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美国正在由“超级大国”变为“中上层管理者”

txky 收藏 4 4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月8日,第51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又称“荷赛”)获奖名单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英国《名利场》杂志的摄影师蒂姆·赫瑟林顿拍摄的这张照片获得2007年年度照片奖。图片说明为“2007年9月16日,一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战场上的掩体里休息”。 (新华社发)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评委认为,这幅照片传神体现了“一个男人的疲惫和一个国家的疲惫”。>>


新华网消息美国《洛杉矶时报》2月3日刊登题为“缩小我们的优势”的文章。文章作者是美国国家安全问题专家、专栏作家弗雷德·卡普兰。卡普兰在文中指出,有人错误地以为,西方在冷战中获胜标志着“历史的终结”。但事实上,历史已经重现,而且来势凶猛。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扮演超级大国的角色,而如今它只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强国,美国不能再想当然地认为别人会服从自己。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几乎没有触及外交政策,原因之一是,两党的参选人都没办法解决美国最为紧迫的外交问题:伊拉克战争。


然而,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没有哪个雄心勃勃的政治家愿意提到一个令人失望的现实:说到美国在全球的地位,我们现在还不及一二十年以前。我们需要制定新的外交政策,不仅要承认这样的现实,还要以这个现实为基础。


布什总统的愚蠢加速了美国影响力的衰落,但衰落并非始于布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上世纪末苏联解体、冷战的胜利属于我们的那一刻起,衰落就开始了。有些人宣称,美国现在是“惟一的超级大国”。但事实上,冷战的结束彻底粉碎了“超级大国”的概念。


在此前的半个世纪中,我们对全世界一半的地方拥有影响力,这不仅是因为美国的实力,还因为大家拥有共同的敌人。盟国经常会让步于美国的利益,哪怕这有损于它们本国的利益,因为步步紧逼的俄国熊构成的威胁更大。但当这头熊消亡后,联盟也散了。联盟中的许多国家有时还会继续听从我们的领导,但它们也认为可以自由地走自己的路,不用太在意华盛顿的喜好。


这样一来,冷战结束后美国要在全球施加影响力更加困难了。美国再也不能想当然地认为盟国会站在自己这边,而必须想方设法笼络它们。


布什上台时,他和身边的高级助手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认为,美国的权威似乎不仅一清二楚,而且至高无上、不可挑战,似乎美国总统皱皱眉头,“暴君”就要发抖;派出一小批美国军人,就可以重建世界。


所以,7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领导人在全球各地横冲直撞,根本不在乎他们的行为会产生何种影响。盟国日益疏远,敌人怒不可遏,而夹在两者中间的国家(特别是拥有大量重要资源的国家)自行交易,而且在美国的控制以外建立了自己的网络。


各国(包括领导人并不那么反美的国家)发现,与华盛顿对着干不会给自己带来损失。德国反对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针对伊拉克的决议,它这样做以后,并没有什么事;土耳其议会通过投票表决,反对让美国军队借道土耳其从北部攻打伊拉克,土耳其也没事。


美国的军队虽然目前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已经让这支军队疲于应付,而在冷战时期,这样的战争只能称为“小规模战争”。


下届总统可以重建美国的影响力,但不能独自完成这一使命。美国需要重建联盟,而这要比过去更为艰难。现实的情况是,美国不能再想当然地认为别人会服从自己。


一直有人错误地以为,西方在冷战中取得的胜利标志着“历史的终结”。事实上,历史已经重现,而且来势凶猛。


美国已经发生了结构上的变化,变得更像是一个普通国家:一个世界强国,但不是超级大国。这是美国人并不熟悉的角色。半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一个结构紧密的世界上扮演着超级大国的角色。现在,我们在一个没有大老板的世界上扮演着“中上层管理者”的角色。


布什访问中东期间,尽管他百般笼络、百般奉承,到头来却一无所获。下一届总统,以及再下一届总统,如果继续认为美国主导着议事日程(布什显然从心底里这样认为),那么他们还会面临类似的令人失望的局面。下一届总统必须脚踏实地、达成协议并实现互惠。


如今已经不是美国的黎明,但是也没有到黄昏时分。下一届美国总统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在这个支离破碎的新世界里直面美国力量有限的同时,恢复美国的影响力和地位。随之而来的一个更大的政治挑战将是,公开承认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