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世界 第一卷 赌城风云 第四回 初试身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8/


看完所有的赌博游戏后,无为决定玩牌九扑克,牌九扑克是中国人发明的骨牌游戏演变而来,传到西方后,被改为用扑克玩。

无为对扑克有一种特殊的迷恋,他母亲就是专耍扑克的魔术演员,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最多就是母亲手中变幻莫测的扑克牌,母亲甚至在给他喂奶的时候手里还在拿着扑克练功。

无为抓在手里的第一个玩具就是扑克牌,从开始记事起,扑克牌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体,任何时候他的口袋中都会有一副扑克牌,无为的好赌天性与自幼玩扑克有很大关系。

牌九扑克的游戏因为是中国发明的玩法,所以无为对这种赌戏感觉踏实,他相信自己对中国的东西更能心领神会。

无为看了一下,大厅里共有五张玩牌九的赌桌,其中有两张桌的起点是每注一元,他知道只有这样的起点适合自己。

刚好有一张牌九桌的发牌员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亚裔女子,面孔很和善,一直保持着微笑,虽然有些强装笑脸。黄色的面孔对初到赌城的无为一种亲切感,他在猜想发牌员是中国人还是亚洲其它国家的人?如果是华侨那就更好了。

选择合适的荷官很重要,赌徒们在赌博时尽量不在与自己“克相”的荷官面前下注,荷官对于赌客的心理影响很大,无为也很注意这一点。

无为在桌边坐下,发牌员对他很友好的微笑了一下,无为对发牌员点了点头,轻声说:“Money plays.”( 玩现金) 。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放在手边。

在荷官发牌前,无为从T恤里摸出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玉观音,他习惯性地把玉观音放在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露在衣服外,让玉观音面对着牌桌。

玉观音是他在过‘百岁’的时候外祖父送给他的礼物,是真正的和田籽料雕刻的,乳白色的羊脂玉刻工精细栩栩如生,是外祖父的传家宝,外祖父家没有男丁,无为的母亲是长女,而他又是长孙所以就传给了他。

这个玉观音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宝贝,无为一直带在身上,他坚信这个玉观音是自己的护身佛,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所以每次赌博前他第一件事就是把玉观音露出来,让这个护身佛帮助自己逢凶化吉。

牌九扑克这个赌戏,百分之八十的情况下,都是打和,就是说,不输不赢,所以,最适合那些既想整天泡在赌场里,又不想输太多钱的赌客了,也有人称之为“社交赌戏”。起手一元的牌九,玩一天也输不了十块八块,所以很多本地的退休老人都喜欢来这里玩这个游戏。

牌九的规则是,每个玩家和庄家各拿7张牌,然后把牌分为一组5张大牌和一组2张小牌,其中大牌必须比小牌大。分完牌后,各个玩家分别和庄家比较,如两手牌都比庄家大,算赢;都小,算输;一大一小,双方打平。赌场的优势来自两个规定:如果有一手牌完全一样,算庄家大;赌客赢的赌注,赌场抽水5%。

无为选择的这张牌桌还坐着三个老年白人,两男一女,每个人的手边都是放着最多二十几元的零钱,一看就知道不是来赌场赢钱的。他们都是当地人,退休后无事可做来赌场混时间。

很快发牌员把扑克熟练分到四个人的面前,每人得到七张牌,按玩法,必须把含有最大牌的一组牌共五张放在筹码的最下方(俗称高手),含有第二大的两张牌放在筹码的次下方(俗称低手)。

无为打开自己的牌,9,10,10,J,Q,K,A 。里面有两个十,这种情况下应该拆掉10一对,因为一对10比五个单张大,形成一个顺子和一个A领衔的单张:9,10,J,Q,K和A,10。

无为的大牌虽然比庄家大,但是小牌比庄家小,第一把是平局,不输不赢。第二局还是打平,象这样消磨时间对三个老年白人无所谓,但是无为却不行,他必须要赢钱,无为要尽快改变自己目前的现状。

第三局发牌之前无为对发牌员说:“我要坐庄。”

发牌员微微一笑,轻声说:“好。”然后把标志着庄家的牌子移到无为面前。

牌九游戏每把都洗牌,所以是各种赌戏中玩的最慢的一种,但是允许玩家来坐庄,这让想获利赌客有机可乘。这时,赌场的发牌员作为玩家之一,下的赌注和赌客上一把下的相同,因此赌客最多只能每两把坐一次庄,而赌客就享有同样的一手牌算庄家大的优势,但仍然必须承受赌场抽5%的红利(就是赌客赢的钱要被赌场提取5%的利润),以及在一半情况下赌场坐庄的双重劣势。所以,只有在赌桌上有玩家的赌注远大于最低赌注的时候,庄家优势才能抵消赌场抽水及自己玩时的劣势。但是无为顾不上这些,他计算了一下,即使他在通吃的情况下,每把他也赢不到十块钱,先慢慢赚点本钱再说。

现在对无为来说保持胜利是最重要的,因为初到赌城,调节好心理是最主要的,等自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再开始赚钱。

无为坐了五次庄后,手里就一共赢不足六十元钱,他把钱收拾了一下,拿出一张十元的钱放在桌面上是给发牌员的小费,然后礼貌地说:“谢谢,我要换张桌子。”

无为离开的原因一是几个玩家押的钱太少,再就是他不想赚这几个老人的钱,他总感觉老人都不容易,靠几个退休金过日子。

“谢谢,祝你好运小伙子。”发牌员接过小费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对无为说,看来她也看出无为是中国人。

想不到发牌员真的是中国人,无为不想打扰她的工作,向她善意地笑笑,然后向旁边的牌九桌走去。

在这个大厅另外还有四张牌九桌,每把的起手分别是五元和十元。每张桌子边都有三四个人在玩牌,无为决定先看一下各桌的情况再下手。有时每个赌桌显示不同的牌势,玩牌时尽量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走势下注。

无为看了十多分钟,注意到了其中一张最低赌注为十块钱的牌九扑克桌,有人每把压至少两百块。

这张赌桌有三名玩家,一个二十七八岁样子的亚裔女子,身着白色的连衣裙,皮肤白皙,黑发披肩,五官清秀,气质雅丽,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个褶褶发光的大号蓝色钻戒,从价值连城的钻戒就能知道她的家业深厚,她每次最少押两百元。

桌子上另一个赌客是位白人老太太,每把只压五十块,无为看老太太的样子比自己奶奶的年龄还大,竟然玩得这么起劲精神十足。还有一个是中年白人男子,他每注都在五十到一百之间。无为粗算了一下,如果是坐庄打赢每把能赚三四百元没问题,他心里暗说,对不起各位了,我要赢你们的钱了。

发牌员是位中年的白人,正在熟练的洗牌。无为趁还没有发牌的空隙坐在了年轻女人的旁边,年轻女人见无为坐下来,礼貌地向他微笑了一下。

无为心里一动,他对英俊潇洒的外表很自信,到那里都受到女性的关注,见这个漂亮的女人对自己表现出好感,他笑着问了一句。

“Are you from china?”(你是从中国来的吗?)

“No,I come from Japan.”(不,我是从日本来的。)

“Sorry.”无为嘴上说着对不起,心里却一阵高兴,他暗暗说自己还担心是中国人不好意思赢你,原来是小日本,看老子怎么赢死你,最好让你光着屁股出去。

无为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对日本人没有好感,也许是日本鬼子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留下了太多的仇恨,几代人都难以抹。

这时发牌员已经开始发牌。无为赶紧停止胡思乱想,集中精力注意手中的牌。他押了十元钱,这把运气一般,牌不好不差,无为和庄家打平。

在第二局牌发下来之前,无为迫不及待对发牌员说:“我要坐庄。” 因为只有坐庄才能赢这几个人的钱。

发牌员愣了一下,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第二把就要坐庄,不知道无为是什么底细?顺口说:“好。”紧接着把标志着庄家的牌子移到无为前面。

这一把无为大牌里三个K,小牌里一对十,把四人通吃,扣除赌场5%的抽红,净赚三百八十元。都说玩牌有处女运,无为来到赌城的处女赌看来还不错。

下一把无为不能坐庄了,照例压上十块钱,结果倒输了,赔进十块钱,后面接连几把都是这样,做玩家时牌运一般,不是打平就是输十块。可一坐庄,牌就出奇的好,以一抵四全桌通吃。无为没有细看,猜想自己至少已经赢了一千五百元以上。

其他几个人眼睛里明显流露出不满的神色,日本女人问无为,“你为什么总喜欢坐庄?”

“因为坐庄是玩牌九唯一赢钱之道。”无为高兴地说。

“我不玩了,我要换张桌子。”白人老太太说着话把桌上剩下的钱装进了一个精致的手提包里。

“ Why ? ”无为好奇地问。

“你总在坐庄,把整张桌子都拖慢了,让我们玩的没有意思。”老太太说着话,颤巍巍地扶着桌子沿站起来,然后走到旁边的桌子边坐下。

老太太说的没错,因为牌九扑克的分牌顺序是:玩家、庄家、赌场。如果赌场坐庄,最后两步就合为一步。当无为坐庄的时候,则必须等各玩家都分好牌,牌面朝下放好后,才能看无为的牌。等他也把牌放好,赌场发牌员才能分他的牌,确实会把本来就慢的游戏拖得更慢。但是无为猜想老太太的本意也许不在这里,可能是因为自己手气太旺,或者自己显得有些张狂。

无为看了一眼自己面前花花绿绿的筹码,黑色一百元的有十多个,绿色二十五元的也有二三十个。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张桌子赌了,他拿起一个绿色筹码放在了发牌员面前,然后向旁边的工作人员招了一下手。

一个丰满的女孩走过来,“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无为把一个红色的筹码放在她的托盘里,然后指着桌面上的筹码说:“把这些都给我换成现金。”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边说边把筹码分开码在一起放进托盘里。不一会儿就给无为送来了一千五百多美元的现金。

无为把钱塞进裤兜里,起身离开了牌九桌,不过他并没有离开赌场的意思,手里有了赢得这一千五百多块钱作赌资他就可以换一种玩法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