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之后记

匆匆的过完春节,本来在心底是不想写什么后记了,可是面对自己一年多的心血,看到朋友给写的书评我最终还是改变了决定。打算写一写什么来纪念这一段历程。

一年时间过去了,当回头看时虽然当初自己信誓旦旦的说:我准备的很充分。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之所以写续我觉得《兵王》给了我三个有利条件:第一,这本书有一个开放式的结尾。这给继续这个故事提供了可能。其次,这是一本能够起我很多灵感的好作品,让我觉得可以继续这个故事。最后,小说的最后部分又并不能令我满意。现在想起来,我显然没能把困难想到实处。其实一开始我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中间存在的问题了。所以在当初取名字的时候,虽然得到了《兵王》原作者的认同,但还是起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续《兵王》。对,不是《兵王》续。这里我觉得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续《兵王》中的续是一个动词,组成了一个动宾短语,从语法上说动宾短语不能是一个名词,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不是名字的书名,只是一个临时的叫法。之所以这么起名是因为在写作的开始阶段我就发现漠北狼的语言和写法我根本无法效仿。在继续还是放弃的选择中我选择了前者,这先天的不足注定了我选择的是一条满是荆棘的路,走起来真的很难、很难。

小说在铁血发表的初期也是我最困难的时期,大部分读者都是冲兵王这两个字来的。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兵王这本书的铁杆书迷。所以可以想象这种难以接得上口的作品会遭受怎么样的待遇。当时最容易听到的一个词就是狗尾续貂了吧。呵呵。不过我觉得既然选择签约、选择收费,就要对得起读者,完成自己的合同这是做人诚实守信的最起码的准则。当然我在心中还暗暗憋着一股气,希望自己能得到读者的认可。在写作的过程中,我玩成了学业,在找工作和工作的同时,晚上坚持写。所以也就有了很多读者催促的声音。在读者的诉求得不到满足后,小说进入了最冷清的一个时期。这本小说似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了。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不止一两个老读者和我说,停下来,换换思路挖新坑吧。我承认它的确有着先天的不足,但不论如何我都要完成它,而且要保质保量。所以我没有草草结束,而是选择按照自己当初的设想在一次新的交锋的开始处结束,如同一首交响曲要在最恢宏的时候结束一样。如果是细心的读者应该能够发现小说要结束的痕迹,毕竟他和那次大演习在叙事上有着很大的区别,从准备到部署都一笔带过,节奏更快,更重要的是战斗场面也是略写,而且这些场面也都是为走故事线服务的。

每一部小说都是作者的心血之作,虽然它有着先天的不足,如同《我是太阳》里的二儿子会阳一样。但我也必须承认在这一年里我经受的磨练会给我以后的写作乃至人生提供很好的经验。老读者承认小说在手法上比第一部有所提高,忍受冷清孤独的走完全程等等这些都使我受益。

最后我要对小说中潭轩这个人物作出解释。首先他和我第一本书里的主人公不是同一个人。小潭在以后的小说中都会采用这个名字因为盗版的原因,但所有这些潭轩都是不同的。其次,我没有有些读者提出的我是想借别人的书抬高自己小说人物的想法。其实在潭轩看似辉煌的背后有着可悲的一面。他的军旅生涯一直很顺,但提干事件却把它彻底打垮了,而且他发现他根本不可能战胜它,因为它不是输给某个人,而是输给了无法撼动铁一般的体制。所以他在小说中很怪,对人不留情面,对自己熟悉的人好的没边,相反对陌生人却很排斥,变脸比狗还快……但他最后也受到了惩罚:虽然身在特种大队却有名无实,和一线队伍永远说再见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