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刚:张宁是位历史上的美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0年代,张宁(右)与林豆豆(中)、张清霖夫妇在一起


张宁女士这本自传实在是一本“今古奇书”。读者们可能会说我言过其实,甚或是夸大,但是我们读史、教史和写史的专业人员的立论,实在是根据所读、所写的个人经验,有感而发,不是信口开河的。三句不离本行,请为略说从头。


我们中华民族的族史若论其有明白著录而可信者,盖自公元前二二零零年前后夏禹建国开始也。夏朝之前的民族史可能或停滞在母系社会阶段。这个母系社会的存在,盖可自中国的最古老的姓氏中清楚地表现出来。我国最古的姓氏,如姬、姜、嬴等等都从女。三代以后从女之姓便不多见矣。只此一端,我们便可清楚地看出夏禹之家天下,可能即我国古代社会由母系转父系之分水岭也。


在往古的母系社会中,女性的社会地位当然不可能太低,但是在夏禹以后的父系社会中以至于今日,中国妇女便是被男性压迫的对象了。在我国的封建和帝制时代,妇女之被迫害,其惨痛的纪录是罄竹难书的,也是任何史家所不能否认的,那就不必多谈了。纵在当代中国,我们的女同胞、女同志所受的苦难,也是写不完的啊。


中国近现代史自鸦片战争以后,现代化运动的各阶段中,所谓夷务、洋务、西化、全盘西化、半盘西化(所谓“以俄为师”)、双重西化(所谓“一国两制”,也就是一半资本主义,一半社会主义)乃至将来的超西化运动等等,在哪一阶段里,女同胞女同志不是牺牲的对象 在现代化运动中最早期的具有新思想的新知识分子,从康有为、孙中山到鲁迅、郭沫若、蒋介石、毛泽东,乃至早期留学欧美和日本的留学生和后来国共两党绝大多数高干,试问哪一位(除掉少数的人像蔡元培和胡适)没有牺牲过,甚或糟蹋过女同胞和女同志。


袁世凯娶了十来个小老婆,但是在他总统府留下的文件中,讨小老婆不叫“娶”而叫“置办”,似乎小老婆并不是个人而是一件商品。蒋介石的日记里曾有“纳妾姚氏”的记载。等到他和宋女士结婚,陈洁如女士被资遣出洋留学之时,则连个“妾”的身份也没有了。大陆上的毛泽东时代,号称是铲平包括封建在内的三座大山了,并把所有的“司令官”都改成了“司令员”。从毛氏开始共党内的大官高干,也都有妻无妾了。可是我们写历史的如不看当道者的脸色而秉笔直书之,我们就很难写出司令官和司令员,甚至妻和妾的真正分别在那里。所幸时代毕竟不同了,现代中国的女性终究非古代女人所能比。但是从教育的逐渐平等到经济的逐渐独立,男女的真正平等,在中国大陆上,恐怕还要再等四十年,此笔者所以不惮烦而苦口说教数十年之所谓“转型”是也。从一个没有女权的社会,转向一个男女平权的社会,它还需要有数十年的转型时间啊,不可一蹴而就也。


所以在我们搞历史的看来,张宁这本书之所以为奇书者,实是她底故事所包括的虽然只是她个人的前半生,尤其是她青少年期,前后不过三十年的血泪史,但它却显示出过去中国的女青年(尤其是美女)悲剧的各种典型。远的从龙漓帝后,燕啄王孙;近的到珍妃投井,云珠自缢,她都一身当之。集封建、帝制、极权、民主各时代,三千年来可叹可惊的各种悲喜艳剧于一人。吾人如把张宁这个短短的前半生搬上舞台,或摄入连续剧(事实上已早有剧本存在),那真是一部豪华富丽、香艳刺激、多彩多姿、有爱有恨、惊险紧张、黑暗恐怖,乃至喜怒哀乐、苦辣酸甜无不具备底今古奇观的大闹剧和大悲剧。当然张宁身受的“林府选妃”这幕大闹剧,在中国历史上虽可能绝后,却并不空前,我们在二十四史里大致还可找到数十则类似的故事来。可是我们如果想找出个倾国倾城受害美人,于事后来现身说法,美人自道,那三千年来,就只此一人了。朋友,你能说张宁这本“妃子自传”不是一本“今古奇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