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十八回 财色双收

信周 收藏 2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URL] 在众人的注目下,俩人轻松的又连赢两把。robot在迅速地计算俩人赢的钱,赌区经理也站在旁边确认数目。 “Dear robot,you worked hard,this is for you.”( 亲爱的罗伯特, 辛苦了,这是给你的。) 杨岩扔给robot一个白色筹码,robot轻松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在众人的注目下,俩人轻松的又连赢两把。robot在迅速地计算俩人赢的钱,赌区经理也站在旁边确认数目。

“Dear robot,you worked hard,this is for you.”( 亲爱的罗伯特, 辛苦了,这是给你的。) 杨岩扔给robot一个白色筹码,robot轻松的得到了五千美元的小费。

“谢谢杨小姐。”robot微笑着把筹码放进专门盛小费的箱子里,这些小费并不是发牌员单独享有,而是赌桌上的几个工作人员共同分享。

这时候,酒水女郎和服务生也微笑着把餐车推过来了,服务生笑容可掬,熟练地从冰桶里拿起香槟,左手用雪白的方巾垫着酒瓶,右手握住瓶口处,拇指按住软木塞轻轻摇晃了几下,只听得“砰”的一声,犹如响亮的礼炮启开香槟酒瓶。服务生手握白毛巾,抱着直冲泡沫的酒瓶,往两只水晶高脚杯里斟满香槟酒。

杨岩拿着酒杯与无为轻轻碰了以下,这时杨岩的Host匆匆赶过来。杨岩对他说了几句,Host随即来到无为面前,告诉他,随后到餐厅就餐,豪华客房、按摩、还有看表演等等等等所有一切全部免费。一会儿就可以去贵宾处办理手续。

robot已经算好了筹码的数额,在不到一个小时的赌博中,杨岩赢了三百六十万美元,无为赢了三百八十万美元。无为有些不敢相信,恍然如梦幻之中,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维,让自己恢复到现实之中,眼前的一切的确是真实的,五彩斑斓的筹码,还有漂亮的美女,都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无为的心陶醉了,他沉醉胜利的喜悦中。

发牌员robot已经地给他们理好了账,俩人的筹码除了每人三十只十万美元的红色筹码外,其余几乎都是两万五千一只的褐色筹码了。

无为毫不犹豫地拿起两个褐色筹码,放到赌桌中央,作为给robot的小费,周围的服务人员都瞪大了眼睛,露出羡慕不已的神色,那可是五万美金!

“谢谢你朋友。”无为真诚地对robot说。

“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赌博天才,你一定会前途无量,同时谢谢你的小费,慷慨的朋友。”robot微笑回答,一边熟练地将两个褐色筹码兑换成千元面值的橘黄色筹码,待站在旁边的赌桌经理点头后,将它们扔进装小费的箱子,箱子一下子就爆满了。

赌区经理拿着记录好的筹码金额,去替杨岩和无为办理支票了。金额太大,付支票更方便俩人携带。

无为和杨岩将杯中的香槟酒一饮而尽后,不一会支票也送了过来,杨岩随手把支票塞挎包里,依然深情地看着无为,脸上带着笑意,似乎还没有尽兴,她轻声问:“无为哥,想吃点东西吗?还是想再喝点儿什么?有没有兴趣去月宫坐坐?”

月宫是酒店里的豪华夜总会,里面有乐队、跳舞女郎,最特别的是情人房间,可以直接从房间的落地窗观赏到室外的七十五米高的音乐喷泉和赌城绚丽多彩的夜景。

“好啊好啊!我们去月宫吧!”无为高兴地说,实话说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非常不想让杨岩离开。

离开赌区,一路跟随Host,待办好入住手续后,拿到房卡后俩人顾不上去客房,就结伴去了夜总会。

夜总会里光色炫幻,里面的客人们衣着华贵举止优雅,很显然都是一些有身份的客人。有的人相拥着在舞池里慢慢地摇摆,有的人则周围喝酒,欣赏音乐。几个年轻人组成的乐队,正卖力地演奏着。

周围的一切并没有影响到这对俊男靓女,柔软的沙发,低回的歌声,清香扑鼻的美酒,使他们感觉到了彻底的放松,现在才感觉到那短短一个小时的博杀,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和兴奋,让他们都累坏了。赌博时的全神贯注,令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对体力和精力的毫损不亚于一场凶猛的自由搏击。

杨岩不经意地抬头看看无为,发现无为的眼睛正热辣辣地凝视着自己,她禁不住胸口怦怦地跳起来。夜总会里昏暗的光线恰好掩饰了她脸上飞起的红晕。

“杨小姐,谢谢你!”无为真诚地说,他心里明白,今晚的胜利,功劳全在于杨岩。

“不要叫我杨小姐,熟悉我的朋友都叫我岩岩。”杨岩凝视着无为的眼神开始变得炽热起来。

他们坐得很近,无为看着杨岩,她那水盈盈的明眸闪动着迷离色彩。她那线条完美的唇,散发着无穷诱惑的魅力,微微地朝他张启,女孩特有的体香从杨岩的口中散发出来,无为忽然象喝醉了酒有些把握不住自己。

杨岩可以感觉到无为心脏强有力的跳动。无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俩人分不出究竟是谁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更不知道是心在颤抖还是身体在颤动。

时间仿佛停滞了,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无为一直用他那双清澈无私的眼睛,深深的凝视着杨岩,仿佛想要望到她的梦里,望到那无尽的心灵深处。

恍惚中杨岩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她感到自己在发烧,她的爱欲好似在瞬间被唤起,犹如烈焰在灼烧着她的身心,她感觉爱的波涛澎湃而来快要将自己淹没。她不由自主地仰起脸,等待那激情汹涌的热吻,她渴望爱的甘露流进自己的心扉。

望着那充满致命诱惑力的双唇,无为的心激烈的颤抖起来,他忍不住将自己的嘴凑了上去,这将是他的初吻,就在他要把自己滚烫的嘴唇靠上去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无为竭力控制住了自己,他感觉这一切来的太快了,似乎不可思议。自从踏上拉斯维加斯的土地后,所有的一切都象是在梦幻中,无为感觉自己看的、摸到的、遇到的都失去了真实感。

“你是谁?”无为突然问了一句,完全是脱口而出,这句话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是无意识的,出自本能的询问,无为也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问了一句这样的话。

杨岩睁开妩媚的眼睛,似乎从梦游中醒过来,她想了想,理顺一下被爱的涌流冲乱的思绪,她也感觉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在不知不觉被眼前的小子糊里糊涂地俘虏了,而且对他也是毫不了解。

“你又是谁?”杨岩歪着头调皮地反问。

无为简单的想了想,把身体坐正,一本正经地说:“我叫姜无为,今年二十一岁,祖籍是中国的山东省,从祖父向上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叫姜振武,现中国人民解放军副师级军官。母亲叫上官闻兰,是位魔术演员,母亲三代都是魔术表演艺术家。我大学没毕业就因赌博和打架被学校劝退了,所以就闯荡到了这里,到今天为止刚好一周时间。最后申明一点我还是标准的处男,从未与任何女孩子亲吻过,回答完毕。”

“哈哈......”杨岩被无为的滑稽样惹的大笑起来,“你回答好完整,我也简单扼要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杨岩,今年二十二岁,因为父亲喜欢男孩,在我还未出生时就起了这个名字,父亲叫杨宏辛,祖上是做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是泰国的华侨,我父亲年轻的时候就离开了泰国,到东南亚的另外一个国家闯荡,现在他的主要业务是控股了这个国家的移动通信公司,其它的我就不清楚了,因为不能说的原因我自己偷偷跑出来,我最大的嗜好就是赌博,所以在拉斯维加斯已经半年多时间了。”

“我靠,怪不得出手这么大方,原来是资本家的千金小姐,我这贫下中农的后代与你的差距可是够大的。”无为忽然又流露出了玩事不恭的神态。

“无为哥,贫下中农是什么东西?”杨岩一脸疑惑地问。

“贫下中农不是什么东西......哎,算了,没法跟你解释清楚。”无为挥挥手,感觉三两句没法讲清楚。

“无为哥,你后面有什么打算?”杨岩亲切地问。

“你好象比我大一岁,怎么能叫我哥?”无为忽然想起杨岩刚才说自己是二十二岁,“以后不能再叫我哥了。”

“嘿嘿......你个子比我高很多,看起来比我大,我还是叫你哥吧,我好想有个哥哥,求你了无为哥......”杨岩撒起娇来又是另一种媚态,这可是女孩子的撒手锏,绝对好用。

“好好,随便你,我好乐意被人叫大哥。”无为连忙同意,“实话对你说,我之所以来拉斯维加斯就是想做世界赌王,这里是赌的天下,只有来这里才能学到真正的赌术。”

“我来这里都半年时间了,也遇见什么赌王,输的一分钱都没有的穷光蛋都是随处可见。”

“赌王那能那么好见,赌王一定是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今晚赚的钱也够花的了,我想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慢慢再说,住在酒店不舒服。”

“我也是不喜欢一直住在酒店里,我就在城里租了一所公寓,要不明天我陪你先去租个公寓怎么样?”杨岩高兴地说。

“好啊,明天我们就先去租房子,我要长住沙家浜了,哈哈......”

“无为哥,沙家浜又是个什么东西?”杨岩天真地问。

“哎,看来我们之间的文化差异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除。”

“无为哥,我们俩跳一曲吧。”

“好,有请小姐。”无为作出了一个很绅士的邀请动作,杨岩兴奋地跳起来,俩人相拥着走进舞池里,尽情地欢跳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