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十七回 惊天之搏

信周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URL] 无为的十万美元很快就输进去了一半,当他准备停手的时候赌桌上换了发牌员,新来的荷官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华侨,无为马上又兴奋起来,他预感到幸运马上要降临,又要了五万元的筹码,准备开始再战。 就在这时,无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迷人的声音。 “May I sit here?”(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无为的十万美元很快就输进去了一半,当他准备停手的时候赌桌上换了发牌员,新来的荷官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华侨,无为马上又兴奋起来,他预感到幸运马上要降临,又要了五万元的筹码,准备开始再战。

就在这时,无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迷人的声音。

“May I sit here?”(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传过来,没有看人单凭听到声音就让无为心里非常舒服。

无为侧脸一看,哇噻!顿时愣住了,眼珠瞪的差一点儿掉出来。

一个靓丽的女孩站在他的身后,只见她身着浅蓝色的吊带长裙,上身穿着一件乳白色镶金丝的短身长袖外套,胳膊上挎着一个精致的小包,举止高贵典雅。

一头乌黑华滑的长发如绸缎般披肩而下,直至纤细的腰间。她的鼻梁很挺直,嘴唇的弧线流畅优美,眼睫毛很密很长,嘴唇性感迷人,朱唇上涂的是具有致命诱惑力的玫瑰色,双唇微微张启,露出洁白牙齿,美中不足的是有两颗小虎牙向外歪斜。

她的双眸晶莹清澈透出妩媚,流露出彩虹般的色彩,摄人心魂,可怕的是这双迷人勾魂的眼睛正盯着无为,无为身不由己地产生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他感觉这个面孔是那么熟悉。

“原来是你啊?这几天我一直在各个赌场寻找你,想不到终于又见到你了。”女孩惊讶、兴奋的声音唤醒了无为。

无为这才惊醒过来,这个漂亮的女孩原来就是几天前与自己一起狂赌二十一点的那个中国姑娘。当时因为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姑娘竟然如此年轻美貌,当赌场经理把支票和房卡交给自己后,满心欢喜的离开了赌场,忘记了与那个姑娘打招呼。

“你好,真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快请坐。”无为很快恢复常态,微笑着与女孩打招呼。

无为说着话站起来,把旁边的椅子向外移动了一下,温柔的牵着杨岩的手,很绅士地引领杨岩入座,扶着她坐到拉开的椅子上。做这一切的时候,无为显得轻松自然而然,象是替久违的老朋友服务。

看着貌美如仙的女孩,无为心里非常高兴,上次就是与这个天仙般的女孩联手大赢一场。刚才输了五万元,自己准备停手的时候,不但发牌员换了,幸运之神又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上次你离开的匆忙,也没来得及问先生尊姓大名。”姑娘坐下后轻声对无为说,“多亏有你才玩的那么痛快,你的赌技真的天下无双。”

被美女称赞,无为的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兴奋,幽雅而从容地伸出手,“我叫姜无为,刚从国内来到美国,您是我认识的第一位朋友。”

“我叫杨岩,木易杨,岩石的岩,很高兴与你成为朋友。”杨岩说着话也把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出来。

无为想不到如此娇小美丽的女孩怎么有个男人名字,怪不得她解释的那么清楚,他顾不得多想赶紧轻轻握住柔软无骨洁白如玉的手。

杨岩的纤手温软地被无为捧在手掌之中,顿时有一阵清晰而又酥心的电流,迅速地流向两个人的体内,俩人同时感觉到了一种陌生而又仿佛熟悉的信息在他们之间传荡,带着一股震撼的力量,一瞬间,他们彼此都有深深的眩晕感,忘却了身在何处。

“Hi,good morning, Yang.”( 早晨好,杨。) 发牌员robot高兴地与杨岩打招呼,欢快的声音惊醒了两个沉醉的梦中人。看来俩人很熟悉。

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没有昼夜之分,在赌场工作人员,一般见到客人,都是道早安,直到自己下班的时候,才跟人道晚安。

“Hi robot, how are you?” (嗨,罗伯特,你好吗?) 杨岩微笑着热情地跟发牌员打招呼。

robot也是个热情开朗的青年,一边与杨岩说话一边开始熟练地准备牌,他取出六副扑克,在桌上轻轻一抹,扑克就成扇形均匀摊开,动作潇洒轻盈,不象在工作,到象是在表演。

这时间,杨岩从她的高档精致的小挎包里掏出一张贵宾卡和驾照,放到桌面上,在旁边守候的经理赶忙躬身拾起,低声询问了一声,杨岩轻声说了一句,赌区经理急忙转身离开。

很快杨岩要的筹码就被装在特制的盒子里送来了,清一色的点缀着五彩斑点的白色筹码,五千元一只,二十个一排,一共五排。

无为瞥了一眼就知道是五十万。他在心里暗暗惊叹,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来头?出手就是五十万美元,而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再看看自己面前的着五万元的筹码,显得真是寒酸。

杨岩立即领会了无为的感觉,她亲切友好地说:“无为哥,上次人多我们没有玩痛快,这次就好好地玩一场,桌上的筹码你尽管下注,输了算我的,赢了我们平分秋色,你看好不好?”

杨岩的一声无为哥叫的姜无为骨头都酥了,不过无为没有作声,不管怎么说与杨岩还是很陌生,对她的底细丝毫不知,这种情况下他决不能随便答应她。

无为既没有拒绝也没有表示同意,而是接过robot递过来的黄色卡片,依然用非常潇洒的动作凌空甩出去,力道恰到好处,卡片插入牌后就停了下来,将一摞扑克分成两部分。

随后无为把赌区经理刚送来的五万元的筹码平分开来,没有多想一起都推进两个赌注圈里,他想来个快刀斩乱麻。把筹码都下注后,无为忽然在心里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也被自己疯狂的举动搞蒙了,难道到因为身边的这个女孩?

杨岩根本没有思考,同样在面前的两个赌圈里放入了五万元的筹码,动作轻柔文雅,然后微笑地望着无为。

这时robot开始熟练的发牌。

无为在把所有的筹码推进赌圈后,心里忽然变得异常平静,他也奇怪自己的变化,难道是身边的杨岩给了自己力量?要说是爱情有些牵强,自己与她这是第二次见面,而且第一次的时候还没有留意她,不过自己的心里真的有种感觉,输赢都无所谓,只想与杨岩单独待一会儿,哪怕是很短的时间也行。

在大学的时候,有很多女孩都对无为有过暗示,可他从未有过心动,现在这种感觉对无为来说绝对是第一次。难道说这就是一见钟情?无为在心里偷偷问自己。

而杨岩也在含情脉脉地看着无为,对桌上的情况根本无暇顾及,完全不在意庄家发过来的牌。男女之间的情感有时真的让人难以琢磨,陌生的两个人第一见面就好象似曾相识,彼此都被对方所吸引,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和迅速,快的让人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

赌博有时表现的非常奇怪,赌客的心境对赌博非常重要,尤其是玩二十一点,任何时候都能从容不迫稳住阵脚的赌客往往能取胜。很多赌徒都说赌博有鬼,也很邪。

在赌场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坐立不安,情绪急躁的赌客赢过钱。有些赌客,赢了钱的时候,得意忘形,大呼小叫,结果很快就会输回去。有的赌客,一输钱就开始怨天尤人,急火攻心,这样的人保证越输越多。相反,有的赌客,输了钱不急不躁,慢慢的玩,结果反败为胜的例子却很多。

有时候,一直赢钱的赌桌上,来了一个倒霉鬼,全桌人都开始输。或者是一直输钱的赌桌,参加进来一个正走好运的人,全桌人就开始赢了。

有时候,换个发牌员,牌就完全不一样了,要说赌博里有神灵没有一个赌徒不信。没有人去仔细的探讨过这里面的问题,都把自己无法解释的东西归咎于鬼神。

此时此刻的无为和杨岩都感到很轻松,因为现在在他们眼里钱已经失去了意义,他们根本不在乎输赢的结果了。都把注意力放到对方身上。

robot已经将牌发出。杨岩的两门牌,一个是十四点,一个是十七点。而无为的两门牌,一个是十一点,一个是十六点。而庄家的牌面,是一个五点。

杨岩不要牌。无为要给十一点的牌加倍,他把所有剩下的五千元的筹码聚拢来,又把口袋里的三千多元钱一起掏了出来加在一起还差很多。他正在思忖是不是要用不够数的筹码来加注,杨岩微笑着将十只白色筹码推到他面前。

无为望了望她那信任的眼神,丝毫没有犹豫,把筹码推到了赌注旁边。

robot发给了无为一张牌,是一个三点。这张小牌让无为感觉有些失望,但是他没有作声。

无为的十六点,当然不可以再要牌了。

轮到庄家开牌,翻开一看,底下那张牌是个六!这样,robot就是十一点,需要补牌。

“My God!” (我的上帝!) 杨岩看到庄家的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要是庄家补一个十,就是二十一点,通杀,即使robot补任何一张六点以上的牌,这桌子上所有的钱,也要被庄家通吃,这样的机率可真是太大了,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虽然表面仍旧保持的平静,但是无为的心也提了起来,桌上的筹码全部加起来已经到达了十五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而且自己所有的钱都全部押上了,这一把如果输了自己又将变回穷光蛋,而此时庄家的牌势又非常好。

robot自己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实话说他真的不希望自己赢,如果自己赢了赌场能赚十五万,而自己什么得不到,假使自己输了,那么这一把一定能得到不少小费,最少也有上千元。

robot小心翼翼地翻开补的牌,几个人的眼睛都盯在牌上,竟然是个两点,哇靠,无为轻轻吐了一口气,他正了正斜趴到赌桌上的身体,让悬起的心稳了稳,庄家现在总共十三点,还得继续补,一切皆有可能,无为忽然产生了强烈的预感,庄家要暴牌。

赌桌周围的空气突然间好象凝固了一样,紧张得似乎可以听得见呼吸声。

为了缓和压抑紧张的气氛,杨岩忽然笑对发牌员robot说:“来吧朋友,请给你自己一个十点。”

在众人屏息注视下,robot慢慢地伸出手,轻轻从Shoe里滑出一张牌,猛地一翻开。

“哇。”杨岩兴奋地猛然跳起来,真是个十!庄家果然爆牌。她与无为又同时举起双手,俩人激动的把双手拍在一起,四只手拍在一起后竟然不想分开了,俩人的眼睛都深情的注视着对方。

“再来两把,我们就只玩三把你看怎么样?”杨岩温柔地问无为。

“好,再来两把,刚才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叫告诉自己幸运之神来了,你一定能带给我好运,相信我们一定能赢。”无为坚定地回答。

“输赢都没关系,钱不重要,开心就行。”杨岩说着话又坐到了赌桌边。

周围的赌客也被俩人的豪情感染,纷纷围拢过来,观看这对金童玉女的豪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