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 466-4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66


导弹明晃晃地在海面百米高度上飞,矛头所向也明确无误。接到美方严厉的拦截命令,F国海军司令闭紧了嘴唇。

如果是其他国家来侵犯F占岛屿,海军是会拦截的。但是这次来的是美军。美军登陆船队正在浩浩荡荡开进斯普拉特里群岛,虽说已经讲明是打击越南、马来西亚占的那些,但是事情的背后远没有这么简单。美国人的这次行动如果大胜,美国势力在东南亚就会无法无天,国内那些满口西方民主的家伙就会乘机起来发动政变或者是颜色革命来推翻他们所说的落后的不民主的现政权,可是现任总统对自己很好,在海军掌握了实权的主要军官都是自己的体系,总统如果下台,大家都知道哪些人会上来夺了军队的权,那时自己如果抵抗就会掉脑袋,要想保存住就要及时反戈一击,可先不说现在反戈一击已经太晚,而且,F军数十年没打什么仗,谁是有战功有声望的?凭得还不都是上面的关系,这种军队构造下动不动就反戈一击,不仅彻底丢掉自己这边原有势力的支持,而且在新上台的“民主”政权那边自己还碍了那些希望得到这个位子的人的事,他们苦干多年,要的就是这些位子,终于事成,可位子还是被自己这样的旧系军官占着,这些人是决不会甘休的,再有,新总统至多是笼络军队旧系人马稳定军心完成过渡,一旦站稳脚为了他们的长治久安必定会把自己这样的不让人放心的无法信赖依靠的旧系军官一个个搬开。那时,免职丢官都是幸运的,只怕脑袋该掉还是要掉,迟了那么一些而已。

所以脑袋早掉还是迟掉不是选项。正确的做法是保住总统的现行政府,把让谁掉脑袋的权力始终抓在自己手里。可是,今天的事情看来有些不妙。美国人支持的民主颠覆势力非常强大,不是因为他们获得多少支持,没什么群众支持,动乱的结果总是老百姓吃亏,这个道理群众都懂,颠覆势力强大只是因为美军派来了空前强大的武力,在小鹰号和里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覆灭不久,立即又派来了科莱星敦战斗群,一个航母战斗群就足够了,东南亚各国海军加在一起也顶不上美军一个航母编队。这样的态势下,民主颠覆势力的政变有可能成功,总统今天的鬼门关不好过。所以,行事必须谨慎小心,要给自己留退路。

F国海军司令授意将拦截导弹的事交给苏比克湾基地司令官处理。道理看上去也是正常的——这种战术指挥本来也不用海军司令亲自操盘。


F国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司令部。

政府接到了中国人秘密提交的最后通谍,并且正确理解了拔垃登岛那颗来历不明的空气燃料炸弹的含义,所以在最后关头退出了与美军的联合行动;可是刚才事情显然发生了逆转,亲美颠覆势力已控制了一些要害部门,首都断断续续的枪声中,现任总统失去联系,军队各部纷纷表示中立,以至上峰还是把美国人的拦截命令传达了下来。

基地司令卡米林.翁中将吩咐原行动取消、部队一级战备等待进一步的命令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汇市股市上了。中将有十六分之一的华人血统。本来,占人口不到5%的华裔掌握了F国70%以上的经济,华人姓氏是出身、地位、财富和文化修养的象征。那时,卡米林.翁很注重自己这个“翁”字的中国姓氏。后来F国在美国的幕后策动下大规模排华,华人的地位、财富和影响力随着华人的鲜血一起流失了。美国人是要把F国建成反华桥头堡,而依赖美国势力上台的上任军政府在排华运动后就更加依赖美国的支撑。因此,那时军队内部整肃华裔军官是重点,卡米林.翁花了十几根金条,才保住了位置,从此绝口不提那个“翁”字,变成了卡米林中将。

新加坡事件一爆发,卡米林中将就用司令部第一热线指挥他的太太大战金融市场,在第一时间抛出手中全部股票并且放了指数卖空合约,抛售股票换得的比索全部按5倍杠杆买进了美金,刚用61比索兑换1美金的比率换了将近200万美元,消息传来,金融市场比索大跌,2个小时内跌破80比索1美元的历史大关。正在此时,卡米林又在接到正式命令前,通过总统府的内线知道了中国政府的秘密最后通谍,卡米林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让他弟弟抛出美元买进日元和欧元,也回购了部分比索,当卡米林接到取消行动的正式命令时,比索已经回升到71,而美元兑日元已经从112跌到108,兑欧元从1.13跌到1.19。短短3个小时,卡米林英明指挥了他的金融战役,财富骤然增加了60%多,比一个中将100年的工资还多。

现在,情报中心报告了他那艘著名的神秘潜舰在纳土纳群岛以北海域公然现身,并且向美国的克来星敦航母战斗群和斯普拉特里群岛舰队发射了导弹!

中将这次急急地思考了1分钟,凭借他的全部军事知识和对金融市场的猎人般的直觉,他感到这是对美元不利的消息,小心翼翼地,中将命令用手里的欧元和日元放保证金,再次以5倍杠杆卖空美元。这一手做完,中将心里就不再笃定,心猿意马地坐到电脑前,直接打开外汇即时曲线图,中将欣喜地看到,欧元兑美元正在重新试探1.20大关,接着又吃惊地发现:美元兑日元即时曲线连连上跳,1分钟之内,从107升回到113!

“我的日元啊!”中将的惨呼脱口而出,转换到经济新闻频道,刚刚走出了日本央行干预市场买进美元的消息,又急忙打开旁边的战场监视器,熟练地调节到**观测频道,神秘潜舰发射的巡航导弹的轨迹曲线赫然出现,那是走了一个S型的曲线,中将的军事知识告诉他,那是打美国人的登陆部队的,并且正从暗礁星罗棋布的格达根角2号水道上空通过,

“上帝啊,保佑中国人的这颗导弹吧!”中将心中早已认定那艘神秘潜舰是中国人的,此刻低呼出口,手也划起了十字,那枚导弹正在飞向他的日元财富,

正在这时,门外乖巧的秘书用电话报告说,美国人要求我们立即拦截那枚潜射导弹,并立即对导弹施放电磁干扰。

“知道了!”中将答了一句,心中在想,你们位于2号水道的潜舰干什么不拦截?让我拦截岂不是舍近求远?我,我能跟自己的钱过不去吗?口里答应,却没有做出任何布置。



467


永兴岛,南线前指。

接到监视格达根2号水道蛙人特种部队的报告,原来接他们的直升机不够用了,需要再派2架,因为还有几十个美军潜舰官兵俘虏需要运回来。

参谋长看看海图,说:“那就和周特派员商量一下,让太平岛派2架吧,他那里近。”

2分钟后,通讯参谋冲进来语带惊惶地报告:“周特派员联系中断了!”

“什么?!”参谋长猛然站了起来。太平岛如果此时生变,我们收复南沙行动的制空权就要另外设法。中止行动肯定是不行的。半潜式两栖坦克登陆部队已经到达攻击发起位置,撤回来的中途会暴露,慢吞吞在海面开进的两栖坦克一旦暴露就可能被对方的直升机群攻顶打击摧毁,除非我们能够掌握住低空制空权,那就要基本掌握住高空制空权,并且,要对周边国家施加强大的压力,防止他们动摇后退甚至走向反面,也必须依赖太平岛的制空权,因此太平岛机场势在必得。战前制订作战计划时有人提出了这一点,问一旦太平岛出现异常怎么办?

原定的备用方案是动用海军特种部队“强占”太平岛,让岛上驻军下了台阶,然后海航进驻1个团。但是今天动手之后出现重大突发情况:台独势力悍然发动政变宣布台独,美军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进入南中国海,F国发生亲美势力政变,F总统被政变势力扣押,F军态度转向。这样,南海的力量平衡就被打破。周特派员在太平岛一直进展顺利,此时突然失去联系,说明严重复杂的局面出现了。

应对当前局面的关键是打垮科莱星敦战斗群。我们现在能够打击科莱星敦的兵力,潜艇部队中只有96级潜艇的能力可以尝试一拼,如果加上海航的J11团来一个空潜联合突击,胜算把握就更大,最大把握的方案当然是动用中岳岛号的远程打击力量,不过要总部衡量全局后定夺。那么优先的应变方案应为:动用中岳岛号摧毁科莱星敦战斗群,一旦F军异动,立即使用中岳岛号摧毁他们的19处海空军基地。如果周特派员无法达成任务,那就必须动用南舰特种部队让J11上岛,掩护我两栖坦克部队消灭美军侵犯南沙的船队,强行夺取各岛礁。此后暴露的两栖坦克部队也就不会受到攻击,因为攻击者已先被消灭。

参谋长沉思有顷作出了布置,命令尽最大努力与周特派员取得联系,南舰各部准备按计划行动,海航J11飞行团就起飞前准备,南舰海军特种部队准备登岛,应变方案报告西山总部。



468


中国南海,太平岛。

周北岳乘一架直升机飞抵这里后,开始时进展还算顺利,现在发现情形有些不对了。应该来迎接接头的我方长期工作人员始终没有露面。一直陪同的少校军官,周北岳此前并不认识,来人客客气气,但是直觉告诉周北岳,气氛变得外松内紧,不对了。

司令部里,主管联勤的基地副司令也没有露面。基地司令却亲自出来热情接待,保证照计划行动。但是,具体的部署行动却一个都没有。周北岳几次借口出去,都被副官客客气气拦住。门外哨兵虎视眈眈。直升机带来的3位助手一位也见不到。周北岳明白,自己被软禁了。

任务紧迫,我军收复南沙群岛的部队已经出发。收复南沙是政治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硬干,否则后患很大,最好是按照原定计划,造成绝对优势,要周边国家知难而退,与我们合作,这就首先需要太平岛提供制空权。此外,美军在这次扼制咽喉大演习前更换了最新一套敌我识别码,台湾作为参加成员,也掌握了一套,在中岳大哥不在台湾的情况下,最有可能拿到这套新码的地方,就在太平岛。这套新码对后续的对美作战至关重要。

脑子里急速思考,脸上不动声色,像是对暗流涌动的环境毫无察觉。首先抓住了眼前局面的要点:基地司令亲自陪着。这说明什么?很快,周北岳做出了一个只有五分把握的判断,发动了一个突然袭击:

"台北的命令不是防长的意思,也不是美国人的意思。恰恰相反。美国人在南沙方面要放水了。”

观察到基地司令眼神里的焦虑一闪而逝,周北岳有了六成把握,知道这是正中对方此刻的焦虑所在,立即单刀直入攻了进去:

“司令想必已经知道新加坡外海美军两个航母特混群全军覆没。那是日本人干的。刚才日本人又在新加坡国际机场用地空导弹干掉了美国人的伞兵旅。美国人不出今晚就会动手报复。这个关节眼上,台北是不会站错队的。李登灰掌握的部队只控制了东北一角,不到国军的两成,同时对抗中美,最后是成不了事的吧?美方5个特混群高速逼近,明摆着是要武力制止台湾独立,也不让日本人把台湾拿走,作为解放军不登岛的交换条件,就是以南海换东海,”

基地司令狡黠地笑了一下,说:“我们会不会站错队,好说,好说,不过美国佬和日本人现在是站成一队来对付你们,刚才日本第一航空队攻击你们的渤海口,美国人可是全力以赴提供了战略激光的支持。”

周北岳哈哈一笑,“刚才的渤海口空战战情通报司令也看了吧,本来日本人的偷袭一定得手,最新式战机FC01隐身性能比我们的强多了,可是美国人给我们提供了日本机群的准确信息,还给了我们卫星制导数据,打破了日本第一航空队的隐身,又用战略激光帮我们打掉了日本人的预警机,我们才能用陆基导弹完胜小日本。338:0。要是没有美国人的帮忙,情形至少和上海东一样,是拼个两败俱伤吧。”

日本空军第一航空队的覆灭,的确是因为我方得到了可靠的卫星数据,这应该是中岳岛号在他那个位置给出了激光卫星反射通讯数据,这个绝密情况外界无人知晓,即使我方内部知情范围也很小,周北岳当然知道,因为他就是中岳岛的“二瓢把子”。在拥有军事素养的其他人看来,我军完胜日本空军隐身性能位列世界前茅的王牌主力第一航空队,只能是得到了日方或者美方的精确数据。在这个300多架一流战机毁灭的钢铁证据面前,军事素养深厚的基地司令内心深深战栗,

眼睛是灵魂之窗。看到基地司令眼光深处的抖动,周北岳心中有了七成把握,突然放出了他的胜负手:“有个新情况,司令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他们的里根号航空母舰和上万人员,都扣在我们手里,美国人刚刚和我们密商,要我们放舰放人,联手对付日本人,交换条件就是他们在南沙放水,不管了。”看到基地司令在急切地等待说下去,八分把握了。

“可我们也不会白白就放了里根号和那1万人。我们要他们作出点贡献来,拿岛子换人。他们的南沙登陆舰队现在气势汹汹,其实是给我们干活,他们从那几个老土手里把岛子收下来再交给我们,就比我们直接出手要好,战后的事好办多了。这方面的事,司令比我研究得深吧。”.

基地司令面色大变。周北岳九成把握在胸,乘胜追击:

“现在的局面是中美联手收拾小日本,台湾要配合行动,可以乘机领取南沙石油这个大礼物。如果我们这里行动迟缓错过时机,不仅北京和华盛顿怪罪,恐怕台北更要把罪责都推到司令头上罢。兄弟我不过是中石油的股票认赔,输了几亿台币,司令你呢,你的那几位老冤家大概会趁机而上,让你屎盆子罩顶,军事法庭上见了罢。”

基地司令一把抓住周北岳的胳膊,“兄弟全听二哥的...”话音未落,里间门推开,基地联勤副司令走了出来,给周北岳使了一个眼色,对司令慷慨激昂的说:“学长不必出面,事情全由兄弟去办,成了,功劳是您的,万一弄砸了,兄弟就全担下来了”,

周北岳从司令手里轻轻抽出胳膊,一张股票期货合约递了过去,笑笑说道:“.兄弟还多准备了一份心意”,司令低头一看,那是300万中石油期股,南沙石油到手,这份期股就至少值1亿台币了。

司令深深点了一下头,向那位陪同少校示意。少校打个手势给门口卫兵。不一会,周北岳此行预定的第一位联络人终于露面,驻岛经国式战机的中队长英风飒爽,啪地一个立正,敬礼,接着掏出一叠股票证券,举到周北岳面前,眼中流露出一种受到侮辱之后的愤怒、一种无力回天的悲伤,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这叠价值上千万台币证券撕碎。

纸花缓缓飘落。

司令大喝:“代安澜!你要干什么!”

代安澜中校平静地面对司令,语带几分轻蔑地说:“命都不要了,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然后转向了周北岳,眼睛里似要冒出火来,盯视了足足1分钟,突然大吼:“国民革命军军魂尚在!”


30分钟后,我军拦截东马空军后归途中的一个J11团在太平岛机场呼啸着陆。不久,一条四书五经码的电报从太平岛飞出。





469


96级潜舰在海面微微地摇摆。通讯室收下来一个数据包。打开一看,令人喜忧参半。

好消息是最后一艘敌潜伏潜舰在格达根角2号水道被中岳岛号歼灭。

令人忧虑的是前指不让96级打主攻了。

早在半年前,总参*局的周北岳就和舰长详细说明了中岳岛计划。在内部分工上,现行的总参特派员周北岳那时早已明确是ZY研究机构的联络员,也可以看成是政委。96级潜舰的主要技术结构是ZY研究机构提出的,船总做了适应型设计和制造,其间,海装始终让时任海军指挥学院潜艇作战教研室主任的大校舰长跟踪96级潜舰制造的全过程,舰长与周特派员成了好朋友。

舰长与周北岳属于军内迥然不同的两类人。舰长是海军公认首屈一指的潜艇战术家,长时间担任潜艇艇长,驾驭过我军3代潜艇,技术知识功底深厚,来海指进修1年后转任潜战室主任,为人沉默寡言,与他的教授职务颇不相称。大家认为,舰长的性格与他阴骘狠辣敢于冒险的指挥风格倒是一致的。舰长待人接物谦虚和蔼,内心里可很有几分傲骨,与周北岳见面前夕,听到人们议论说这是现代派的两位将星即将合作了,心里对对方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舰长已过不惑之年,现在已经是两毛四了,要提将军虽然属于快速进步,但也在大家和舰长自己的意料之中,那么这位与自己相提并论为现代将星的周北岳是怎样一位人物呢?

见面1个月之后,舰长内心总结出此人与自己的最大异同。最大的迥异在于:

此人几乎对潜艇作战一无所知,对整个海军作战理论也所知不多,但竟然担任着整个中岳岛建造工程的总联络人,在南方造船厂不仅盯着96级潜舰的建造,还盯着中岳岛号超级战列舰订购的各项海军装备的建造。

此人从来不穿军装,军衔不清楚,但作为中岳岛计划的建造联络员,显然是军职,比自己高一级,

此人比自己年轻4、5岁,待人接物热情大方极富亲和力,谈吐机智思维敏捷,加上仪表轩昂风度翩翩,看得出是不少女同胞倾慕的对象,自己呢,比较有自知之明地说,外表平平不善谈吐现在是单身接触异性有时紧张有时孤傲有时淡漠…

最大的相同点在于,两人都是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和狂热的中岳岛计划的支持者。舰长从其精深的海军理论出发,深感如果没有中岳岛号,那么中岳岛计划就是不切实际的狂想,如果中国海军手里握有中岳岛号超级战列舰,那么中岳岛计划就是最佳选择!

中岳岛计划――现在升级成为军委3号预案,唯一的弱点在于中岳岛号的战略打击能力受到重新储能速度的限制,中岳岛不发则已,发则必中,必须在第一击中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美日海空军、太空部队和战略打击力量的主力,第一击之后的数个小时的储能恢复时间内,是一个战略打击力量和战略防御力量的空白,这时如果美日的战略打击力量先行死灰复燃,中岳岛计划就面临失败的危险。

所以,中岳岛主炮一次打击力就分外宝贵。

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施立芬计划的关键是“千万不能削弱我的右翼”。

今天,中岳岛计划的关键是“千万不能削弱我的第一次打击力量”。

军委3号预案加入了西线突击的计划,掩护这个方向还要分去中岳岛的部分打击力量。眼下首先要消灭中国近海的敌方各潜伏潜舰,动用中岳岛的反潜炮弹大面积密集模糊攻击是最迅速可靠的手段,这将耗去他四分之一的可动用飞轮能量,南海各目标距离很远,射程达到这里要求的高初速使得每发炮弹的耗能比打击东海目标高出一个数量级,而打击科莱星敦战斗群要使用百吨以上的炮弹,这又要耗去中岳岛剩有可动用能量的三分之一!

刚才不得不动用中岳岛主炮消灭南线潜伏潜艇,舰长作为通晓全局的海军高级指挥人员,已感到自己未能尽责,打得还不够好。我舰能否安然突破当面实力强大的第一道反潜拦截线尚未可知,所以永兴岛前指的作战计划没有安排我们打主攻,而让中岳岛使用战略炮火打击,但前指上报军委的报告加上了一句话:96级潜舰目前整体状态良好。这份计划发过来既是征求意见也是让我们按计划部署预做准备,加上的这句话则表明显然仍对我舰寄予厚望。空军从太平岛出击对科莱星敦实施空潜联合打击就胜算更大。

舰长一字字地命令回电永兴岛前指:“我舰保证通过第一道封锁线,拦截克来星敦号战斗群,并对敌登陆舰队实施导弹打击,请勿为此动用中岳岛号。”


5分钟后,永兴岛前指复电:全力突破当面拦截之敌,不必管敌南沙登陆舰队。



470


中国96级潜舰。

电子海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我舰上浮主动暴露位置之后,前面原11点、1点方向的两艘敌潜舰,已经分向我两翼迂回,潜深加大到300米上下,并且已经各射出了2枚鱼雷,而正面那艘距离已从9海里逼近到不足万米,射出2枚鱼雷后,高速倒行,舰首仍对准我们,潜深80米没变;

右方3点钟方向,W国皇室的3架P3E航速降低距离已近到8000米,它们最早射出的3枚反潜导弹已入海并以约60节高速向我舰冲来,距离已不足5000米;后方,美军6架蓝绿激光干涉阵列反潜直升机距离不足20海里正在从海面上收起拖拽探测仪,这表明它们即将高速冲来发射反潜武器;上面,我舰放出的挂有小型电磁雷达/激光探测雷达/通讯器的气球,已经升到200米高度,忠实地传递着信息;

等的就是这一刻。

舰长命令对准右翼3架P3E射出6发激光主动寻的导引的潜对空导弹,发完这道命令,大家听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舰长狠狠骂了一句:“我叫你皇帝不急太监急!”,

然后命令对准后面正在收起探测仪器的直升机射出6枚导弹,对着两翼和正面的3艘潜舰凌空射出6枚火箭首推鱼雷,

最后,舰长气定神闲地命令:“全速下潜!”

潜艇浮出海面,既便于攻击敌方更易于遭受对方的攻击,关键在于我方攻击后能够以多快的速度下潜以及下潜后会不会被锁定,按照现行的常规技术,被发现的浮出潜舰下潜速度无论如何是逃不过反潜机攻击的。可是,96级潜舰的下潜不是常规技术。

潜舰头部的电桨主进水管和腹部的辅助矢量水管突然急速吸取海水,背部辅管则骤然喷出高达百米的水柱,反作用力使得潜舰以比传统的水柜注水的方法快10倍的速率向下垂直动力推进下潜,只十几秒的时间,潜深已逾260米,这时,右翼3架P3E刚化作3大团火球,F16冲近了对准气球机炮射击,我方6枚首段火箭推进鱼雷正在高速冲向海面即将入水,而后面6架刚完成收缆的反潜直升机则惊恐万状地看到,一群体形纤细的导弹高速奔来!

96级潜舰的高速垂直动力下潜表演进行到570米深度时就被迫停止了。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海水只有这么深,到底了。

看着右翼冲来的3枚P3E射出的反潜导弹鱼雷的深度已经超过450米,还没有任何异常的迹象,距离只剩3000多米了,舰长心里明白,这就是美军最新研制的大潜深末段火箭推进鱼雷——MK80,它的最大战斗潜深肯定超过900米,究竟能到多少,还没有情报资料,特别是它在末段可以改换到火箭推进,最大速度超过80节!

这3枚马克80即将转换到火箭推进,然后在60秒内最先抵达我舰;

正面那艘潜舰射出的2枚鱼雷潜深也已经超过300米航向不变,最坏可能,也是马克80,并且从正面潜舰倒车的高速和始终保持舰首对我的意图来看,它可能是美国最新下水的海浪-3型核动力攻击潜舰,常规桨推进速率可达40节,另具有一套螺杆泵喷水推进系统,这套系统开启时,超低噪音的螺杆泵使得潜舰20节整体噪音低于90分贝,最低噪音可到多少,也不清楚。

刚才射出的6枚首段火箭推进鱼雷都灌注了已经录得的3艘潜舰各自的声纹,并开启了磁性遥测辅助追踪头,但是,如果正面潜舰是海浪三的话,它可以随时切换到螺杆泵喷射推进,那时潜舰的声纹完全改变,只靠磁性遥测追踪的话,鱼雷很可能被对方抛射的磁性诱饵引走。对敌潜舰首批鱼雷攻击的效果不容乐观。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美国人肯定没有我舰的电桨声纹,他们的反潜机组肯定在蹑迹追踪的一路上反复探测,但是我舰的噪声级实在太低,美国人的声学探测设备还远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所以,最先进的蓝绿激光干涉反潜直升机也只能发现我们的航迹,而找不到真身,直到我舰浮出现身给他们,才急匆匆收缆准备高速飞行进入反潜导弹攻击射程,我舰抓住了它们收缆时的薄弱时刻发射潜对空导弹,必将击落所有的反潜直升机。

对方既然没有掌握我舰声纹,射出鱼雷的制导方式很可能是主动声纳寻的,或者还辅以磁遥感探测,这样的话,10点钟方向垂直距离600米的一道狭窄的海沟就可以利用。

决心已定。96级潜舰按照舰长的命令,向左前方海沟疾驰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