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陈子辉神奇般的回到抗联,回到方长清身边。方长清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战将安全的回来了,兴奋,惊讶。。。。。当他集合好了营地里的所有战士准备出去接迎接陈子辉的时候,只听身后一声非常响亮熟悉的的声音:“报告参谋长,特别行动队陈子辉完成刺杀任务归队;”

“哎呀。。。我的子辉,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张文义和其他几个抗联支队的几个指挥员也紧搂陈子辉问长问短。

陈子辉突然意外的归队比抗联打一个大胜仗都还高兴。

作战会议室里,陈子辉把自己进城刺杀开始到杀掉日本驻东北最神秘间谍‘横又卫’,又遭遇鬼子围剿,孤身一人得到萍烟的帮助在最后一刻刺杀了大汉奸‘李自清’,连带的收获就是把日本的小野将军也刺杀。说到萍烟和几个牺牲的战友时候,陈子辉已经满含眼泪。

会议室里很静,除了陈子辉讲诉之外没有人打断他的话语,也没有人问为什么。当他讲完自己在鬼子追击下得到一神秘女猎人帮助的时候,方长清眉头紧锁了一下。方长清非常仔细的听完陈子辉的经历后,内心热血涌动:“难道是小雅吗?救助子辉的真的是小雅吗?是她为什么不到营地找我们呢?”

方长清想了想,看了看子辉;“应该不是小雅,如果是小雅也应该和子辉一道来这里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 陈子辉担任了参谋长兼特别行动队长。但他脑海里一直出现那神秘的女猎人的身影,他也和方长清一样在想“她是谁?”;方长清也给了 陈子辉一项艰巨的任务,务必查清楚神秘女猎人;

还是在那森林里少有的美丽地带里,寺远在遭受袭击的时候,他也做出了本能的反映。毕竟他和带领的这些鬼子都是武士,何况他自己是号称最合格最出色的天皇武士;

死亡幽灵连弩再次击发出的小毒箭急速飞向寺远,他在惊恐中转身用那把华丽的战刀挡开急射而来的一支小毒箭,这一挡之下小毒箭的劲到顺刀锋偏射进了寺远身边卫兵的小腹;

“惨叫”在鬼子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里,几支小毒箭虽然又被寺远挡住在自己身体之外;可寺远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纵然他有天生超人的本领,反应超级敏锐,但他还是个生存在地球上自己父母生下来的人;

中国的古话:亏心事做多了就会有报应,久走夜路,必遇鬼;

这些鬼子侵略我们中华民族,残忍的杀害那么多的中华同胞,凌辱了那样多的姐妹,烧毁了一 个个美丽安宁的村庄;寺远作为鬼子屠夫发表率,如果他能逃过死亡幽灵这精妙绝伦的击杀,连他这样十恶不赦,双手血腥没有人性的禽兽都不会受到惩罚,那老天爷才真是瞎眼了;

这群畜生般的鬼子现在就在接受那:善有善报,恶有遏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的千古典故;这句中国的古话如果用在这样美丽的死亡乐章,那真的恰如其分;

小毒箭还在从不同角度,不同方向射击圈子中的鬼子,站立的鬼子越来越少;寺远在美丽的花朵下疯狂的挥舞着自己战刀左挡右跳的躲避;

小毒箭数量之大,密度之强,劲道之足。寺远想都不会想到,狂妄的代价就是自己死亡。死亡幽灵在瞬间砍断了连弩连线,寺远用战刀挡去前面攻击而来的几支箭的时候,他身后确有一支不带声响的小毒箭那样稳准狠的出现了,锐利的箭头撕裂了寺远整洁笔直的日本帝国军装,穿过大腿而出;

昔日高傲强大的寺远在极度痛苦里跪下了,他承受不起这致命一击,但他此刻的心灵遭受的打击比伤口还撕心裂肺的疼;

死亡幽灵精心设计带几分完美的箭雨消失了,四十个武装到牙齿的鬼子倒下了;有几个被击穿头和胸快速的死去了,但有很多躺在草坪上在箭伤和毒液的侵蚀下痛苦挣扎着慢慢的死去;

死亡幽灵原本是温柔的,可爱的,如果没有日本鬼子的侵略她现在应该在父母身边享受温暖幸福的生活;都是这些已经死亡和即将死亡鬼子的残暴,才让她变成今天的冷血杀手;

这群残忍的鬼子在即将死亡的时候他们能怪谁呢?他们在离开这个美丽世界的时候也只能摸摸自己良心说:“我们都不能怨别人,全部恶果只是自己在中国大地种下的;

寺远非常的痛苦,内心和肉体都在爱品尝极度的痛苦。大腿被击穿的伤口,流出的血从刺目的鲜红现在也开始一滴滴流出乌黑的血。死亡之前还要让寺远这大日本帝国最厉害,最强大的天皇武士享受一下被死亡痛苦折磨的滋味;

死亡幽灵在森林的树丛里看着自己导演的这部围猎大剧即将完美谢幕,她捏紧手里的锋利猎刀,内心无比高兴;能这样一次性的消灭四十多个鬼子,真正有骨气的中国人知道了谁不高兴,更不用说现在是自己亲手干掉的;在那年代里杀鬼子打鬼子,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是抗击外敌就会受到中华儿女的尊重。

被小毒箭击中的鬼子一个个的在惨叫中结束了自己生命,寺远居然在极度痛苦中挣扎着站了起来,抬起挥舞华丽的战刀,凄厉的大叫起来:“你是什么英雄?你出来呀,劣等的中国人。你这样卑鄙的手段。。。啊。。啊。。。。;”

寺远的叫嚣只是死亡前的回光返照,毕竟是帝国最强壮的武士,他想在自己死亡之前为自己保留一点光荣的武士精神:跪着生也不能站着死;

死亡对寺远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帝国军人;可现在的事情让他自己内心很疼,后悔自己没有听长钢的话,后悔把该死的电台关掉,后悔不听别人的意见;

“寺远你这个狂妄的家伙,现在一切都晚了也完了;” 寺远狠狠的骂起自己,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他就要拥抱死亡,太不甘心;

死亡幽灵美丽年轻的身影出现了,她优雅的身姿在森林里飘忽几下落在了美丽的草坪上;她手里提着父亲送给她的那张射杀猎物的强弓,慢慢的向寺远站立的地方走了过去;死亡幽灵要在寺远没有死的时候出现,她要让寺远这个日本鬼子里最强悍的武士亲眼看着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个年轻美丽的中国女孩,她想看看在出现的那一刻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是什么表情;

死亡幽灵真实出现的那一刻,寺远的眼睛狂睁到了极限:”女人,年轻的女人,美丽的女人,带给他们死亡的女人,让一支强大帝国军队瞬间灰飞湮灭居然是个中国女人;”

死亡幽灵的毒箭击垮寺远,但她真实的出现才是寺远心灵深处最致命的打击,让这个日本杀人机器的战斗意志在瞬间被彻底的击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