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轩文集 第二章 现代文学集 [快乐驿站]讯 问 笔 录

楚云飞 收藏 2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0/[/size][/URL] [快乐驿站]讯 问 笔 录 公 告! 2006年12月25日MM市公安局接到铁血国铁道部通告,以及市交警支队、市高速公路管理处和群众举报,原“铁血红莲寺资深住持”白发方丈由于“裸奔”事件在全市造成极为恶劣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20.html


[快乐驿站]讯 问 笔 录


公 告!


2006年12月25日MM市公安局接到铁血国铁道部、市交警支队、市高速公路管理处通告和当地群众举报,原“铁血红莲寺资深住持”白发方丈由于“裸奔”事件在全市造成极为恶劣影响和重大财产损失,根据《铁血国刑法典》第76条“有伤风化罪”之规定,我局迅速成立了“打虎队”专案组,并责成天目飞龙、司命、飞扬的云三名侦查员对此案调查。经过三名干警连续三昼夜的艰辛奋战,现在已将事情原委调查清楚。今天,我局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现将初步调查结果以《讯问笔录》方式公布如下。


此布!


铁血国休闲自治区MM市公安局局长:風清雲淡


2007年1月1日


讯 问 笔 录 ( 第 一次 )


时间:2006年12月28日20时05分至2006年12月28日23时11分

地点:铁血国休闲自治区MM市公安局

侦查员姓名、单位:天目飞龙、司命 MM市公安局“打虎队”侦查员

记录员:飞扬的云 单位:MM 市公安局“打虎队”侦查员

犯罪嫌疑人:白发方丈


问:我们是MM市公安局“打虎队”侦查员,现在依法对你进行讯问,请你就“11.28案件”的有关情况如实回答我们的提问,不得隐瞒,你知道吗?

答:老衲知道你们的意思,但是,对“11.28”案件老衲确实不清楚。

问:我们的讲话你能听得懂吗?

答:阿弥陀福,老衲虽是世外高人,你等凡夫俗子的话还是能听得懂的。

问:你是否识字?

答:识字,当然识字,堂堂“红莲寺”方丈不识字不被人笑话么?!

问:这是《铁血国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请你先看一下。

答:什么?老衲居然成了犯罪嫌疑人?你们这是对宗教人士进行无辜迫害,老衲要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老衲要向西方的自由世界揭露你们打击宗教信仰自由的嘴脸。

问:老和尚,请你安静一点,不要激动,这里不是你的红莲寺,请你尊重法律的尊严,相信法律的公正。

答:那么让老衲先看一看。

问:已经10分钟了,请问你对《铁血国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中的内容看清楚了吗?

答:老衲看清楚了。

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有无曾用名及化名?性别?

答:老衲被MM市善男信女尊称“白发方丈”,法号“智晦”;出家人一具臭皮囊,何论男女性别?都是佛祖的信徒。

问:我们不是问你的尊称,是问你出家以前的俗家姓名。

答:老衲俗家姓名么?姓张讳无理。各位请不要把“无理”解读为“无理取闹”之“无理”,阿弥陀福。

问:请回答,你是男是女?

答:男性。

问:请问你的出生年月日?

答:老衲1941年10月25日在河北省邯郸市张家集村出生,当时北斗璀璨,天河清冥,村里“九指半仙”张铁嘴曰“神人降也”。

问:再提醒你一下,与本案无关的你可以不必回答;请问你是什么民族?

答:汉族,我佛曰众生平等,天下苍生都是佛祖的信徒,没有汉夷之别。

问:请问你有身份证号码吗?有的话请问号码是多少?

答:没有,老衲就凭着这身袈裟云游四海,走到哪吃到哪,走到哪睡到哪。

问:你的籍贯是哪里?户籍所在地是哪里?

答:籍贯是河北省邯郸市,户籍河北省邯郸市张家集派出所。

问:请问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答:以前住在MM市南红莲寺,自从寺院被毁,现在租了一间出租房暂居。

问:请问你的职业及工作单位?

答:红莲寺主持方丈。本寺院有大小沙弥30余众,相当于国家处级行政机构设置。

问:请问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答:老衲三岁而孤,为前红莲寺方丈“澄光”大师收养,数十年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之后,家里的情况已经如过眼云烟。

问:请把你的简历说一下,好吗?

答:很简单的,1941年10月25日在河北省邯郸市张家集村出生,1944年8月因双亲故世为红莲寺方丈澄光禅师收养,至今62年矣。

问:你有无被公安机关、人民法院进行行政、刑事处罚的记录?

答:老衲一身清白,作奸犯科之事不屑为之。

问:知道今天为什么对你进行讯问么?

答:老衲不知,恳请赐教。

问:真的不知道我们请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答: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确实不知。

问:那么请问“11.28”事件是何人所为?

答:这个……这个……

问:出家人不打诳语。

答: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问:这个时候就不用谈佛了,还是谈谈你吧。

答:老衲百般苦心,世俗之人如何能明鉴。

问:方丈同志,你有什么话尽可畅所欲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政策不需要我们提醒你吧?

答:哼!别以为老衲不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种田”。

问:原来方丈做了亏心事,所以担心牢底坐穿对不对?

答:老衲没做亏心事!

问:看来方丈的记忆不太好,需要我们提醒一下,请方丈抬起头来看看这是什么?

答:看什么?啊!你们……

问:仔细看看这些照片!方丈衣柜里面的好东西不少呀?这瓶“印度神油”从哪里来的呀?这盒“伟哥”从哪里来的呀?这些小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不用我们说出来吧?

答:你们侵犯老衲的隐私。

问:这照片上花花绿绿的女子内衣来自什么地方呀?当初拍照时我们的女侦查员都对上面的香水味感到诧异,还有这些……

答: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我要律师!我要控告你们!

问:要律师?可以,《铁血国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上第五条已经清楚地告诉了你:有权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犯罪嫌疑人在接受第一次讯问或者被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如果被逮捕,聘请的律师还可以为其申请取保候审!

答:你们知道就好,别以为老衲好欺负!时代不同了,和尚也不是逆来顺受的啦!哈哈哈!哈哈哈!

问:别高兴得太早啦!

答:请问老衲我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把我抓起来?你们凭什么对我进行“讯问”?

问:《铁血国刑法典》第76条“有伤风化罪”要不要我从头到尾念给你听听?白发方丈,你别妄想以“涉及公民隐私”为借口要求法院对此案不进行公开审理,实话告诉你:那天在对你租赁的出租房进行依法搜查时,铁血第一信息咨询公司的牛MM就在场,你能制止法院的公开审理,你能制止得了以新闻自由、真实而闻名的“铁血第一信息咨询公司”的摄像机么?请你好好想一想,只有配合公安机关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答:这个……这个……,请给老衲一块毛巾,老衲要揩一揩汗水。

问: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实话告诉你,请你打消任何顽抗到底的想法,看看这些照片:因为你的行为导致数万人聚集,南北交通大动脉“京九线”阻塞,两条高速公路上发生拥挤,加上MM市内的交通故障,总共造成152起交通肇事,损坏车辆156辆,死伤人员236人(其中死亡82人),直接经济损失235,820,000元。请问你白发方丈有几个脑袋?

答:阿密陀福,罪过!罪过!老衲愿意合作,想听什么老衲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问:不怕牢底坐穿么?

答:老衲愿意坦白从宽,恳请政府宽大处理。

问:那么请方丈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讲一下吧,好吗?

答:2006年MM市第一缕秋风吹来的时候,2006年MM市万千红榴在枝头绽放笑脸的时候,2006年MM市南山头红莲寺旁满山红叶烂漫的时候,发生了一起具有深远影响的事件,标志着与女施主广结善缘的红莲寺在以楚云飞为幕后指使者的唆使下,在我真没文化这个马屁精的带领下的“打虎运动”中毁于无情的熊熊烈火。那一刻,在热气灸人、噼叭作响的火堆旁,老衲沉重的心在流血;那一刻,面对着苍凉而空旷的宇宙,老衲无助的心在流血;那一刻,面对着小沙弥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出来的你们打开拍照的这个衣柜,老衲博爱的心在流血。那一刻,楚云飞与海百合、飞扬的云、兰MM、安娜这些美丽而无情的女人们一道在山脚的凉亭内吟诗作赋,喜笑颜开;那一刻,老衲就发誓:我要报复!我一定要报复!

可是,老衲拿什么去报复,那个可恶的“我真没文化”都不能收拾,老衲有什么资本与胆量去招惹那个“全心全意为MM服务”的魔头。可是每一个午夜梦回里,每一个记忆的脑细胞里,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火总是无情地吞噬着老衲惨痛的心!这场大火来得蹊跷、烧得惨烈,但是只要老和尚不死,那么积蓄的压迫就会激起无畏的反抗!因此,老衲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决定——裸奔!

让老衲去裸奔中爆发吧!让老衲去裸奔中灭亡吧!老衲要去京九线旁去裸奔!要在繁华的市区裸奔!老衲要告诉MM市的人们:大火能烧去红莲寺的红墙绿瓦,但却烧不毁老衲孱弱的躯体!他们可以扼杀老衲的思想,却扼杀不了老衲博爱的灵魂!他们可以阻拦红莲寺的重建,但是,他们阻拦不了老衲裸奔的意志!老衲要告诉所有的人们:老衲是追日的夸父、是济世的神灵,老衲的博爱因裸奔而厚重,老衲的灵魂因裸奔而升腾,老衲的生命因裸奔而光彩。于是,在秋风里,老衲开始了裸奔,用瘦骨伶仃的身躯迎接它的萧瑟;于是,在MM们关注的目光里,老衲开始了裸奔,用枯黄发叉的头发去撩动她们如同死水微澜般的灵魂。

呵!老衲看见了围观的女菩萨们捂住了双眼的鄙夷的目光;老衲看见了我真没文化道长因不屑而夸张的脸庞;老衲听见了草坪前风采翩翩的楚云飞迷惑了无数青春靓丽少女那激情飞扬的演讲。天哪!这就是老衲期待的结局么?老衲的眼前金星乱冒,脚步越来越沉重,灵魂也飞出了心腔,你们知道么?那一刻,老衲多么企盼那闪着灯光的救护车早一点来到蹒跚的身旁!……,……。

问:还有吗?

答:没有了,就算还有又能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是想补充一点:在MM区有良知的女菩萨眼中,老衲是一个纯粹的和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和尚,一个有益于女菩萨身心健康的和尚。

问:唉!心智一旦被冲动所迷惑,良知一旦被恶欲所淹没,那么,由此而产生的后果将是谁也无法承担的?看看你的裸奔造成的事故吧!面对那些破损的车辆,那些在病床上呻吟的人们,那些为了观看一个老和尚无聊裸奔而失去了生命的人们,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

答:这件事的起因就是百年香火鼎盛的红莲寺被无辜的、蹊跷的大火毁灭而导致的必然结果,我敢肯定罪魁祸首就是楚云飞与我真没文化道长干的。

问:红莲寺被毁一事MM市的消防部门早就有了鉴定结果:由于屋舍常年失修,照明电路老化加上那天晚上你们开什么庆典大会烟火管理不善而造成的,你身为寺院主持,就没想过有责任么?方丈,我们真是难以想象像你这样的年纪的出家人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你对得起埋在后山的全市人民景仰的澄光大师么?

答:我……我……。

问:好啦!今天的讯问就到这里,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答:没有了!

问:以上你说的属实吗?

答:属实!

问:请问我们在进行讯问的过程中是否对你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答:没有!


以上笔录我已经看过,与我说的一样。


签名:白发方丈


2006年12月25日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