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五十八章血湿雨花台


薛晗当时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进入这个部队服役,那怕是做一名士兵也好,由于其成绩优异毕业后本可进教导总队担任中尉连附,但是他依然选择了去“中国宪兵”,经过层层考核和好一番周折一后才在34年的9月份成了“中国宪兵”部队中的一名少尉代理排长。终于如愿以尝了。后参加演习实兵对抗和沙盘推演中均成绩突出在1935年5月与30人被德国军事总顾问汉斯·冯·塞克特秘密选中赴德国著名的军事学府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深造。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的新军事思想和现代战争理论。对战术的革新武器的运用他也十分重视。


1937年7月7日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在江南战场上,中日双方几乎都集中了最精锐的兵力。一时间两国军队的精华云集在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准备大干一场。中国宪兵也受命开赴前线。全国抗日热情空前高涨,这个时候薛晗等一干留德学生在德国也座不住了,纷纷要求提前从德国回国参加抗战。获得允许后于37年11月回已经风雨飘摇的南京。担任上尉教官。驻扎在南城区的秘密军营。当时战事已经十分吃紧,敌特活动猖獗。为了保密起见中国宪兵这支特殊部队驻防于于极隐蔽处,并且实行封闭式管理。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上海的大部失守使南京的形势变的危急起来,薛晗等人摩拳擦掌上书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曾建议将中国宪兵组成小分队,通过空投的方式打入日军的后方,破坏日军的主要军事基地。乱其部署。但是这个高明的建议没有被最高当局采纳。这支价值连城的军队如果有任何损失,都是蒋介石挖心之痛。于是,在这种“保存实力”的思路下,中国宪兵在战争的开始阶段始终在南京原地待命,只能充当了抗战的看客。好不郁闷。


杀敌的机会终于来了,随着上海等地的陷落,日军向南京发起了总攻,蒋介石逃往武汉,也许是出于断后的考虑,他将中国宪兵留在了南京。随后,唐生智率领十万南京守军与日军展开了激战,中国宪兵却还在营房处于待命状态,因为没有蒋介石的命令,任何人都无权调动这支部队。薛晗等人只能终日在营房苦等机会。


战况越来越紧急,蒋介石的嫡系德械主力88师被日军包围在雨花台。这支抗战的英雄部队伤亡惨重,甚至连师警卫队也伤亡殆尽。为了拯救第88师,唐生智痛下决心,冒着被枪毙的危险,与中国宪兵旅长易安华密谋,调动了中国宪兵两个主力营1200多人的兵力去雨花台接防。本来没有薛晗这个教官的事情。但是在其一在苦求下,旅长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充当连附。一起随队参加战斗,报国心切的薛晗终于等来了机会。跟随着连长向硝烟滚滚战火熊熊雨花台奔去。雨花台是南京外围的核心阵地,也是城南的制高点。俯览整个南京东南???一旦失守日军就可以利用居高临下的重炮火力掩护打击城内各个守军阵地,直接通过光华门攻进城中,整个南京城就岌岌可危了。所以只要雨花台阵地丢失那么南京就不可以守了,就是宣告首都保卫战的失败。可见此阵地的重要程度。


此时,日军几乎完全消灭了第88师,攻击雨花台的是日本甲种师团梅村师团。(注:日本在二战中一共拥有六支甲种师团,两支作为关东军守备东北,后被苏联红军消灭,两支留守日本国内,之后参加了太平洋战争。另外两支就是中国人所熟悉的梅村师团和“皇军之花”板垣师团,始终投放在中国战场,并与国共多支军队交手,是侵华战争中日军的骨干力量。)师团长梅村是蒋介石在东京留学时的同班同学,并且曾经因为决斗胜利而缴获了蒋介石的家传宝刀,这件事情也是蒋介石青年时代的奇耻大辱。然而,也正是这位梅村师团长,在雨花台争夺战中,最终成就了中国宪兵的赫赫威名。


当两个营的中国宪兵刚刚进入前沿阵地,梅村就气势汹汹地发起了新一轮攻击浪潮,他得意地认为面对的只是一批疲弱不堪的第88师官兵。只要他带领着武威赫赫的皇军再发起一次冲锋就可以占领阵地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雨花台响起了成片的德式柏克门冲锋枪和捷克机枪的怒吼,大吃一惊的梅村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在二十年后的回忆录中,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惶恐,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真正的对手来了。”


如果说开始日本人只是惶恐的话,那么之后的一天时间则成了这些所有经历过这场战争的日本军人永远的噩梦,两万多日军对两个营中国士兵的战斗,成了梅村师团历史上最大的耻辱。1200名中国宪兵,平均每个人要防守一段二十五米长的阵地,平均每个人要面对二十多名日本甲种师团士兵。战斗从早上打到黄昏,一批批日军倒在了雨花台下,始终不能前进半步。


然而梅村师团也不愧是日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始终攻击不止,1200名百里挑一的中国宪兵凭借钢铁般战斗意志和高超的战术素养顽强的抵抗着20倍于己的敌人。虽然死伤惨重但丝毫无退却之意。激战中薛晗的连长负伤,副连长牺牲。他主动接替指挥全连打击敌人。身边重机枪手阵亡后。他亲自操作重机枪对冲上来的敌人猛烈扫射。




在战斗进行到最后的危急的时刻,梅村先用毒气弹攻击,然后亲自带领敢死队,拿着当年从蒋介石手中赢得的宝刀,冲上阵地与中国宪兵在阵地上拼起了刺刀,他的想法是用日军最擅长白刃战来对付全部是自动武器装备的中国宪兵。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宪兵也早有防备他们带上防毒面具,以硬对硬,捡起身边中正式装上枪刺与日军展开肉搏。原来薛晗早就料到了鬼子这一手已经叮嘱大家提前做好了准备。以一部分人拿着88师兄弟尸体旁拣起的上刺刀中正步枪。冲出阵地与对手缠斗,另一部分枪法准的拿20响驳壳枪在薛晗带领下在阵地高处隐蔽点射日军。原本以白刃战见长的日军这次可是吃了大亏。纷纷倒毙在中国军队的刀枪之下。手拿宝刀梅村一人与数名中国宪兵对抗十分显眼,乱军当中薛晗看出了他的指挥官身份,看准时机一枪打过去,正中梅村拿刀的右臂。宝刀立刻脱手,在拼刺刀的战斗中没有了家伙就是被宣布死亡,何况他还受了伤,几名立刻用刺刀向他猛刺过来,幸亏梅村也不是等闲之辈。只见他左躲右闪在手下几个卫兵的掩护下逃脱了。但是他那把宝刀被中国宪兵的战士缴获。(这在日本武士道精神中可谓奇耻大辱)。




终于,号称天下无敌的梅村师团,在黄昏时分倒在了中国宪兵坚韧不拔的精神面前,丢下上千具尸体仓皇撤退。而中国宪兵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一百多名战士长眠在雨花台上。另外一百多人挂了彩。勇士鲜血湿润了雨花台。


战斗结束后,兴奋的唐生智连忙打电话向蒋介石报功,蒋介石得知梅村战败、宝刀复得时大喜。但是得知中国宪兵参战后不由得勃然大怒,将唐生智狠狠责骂,并再次下令没有自己的手令,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调动中国宪兵。于是,在上层的压力下,刚刚打了胜仗的薛晗


等中国宪兵部队不得不撤离雨花台,回到驻地营房。阵地由其他部队接防。


然而,正是这个错误的决定使得日本谍报机关得知了中国宪兵的驻地位置,从而改变了中国宪兵的命运。当天深夜,日本空军出动轰炸机五十多架,对中国宪兵的驻地进行了疯狂的轰炸,大部分战士在睡梦中被炸死,主力大部伤亡,侥幸逃出者只有三百多人,这支国民政府倾注心血组建的王牌部队,就这样因为蒋介石的错误决定而覆灭了。




蒋晗是这三百多名幸存者之一,多年的训练,让他自然生出的对战争的特殊敏感。是他先听出是日本俯冲轰炸机声音,并立即向同伴发出警告,他凭借自己过硬军事素质带领身边的人迅速冲出营房躲进营房外的排水沟里,不仅在空袭中自己毫发无损还挽救了几十名战友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