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揭秘:“京城第一倒姐”牵出山西煤焦巨贪

谢永华 收藏 1 8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是山西煤焦系统一匹公认的“黑马”,入道虽晚,却后来居上,所领导的公司年焦炭出口量令同行望尘莫及。


他不嗜烟酒、生活俭朴,偶有同乡旧友前来借钱,他总是连连诉苦,一口拒绝。


宋建平,原山西省技术进出口公司经理、山西大典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2008年2月1日,他因贪污、挪用公款等5项罪名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宋建平涉案金额4亿多元。由于“涉及行业之敏感、涉案金额之巨大、侦办过程之艰辛、暴露问题之重大”,一度被披上神秘的面纱,记者经过长期跟踪、采访,获取了有关这起大案的诸多新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color=#009999]


宋建平在法庭上。


[b]


穷庙富方丈亏损国企老总身价数亿


宋建平,今年45岁,运城夏县人,大专文化程度,曾在山西某政法机关工作十年,案发时任山西省技术进出口公司经理、山西大典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山西省技术进出口公司 (以下简称技术公司),是一家国有外贸企业,2001年以来,因长期负债经营,公司领导层便决定成立一个新公司,用以延续技术公司的经营业务,这就是后来名震山西焦炭业的山西大典商贸有限公司,时任技术公司副经理的宋建平,被委派担任大典公司总经理。


属“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大典、技术公司,从此开始相互合作,共同开展进出口业务。双方签订协议,从2002年起,技术公司的焦炭出口配额全部转给大典公司,大典所做的焦炭出口业务,按每吨5元的价格提成,其余返还技术公司。经有关部门审计,按此协议,几年间,大典公司应上缴却未上缴技术公司的利润达2.5亿余元。


2005年,根据省政府国有企业改制的有关政策,技术公司委托山西中兴财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改制前的清产核资,已升任技术公司经理(兼大典公司总经理)的宋建平,明知大典尚欠技术公司2.5亿余元,却对审计单位只字不提,故意隐瞒了这笔巨款,致使审计单位作出了“技术公司亏损3000万元”的审计结果。


随后,技术公司作为严重亏损企业,被有关部门列入了改制行列,其清产核资报告和改制方案获山西省商务厅批复。2006年6月,商务厅又将技术公司作为资不抵债企业,上报省国企改革领导组,申请其进入破产程序。


2006年7月,宋建平被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办案人员在案件侦办中发现,技术公司的破产申请一旦得到批准,本应属于技术公司的2.5亿余元国有资产将会随之流失,便立即向省商务厅发出检察建议,紧急叫停其破产程序,并请其对技术公司重新进行清产核资,以确保国有资产不被侵吞流失。


在大肆“运作”数亿元国有资产的同时,身兼大典公司总经理、技术公司经理的宋建平,又先后以家人、同学的名义,承包、开办了多家公司,所经营业务与大典、技术完全相同。到2006年3月宋建平被双规,他的“宋氏王国”资产已达2.6亿元。


身为亏损国企的老总,宋建平竟然身价过亿!消息传来,他的很多部下、朋友均难以置信,在他们的印象中,宋生活简朴、为人低调,不嗜烟酒,即使成为山西焦炭行业赫赫有名的“宋黑马”之后,仍然不事张扬,沉默寡言,一位与宋交往甚多的煤老板告诉记者,“打死我也不相信,我身边竟然藏了个亿万富翁。”



背靠国企“宋氏王国”一夜暴富


2006年4月,根据省纪委安排,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作为中纪委专案组山西调查二组的成员,开始介入调查宋建平涉嫌犯罪的问题,宋生活之节俭再次给办案人员留下深刻印象,从始到终,他只穿着一条左裤腿已经开缝的裤子,半年后,仍然穿着这条裤子,不同之处是右裤腿也开了缝。


客观而言,技术公司“变脸”为大典公司之初,作为总经理的宋建平,对大典的业务拓展确实付出了辛苦,据他自己告诉办案人员,很多次,他独自开车前往各地联系客户,累了,就趴在方向盘上休息片刻;饿了,一碗西红柿面打发肚子,日积月累,终于为大典打开了市场。


2004年前后,全国焦炭市场迎来“史上最牛期”,焦炭出口行情日渐高涨,焦炭及配额身价倍增,成为绝对的卖方市场。面对日进斗金的骄人形势,曾经“一心一意谋发展”的宋建平,逐渐心猿意马,开始转移精力,在国有公司这棵参天大树下,埋头打造自己的“宋氏王国”。


宋建平首先出面承包了河津进出口公司(国有公司、以下简称河津公司),接着又与人携手成立了天鸿能源有限公司、天河能源有限公司。河津公司弥补了天鸿、天河公司没有进出口经营资质和外汇结算账户的不足,三者取长补短,遥相呼应。这些公司均经营着与大典公司相同的焦炭出口业务,赚了算“宋氏王国”的;赔了,就记到大典的账上。


办案人员向记者演示了宋建平这招屡试不爽的“借鸡下蛋术”:在每一笔出口业务合同上,只签盖甲方(国外购货方)的公司印章,乙方空缺。如该笔业务赚了,乙方就是河津公司,该笔盈利就结到河津公司的账上。赔了,乙方又变成了大典公司,大典的账上就多了一笔亏损记录。


以焦炭行情火爆的2004年3月到6月为例,就在这段时间,大典公司和河津公司同时做焦炭出口业务,但账面反映,河津公司每吨焦炭配额达300美元,大典公司只有40美元,天壤之别令人诧异,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再次查阅堆成小山的账册,又“请来”宋建平最信任的“哼哈二将”——兼任技术、大典、河津、天鸿等公司财务总监的马景贤,业务经理王志军一笔一笔仔细对账,终于发现天机:就在2004年3月到6月,大典公司与一家国外公司所做的焦炭出口业务中,竟有1798万余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4亿元)的利润没有结回到大典公司账上,更奇怪的是,大典公司财务账面不但没有显示这笔巨债,而且已作了平账处理。询问财务人员,他们均称对此毫不知情。


这笔高达1798万余美元的货款究竟藏到了何处?就在办案人员四处查询之际,与宋建平共同成立天鸿、天河公司的女子进入专案组视线。她叫杨玲玲(化名),该国外公司的国内代理人,一个令宋建平“既欣赏又佩服”的商界丽人,这个30岁出头的北京女人,毕业于北京某著名学府,精通多种外语,被众多煤焦老板奉为山西焦炭出口领域的“第一操盘手”,2003年初与宋建平相识后,两人一拍即合,利用大典这个“国有”品牌,几年间赚得盆满钵满。


2006年10月,刚刚回国的杨玲玲在首都国际机场被抓。据她交代,2004年3月到6月,大典公司与其所在的国外公司共做了8笔业务,宋建平向她提出,货款先不要结清,暂时留在国外。杨向公司总部请示获准后,便将货款留在了公司的国外账户上。


与外商的艰难谈判随即开始。在案件的前期侦查中,由于涉及外贸、商检、外汇管理等专业性极强的知识,办案人员不耻下问、多方求教,每个人随身携带的英汉词典,已成专案组特有的风景线,渐渐的,他们由最初的一头雾水变为行家里手。在此次谈判中,一度拒绝提供任何资料的外商,被办案人员的工作作风所感动,终于承认这笔巨款确实存在,之所以将其“截留”在国外,是遵宋建平所嘱。其间,他们还根据宋的安排,用其中397 万余美元抵顶了天鸿公司此前欠该公司的货款。


本着对国有资产高度负责的精神,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与外商据理力争,终于将这笔一度流落国外的巨额资金成功追回。



世事难料 成也红颜败也红颜


“别人没有货源,他有;别人没有配额,他用不完。”在山西焦炭业,宋建平的业绩、能量让很多煤焦老板不甚服气,“刚入此行,凭什么在这个领域呼风唤雨?”


在“陪伴”宋建平的一年多时间里,办案人员也无数次研究过这个深藏不露的“亿万富翁”,每次讯问前,除了详尽的提纲,还要进行长时间的“讯前预热”。在宋建平生日当天,办案人员征得有关方面同意,特意为其举办了一场特殊的生日会,为他买了最爱吃的荔枝、巧克力,宋建平大感意外,他一反平日的沉默,主动和办案人员谈起自己“不平凡”的人生和最放心不下的儿子。他说,“如果不出事,我也许就是山西的李嘉诚。”


宋建平有众多生意合作伙伴,对其帮助最大的,都是出手不凡的女强人。除了杨玲玲,山西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外贸易经理张英(化名),也为宋建平“做大做强”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4年4月,焦炭行情一飞冲天,出口配额的代理费也随之暴涨,由原来每吨十几美元一度涨到200美元,货源及配额成为“比黄金还金贵”的稀缺物。在此背景下,天鸿公司仍在张英的帮助下,获得了其公司多达5450吨配额的援助。一个月后,宋建平用大典公司的450吨配额,替天鸿偿还了该公司。同年6月,为偿还该公司另外5000吨配额,宋建平又将大典公司此前出口焦炭所得的50万美元货款,指示外商直接汇至这家国际贸易公司,为天鸿折抵了所借该公司的全部配额。


成也红颜,败也红颜,这句话用在宋建平身上,不无道理,几位能干的女强人令他在焦炭领域如虎添翼,但他的突然落马,也源于一位女性,一位曾经令宋建平顶礼膜拜的大姐大。


李涵静,中粮集团退休干部,今年57岁。“配额最紧俏的时候,她也能倒出来”,有“京城第一倒姐”之称。她和商务部外贸司工业品出口处处长孟丹的权钱结合,一度搅浑了中国焦炭市场,并引发了震惊全国的“焦炭配额第一案”,2006年1月20日,中纪委专门成立了“1·20”专案组,李涵静、孟丹相继被抓,办案人员在李的寓所,现场搜出了3000余万元,据其交代,这些钱全部是她倒卖配额所得。


李的倒台,牵出了众多“下家”,宋建平就是其中之一。



宋建平被判教训振聋发聩


由于宋建平案涉案金额巨大,案情错综复杂,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了前后四次开庭审理。2008年2月1日,该案几位主审法官赶赴阳泉,向羁押在阳泉市看守所的宋建平宣布一审判决结果:宋建平利用职务之便,实施虚假平账等手段,将大典公司的未结汇款1798万余美元据为己有,由其控制;利用国有企业改制,将2.5亿国有资产隐匿、控制,虽由于案发没有完成犯罪结果,但属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仍构成贪污罪(系未遂,可从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向李涵静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获利472万余元,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0万元;犯偷税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70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宋建平年仅45岁,任职不到4年,靠贪污暴富成为亿万富豪,其速度之快、敛财之巨令人震惊。”太原市检察院一位办案人员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