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五十四章 “东海龙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鲨鱼”转头一看,正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海鸥”,此时正叼着烟看着两人。“鲨鱼”看了看“海鸥”的表情,猜测她没听到刚才的话,赶紧说:“没,我们在说昨天晚上那个。”

“海鸥”看了看旁边的“海马”,“海马”本来就猥琐的表情这时候一笑显得更猥琐了,“嘿嘿,就是就是了。”

“香蕉你个巴拉,谅你们也不敢说老娘。”“海鸥”吐出一个烟圈,“我说你们两个跑到我这里来,想怎样?”

“嘿嘿,我说‘海鸥’,水鬼叫我们来领‘东海龙王’。”“海马”急忙回答。

“什么啊?东海龙王可是我们的王牌啊?要对付什么人?”“海鸥”一脸惊讶。

“你不知道啊?‘银鱼’和‘剑鱼’都被他们干掉了。四个人,好像是大陆的特种兵!”“海马”接着说。

“嗯,好吧。既然是水鬼叫你们来的,拿来!”“海鸥”摊开手伸向两人。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鲨鱼”赶紧递上一个木牌,正面印着一个巨大的戴着三角海盗帽的黑骷髅,“海鸥”看了看收在手里,转身走进屋里,不一会儿走出来递给两人一人一瓶黄色的喷雾剂。“你们直接在2号区域去等吧,我会把‘东海龙王’放出来的。”说完“海鸥”顿了下,将手里的半支烟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鲨鱼”和“海马”接过喷雾剂,转身向外走去。穿过一个人造的金属通道,面前便是地下阴河的河岸,两人迅速地打开背后的箱子换上两套套奇形怪状的潜水服。“鲨鱼”的潜水服背后像真正的鲨鱼一样有一块鳍,而“海马”的潜水服则布满了类似海马皮肤的一道一道的疙瘩。两人穿好潜水服,拿出刚才的黄色喷雾剂往全身上下喷去,连脚底都喷了。准备完毕,两人走到水边“噗通”跳进河里。

“猴子,你说这招有用吗?”水京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着四周,在行军液压灶的火光下,周围的石壁忽明忽暗。

“先试试吧!”候正手里的“时力”枪口正对着水面。

“我日,熊。你的肌肉也太壮老,斯瓦辛格怕都没得你霸道!”曾三山一拳锤在洪闻理的胸口,突然一声巨大的不知名的吼声在身后响起。而坐在曾三山身边的候正在此同时扣动了扳机。

“撒子东西?”曾三山回身一看,只见水里冒出一个和自由女神像大小差不多的长着马脸鹿角的头,虽然一路上看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曾三山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日!龙!”

转过头看候正三个,三人虽然没这么大反应却也被震住了,面前的脑袋显然就是和电视上一模一样的中国传统文化里的龙!

龙头不等几人回过神,突然张大了嘴喷出一股绿色的粘稠液体,四人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迅速的向两侧的移动让这次攻击落了空!而此时洪闻理手里的“雷神”响了起来,一连串的子弹向水里冒出的脑袋上打去,但是只见那“龙头”上火花四溅,却不见半点损伤!

“熊,别浪费子弹!这东西打不死!”步话机里传来候正的声音。

“那怎么办?这些东突狗杂种!专门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洪闻理停止了射击。

“我看以我们现在的武器是打不倒它的,但是好像它没上岸的意思。”候正看了看还在水里咆哮的“龙”,“大家小心点,不要被这东西喷到了!那东西的口水可是有毒的!”水京转头看向没来得及收拾的行军液压灶,在火光的照耀下,只见刚才被绿色液体喷到的地面已经开始腐蚀,岩石的地面出现了一个个还在逐渐扩大的洞。

而此时水中的龙头又张开了嘴再次喷出了粘稠的绿色液体,这次的目标显然是候正藏身的岩壁,只见那液体就像是被一杆液压水枪喷出的一般成一束直接喷向候正藏身的岩石,顿时岩石冒起一阵白烟,在曾三山“狼烟”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明显。

“猴子!”三人几乎同时喊出声!

只见候正的身影一晃,整个人已经从岩壁后面闪了出来,而岩壁刚好被那绿色液体打穿!曾三山还来不急感叹这“龙涎”的威力就急忙扔出了三把“龙牙”,只听“铛”的一声,一个明显是捕鱼枪的钩状枪头掉在刚闪出岩壁的候正面前。

“熊!对着那东西的嘴!”候正突然喊到,洪闻理立刻有了动作,没等“龙头”把嘴合上,一连串子弹就直接飞了进去。而伴着子弹进去的还有水京的扔出的一颗“轰天雷G”。

“鲨鱼!快关门!”“海马”还没来得及说完最后一个字,整个“龙头”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海马”被炸掉了一半的脸上半截嘴拼着说完门字断了气。而刚才向候正射击的“鲨鱼”则是根本回答不了,因为他的嘴已经不知道被炸成了几片。

“我干!这两个白痴!傻X!干你老母!我的‘东海龙王’!”看着屏幕上被炸得支离破碎的龙头,“水鬼”的脸都黄了!

“FUCK!要不是看在你这几个潜水器还有点用,你这种垃圾也会被招进‘黑幕’?”对着屏幕的“骷髅”在说话。

“二连是否到达指定位置?”“白面”看着屏幕幸灾乐祸地问。

“二连全员进入指定位置!”“刀疤”回答。

“很好!”“白面”打开了另一个通话装置,“我说台湾佬,你们不要挡事了!放他们进林子!”

“水鬼”听到“白面”的命令声,身上气得直发抖,但是嘴里还是殷勤地答应着“是”。

“老大,就这么放掉他们?”一个小个子凑上来讨好地问“水鬼”!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直接飞了出去撞到墙壁。

“干!还要怎样啊?给我执行命令,放行!”“水鬼”狠狠地看了看屏幕上的四个入侵者大声地喊到。

这时候,门开了,“海鸥”一步三晃地跑了进来。

“水鬼”没好气地问:“你这婆娘跑来怎样?”

“海鸥”不管在场的其他人,上去直接给“水鬼”来了个熊抱,随即小鸟依人地倒在“水鬼”怀里,“哎哟,一个‘东海龙王’有什么可惜的。我们还有三个嘛!”

“干!那鲨鱼和海马呢?”“水鬼”显然没有推开“海鸥”的意思,语气也软了下来。

“那两个傻子,死了不是更好!再说海上才是我们的天下,现在龙游浅水又何必在意嘛。现在没事不如我们去。。。。。。”“海鸥”一双媚眼望向“水鬼”。

“哈哈哈!好,让老子今天好好地干干你!”“水鬼”一把抱起“海鸥”走出门,刚才还空气高度紧张的D监控室内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只听得见被打在墙上的小个子发出的呻吟声。

一阵爆炸过后,刚才还压得几人露不了头的“龙头”已经成了一堆散落在河面的金属碎片。四人见没有了其他情况,一起慢慢地接近河边。曾三山蹲下捞起一块碎片看了看,“我日,结果是假的所!老子是说要是真的看到龙老还得了迈!”

“这是什么金属,怎么从来没见过!”对军用材料很有研究的洪闻理拿过碎片看了看说。

“依我看,东突这次是下大力气训练这群恐怖分子了!这下非得把它端掉不可!”水京挥了挥拳。

候正蹲下将手伸进水中,站起来甩了甩手,“我先过河,你们接着来!”说完直接抬手,一只绳钩直接飞向对面的岩壁,正好在“狼烟”照射下钩住了一块突出的岩石,候正助跑蹬地,直接从四米多宽的河面上飞到了对岸。一到对岸,候正立即收好绳钩,端好“时力”警戒起来,曾三山、水京、洪闻理依次到了对岸,地下阴河仿佛被刚才的爆炸震懵了,仿佛连“水声”都小了很多。

四人站定,面前仍然是一个比刚才更大的洞口,漆黑一片。四人都将“狼烟”吸附在枪管上,自动地靠拢成了菱形向前走去。

“老子还以为是撒子鬼东西,搞半天结果是个移动消防车而已。”曾三山小声地说。

“我操!你见过消防车在水里开,你见过消防车喷那玩意儿!”水京总是喜欢和曾三山抬杠。

“你们别小瞧这东西,我以前好像见过的。”在最后的洪闻理忍不住插话进来。

“什么?你见过啊!也是这样子?”水京问。

“不是,我记得以前我们搞演习,台海登陆预演。我们当时潜行到澎湖列岛周围,就有这样的潜水器出现过。当时只是在资料上看到过,也不是龙头,不过我看大致构造差不太多。这东西在海里可不是这么菜的!一口气击沉我们三艘潜艇,搞得那次预演差点成了实战!要是我们刚才下了水,可能现在我们就已经光荣了!”洪闻理说得激动起来。

曾三山转过头,“我日,熊你也吹得太玄老!我看不出来它有撒子不得了的嘛!”

这时前面的候正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家小心,前方出洞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