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十三回 因赌退学(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因为心思不在学习上,无为高考成绩一般,被外省的一所普通大学录取,不过他如愿以偿选择了计算专业。

实话说他并不在意学校好坏,只要是大学就可以,他感觉上大学很大的因素是为了父母,按照他本人的意愿大学上不上都无所谓,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照样能成为世界首富。在他看来一个人能拥有的财富与学历没有任何关系。

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晚上,大家在宿舍里没有事情做,刚认识,相互之间还比较陌生,同屋的几个人也没有多少话可说。

无为可什么也不在乎,他招呼起来同学来开始玩牌。同寝室的六位同学有三个是来自上海和浙江的富裕同学,两位是贫困地区的。无为就与三个家庭富裕的同学玩“拖拉机”,就是三张牌比大小,不出两个小时就从他们每个人的手里赢了两三百元。同学们都想不到无为的牌技竟然如此厉害,无论怎么样变换都赢不过他,无为甚至不用手动牌就知道牌底什么点数。把几个同学象耍猴一样玩的团团转,没几天他们的宿舍就成了班里玩牌的据点,其它宿舍的同学也加了进来,没有人能无为手里逃出来。

进入大学后,宽松的学习环境一下子激发了他好赌的天性,第一学期过去后,无为就有了一个外号“猎手”,玩牌的时候很少有同学对付了他。

全系的同学都被无为玩遍了,家庭富裕的同学如同他的钱袋子,任意掏个百八十块,无为把这些同学当作练手的对象,但是他很注意轻重,一次赢的不会太多,每人赢他们百十块就收手。大一过后,无为已经记不得被学校处理过几次了,被老师没收的扑克也有几十副了。

后来有几个高年级的同学被无为赢的实在没有办法了,但是又不甘心,几个人商量好,就从社会上请了两个扑克高手来与无为对决,他们的目的就是打败无为。

同学们请来的高手不但牌技好,而且还是出千的能手,无为玩牌最讨厌出千和耍赖,无为的牌技非常好,为人正直,他从不出千,对出老千的人深恶痛绝,只要被无为发觉一定会教训他们。

在中国的地下赌场,或是聚众赌博的地方,很多人都靠出老千来赚钱,人们甚至把出千当作赌博的一部分。不但有专门的出千工具,如专用的扑克、眼镜、麻将,甚至还有人打出广告传授人出千的技术,真是五花八门,无所不有。

最常见的出千方式是玩手法,他们有五种常用的出千手法。一是洗牌法,通过正常的洗牌方法,记住三张自己所需要的大牌,在三秒钟之内即可把牌洗好。然后将牌拿给别人切牌,又叫倒牌,牌发出去后自己得到所记住的三张大牌。二是弹牌法,将牌一分为二,对弹一次,再上下洗一次即可得到所需要的牌。三是收牌法,只需记住自己上次的牌,随手倒洗,别人切牌,自己即可得好牌。四是发牌绝技,无论别人怎样洗牌,由自己发牌即可得好牌。五是别人发牌,自己知道每家的点数。

还有一种出千方式,两个以上的人联手对付其他玩家,由于扑克是一种不完全信息的游戏,所获得的信息越多,赢的机会就越大,所以扑克游戏过程中,绝对禁止玩家之间交流底牌信息,谈论那个玩家应如何下注等问题。

而有的人则通过一些别人难以察觉的方法,互通信息,抬高注码,专赚新手和手松玩家的钱。游戏过程中,因为玩家不能通过语言谈论自己的底牌,他们通常用事先约定好的一些动作信号告诉对方自己手中的底牌,比如说,左眼眨一下,表明自己有一个A,眨两下表明自己有两个A。右眼眨一下,表明自己有一个K,眨两下,表明自己有两个K。右手摸一下鼻子,表明自己有两个Q。左手摸一下鼻子,表明自己有两个J。还有摸耳朵,拿牌的手在扑克后面露出几个指头代表几个数等等。

无为与同学们一起玩的最多的游戏就是“拖拉机”,他们采取轮流坐庄的方法,请来的高手玩过两把后就开始出千,把大牌用指甲作上一个记号,一洗牌就抓鸡,而且用的最初级的诈金花。发牌时,高手发到了一张记号是A的牌,就扣住它,而将它底下的牌发出去给人家,轮到给自己,他才将这张牌发出来。他以为自己手法高明,在无为眼里这是最简单的小儿科。

发牌的人以左手拿牌,准备发牌,用拇指按在牌顶,接近牌的前端,其余各指在牌的右边,指间与顶牌相平,把牌压向手掌。左拇指往下移动,把顶牌下移少许,露出第二张牌的右上角,右手拇指和食指将它拉出,迅速发出去,而自己看中的大牌仍然留在手里。

虽然发牌的高手动作迅速,自以为做的滴水不漏,但是被无为一眼就识破了,无为不动声色,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神不知鬼不觉把自己的牌调换了,几把下来两个千手被无为赢的稀里哗啦。

最后两个人恼羞成怒,打牌演变成了打仗,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被无为打的头破血流,然后告到学校里。

学校对无为作出了留校查看一年的处分。无为不敢再在学校里玩牌。有的同学给无为出主意,“姜无为,在学校了赢同学的钱不算本事,有种到外边去赢钱,离学校不远的街道上就有许多棋牌室,里面的人表面上是娱乐,实际上都赌博。”

年轻气盛的无为一听就来劲了,没有他不敢玩的东西,到了周末他就跑到学校外的棋牌里去察看情况。

在这座城市最普遍的赌博就是玩麻将。没有几个人玩扑克,无为对麻将不是很熟悉,对不熟的东西他轻易不出手,无为到几个棋牌室观察了一段时间,他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学生的模样,手里拿着几本书,假装在棋牌室看书,仔细的观察玩麻将的情况,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熟悉和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无为发现棋牌室就是群狼出没的地方,每个玩麻将的地方都有专门靠出千混日子的人。他们就靠赢赌客的钱生活,这些人统称“玩片儿”。

每一个“片儿”实际上就是一套出千的密码系统,它用二十七个字代表麻将中二十七张不同的牌,这二十七个字是打麻将人使用频率很高的字。会说“片儿”,是职业老千的一门基本功,也是比较笨的一种出千手段。

“东南西北风和红中、发财、白板”则用“一二三四五六七”数字来表示,也用“歪斜增乱高轻重”来表示,“白板”还有两个别名“浪去”和“闲痞”,红中的另外一个别名叫“随便弄”。

四个人摆开麻将,如果一家要吃某一张牌,就开始用“玩片儿”中的字来说话,说:“你看美不美?”,表示需要四饼和七饼。“这牌确实可以”,表示需要三饼和六饼。“打啥呀”表示需要六条和九条。“碰一对”表示需要二条和五条。“揭快些”表示需要二万和五万。“吃一张”表示需要四万和七万,等等。如果老千需要碰牌,事先只要说句“可憎得很”就行了。假如说“一个都揭不上”,表示要碰东风、五万、五饼。说“三四个随便咋弄都行”,表示要碰西风、北风和红中。如果你想杠,事先要说“恶心得很”,通家就明白了。如果老千打出一张牌,嘴里却反报牌名,如把“东风”报成“风东”,“七万”报成“万七”,表示牌已经上停,至于停哪一张,说法和上面的一样,他的通家该埋“炸弹”就要埋“炸弹”了。而通家知道了这些信息后也作出回应,手里有某一张牌就吸吸鼻子,如果没有,嘴里就发出啧啧声。

换牌是职业老千常用的手法,但是换牌很危险,能做到这一点都是高手,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手指特别灵活。

偷换暗杠是换牌的基本功,偷换牌的老千们都先学这个方法。码牌时把一副暗杠码在一起,放在自己门前牌墩两头,起牌时少抓两墩,然后把暗杠偷过来就是了。偷天换日这种换牌方法又叫大换十三,难度属于最高级别,一般老千是不敢使用的。它是指13张牌全部起完后,在自己门前的牌墩没有被动过的情况下,把最上面的一层全部换过来,换过来的牌都是事先铺好的天停牌。其它还有七彩桥、上炸弹、大换十二等等。无为发现千客在换牌的时候往往相互打掩护,有人与玩家套近乎,有人在换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