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十六回 豪赌 (二)

信周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size][/URL] 无为招手示意正在旁边恭候的酒水女郎开一瓶香槟送来。 这是一张空桌,周围没有一个赌客,无为已经计划好今晚要单挑赌场。有赌客的桌子会影响无为的思考和开牌速度。 无为先要了五万元的筹码,这是一种策略,决不能把十万元一起拿来。同时要求赌区经理要求将赌注上限提升到十万,经理经电话请示上级后,点头同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无为招手示意正在旁边恭候的酒水女郎开一瓶香槟送来。

这是一张空桌,周围没有一个赌客,无为已经计划好今晚要单挑赌场。有赌客的桌子会影响无为的思考和开牌速度。

无为先要了五万元的筹码,这是一种策略,决不能把十万元一起拿来。同时要求赌区经理要求将赌注上限提升到十万,经理经电话请示上级后,点头同意了。

酒水女郎把送香槟的小餐车推过来,将香槟酒倒进了一个漂亮的高脚杯里,恭恭敬敬端放在了无为面前。在赌场里的赌客,即使是叫昂贵的香槟喝,也是免费的。

无为微笑着对酒水女郎说声谢谢,然后把了一个黑色的百元筹码递给给她做小费。艳丽的女郎对无为媚笑道:

“Thank you my dear, good luck!” (谢谢你我亲爱的,祝你好运!)。不知道是钱起来了作用还是无为的魅力在起作用,让美女为他献上祝福。

发牌员是一位身着红色制服的金发女郎,她一直面带微笑注视着无为,热情地对他说:“Hi, how are you today?” (你今天好吗?)

“Good! ”( 好。) 无为轻轻一笑。

“Wanna play? ”( 现在要玩吗?) 金发女郎问。

“Yes.”无为点了一下头,随后他伸手从从衬衣的衣襟处摸出自己的护身玉佛,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又习惯性放在嘴边吻了一下。

一个特制的盒子里盛着几摞点缀着星星点点图案的黑色、紫色、黄色、和白色的各种面值筹码,色彩斑斓地放在了无为面前,在光洁如丝绒的绿色桌面上,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看着令人陶醉的筹码,无为端起高脚杯,把杯口贴在鼻下深深吸了一下,浓郁的香槟酒香沁入无为的心脾,他眯起眼睛,恍惚中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胜利的喜悦。香槟酒就是为胜利者准备的。

漂亮的发牌员征求无为的意见是否重新洗牌,无为轻轻点点头,只见她重新把牌从装牌的盒子里全部取出,美丽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划过,所有的扑克牌呈扇形均匀地摊开在台面上,然后抬手示意了一下,动作幽雅,随后从一端把牌一掀,所有的扑克牌犹如流水般翻了过来,最后把牌收在手里,以熟练洒脱的动作开始洗牌。

牌洗完后,漂亮的金发女郎将牌移到无为面前,又递给他一张黄色卡片,无为接过卡片,顺手将卡片甩出去,卡片准确无误插进了牌的三分之二处,无为的这一手漂亮的切牌,让金发女郎惊讶的张大了嘴,她还是第一次见客人用这么潇洒的手法切牌。

牌被重新理好,装进盒子里。无为在两个下注圈里各下了一个最小注码五百的紫色筹码,他要同时开两门牌,一个人赌两手。发牌员按顺次给牌,所有发出的牌都被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

无为要牌的时候,就用手指轻轻地点一下台面,不要牌的时候,就挥挥手示意过去。

前半副Shoe(盒子),无为赢了两把,紧接着又输进去,没有什么起色,随后无为连赢了两手,可一加注,就会输回去。

后半副Shoe,无为一直没有寻找到加注的机会。不知不觉中,一副Shoe中的六副牌在平淡中玩完了,无为不经意的看了一下输了大约有十几个紫色筹码。

第二副Shoe,无为加大了赌注,把赌注改为赌面值一千的黄色筹码。但是这副Shoe更糟,基本上是输两三次,才赢一次,每当无为拿到十一点要加倍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小牌,而遇到十五、十六点要牌的时候,几乎每次都来个十而爆掉。

无为的算牌也突然不准了,他计算着要来大牌时,庄家的牌也比他的好。

无为在每次下注的时候,总是在赌注前面放一个黑色的筹码,这是赌给发牌员的。如果这一手他赢了,发牌员就会得到二百块钱的小费。无为赌给发牌员的黑色百元筹码,她能拿到的也是寥寥无几,大多数也被赌场赢走。

无为的脸色一直保持着平静的神态,看样子好象在赌的不是他,当发牌员发给他两张牌后,他用一只手握住两张牌,先慢慢地将它们错开,只露出数字的一条细边,迅即合拢,再从另一个角度轻轻地将牌拉开,瞄一眼后用极短的时间迅速思考,要牌的时候,他轻轻地做着手势,不要的时候,就把牌轻轻一抛,将牌插入筹码的下面。

虽然无为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可是发牌的美女显然有点儿不安了,无为赌给她每手一百块小费,如果她输给无为,每次就会拿到四百块钱的小费,可是无为却赢不了,她也得不到小费。另外,面对英俊潇洒、慷慨大方的无为,她从内心里也盼望他能赢。

很多不了解内情的赌客,总认为发牌员不好,好象自己输钱是因为发牌的原因。事实上,遇到友好和慷慨的赌客,发牌员其实很希望他们赢。这样,赌客可以开开心心地玩,自己也能得到不菲的小费。

有时候,如果遇到喜欢的赌客老是输,发牌员还会暗暗改变洗牌方式,希望能够让赌客转运。很多时候这个方法也可以奏效,让赌客风回路转。

也有的赌客赢了好多钱,但是一分钱小费也不给发牌员,荷官也会在暗中改变洗牌方法,本来洗两次,她多洗一次,摞牌本来五次足够,她把它变成六次,六次不行,就变七次。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结果客人就莫名其妙地开始输了,自己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无为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但是他看到漂亮的美女为自己服务,望着自己开心的笑,所以就出手大方的给小费,他知道只要发牌员高兴对自己肯定是有利,与其等到赢钱后给,为什么不提前让她们高兴。

第三副Shoe开始后更糟,一开牌,庄家就拿了天成 (A和十点的组合),无为押下去的两个白色筹码瞬间即逝,马上就被收走。

无为的神色开始严峻起来,他在心里轻轻对自己说:“控制,控制......”。无为知道现在是考验自己的心态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性弱点,此时都暴露无遗。只有战胜自己,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无为收起另一门牌,只赌一手,注码也减低为五百,牌仍不见得转好,连二十点都很鲜见,基本上是十三、十四、十五为多。越是这样反而激起了无为的赌性,他玩了几手后,又重新开了一门牌,依然玩两手牌。

其中有几次,庄家有一张小牌在面上,可一开牌,底下那张也是小牌,一补牌,就是个十,将无为吃掉。或者下面是张大牌,再一补牌,又是个小牌,还是吃掉无为的牌。这副Shoe,庄家爆牌的几率非常小,有时候补个三四张,居然还补个21点,简直令人无奈至极,连美女荷官自己都摇头,她也想不到自己怎么会这么旺。

无为停下手,他想让自己冷静一下,庄家太旺,自己是否换个赌桌,无为看了一眼桌面的筹码,剩下不到五千了,也就是说自己已经输进去了四万五。如果兑换成人民币就是三十多万,尽管这些钱是几天前从赌场赢来的,无为仍感觉有些吃惊,在国内有的人一生都挣不到这么多钱,自己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抛出去了,这些钱在这里还算是小打小闹,要是豪赌可真的是惊心动魄了。

无为现在才体会到赌博的精彩之处在于,不仅使你赢得很精彩,同样可以使你输得很精彩。

无为对酒水女郎招手,让她又开了一瓶香槟。

无为端起高脚杯轻轻喝了一口,微微眯起眼睛,感觉身边的一切都象在梦幻之中,眼前是一摞摞的五彩筹码,等到伸手去摸的时候却又化为泡影,赌场对赌客来说真的就是梦幻中的天堂,看的见却摸不到。无为忽然体验到了千山鸟飞绝的死寂,独钓寒江雪的孤独,他的心开始变凉。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男子过来替换了这个金发美女,见到新来的发牌员无为猛然清醒过来,他预感到自己的时机就要来了,顿时又有了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撸灰飞湮灭的豪情。

现在还没有结束,自己还有五万元在赌场了,境由心生,心宽了,脚下的路就宽了。在赌海航行,自己的心要比它还大才能战胜赌场。

新来的发牌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长着一副典型的黄种人的脸庞,无为一看就感觉很亲近,看了一眼他胸前的牌子,上面写着robot,无为想这个人的名字起的好,与他的工作很般配,他每天都在做着重复的机械性的动作。在美国很多人的名字都稀奇古怪,让人产生许多猜想。

“你是中国人吗?”无为试探着问发牌员。

“当然,我父母是从中国来的,不过我出生在美国。”robot微笑着说,“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好,等我再要些筹码。”无为叫来经理,又要了五万元的筹码,准备重新再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