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妙笔仙心中一惊,大音荡魂钟的威力,他很清楚,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器抵挡,除非修为高到了极致,否则根本不可能撑得住。他还记得当年,那个神秘女子,便是被九幽神君出其不意地用钟声偷袭,才败退而去。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有此修为,令他一时都有些失悔:“也许不该如此强硬,到现在弄成这个局面,就算能杀了三人,如何应对神殿也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唉!”

高庸涵自然不会知道,妙笔仙已经有了几分后悔,此刻魂魄同灵胎刚一结合,便隐隐凝出实体,居然有再度突破的趋势。

通过简单的修行,可以使人灵胎恢复清明,进而神清气爽益寿延年。再往下修炼,灵胎渐渐结出紫府有了居所,这时算起来,便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修真大门了。而真正的修真者,是要灵胎结成本体的形态。此时,灵胎才能真正做到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等到灵胎完全实化,就可以完全抛弃掉肉身,从此自由自在地修行。高庸涵此时,便有了灵胎实化的趋势。

要是凤五或者紫袖在场,一定会为高庸涵的这一变化,大感欣慰。不过,他们要是看到眼前高庸涵的模样,也一定会担心不已。因为此时的高庸涵,已经完全沉浸在仇恨之中,几欲入魔,正如同当日的狂尊。

此刻,高庸涵根本没有察觉到自身的这一变化,他的眼中只有一个妙笔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杀,杀!杀死所有的仇敌,杀光所有看不顺眼的生灵,把心中所有的杀气都释放出来!

刚才那两声钟声,其实已经令他受了极重的内伤,而且伤在魂魄,要不是有灵胎全力支撑,恐怕魂魄早已烟消云散。他的灵胎其实也挡不住大音荡魂钟,完全是靠那位仙界上人的仙灵之力,帮他护住周身,他才能重新站起来。但是,他也知道,仙灵之力连番经受九幽冥瀑、幽鬼明王和灵童的攻击,已经所剩无几,以眼前的情形来看,最多再有三声钟声,自己便会彻底消亡。所以,一定要将对面的妙笔仙击败,将他杀死,否则绝对无法离开这里,回到阳间。

高庸涵喉头发出宛如狼嚎的凄厉笑声,笑声中宛如鬼哭一般吐出八个字:“地发杀机,龙蛇起陆!”聚象金元大法全力击出,一道金光勃然而发,金光照耀之下,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远处末都庐难城高大的城门,和缓缓渗出鲜血的城墙。

妙笔仙被金光刺的闭上了双眼,这道金光的阳火之盛,连身后数十丈的那些阴魂,都难以承受,在金光照耀之下纷纷魂飞魄散。虽然闭上了双目,但是眼珠仍旧有一丝刺痛的感觉,妙笔仙朝铜钟又是一击,“当”的一声巨响,声波和金光迎头相撞,金光被震得朝四周激散开来,掀起一阵狂风。四周的黑烟完全被吹散,地面上出现了几条巨大的裂痕,地底的鬼侍也被震得魂飞魄散。

高庸涵挟聚象金元大法之威,朝前冲出十余丈,离妙笔仙只有不过二十丈的距离。那边紫莲再度凋谢,银姬鬼母吐出一口黑血,大吼一声,从体内射出一缕魂魄,注入紫莲之中,一时间紫光大声,紫莲花瓣虽然少了许多,但是却更加娇艳。

其实,倒不是高庸涵的修为比银姬鬼母高深,而是大音荡魂钟本就出自地府,对于地府亡灵来说,威力更大。而高庸涵有仙灵之力护体,所以在钟声中,反而显得更加强悍。

高庸涵毫不停留,聚象金元大法再度出手,这一次,金光中竟然夹杂了几丝血光,金光击出时,隐隐传来白象的啸声。

妙笔仙情知不妙,高庸涵一下比一下来的猛烈,不用猜就知道这一道金光霸道无匹,当下横了一条心,目光变得凶残无比。一咬牙,一口黑血喷在大音荡魂钟上,随即一缕魂魄从体内射出,重重击在铜钟之上,钟声更加响亮,与金光再次撞击。

这一下就连漆黑的天空,都被震开了一道口子,一道白光从裂缝中照射下来,白光所到之处,阴魂、鬼侍全部消散的无影无踪。地面一阵颤抖,无数黑烟如泉涌一般,激射到天空,将那条裂缝重新弥合。

与此同时,幽鬼明王已经将残余的渡魂引全部击杀,而银姬鬼母的紫莲,则一寸一寸碎裂,只留了一个花蕊,两人被强大的金光和音波震得倒飞出去。此时,他们已经近乎绝望,大音荡魂钟在妙笔仙舍命催动之下,威力远不是他们所能抵挡。

高庸涵的魂魄此时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声钟声后,被震得飞了出去,只留灵胎仍旧站在原地。

灵童从一开始,便被钟声所伤,他的修为比起幽鬼明王等人,还要差一些,而且又没有什么法器防身,情势之危急可想而知。不过,幸好钟声不是直接攻向他,所以在第一声钟声响起之后,他强忍住钻心的疼痛,翻身钻进地底躲了起来。接着又是几声钟声,把他震得东倒西歪,魂魄都险些被震碎,大骇之下,一口气吞食了十多个鬼侍,才勉强挺了过来。他原本想逃,最好是逃回冥界,但是他又很担心高庸涵,毕竟自己能摆脱幽鬼明王的操控,可以说完全拜高庸涵所赐。一时间,心中矛盾重重。

灵童从外面的钟声,隐隐感知到高庸涵还在硬撑,连吃了十来个鬼侍,令他总算是缓过劲来。想了想,一咬牙重新钻出地面,如果高庸涵实在无力抵挡,那就拼了性命,也要拖着他一起逃走。刚一露头,就看见高庸涵的魂魄飞了过来,大惊之下,急忙伸手将他拉了过来,随后看都不看一眼,拖着高庸涵的魂魄撒腿就跑,往地底拼命地逃去。

逃了没多远,一声更加响亮的钟声响起,一股巨力袭来,危难之际,灵童将高庸涵的魂魄拉进自己体内,随即眼前一黑人事不省。恍惚中,灵童觉得自己在一片黑暗中,不断下坠,似乎没有尽头。一股熟悉的气息将灵童惊醒,睁眼一看,原来自己被钟声震出了石壁,掉进了九幽冥瀑里面,眼看着离进入冥界的气旋越来越近,心下一阵轻松,终于快要到家了。

可是体内隐隐传来一丝微弱的挣扎,灵童一呆,随即醒悟,高庸涵的魂魄还在自己体内,如此贸然进入气旋,只怕“三魂”都会被挤得粉碎。这一惊非同小可,灵童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大急之下手忙脚乱拼命挣扎,将身边的“瀑布”搅得一团糟,可是身子仍旧急速下坠。透过“瀑布”,眼见在气旋上方,有一段石壁伸了出来,灵童稳住心神,一点一点朝那个方向游去。总算在掉进气旋之前,跃到那截石壁上,定睛一看连呼侥幸,这里也就在气旋上方不过百丈的高度,生死可谓悬于一线。

灵童抬头向上望去,看不清上面有多高,也不知高庸涵的灵胎现在如何了。灵童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回去看看,如果事不可为,那就想办法带高庸涵的魂魄进入冥界,以他的修为,想来一定会蒙公主收留。如果高庸涵福大命大,灵胎没死,就将其魂魄还给他。这么想定以后,灵童朝上爬去。

足足爬了好几天,才到了两人初次交谈的那个地方,幸亏他能在地底自由穿行,这一路上来还算顺利。不过越接近地面,鬼侍越少,到后来,一个鬼侍也见不着,可见当日的争斗有多激烈,破坏之大委实令人胆寒。

终于钻出地面,那些阴魂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排着队默默前行。灵童悄悄来到那日打斗的地方,地面上的巨大裂缝仍旧历历在目,周围的几座小山岗,也完全崩塌,一片狼藉。可就是见不到高庸涵的影子,更不要说幽鬼明王二人和妙笔仙了,甚至连渡魂引、鬼羽也没有出现。

灵童叹了口气,将高庸涵的魂魄从体内释放出来,默默地说道:“高老弟,看来你的灵胎凶多吉少,我无力救他出来,你不要怪我!”

高庸涵的魂魄显得十分虚弱,这几天,灵童不断地拿鬼侍喂他,总算是将险些散去的三魂七魄,给凝结了回来。朝灵童摇摇头说道:“不关老兄的事,遇到这种局面,谁也不会料到。”随即惨然一笑,暗暗想到:“想不到魂魄先被灵胎所救,现在反过来灵胎却不知生死,难道注定魂魄与灵胎要分开么?”

“高老弟,你且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末都庐难城里给你找点灵水来。”

高庸涵一愣:“什么灵水?”

“我忘了告诉你,只有用灵水洗去你尘世间的俗缘,魂魄才能进入冥界,否则,‘三魂’肯定是保不住的。”

高庸涵一听就明白过来,所谓洗去俗缘,便是要抹去前世的记忆,哪里肯干?虽然知道灵童是好意,想接自己去冥界,但是怎么也接受不了,当即谢道:“不劳老兄,我不打算去冥界。”

话还没说完,灵童急道:“你不去冥界又能去哪里?幽界肯定不会容你!你不必担心,我曾随幽鬼明王到过末都庐难城,知道灵水存放在哪里,况且前几天的打斗,他们一定会认为你已经死了,怎么着也不会猜到有人去盗灵水,你只管放心!”

高庸涵的确有些担心灵童此去的安危,不过他实在是不想留在地府,只得直言道:“老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一定要回到阳间,因为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办!”

“你说什么?”灵童一脸的诧异,强自压低声音怒道:“你不要命了么?以你现在的状况,单是九幽冥瀑就会要了你的命,你可知道——”

九幽冥瀑对于魂魄而言,是准进不准出。魂魄自外而入,只不过被抹去大部分记忆,魂与魄分离而已;但是要想从里面退出去,立刻就是魂飞魄散的结局。就算高庸涵的修为,足以抵挡九幽冥瀑的禁制,但是从地府如何能到阳间,也是一个难题,至少灵童就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其中有没有凶险。

“高老弟,我劝你还是认命吧!再者说了,我们冥界比起幽界来,要好过百倍,我保证,你到了冥界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灵童一拍胸脯,很有几分得意地说道:“不瞒你说,我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到了冥界我去求一下公主,把你分配到我那一队,到时候再给你介绍一帮朋友,未必没有阳间快活。”

高庸涵缓缓摇头,语气中流露出无比的坚定:“老兄,我信你,但我还是要想办法回去,否则,我宁愿魂飞魄散!”

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再无半分转圜的余地,灵童一呆,良久才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求,让我好好想想,看怎么才能帮你返回阳间。”

高庸涵长揖到地:“灵童老兄,大恩不言谢,高某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