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一章大决战 第一节疗伤

ddtt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在医院里养了几天伤的张顺躺在那想,现在总这么躺着不行,东野的几次大战役他都没参加,这要等老了以后想起来那是多大的遗憾,孙子问起自己怎么说呢?说三下江南雪太大我没去,说夏季攻势我玩诈降躲进沈阳花天酒地?说冬季攻势我躺在医院里熬时间,那太丢人了,东北就剩几个大城市就要解放了,自己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在医院里养了几天伤的张顺躺在那想,现在总这么躺着不行,东野的几次大战役他都没参加,这要等老了以后想起来那是多大的遗憾,孙子问起自己怎么说呢?说三下江南雪太大我没去,说夏季攻势我玩诈降躲进沈阳花天酒地?说冬季攻势我躺在医院里熬时间,那太丢人了,东北就剩几个大城市就要解放了,自己就病秧子似的躺着,等着看别人拿战利品分给自己,那怎么行呢?在躺着恐怕医院都会搬到沈阳去,林总打仗有能耐,你能想到的绝对没他做到的快,他总快半拍。

张顺感觉能自己走,半夜的时候看医生护士都睡觉去了他溜出去,医院外还有自己的部队呢,骑兵连的帐篷外点着火,连里的轻伤员都这执行警戒任务呢,张顺费劲的走到帐篷外,看着篝火他想起来快速治疗的好办法。他走进帐篷里几个骑兵急忙起身敬礼。

“连长,你伤那么重怎么还出来,外边可冷呢。”

“别说这个,我是来找你们有事的,我已经问过大夫和护士,我的伤一没伤到骨头和血管,二没伤到内脏和其他要命地方,都是些皮肉上,都是我躲得快没被伤的很深,就是伤口太多流血太多,伤口多的都影响我走路,你们先弄点热水冲点盐,我先喝一壶盐水。”张顺躺在铺位上下命令。

当兵的还以为连长是啥好办法呢,张顺喝完水说:“找点酒,就咱们喝的酒就可以,把刺刀洗干净放在酒里,把火喷端进来加好火,把刺刀烧红了烙我的伤口,我把干净毛巾先咬着,你们也别怕,我带了不少麻药,你们快准备,之前我自己打一针麻药。”

“是,连长。”当兵的几下就准备好了,几柄烧红的明治三十年刺刀都从火里拿出来,张顺自己拿出偷来的麻醉针给自己打了一针,这一针下去他感觉伤不怎么疼,他马上命令,“快点给我处理伤口,我感觉麻了,伤不疼了,快弄。”

好几把烧红的刺刀先后烙到张顺的伤口上,张顺还是感觉疼的不行,嘴里使劲咬着毛巾两手抓住床单,帐篷里冒出难闻的焦胡味儿,几个兵看张顺闭着眼晕过去吓的脸都没血色,几把刺刀扔进水喷里当兵的都不知道怎么办。

张顺是疼的晕过去的,他感觉麻药似乎不够,可也没时间再麻醉了,他咬着牙没喊免得找麻烦,士兵们看连长不动了都吓坏了,急忙把嘴里的毛巾拿出来,然后把手术工具全收拾好了,立即抬着张顺回到病房。完成这些事情的骑兵像贼一样溜出医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顺感觉身体麻木,但是伤口似乎不疼了,应该是用刺刀都烙住了吧,不过他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一群医生护士簇拥着医院的政委和院长看张顺,张顺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都围着我干嘛,我又没死。”

“你都睡了好几天了,叫都叫不醒,你的伤是怎么回事,是给你用烙铁烙住的?”院长很认真很严肃的问,张顺笑了笑,“我打鬼子那会没见过啥医院,我伤了或则其他人伤了我们就这么处理伤口的,不是拿烙铁是用烧红的刺刀,一下弄住不流血了也不疼了,等伤口自己长住那要什么时候。”

“麻醉药少了一支,是不是你拿走的呀,你私自拿医院的东西,自作主张的处理伤口,这是不相信同志,不信任我们医院,我们已经报告上级,请求对你进行处分。”医院政委说的更认真,张顺不敢认为他们是逗自己玩,他心里盘算这下他妈的坏了,再被处分自己就不是连长,只能当排长去,再往后出点什么乱子自己可以选的只有炊事员、马夫,告状就告状吧,爱怎么地就怎么地,自己喝点消炎药早点好了啥事也不耽误。

“你的警卫员已经被关禁闭,你也好好反省。”

一大群人走了年轻的女护士留下,“你胆子也真够大的,要所有伤员都像你这么狠,那我们的工作至少可以少一半。”

“我不这么整怎么整?自我来东野几乎没参加什么像样战斗,总是耽误事儿,这次冬季攻势我又没去成,反正数得上的战役我一个都没打,我再要来这躺着,我可真吃太平饭了。”


医院里过年吃的是越来越好,冬季攻势结束后解放区的面积占东北全部的百分之九十七,东北解放军的兵力一百万人。张顺在医院里每天好吃好喝熬过了新年,他每天就在床上翻翻报纸看看旧杂志,要不就找几个人一起下棋打扑克,都快好利索了也不让出医院。

就在张顺感觉到无聊的时候,护士领着一个穿军装的女人来到张顺床前,张顺正吃了药躺着,他放下报纸看来的这个人,看上去很眼熟呀,他想了好几秒才发现玲霞是抱着俩孩子过来看他,不过看上去玲霞是胖了许多,看来解放区的生活不错呀,好吃好喝的又让人宽心,张顺坐起来接过她抱的孩子,“都是你的呀?一生就是俩呀。”

“谁愿意给你生俩你找谁去,左边这个是我的,另一个是陈雯的,你看现在怎么办,解放区的法律我研究过,你娶了我就不能娶她,娶她就不能跟我过,你看到底怎么办?” 玲霞跑到张顺这跟他摊牌。

张顺抓抓脑袋,就他这猪脑袋抓破了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那我宁可等天下太平了再娶你,你看现在形势多好,几座孤城即将被打下来,过不了多久就要天下太平,另外全国别的地方也差不多,打完仗我再也不穿军装,我躲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安静几天,我就带着你走,别人我也管不了拉,反正开几个钱除了留下吃饭我剩下的都给陈雯,我是不会让别人吃亏的,孩子是我跟她养的,我也要尽点义务你看这么办行么?”

“那你去跟她说吧,她现在还在看守所里呢,她一直不肯反省自己的错儿,前几天我把孩子接来的时候我已经跟她说明白了,死硬到底就坐牢坐到死,孩子是不会陪她坐牢房的,她不愿意出去那就算了,反正解放区也有不少孤儿院,专门收养战乱后失去父母的孩子,我也跟她说的明白,要那样的话一辈子也别想见到孩子。”

“怎么这么顽固,牢里的饭好吃不成?真笨。”张顺从床上坐起来,挨个抱着孩子看长得像不像自己,他还自言自语的说:“你们两个小东西,一生下来就赶上天下太平,落地就能吃太平饭,你爹我打了一辈子仗也没吃一天太平饭,没你们运气好。”

张顺还在抱着孩子看的时候,几个穿着军装不带武器的参谋人员找到张顺的病房,参谋们看这里有生人就没宣读命令,直接把命令交给张顺,张顺放下孩子看完命令,立即在房间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边收拾边说:“玲霞,你带着孩子回去吧,我又有事要做,有空回来看你,山里还有土匪我要帮兵站去剿匪。”

张顺集合伤愈归队的一个排立即骑马携带装备按命令上指定的地方开拔,上边有命令,要在跟国民党军决战以前消灭后勤补给线上的所有土匪。


张顺指挥骑兵排进入匪徒多的地区几乎天天开兵见仗,马刀都砍人砍得卷了刃,拼刺刀都拼坏了好几个刺刀,枪管都成快速消耗品,部队转战了藏匿匪徒的大部分地区,天气刚热的时候地方武装部和民兵大队接管骑兵排负责的地区,新的作战命令发到张顺手里,张顺封命集合人马日夜兼程的往长春赶,上面说有大仗打,把国军围住很多正是消灭他们的好时机。

骑兵排抵达长春附近的时候正是六月,围城各部队已经奉命开始修筑防突围的工事,并修建了大纵深的防御阵地,张顺骑着马往过一走就明白,长春的巷战不用打了,国军十万人要么出城送死,要么全部饿死城中,反正东野部队不会去攻击坚固的城市,新一军的老长官郑洞国这次盘算错了,路上张顺已经听说守军用了六万袋水泥和一千五百吨钢材修筑防御工事,要攻破此城那才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好在东野有一群聪明的指挥员,不会拿士兵的生命随意浪费。

骑兵排到了驻地后负责接洽的骑兵连传令兵带着张顺往连部里走,现在张顺真成的排长,他知道自己从新出任高级指挥员的机会几乎没有,他也干脆不摆什么架子,真把自己当成个老八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真是老八路出身。

传令兵走到连部门外,当兵的立正站在门外喊:“报告连长,从后方抽调来的骑兵排已经抵达,全排齐装满员等待连部命令,请连长指示。”

张顺也人模人样的站在那,穿着满身是血的军装,马刀和手枪都挂在武装带上,背后还背着卡宾枪,连部里先走出来的是连长,年轻的连长看到张顺就扑过去抱住,“叔,是你来了呀。”张冲激动的抱着张顺,然后拉着他给自己的部下介绍,“这是我叔叔,虽然不是亲叔,可比亲的还亲,他打鬼子的时候我还不会说话呢,警卫员,立即安排单独的房间给我叔叔住,没有好房子就把我那间让出来。”

“小子,你都升的我头上去了。”张顺没想到在这能碰上张学义的儿子,这小子抗战胜利前失踪现在居然跑到这当自己的上司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