言中的那只兔子一样睡在那里,等着我们这只“乌龟”爬过去。

几天前看到英国《简氏防务周刊》关于中国研制第四代隐形战机的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就在这则消息里出现了。文章说:将在2015年装备中国新型隐形战机,不仅外形“有点类似”F-22,其超音速巡航等等技术性能指标(概念阶段)也类似美国F-22。如果英国人的猜测是真的,试问:当中国的第四代战机问世时,真能与它设计计划时的F-22空战吗?美国人会这样做吗?我猜想在我们对准F-22A设计第四代战斗机的时候,美国人一定没有终止战斗机的发展计划,而在思考2015年将使用什么飞机作战。这个新飞机——我暂且称之为F-2015——的图纸就在波音公司和洛马公司的保密柜里,它才是我们第四代机的作战对手!我们今天瞄准F-22的超音速巡航,到时候美国会不会用已经实验成功的超八倍音速技术?会不会使用太空轨道?我们瞄准F-22的内置弹舱挂载空空导弹,那时候的F-2015会不会装备激光炮、电脑枪?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再走上歼八修修补补不停追赶不停落后的老路吗?如果不这样,我们又有什么样的路可走?更重要的是:在隐形空军时代,还会不会有隐形战机之间的空战?不知道新一代中国战机的设计和准备使用者,是否都已经拉直了这些问号。

哲学家说:世界上最笨的人是在同一个地方绊倒两次的人。在中国战机发展史上,我们绊倒过何止两次!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歼八不远,在四十年之前。

当然,会有人反驳我:中国没有美国的那些先进技术储备,不能好高务远,瞄准“F-2015”。

可是,我们也没有F-22那样的技术储备,那我们为什么要赶超F-22?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