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笔随记 正文 青春如疯 1

wh0440 收藏 0 7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29/[/size][/URL] 对于女人, 只要喜欢就对了, 喜欢就要, 就是喜欢才有爱。 进化论------- 他必需喜欢她, 天天性冲动的原因, 不过是将那个理论实践罢了, 男人离不开酒、女人和音乐, 否则他就会怯懦自卑, 起码已经不正常了, 我要她, 我们一起快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29/


对于女人,

只要喜欢就对了,

喜欢就要,

就是喜欢才有爱。

进化论-------

他必需喜欢她,

天天性冲动的原因,

不过是将那个理论实践罢了,

男人离不开酒、女人和音乐,

否则他就会怯懦自卑,

起码已经不正常了,


我要她,


我们一起快乐。







那一年我在初中二年级,16岁。比起同班同学,我更英挺、成熟、高大、健壮。


我有着从小比常人更好的美术天分,家人也给了我培养条件,所以我每到周末都要到市文化馆学习绘画,我的专业很好,老师也把我当高中生来看,经常拿我的成绩去批评那些不爱学习的城里的高中生。


在我的同龄同学中,由于青春期的开始萌动,有的已开始学着谈恋爱了,特别是女生们更主动一些。而我则并不喜欢她们,在我眼里,她们太小太嫩,没有女人味道。当我在浴池第一次注意到我自己下身已出细毛时,我就开始喜欢更成熟一点的女生,比如高年级的女生或者女老师,其中我的英语老师我最喜欢。


英语老师上课时,我常走神,想入非非,但我因我喜欢她,我仍能以不错的成绩来讨好她。英语老师很漂亮,刚刚大学毕业,常穿着紧身的衣服,胸部、臀部的轮廓常常使我身体发热,甚至上课时坐着直到下课时也不敢站起来,因为身体有了反应,小弟弟热血沸腾倔犟无比。她一头迷人长发,身上的特有迷香气息和味道能让我神魂颠倒老半天。我在画班画女性人体石膏时,常常借那艺术的雕塑效果想象老师的身体是什么样,甚至想和她做些什么。


那个暑假,也是就初二结束的那个夏天,我和同学们在文化馆画班里画著名雕塑“阿古力巴”的素描,美术老师和一个大女生进来画室,那个女生一定是老师的以前的学生,现在考上了艺术学院之类的大学,利用暑假时间来看看他们学习过绘画的地方。我们这个业余课余美术班是以初中高中为主的学习培训班,老师是市里有名的画师,我们这些学员大小年龄相差最多六岁之多,大多以准备中考艺术学校或高考美术学院为主的中学生。


那个大女生一进画室时,她的样子就把吸引了,这人怎么这么象我的英语老师呀,除了稍差点成熟以外,简直一模一样。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我的英语老师的亲妹妹。此时,我的心情异样的兴奋起来,那个大女生很随便地在画室里慢慢走着,因为这里是她刚离开的地方,所以她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吧。听其它同学说,这个女生是去年刚考上大学的,画很好,是老师的得意门生。


“大伙注意啦,说个事儿,这个假期,严薇同学,应是你们的师姐,现在你们应叫严老师了,帮我给你们上课,大家要好好学习,小严老师是大学里的高材生,也是我的骄傲,大家要遵重她,明白了吗?”美术老师如是说了一翻,正式推出了他的助教、我们的美女师姐小严老师。


而我被她极象英语老师的外表吸引同时,也故意投入了挑衅的目光,这么做一方面是我一向不服什么高材生,因为我是最棒的,另一方面就是我用我的挑战心态想自我控制一下我的蠢蠢欲动的春情,与其说是向她挑衅,还不如说是向自己挑战更合适。


当美术老师一转身出去时,我举起手:“小严老师,我的这个阿古力巴的面部刻画不太到位,能帮我一下吗?”我第一个向她发起在我看来是进攻的靠近。


我从我的画椅上站起来,让她坐在那儿,我则规矩地站在一旁,她娴熟地拿起我的铅笔,动手开始画,“画石膏人像和画真人是一样的,你要理解它们的结构,按结构来动笔,这样的就好画了,你看他的面部肌肉是这样,你运笔也要这样。。。。。。”我没听几句就被她身上的气味陶醉了,妈的,那气味和我的英语老师居然也一样,更要命的是,她坐着那儿,我站在她身旁,我再稍低一下视线时正好看到她两个半个乳房,我的心登时就乱跳起来,赶紧移开视线到画上,但又被迫不得已又转到她的薄衫低领里的乳房上,然后我再强迫自己的眼睛转到画上,往来反复多次,小严老师边画边讲,我就边看画边看她的乳房,嘴里就会“嗯,啊。”地答应着,心里却象开锅着火了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小严老师把我的画修好了,把铅笔向后递给我时,她的胳膊肘部正好碰到了我的早已坚硬无比的小弟上了,虽然隔着裤子,但夏天穿得很少,我仍吓得差点折腰,我下意识地弯了一下身体,然后假装把地上的橡皮捡起来,但在我弯腰的一瞬间,我看到小严老师的不自然。我象落荒的公狗一样窝回到画椅上,假装专致地画起来。


“你画得不错,高中生画这个程度还是不错的,如果你再理解一下绘画解剖结构就更好了,建议你看看这方面的书。”小严老师在我身后轻轻地说。


这时我很快镇静下来,接着答道:“老师,我是初中生,十六岁,初二的。”


“啊?对不起。呵呵。”小严老师笑了一下,“我把你当成高二的了。”


“对不起大家,长得有点老了。”我自我解嘲道。


小严老师微笑着走开了。


我收回了心思又画不长时间,感觉不错,当我把身靠后仰想看看我的画远观效果时,我的头忽然碰到一个很软很弹的东西,我回头一看,是小严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她又站到我的身后在看我画,我忽然后仰后脑勺正好撞到她的乳房。当我确定撞的不是地方,难为情地低下头,开始假装专心削我的铅笔了。小严老师也走开了。这短短一节课,我和这个师姐小严老师就这样冲突了两次,冲突部位分别是我的小弟和她的咪咪。而以后的冲突更加快速而疯狂。。。。。。


放学后,我很担心,以后小严老师因这一节课的两次冲突不再靠近我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第二天,小严老师反倒增加了到我身边看我画画的次数,也增加了帮我改画的次数,而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对于她的这一“反攻”行为,我当时竟软弱起来:不敢看她、尽量保持和她的安全距离、接近时也聂手聂脚生怕碰到她,就象怕碰马蜂窝似的。直到不久之后的一天放学时我最后一个离开画室,那一次我一下拥有了一个男孩应该说是一个男人的真正成熟的快乐。


青春期的大胆邂逅就象一个春梦。(待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