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 454-456

中悦 收藏 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454 此后一周。东京银座一座地标性写字楼惊爆出遭受核放射性污染的震撼新闻,数十家新闻单位赶去现场,记者到了现场却有些踟躇不敢进去,接着多家专业机构应邀前去检测,东京警视厅立即封锁了现场。 事实证明警方这个第一反应是一招政治上的臭棋。所有本来把这件事当作闹剧看的主流社会人士疑心顿起,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54


此后一周。东京银座一座地标性写字楼惊爆出遭受核放射性污染的震撼新闻,数十家新闻单位赶去现场,记者到了现场却有些踟躇不敢进去,接着多家专业机构应邀前去检测,东京警视厅立即封锁了现场。

事实证明警方这个第一反应是一招政治上的臭棋。所有本来把这件事当作闹剧看的主流社会人士疑心顿起,立即公开的私下的研究调查事情真相和对本企业本会社本住宅的影响,本来生意清淡的放射性专业检测机构顿时生意兴隆门前车水马龙,检测人员奔忙于一处处主顾的高楼大厦之间累得鞠躬尽瘁。然而就像××湖怪兽总是和当地旅游收益紧密挂钩一样,私人专业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往往呈现说它有它就有没有也有说它没有它就没有有也没有的莫测高深的状态,一般人读懂不易,列出的一张数据表来也不知哪个是没事的哪个是超标的哪个是危害的哪个是立马要死人的,老板们看起来只觉得个个数据心惊肉跳,询问专业机构解释,检测人员讲了一大堆术语名词之后往往先是说一句“还不碍大事”一语带过,但随后就说危害性短时间内还不能确定,最好采取一些防范措施,而这些防范措施,从地下室铺设铅板保护层到铲除某部分、换装某部分、涂覆某涂料直到在天花板遍设射线超标报警器,工程单子开出来贵得简直要宰人,别的普通装修公司恨得牙痒痒却插不上手,这活儿专业性太强,就该专业公司赚钱。老板们私下再请另一家专业公司审看一下这张数据表,来人看过之后先是默默不语,然后慢慢摇头,老板紧张询问究竟怎么样?那人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真要这样,这楼就不能要了。老板问究竟怎么了,那人说这报告不太对啊,要想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除非由最严谨科学的本机构重新测测…,老板#¥%◎满天星斗,顿时跳楼的心都有了。

与此同时,凡是官方的检测机构都一律一口咬定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样明明白白的检测报告反而让委托人疑心大起,老板们人人手里扬着官方报告得意洋洋地或是面色沉重地或是悲天悯人地或是泰然自若地坚称自己那一片还没有事,可人人又加紧私下里努力调查研究,想弄清楚自己那里究竟有没有事,混沌而激烈的状态在迅速蔓延,3天之内警报烽火已遍传东京、横滨、大阪三大城市。

事发第五天,一个潦倒的建筑公司员工跳楼自杀,留下了一份绝命书,题目叫“我的忏悔”。这绝命书警官一把没抓着被一位身手更敏捷的记者抓去了,当天下午大名鼎鼎的烧卖新闻就出了头号铅字的号外:

“三市核放射污染疑案揭底

××××建筑株式会社涂料产品使用常歧武器级浓缩铀废料场原料

防卫厅称绝无武器级浓缩铀常歧废料应为核电厂废料处理不当所致”

三段式标题之下,2000字的一篇文笔惊人的文章详述了事情来龙去脉和官方说法,

日本列岛顿时如遭受到了十级地震。


455


北京时间当晚,国际原子能机构俄、中、英代表要求国际原子能调查组织立即在日本有关地点展开“不受阻挠的自由调查”,美国代表在闭不见客的30分钟之后,神情颓丧地走了出来对等待已久的记者们说了一句话:“美国政府附议俄中英提议”。20分钟后,国际原子能机构根据俄中英美提议作出决议:将于次日派出调查组赴日调查。

入夜,也就是美国时间上午,美国世界民主党S参议员和国内民主党B众议员在国会发表谈话:如调查结果证明日本某处出现了核武器,美国必须面对采取一切必要行动的选择。当被问到你所说的“一切行动”是否也包括核打击时,S议员说我们没有权利限制美国的任何一项选择的自由,B议员说美国法律从来没有排除率先使用核武器的打击行动。S、B议员的说法立即得到了可来窝议员和C、M等一批议员的赞同,不久,得到国防委员会主席沾尼愕斯参议员的高度肯定,美国时间下午,日本核问题已经成为政界和舆论的辩论中心。

日本政府罕见地一个晚上接连发表了三份声明。第一份很简单,只有2句话:日本绝无违背和平宪法的任何举动,欢迎国际原子能机构来日调查。30分钟后又发表了第二份声明,这次有2页纸,意思还是那意思,话可罗里罗嗦了许多。1个小时之后发第三份声明,这份应该叫白皮书才对,罗里罗嗦足足30页,把日本怎么怎么不可能发展核武器的理由说了一大堆。

中国负责对日谈判的代表团团长、政治局委员当晚在北京看了这三份声明,皱了皱眉头说:“怎么一份不如一份。”

狱中的李中岳听到后也皱了皱眉头说:“这样可回不去了。”

果然,三市房地价在悄悄地暗中暴跌,人们暗中焦急出手,却无人承接。号称“亿坪”的世界最贵的黄金地段不仅早就跌破1亿日元1坪(约3.3平米)有行无市的身价,而且含地上物价格一路下穿千万日元实际水平、再下探百万日元大关,直到十几万日元的菜地价才算喘定,原因是在这个价位上终于有人懒洋洋地出手承接了。可是到了两周之后,原子能机构调查组发表调查结果指出三市接受调查各建筑皆无超标辐射剂量,报告一出,相关地段地价并无暴升出现。电视上每日都是调查人员技术人员和政商人士穿着厚重的铅板防护服平安进出这些大厦的镜头,政府和有关方面一再保证事情已经澄清乌云已经散去,可怀疑的气氛依然充塞着这些空无一人的大厦。

僵持3天后,集团的不动产部负责人终于忍不住对着操盘总经理大发雷霆:“就你这表现还号称什么高手?对得起30万美元的年薪吗?还真炒房炒成房东了,你让我跟老大怎么交代?!想办法告诉人们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想办法,作秀,造势,懂不懂?限你3天时间给我出手喽!”

次日,日本建设厅长官通产省大臣等一票政要没有穿任何防护服,不过头上缠着白布条子,在数十家电视台的镜头前谈笑风生地出现在东京银座那座事情首发的地标性大厦里,席地而坐了一个钟头满面笑容地对着摄像机挥手离去。晚上,大厦业主老板邀请政要们去洗一家名贵的温泉,泡了个把钟头众人出来,建设厅长官低声问通产大臣:“只有井上君这样英勇的表现,才能正民众的视听啊!”通产大臣用更低的声音说:“刚才洗头,我怎么觉得头发掉的比平常多了几倍呢?”建设厅长官心中大惊,顿时觉得早年割掉的盲肠那里隐隐作痛起来。

又是三天之后,负责人不得不去看守所向老大报告:“原子能机构调查组只说那些房子没事,究竟常歧那里结论如何却一直拿不出来。日本政府都是一帮废物,一点亮眼的策略也没表现出来,这水准的要在我的部门早把他炒了。可现在行情回不去,眼看来不及了,怎么办?”老大笑笑说:“日本还是老问题,只有战术家,没有战略家,这无米之炊怎么作,他弄不明白了。也好,很好。大效果很好。至于这钱嘛,我们先不赚了,最多3个月还是我们的,跑不了。”



456


浓重的阴影挥之不去。日本官房长官在塌塌米上来回踱步,不合常规的举止反映出他心境的恶劣。首相要求立即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首相私下的专门拜托显然超出公事的范围,而是出于私谊。存在着深厚的私谊,首相对自己非常信任。并且,也是因为知道事情全部真相的人不多。

这是无米之炊。怎么做?难点不在东京、横滨、大阪那些昂贵的地段里,那些地方都是闹剧,一场惊扰过后总会水落石出。难点在于日本不能让事情水落石出。一共有11块石头,一定不能在这个时候露出水面,常歧那里不过是其中一块,比较大的一块。

原子能机构调查组的态度颇为诡异。他们正面要求调查几处地方,这几处都不是毫不相关的地方,可离真正的地方又有相当的距离。是情报不确还是政治策略?

从事发过程来看,不像是情报不确。事情的引发过程显然是精心安排的。因为并不真有放射性的墙壁涂料。秘密调查表明,可能挑起事端的人来自3个方向。一是放射性专业公司,其中一家濒临破产的中型公司嫌疑最大,他们歪打正着,挑起事态后发现无法驾驭局面了。最有力的证据是这家公司一位经理主动交给检查官的悔罪书,里面叙述他们在绝望中策划然后挑起事态,现在发现已无力控制局面,“没想到给国家造成这样的危害”;二是那家建筑材料公司,他们在去年推出一种高效的墙壁涂料,这种涂料据说有极强的防水、防脱落性能,附着强度很高刀子都刮不掉,还对蚊虫苍蝇有驱赶能力,涂到墙上这间屋子就不进蚊子了。本来事发后3天就已查明这种涂料的确使用了一种核电厂废料添加剂,但是跟武器级浓缩铀扯不上关系。

事情之所以被揭露出来,这公司是倒霉在他们一批职员十几年前集体去中国珠海买春。当时事发,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事情在中国方面的理性处理下平息下去了,可是日本右翼一些极端人士偏偏不甘心就这样被中国民众骂一顿,还要画蛇添足,他们花了点小钱买出几个不太有出息的中国人在媒体上主张珠海买春事件应该正面肯定,中国应该开放性产业,外国人来帮中国性产业创收是扶贫行为应予政策鼓励,而娼妓业兴盛的根源则是没有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等等。没想到这些在日方看来可以进一步研讨的言论一出现,就遭到中国民众铺天盖地的责骂。那几位主张者被邀请参加一个大陆资本香港电视台举办的见面座谈会,他们本想不去,无奈拿了日方津贴还是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硬着头皮去了,先是一位重工业领域的工业家匆匆赶来只说了一句话:“一个国家的女孩子要这样去创收,就是这个国家男人的耻辱,你们懂不懂?”说完就走了。另一位瘦弱的戴眼镜的文化人站起来说:“无烟工业,野麦岭,曾经是日本资本原始积累的手段,可那是日本!这里是中国。你们是中国人吗?”说着,这外表瘦弱的文人突然抡起一只保温瓶砸到领头那位主张者的脑袋上,力量出奇的大,以至他自己都摔倒在地上。座谈会当然开不下去了。相应的媒体辩论也嘎然而止。很正常的事情在中国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官方长官深感中国这个文明古国有着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精神渊源,贬低者说这是愤青现象,肯定者说这是更高层次的文明。究竟是什么,官房长官直到现在也没太弄明白。以至现在他陷入了一种困惑,这个困惑使他无法解开第三个可能:

大国插手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