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学

妙弋 收藏 10 86
导读:我只想在脑海里存有,那个沧桑的唱着《回到拉萨》,拿着画笔在画上有板有眼的画下自己未来梦想的他,我的同学。

偶尔会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每一次都会给我一个小小的震惊。因为他,我的高中同学得了精神病。

精神病和神经病有没有区别,医学上肯定有准确的答案。在我心里,这两个名词都属于骂人的话,而且使用频率颇高。为什么会得此病,答案就是:神经受刺激了。看来精神和神经是两个很难独立讲的名词。

有关精神病人的表现,多半都是从电视或别人的口中描述得知的。不曾想过我熟悉的人,我的同学会得此病。给予我的感受更是难以形容,脑海中时不时会冒出他上学时的样子。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不敢想,更不看,即便是有机会。

在高中时,此君在我班为数不多的男生中属于相貌中上之人。那时我班学习风气很坏,大多数男生以和老师对着干,能泡到本校、本年级或本班的漂亮女生为奋斗目标。而他属于仅有的几个能参与到学习中的男生。高一高二时我与他来往不多。他属于跟女生话不多的男孩,但并不因此缺少热情和活力。因为牌堆里能听见他叫喊、骂人的声音(当时班里很流行打双升),球场上也有他跑动的身影。到了高三因为我们都属于艺术类考生,报考的学校也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学美术我学音乐。因为经常传递有关信息,我们来往多了些。

当时班里因为高考的压力,也兵分两路了。彻底没希望了,也就不努力了,更加潇洒的玩。报有希望的,一脸茫然的听老师在讲桌上滔滔不绝的表演独角戏。课堂上的场景,长期是前排坐着怀有希望的同学,顶着老师的“流星”,和另一派人的白眼,努力听讲。后面是聊天的,在炉子里烤馒头的,喝茶的,谈恋爱的。常常后面同学的声音高过老师的声音,老师也无动于衷。当前排的同学实在听不到老师的声音,无法忍受时,会大喊一声,以此换来片刻的安静。很长时间在课堂上我班的座位都是自由选择,自由组合。

我和他都属于自选坐前排的同学,但有时经不住男生漫骂和诱惑,他也时不时跑的后面游戏几节课。自然课后少不得跟我借笔记。而且对于他专业上的学习,我也给予的一定的帮助。在他一再的邀请之下,给他们几个报考同专业的同学,在休息日当过模特。前提是,万不能把我画成怪物或变形金刚。

他们家布置的很有艺术感觉,到处都是和画画都关的东西。他卧室的墙上挂这一幅名为《泉》的油画。少女赤裸上身,双手抱着一个泥罐。画很美,但不敢多看,赤裸的画面有点让我不好意思。还有一个骷髅头,摆在桌上,是他练习画画的设备,没事就临摹。见了让我着实忌讳了些日子。问从那来的,他哥搞回来的。当时他家兄弟俩都从事此行当,他哥已考入我们理想中的大学。可想他也不愿落后。

那时很流行郑君唱的《回到拉萨》,还有崔健,也曾是我班有个性男生崇拜的歌星。几乎人人都会哼唱他们的歌。平日里,嬉哈,无所谓的他。在画画和唱《回到拉萨》时,总有种凝重感,象是在寻求高飞的翅膀。

过五关斩六将,我俩都通过了专业考试,象已经有了一只高飞的翅膀,接下来需要寻找另一只翅膀。

到现在回想起高考冲刺的那段时光,我都会汗颜。象是理想中的“象牙塔”近在咫尺,怕稍不留心,从此离我远去。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常常让人窒息。生活因为高考已经昼夜不分,只有分给不同科目复习的时间段。

那时我们已经不常交流了,即使交流也是问些复习的状况,其实私下都在较劲。特别是从其他同学嘴里知道他一晚没睡复习时,我也很紧张,计划着自己也要这样安排。不能让他跑前面去了。也盼望时间快走,早点结束这样的生活。

高考终于结束了,以为会一下轻松起来,可以睡个无忧无虑的懒觉。填志愿,等待张榜,象高考留下的后遗症,梦魇、疲惫。

张榜了,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同时也知道,榜上没有他。和他一起学专业的哥们都覆没了。我想他可能心里不会太难过。没有对他说安慰或鼓励的话,显的假惺惺。

再见他是半年后,去补习班给同学送书。他也在那,闲聊了几句,感觉他状态很好,信心百倍。

过了一年,系里迎新生时,看到他的身影。见他第一句话:进来了!!!象是久违的狱友。他嘿嘿一笑,一脸的真实:进来了。虽在一个系,不同的专业,我们来往不多。偶在食堂的路上碰到他,我总以师姐自居,调侃他,估计很令他烦感。

大学的时光很快就晃过了。毕业的暑假,我在计算机培训班碰到他。身边多了个很漂亮的女朋友,一问和他一专业,还是省外美院的。心想:这小子艳福不浅啊!戏剧的是,后来我跟他的女友还做了朋友,只是那时此女友已不是他的女朋友。

再后来我们都光荣的成为了人民教师,奋斗在职业教育中。从此也再无任何联系。期间与高中同学聊天,说他脑子有病。我当即制止,答曰:怎么可能。同学不屑一顾的说:见他你就知道了。

之后教育局时时改革、规划,合并了几所职业学校,我和他竟然又成了同事。从此,关于他精神有问题的话总会出现在我耳边,还用一些事件来说明,而我还是持怀疑的态度。他过去的同事排斥他,觉得他“有病”。我和他曾是同学,彼此感觉很熟悉,没觉异样。和同事出去搭伙玩时,喜欢约他。想用事实来证明他很好,和大家没什么不同。他也逢约必到,打牌时,他少了往日的灵气。说话慢腾腾,一脸的木纳。别人对他付出极大的耐心,我却急躁,总对他很不含蓄的叫嚷。他从没生过我的过气。我也纳闷,这人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成熟也不这种表现法啊!

直至我们的玩伴中有人郑重声明:下次出去玩,有他千万别叫我。其实我对他也有些不耐烦了,甚至有些相信大家的说法,开始小心的躲开他。他也似乎感觉到了,因为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很大的失望。他更加的孤僻了,话越来越少,经常一人闷头抽烟,独来独往。

一学期过后,学校宣布让他回家待岗,原因是上不了课。他就这样离开了学校,自己在外面到处飘荡。偶然碰到他的哥们,谈起他的事,因他奇怪的做法一笑而过,谁都没当回事。

我调离数月后,听过去的同事说,他情况很糟,独自一人时大笑,时沉默的一语不发,住进了精神病院治疗。我再一次怀疑消息的可靠,同事说是他家人到学校开证明得知的。那应该是真的。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为什么过去一个阳光的男孩沉沦成这样?曾有过怎样的经历让他无法逾越心里的槛,把自己委屈成这样。更是懊悔当初不该那么势力的躲开他。

假期回去,同事聚会,无意中又说到了他。说起在单位受了很多不公的待遇,包括同行给穿了无数小鞋,领导的另眼相看,学生的不认可。他都忍受了。我想,在忍受的过程中,这些看似琐碎的小事象一把把锋利的匕首,不停的刺向他的心。他的心又是怎样的煎熬。是不是心里象住着个魔鬼,日日搅的他不得安宁。把他自身的优点,信心,阳光,期待统统的吸走,使他的承受降到极限,最后全线崩溃。更可怕的是,这些痛苦没有人可以与他分担,甚至连一个倾诉者都没有.终没有战胜世俗,更没有战胜自己。

前日,再次与同学聊到他:已经出院在家修养了,人很瘦。见了同学拉着手,久久不肯放开。我想象不出是怎样一副模样。我也不愿去想,怕自己的心一次次的抽搐,怕自己更加偾事,怀疑人间的冷暖。

我只想在脑海里存有,那个沧桑的唱着《回到拉萨》,拿着画笔在画上有板有眼的画下自己未来梦想的他,我的同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