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人眼中的珍宝岛事件:中国正规军入侵<转》

血鹰凌飞 收藏 12 3475
导读:1969年3月,中国和苏联在黑龙江省珍宝岛地区发生了严重的边境武装冲突事件,史称珍宝岛事件。对于这起事件,苏联和中国的说法各不相同。中国官方声称,是苏联边防军侵入珍宝岛;而苏联声称,是中国人为地制造两国边界纠纷,随后,中国正规军部队侵入苏联国界。 中国官方说法:苏联边防军侵入珍宝岛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它同附近的卡脖子岛和七里沁岛都在中苏边境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的中国一侧,历来主权属于中国。自60年代以后,随着中苏关系的不断恶化,两国边防军在珍宝岛地区不断发生摩擦

1969年3月,中国和苏联在黑龙江省珍宝岛地区发生了严重的边境武装冲突事件,史称珍宝岛事件。对于这起事件,苏联和中国的说法各不相同。中国官方声称,是苏联边防军侵入珍宝岛;而苏联声称,是中国人为地制造两国边界纠纷,随后,中国正规军部队侵入苏联国界。



中国官方说法:苏联边防军侵入珍宝岛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它同附近的卡脖子岛和七里沁岛都在中苏边境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的中国一侧,历来主权属于中国。自60年代以后,随着中苏关系的不断恶化,两国边防军在珍宝岛地区不断发生摩擦,并不断升级。




1969年3月2日,苏联边防军70余人,装甲车两辆,卡车和指挥车各一辆,侵入珍宝岛,打死打伤中国边防战士多人;中国守岛巡逻队被迫自卫反击,激战一小时,打击了入侵者。3月4日后,苏联边防军和飞机再次入侵珍宝岛。3月15日,苏联出动步兵200余人,坦克20余辆,装甲车30余辆,在飞机掩护下,连续向中国守岛军民发起三次攻击;中国守岛指战员、民兵和群众紧密配合,艰苦奋战9小时,打退了苏军的进攻。3月17日,苏联出动步兵百余人,坦克3辆,又一次登岛疯狂向中国进攻;中国边防战士奋起自卫,以猛烈的炮火予以反击。


中国外交部三次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这一边境武装冲突事件,一度使中苏两国走到战争的边缘。随后,在新疆铁列克钦地区,中苏两国发生了更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此后,苏联军方一度制订了对中国实施核攻击的计划。中苏边境武装冲突,加重了中国共产党内关于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左”的估计。准备打大仗,全面备战成为4月召开的中共九大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


1969年9月11日,周恩来在首都机场,同从河内参加胡志明葬礼后回国途经北京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进行了坦率的谈话。10月20日,中苏边境谈判在北京举行后,中苏边境冲突开始和缓。




苏联说法:人为地制造两国边界纠纷




2002年俄罗斯出版的《苏军的海外行动》,从苏方的角度描述了珍宝岛冲突。苏联说,是中国认为地制造了两国边界纠纷。


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了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急剧强化了军队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国家已被普遍军事化。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奉行“反苏主义”,并将其作为中国内政外交的核心,因而更加激化了本已破裂的苏中关系。在那时,中国党和国家的所有官方行动都围绕着一个口号,即“苏联——我们的死敌。”


北京领导人的主要矛头指向苏中边界,并在群众中煽动说,“苏联极具侵略性”,“威胁来自北方”,“苏联有侵占中国领土的野心”等等,人为地制造两国边界纠纷。


俄国和中国在远东的领土划界始于17世纪,当时俄国控制了从源头到河口的整条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为武力侵占),从而不仅拥有了左岸的土地,而且占有了右岸(即中国一侧)一些地方。不过,为完全弄清和明确国境线的具体走向,双方共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漫长岁月。直到20世纪初,俄国和中国之间的领土划分才算总体完成。


但自6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方面在苏联边界的挑衅活动相当活跃。从1965年3月底起,在未经苏联官方许可的情况下,占领苏联领土某些地段的企图日益频繁。中国军人和公民也开始示威性地侵犯苏联边界。从1964年10月1日到1965年4月1日,有记载的越境行为有36起,参与行动的中国人大约有150名。而在1965年4月的前半个月,越境事件就多达十二次,500多名中国公民和军人参与其中。


此外,扰乱边界的行动越来越具有挑衅的性质。1965年4月11日,在中国军人的掩护下,大约200名中国人开着八台拖拉机,来到苏联领土进行了土地翻耕。在返回途中遇到苏联边防军巡逻队后,中国军人发生了强制性和欺辱性的举动。


中国政府又加剧紧张形势,在靠近苏联边境的地区集结军队,组织了大批所谓“劳动大军”部队。在这些地方,他们开始建设一些大型军事化国营农场,而它们实际上都是些供军人驻扎的军屯。中国“基干民兵”也大量涌现,被派来保卫中苏边界。


在公安部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边境地区的居民也被分成若干治安小组。离中苏边境线200公里的范围内被宣布为禁区,并被作为“中国第一道防线”。 所有被怀疑同情苏联或亲戚在苏联的人,皆被赶出这一区域,并被送往中国腹地。


至于苏联领导人的立场,他们都自始至终地坚持一个观点,即两个邻国之间不存在领土问题,苏中边界具有永久性条约基础,没有必要重新修订。


中国方面不断扩大侵犯苏联边界的规模,使挑衅活动逐步升级。与上一年相比较,在1967年,中方侵扰边界事件增加了一倍多,超过2000多次。值得指出的是,侵扰边界事件的数量与席卷全中国的反苏浪潮相关,并直接取决于它的潮起潮落。


边界冲突的规模和频率清楚地表明,北京有意在边境引发大规模冲突。1967年2月,在谈到中苏关系的前景时,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坦率地表示:“关系可能破裂,战争可能爆发。” 同年3月,中国总理周恩来在一次公开发言中指出,除大规模战争以外,“存在着边界战争”,“中国与苏联之间的边界战争将早于与美国的战争。”


没过很长时间,这些话都应验了。1969年3月,北京的反苏路线到达一个高潮,在苏联边境发起了大规模武装挑衅。毛泽东曾经坦言承认,这将在许多年内引起中国人对苏联的仇恨。


苏联:中国正规军部队侵入苏联国界




1969年3月2日和15日,在乌苏里江的达曼斯基岛(即珍宝岛)地区,中国军人侵犯了苏联边界。这个岛属于苏联所有,宽度约为300米,长度为500米,面积0.74平方公里,并在不同季节随江水涨落变化。该岛沿中国江岸一侧延伸,中间与其有一条狭窄的水道相隔,宽度大约为47米。而达曼斯基岛距苏联一侧江岸的距离则远得多,大约有220米,中间有主航道相隔。





3月2日,以夜色和天降大雪为掩护,中国正规军部队300人侵入苏联国界,摸上达曼斯基岛设伏。而在中国江岸一侧,中国军队事先调集了预备人员和火力装备,包括一个装备反坦克炮、迫击炮、枪榴筒和重机枪的炮连。


早晨,苏联边防军在技术观察哨发现,乌苏里江冰面上出现了大约30名中国军人。在军官伊万·斯特列利尼科夫和尼古拉·布伊涅维奇的率领下,八名苏联边防军人朝越境者走去,打算向对方提出抗议,并要求他们远离达曼斯基岛。然而,在没有发出任何警告的情况下,中国人率先用自动步枪开了火。同时,岛上的埋伏部队和中国江岸部队也用自动步枪和迫击炮进行射击,对另一队前来增援的苏联边防军展开了阻击,其带队的为下士尤里·巴班斯基。第一个边防队被全部打死,增援的第二队人马也遭受了重大损失。


没过多久,在维塔利·布别宁上尉的带领下,一支摩托化机动部队赶到事发地点,从背后对入境者进行包抄。但敌方占据了数量上的优势,60人的边防部队难以抵挡对方整一个步兵营的兵力。布别宁的装甲运兵车被击毁了,他本人也受了伤,几名边防军人被打死。这时苏军增援部队赶到,已经有两个边防哨分队投入了战斗。钻进另一辆装甲车后,布别宁指挥整个部队继续战斗。


这场冲突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且进行得非常激烈。附近的苏联村民闻讯后,也前来帮助边防军,阿夫杰耶夫几兄弟表现得尤为突出。重新摆开战斗队形以后,苏联边防军与后来赶到的预备队击退了对方的袭击。然而,胜利的代价也是高昂的:32名苏联边防军人被当场打死或因伤势过重而亡,14人受了伤。死者中最年长的为30岁,最年轻的仅有19岁。


中方在达曼斯基岛的武装挑衅是早有预谋的,并经过详细周密的准备。在打扫战场时,苏军发现了中国部队丢弃的中国产轻武器、弹药、野战电话、通往中国境内的通信线路、迫击炮弹稳定器、大量弹片、一些手榴弹和其它物品。


1969年3月2日,苏联政府向中国政府发出照会,坚决抗议对苏联领土边界的武装入侵,并要求立即开展调查,对挑起事端的责任人予以最严厉的惩罚。苏联方面坚持要求采取紧急措施,以消除苏中边界上的所有越境事件,并强调愿意与中国人民保持友好关系。


然而,中国方面对这些建议置之不理,准备在边境策动新的武装挑衅,并在1969年3月15日得到实施。


在这一天,苏军派出了由一名军官和五名士兵组成的侦察小组,负责瞭望达曼斯基岛南部区域的动静。大约在早晨十点钟(注:苏联当地时间),侦察小组报告说,有越境者从邻国跨过河道登上江心岛。经大体估算后得知,越境人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步兵团,并有大炮、迫击炮和两辆坦克提供火力支持。苏军部队到达后,与越境者展开了一个半小时的战斗。据苏军直接参与者尼古拉·波波夫上校证实,这天的整个冲突持续了九个小时,期间该岛由两方反复易手达八次之多。


与3月2日的冲突不同的是,不仅苏联边防军参加了此次交火,而且苏联正规军也给予了密切协作。苏军一个人数庞大的摩托化步兵团火速赶赴前沿,迅速在达曼斯基岛地区展开,并带去了所配备的全部火力装备。投入冲突的甚至还有一系列其它军事化队伍,但出于保密的目的并未公诸于众。除此以外,苏军还对中方采取了瞒天过海的手段,意在诱使敌方误入歧途。最后,当中国人被彻底赶出小岛后,从中国一侧进入该岛的所有路径都埋上了地雷,而与之毗邻的边界地段也被苏联军队严密封锁。


在此次冲突中,苏联边防军死亡17人,其中包括达利涅列琴斯克边防队队德莫克拉特·列昂诺夫上校。苏军第45军的部队在发动反击时,战斗减员也达到9人。


到1969年9月前,即过了大约半年,达曼斯基岛地区仍然没有平静下来。苏联边防军在周围的山丘上布设了大批火力点,当发觉中方人员试图登岛时,就会定期用威力巨大的“冰雹”火箭筒和122毫米榴弹炮对岛射击。


1969年9月,苏联和中国政府总理在北京举行高级会晤,最终解决了达曼斯基岛危机。期间签署的双边协定规定,两国边界保持原状,不得再使用武力解决有争议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地区的边界形势又有了进一步发展。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对苏中边界开展勘界工作以后,乌苏里江中的部分岛屿,其中就包括达曼斯基岛,被移交给了中国方面。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