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高参陈明通:两岸“问题就卡在‘一中’

嫪毐 收藏 7 587
导读:被称为陈水扁高参的“绿色学者”陈明通于去年3月发表“第二共和宪法”草案引起争议。4月他即出任台湾行政院陆委会主任委员。德国之声记者就今年3月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以及两岸关系对陈明通作了电话采访。 德国之声:陈主委,您在新年记者会上向中国大陆提出5个呼吁,第一个就是共同促进两岸和平与发展,您自去年4月担任陆委会主任委员之后为两岸的和平与发展做出了哪些努力呢? 陈明通:我提出这个呼吁其实已经不是新的东西了。2003元旦年陈总统在胡总书记刚上台的时候就提出了发展的议题。胡总书记也提出到20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被称为陈水扁高参的“绿色学者”陈明通于去年3月发表“第二共和宪法”草案引起争议。4月他即出任台湾行政院陆委会主任委员。德国之声记者就今年3月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以及两岸关系对陈明通作了电话采访。


德国之声:陈主委,您在新年记者会上向中国大陆提出5个呼吁,第一个就是共同促进两岸和平与发展,您自去年4月担任陆委会主任委员之后为两岸的和平与发展做出了哪些努力呢?




陈明通:我提出这个呼吁其实已经不是新的东西了。2003元旦年陈总统在胡总书记刚上台的时候就提出了发展的议题。胡总书记也提出到2020年希望中国总体经济翻两番。我们这边也有经济发展、 深化民主的议题。这些发展都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所谓和平发展。那时候就提出是否考虑协商制定和平稳定互动架构。胡先生那时候没有积极的回应。这次胡总书记的****政治报告再次提出这样的概念。问题就卡在“一中”。“一中”作为一个议题我们可以谈,但你不能片面设定“一中”的界定。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北京的“ 一中”原则是目前两岸关系的最大障碍?




陈明通:对,这是最大的障碍。尤其他们片面界定“一中”的内容。我就问过他们“一中”原则下中华民国在哪里?他们没办法回答。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出来。




德国之声:据对两岸关系看法的最新民调,台湾9成4的人赞成直航。为什么不能在抛开所有政治考量的前提下谈直航呢?




陈明通:坦白讲,就直航这件事,我们没有什么政治考量。政治考量的是北京。直航没有办法一步到位。所以过去我们有创意,用包机的方式。因为两岸关系是史无前例的。两岸的很多政策只能是摸着石子过河。最近我们谈客运包机和货运包机。在我上任之前胡主委已经(同大陆)谈了7回。后来他们就停下来了。我上任之后请他们来谈,最后他们勉勉强强出来谈了一次,在去年7月。基本技术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但是现在他们又陷入政治考量,不是我们。




德国之声:现在西方主要国家都表示反对今年3月的入联公投。台湾不顾及与主要盟友美国的关系吗?




陈明通:我想入联公投是个很单纯的议题。台湾过去在联合国也有席次,但是1971年被赶出来了。造成的效果是台湾这些年在国际的空间不断被隔离,几乎被完全地排除在外。造成我们在联合国以下的很多组织不能进去,象WHO,影响到我们的发展。所以参加国际组织是我们2300万人民的集体人权。但是我们要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也是很无奈的。过去14年,我们想以“中华民国”的名义重复联合国,但都走不通。所以去年换了一个方向。这些都是要表达我们的集体意志而已。我也曾经跟外国媒体讲,外国媒体说你们要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要搞入联公投,会给台湾造成一场灾难。我说你能够告诉我这是什么世界吗?我们想加入联合国,我们又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又没有拿机关枪到联合国大门去敲门。我们只是让老百姓去他家附近的投票所投下一票,表达他要加入联合国的意愿而已。我们当然需要多解释,让各国去了解。这无损于两岸之间关系的发展。你看南北韩的例子,东西德的例子,在联合国有席次不会造成永久的分离,反而会带来更好的互动、 甚至进一步统一都有可能。




德国之声:去年3月您发表了“第二共和宪法草案”,被认为是为台湾法理独立作铺垫,如果3月公投结果,台湾公民支持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您认为这是实现台湾法理独立的最佳时机吗?




陈明通:我想我必须说明一下,“第二共和宪法”是陈教授的事情。作为政策已定,我不会利用主委的职位去promote一个学术工作的事情,这是两码事。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北京方面一再去创一个名词,说台湾追求法理台独,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说法。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不仅在事实上,在法理上也是。不然我们怎么制定宪法,我们怎么修改宪法,怎么制定法律,怎么选总统,我们是一个法制的国家。




德国之声:陈主委,最后我还想问您一个德国和台湾关系的问题。最近德国的主要政治家从总理默克尔到外长施泰因迈尔都强调一个中国的原则,在这个基础上,德中关系也开始解冻。您认为台湾在某这意义上是默克尔会晤达赖的牺牲品吗?




陈明通:我们也很清楚国际社会的现实主义。这些都是因为北京的压力。各国有它国家利益的考量,但各国的国家利益不应该只寻求与北京国家利益的交点,应该两方面来思考。台湾是最友善的人民,最有创造力的人民,可以帮大家赚很多钱,有台湾在国际社会上其实不见得对各国利益是负面的,对北京利益也不是负面的。北京的经济发展,台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贡献很大。六四被杯葛的时候是台湾人带资金进去的。它才有办法维持它的发展。所以我常常讲,应该多元去思考。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