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麻雀

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但温暖的被窝还是不能诱惑我早起床的习惯,天刚蒙蒙亮,我便翻身起床了。今天是星期天,悠闲的我泡了一杯清茶抿了几口,忽然想起昨天报纸上刊登是一篇文章,针对近期的雨雪天气呼吁广大市民爱惜鸟类,适时地抛一些家中剩余的食物让鸟儿过冬的内容。

是的,万物之中鸟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山林中,喧闹的城市里,人首先看见的是鸟的身影,听见的是鸟的叫声。想到这里,我欣然从米缸里抓了一把米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探出头。眼前的雪白茫茫的一片,地上、树上、屋顶上到处都是雪的世界。雪在尽情地下着,铺天盖地的在空中飞舞着,如梦如幻,天空灰蒙蒙的,似乎没有停息的迹象。“眼前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景象,我惊喜,我感叹,久违的雪你终于来了。

望着满地的雪,真不知道手中的米不知往哪儿投放较为适宜。撒在雪地里,鸟能看见吗?环顾四周我终于发现楼下平展的遮雨棚是最好的选择了,于是,我不加思索地把米撒了下去。旷野的大地上,树梢上,屋顶上,电线杆上根本就看不见鸟的踪影,鸟会来,会来吃食吗?带着疑问我关起窗户继续品着冒着热气的茶。

这漫天的雪把我带回到了孩时住在乡下时的情景。在乡下,那个年代所有的房屋都是平房,想都没想过现在还能住上楼房。乡下的房子实在,围着屋脊可以扩成很大的庭院,只要不占道没有人问你,管你,因此每家每户都建有较大的庭院。在若大的庭院内养鸡,养鸭是农户最常见不过的事了。冬天下雪是经常见的,而且雪很大,厚厚的,一脚踩下去足有一尺深,冬天不下雪才是奇怪的事。孩时的我与现在的小孩一样都喜欢雪,喜欢打雪战,堆雪人,更喜欢与同伴们在成冰的河塘上溜冰,嬉闹…..我清晰地记得;每次大雪之后,庭院内积满了厚厚的雪花。清扫过后,把家中的鸡、鸭从笼中放出来在食盆里或地上撒上食料,数十只鸡鸭会蜂拥而至相互争抢。此刻,立在树梢,和围墙上的一群麻雀早已耐不住性子纷纷下来不请自到,尽管我站在一旁,麻雀们也熟视无睹更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一个劲的与鸡鸭争抢食物。我很心疼食物被麻雀吃了,于是,我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扫帚,嘴里不不停地“去,去”地叫着。麻雀虽然跑了,但还是站在围墙上摇头晃脑,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似乎是在向我示威,又好象是在嘲笑我。几翻折腾之后,我素性不管了。

麻雀过去一直被人们视为害虫,是粮食的天敌,特别是种粮食的农民对麻雀是恨之入骨,因而采取各种办法进行对付,更有甚者用气枪把麻雀做为活把子来枪杀,死在枪口下的麻雀不计其数。随着人们对麻雀的恨,树枝上,屋檐下的麻雀越来越少了,想起来足实让人心疼。现在看来,我感觉的确有些过了。麻雀是吃粮食,但它同时也吃害虫,不能一棍子打死,它也有好的一面。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只不过是人们看问题的能力和欣赏的角度不同,好与坏是人的一相情愿而已。自然界赋予麻雀的生命自然有它的道理,应该说麻雀是自然界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肉弱强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是自然界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能说老虎吃了人,人类就应该把它灭绝,你能说大象糟蹋了粮食就要把它是鼻子割掉,你能说兔子吃了蔬菜就要把它毒死?动物是有生物涟组成的,缺一不可。地球赋予自然界所有的一切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人类生活与活动离不开自然,离不开动物,离不开植物,离不开水和阳光,人类所有的活动都与自然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密不可分,因此,人类必须与自然和谐相处,与自然共生。善待动物,就是人类善待自己,自然是我们人类生活耐以生存的根本。

透过窗户的玻璃,雪依然在下着,飘然的雪花轻盈地,淡淡的,无声地落在地上,也落在我的心里。我站起身轻轻地打开窗户望下看去,遮雨棚上的米没了踪迹。我忽然发现树梢上,电线杆上一群麻雀和一对不知名的山雀在兴奋地欢唱着,并且是“手舞足蹈”于是,我又抓了一把米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