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451-453

中悦 收藏 6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451 周北岳到吉隆坡参加四方秘密会谈那天,出机场坐上旅行社接机的平治轿车。车子沿着高速路走了10分钟,司机说抱歉要加油,就在路边一个加油站停了下来。 周北岳下车松散一下,信步走到便利商店买了2包口香糖。这时,右边走过来两位女孩子,二十上下的年纪,长得都相当不错,妆画的不重,都穿着紧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51


周北岳到吉隆坡参加四方秘密会谈那天,出机场坐上旅行社接机的平治轿车。车子沿着高速路走了10分钟,司机说抱歉要加油,就在路边一个加油站停了下来。

周北岳下车松散一下,信步走到便利商店买了2包口香糖。这时,右边走过来两位女孩子,二十上下的年纪,长得都相当不错,妆画的不重,都穿着紧身白色体恤,领口微有黄渍,但把身体凹凸曲线勾得玲珑尽致,下面都是牛仔长裤,颜色有区别,前面高个子的这位穿黑色的,后面那位穿墨绿灯心绒的,两人身边放着一只行李箱,还有几个提袋。

前面高个子女孩先开口了:“先生,是去吉隆坡吧?能不能带我们一程?”

标准的中国普通话带京腔,话音婉约,说完妩媚一笑,后面那位也随着笑,可笑容有些僵硬,还有掩不住的羞涩。

“中国人?”周北岳问,

两个女孩子都赶紧点了点头,前面高个子女孩肤色白皙,态度很大方,勇敢的迎视周北岳的审视的目光,目光相触的一刹,似乎有过一丝交流,后面那女孩子肤色浅棕,见周北岳看她,立即就低下头去。

“上车吧。”周北岳转身出了便利店,两个女孩子把行李放在车后厢,跟着周北岳上了车。

旅行社小姐眼中的惊讶一闪既逝,随即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快,嘴唇动动没有说什么,还是坐了副驾驶的位子,两个女孩子倒不客气,一左一右坐在了周北岳两边。

车子上,两个女孩子谈兴挺浓,自我介绍,是从中国过来游学打工的,来吉隆坡好几天了,没找到工作,钱快花光了,没地方住,昨晚搭便车去机场在外面大厅椅子上蜷了一夜,清早被机场工作人员查了没有机票,就警告不许再逗留。回来搭顺风车,只到了那加油站,人家就不带了。

车子进了市区,周北岳问应该送两位小姐去哪里?右边的高个子女孩轻轻一咬嘴唇,低声说,其实她们没有地方可去,能不能,帮先生做几天事,英语很好的,要不要她当翻译。说着,往周北岳挪近了些,动作很不自然,身体的香气随着体温一起传了过来,左边那女孩子不说话了,却像个受惊的小鹿一样轻轻一颤,挪离得远了一点。

周北岳心里一酸。游学,是年轻人去欧美的时尚玩艺,连着逛风景带学点东西,几个月下来,好玩地方玩个遍,花钱不多,还能拿个什么文凭。可是来马来西亚游学就不对了,就是打黑工来的,而且明摆着处境很糟糕。

周北岳还有4岁就是不惑之年,为人城府端深,喜怒不形于色,平时遇上这种事,一定避开,给几个钱让她们走人就是,这时却不知为什么,心中忽然感动,中国人!中国年轻女孩子还有不少在外面这样颠沛流离啊,或许,这就是中国优秀青年奋斗的意义!

周北岳下车时低声说:你们跟我来吧。掏出两张50美元钞票,给了司机和旅行社小姐各一张,挥挥手表示后面的事不用他们再服务了,五星级酒店的门前服务穿的跟个皇家侍卫似的,上来谦恭地鞠躬,拿走了后厢行李,

周北岳带着两个女孩子,走进了酒店旋转大门。

.

.

.452


当晚,四方的实质性会谈结束。与一森佑元在双峰塔上一番密商之后,周北岳略感疲惫,回到房间,已经快到午夜12点了。

磁卡划开房门,外套间只有地灯开着,卧室门半掩,传出水声、语声,“她们两个还没走?”

周北岳打开顶灯和壁灯,轻轻咳欶一声。卧室门被推开,高个子女孩围着浴巾,乌黑的头发披散在白皙的肩膀上,脸上的笑容不很自然,“周先生回来了?”女孩轻轻地问。

“你们怎么没走?”

“我,我们,这么晚了,不知去哪里找房子,”女孩子垂下目光,显得局促不安,

“和你们说了嘛,就在这酒店里登记一间,你不是英语很好吗?”周北岳语调有点不客气了。

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明面上的清规戒律很多,虽然1男1女共开房间仍算是正常的事情司空见惯没有人管,但是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住一间,或是1男二女住1间,就属于不正常的事情了。眼前这种场景,如果被有心人看到,弄出个小枝节来,还是对大事有影响。周北岳感到,是自己大意了。

女孩子的眼泪一下子在眼眶里打转,“我们的护照让带团的收走了,他们人也找不见了,我们没法登记”,说着,女孩子的手颤颤地伸了出来,递给周北岳一个酒店的信封,那里面放着2000美元,是周北岳临走前交给她们的,让她们开房间先住下来。

周北岳的心又软了。仔细问女孩子那蛇头的情形,女孩子却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广州跑船运的,2个男人,外形和事情的细节讲了不少,可两个男人的真实姓名、护照号码、使用地址、电话等等要点却一个也没掌握。周北岳抬了抬手,示意女孩子不必讲了。缓和一下口气,说道:“你们穿好衣服,睡里间,插好门,我在外面睡沙发,给你们站岗啦”。

女孩子不走,忸怩着迟疑地说:“我们没吃晚饭,没敢出去,现在好饿了,”

周北岳知道现在带她们二位下去吃宵夜并不妥当。拿起电话,要了入木色味斯,3份汤面一份青菜一碟酱牛肉,周北岳觉得也有些饿了。

解了领带脱了外套甩了皮鞋,接过女孩子捧出来的浴巾浴衣盥洗用品,嘱咐她们老实呆在里面别出来,周北岳想趁服务生送宵夜前的时间在外套间的卫生间里洗个澡,穿浴衣吃宵夜才舒服。又从皮包里摸出张10美元的钞票备着,一会给小费。

刚洗了5分钟,正刷着牙,“叮咚”,门铃响了。喝,厨房动作倒是够快,周北岳急忙穿起浴衣系上毛巾带子,打开房门,服务生一个大托盘端进三盖碗面两碟菜,外带小菜、调料一应俱全,进了房门,就在这时,卧室门一开,高个子女孩围着浴巾赤足走了出来,伸出胳膊似乎是要接托盘,浴巾一松,急忙用手掩住。

服务生眼光中诧异的神色一闪既逝,立即装作熟视无睹,打开黑夹子,拿出笔让客人签单,周北岳狼狈不堪,急忙签字,扫一眼单子,马来文的,周北岳目光一闪拿笔的手稍稍一滞,随即写了几个汉字,把笔一扔,塞给服务生那张美钞,几乎是把服务生推出了房门。慢慢关上房门上了滑链,周北岳背靠房门,恼怒地蹬着那女孩子,女孩子正在重新围浴巾,半边身材曼妙的曲线恰到好处地裸露出来,围上浴巾,轻咬嘴唇看着周北岳不说话。

周北岳走进卧室,把穿着浴衣的浅棕皮肤大眼睛的女孩子拉到外间,让她们两个坐下。沉默了1分钟,在周北岳默默的目光注视下,浅棕皮肤女孩先忍不住,捂住脸哭出声来。

“马来人让你们干的好事。说说你们的真实身份吧。”

浅棕皮肤的女孩先说了,名字、身份证号码、父母的名字、大哥、二哥的名字、渔村的地址、村支书的名字、镇里政府的电话、管渔业的副镇长的名字…巨细无遗,周北岳反复问了几遍,回答一丝不差。那女孩子的父亲就是那次自己在南沙出手救起的船老大周永明。

高个子女孩说自己是北京**大学历史系三年级的学生,想趁暑假到马来西亚打工赚钱连着玩一趟,来了就被蛇头把护照和钱都骗走,说是帮她们办手续,然后就找不到了,“后面的,你都知道了”。

大学生也容易核实。周北岳问了几个那所大学的情况,答得都对,又问:“你说说,民国前,为什么中国历次统一都是从北向南的?”大学生女孩一惊,说:“您这是史论的问题,我们还没学那,…而且,应该有两次算是从中部开始的?”

周北岳知道两个女孩子的身份无误了。再仔细问了10分钟之后,周北岳说:“我会送你们出境,回国。这个马来拿督很不上道,用出这种下九流手段。你们按我说的,帮我办件事。”

浅棕皮肤的女孩子坚决地点头答应,高个子女孩却深深注视着周北岳,大眼睛里流露出几分遗憾,几分茫然。


那张马来文的“签单”很快就传到了拿督手上。周北岳没有在这份马来文的土地抵押贷款要约上签字,却用中文潦草地写道:“请于上午9点到我房间谈话”。



453


拿督在早上还是到了周北岳的酒店套间,不过为了撑面子,故意晚了3分钟,带了3个彪形大汉进了套间,仰靠在沙发上坐定,故作淡然地问:“蒙周先生相招,不知有何见教?”

周北岳拿出一份文件,随手扔到桌面上,“这是一份钻油平台合约的要点。”

拿督盯了周北岳一眼,稳住架势,慢慢地拿起了文件看。这是一份未签字的日经产油联合下包钻油平台的要约,总标的2亿多美元,正是大马重工极力争取的。大马重工在拿督安排下投资吉隆坡郊区房地产项目,手笔很大,资金兜不回来,正在周转不灵,股票下跌,老对头们乘机步步紧逼,如果拿督近几天还调不来头寸,就只好让售股票,董事长的位置也就保不住了。这时候丢了根据地,问鼎副首相的企图就要泡汤。

如果有个上亿美元的大合约,就能解渴,何况是个2亿多美元的大合约。本来这次四方吉隆坡密谈,就是在中国肯定了日经产油是总承包商的背景下举行的,看来周昨晚与一森佑元到双峰塔上密谈,一些大件的利益分配,他们已经谈好了,自己周密策划外加布置色情机关,总算拿到了一件合同,这次危机,看来可以渡过去了。

正在这时,拿督的手机响,打开一听,拿督脸色变化,抵押地皮的银行又催债了,这次只宽限了2天时间,总经理的语气已经很不客气。知道自己的命根子有可能被连根拔起,拿督心旌摇动,背后开始渗出冷汗。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就是凑不起头寸,只剩下这次代表政府谈判借机弄笔贷款的唯一机会。今早来时拿督心里还想,那件色情圈套没能套住姓周的,贷款要约被人家当传见通知扔了回来,月缺难园,找姓周的借钱是不可能的了。可为什么姓周的还是给了自己一份合约?

拿督还在心神不定,周北岳突然单刀直入地开口了:“银行限你48小时补齐3亿美元,这是最后催告了吧?”

拿督被这一热一冷的两下突然袭击击中要害,吃不住劲,惊惶失措地抬起眼睛看着周北岳,犯了谈判的大忌讳。

周北岳淡然一笑,语气淡漠地说道:“等到南沙群岛大炮一响,周边地区的不动产价值还要大跌,那时美国人一定会推波助澜打垮当地货币,拿督先生的房地产跌掉一半,美元债务升涨30%,里外夹攻,有个8亿多美元的大窟窿,恐怕要破产了罢。”

拿督表面上极力镇定,无奈心里知道对方讲的切中要害,脸上神情就是镇定不下来,一会功夫,冷汗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周北岳又拿出一张纸递过去:“这是我们在广州的几处房地产,可以和你的地皮互换担保。”

拿督忙不迭接过来一看,是中国广州的几片很不错的产业,都听说过,下面评估总价是6亿美元,有世界四大著名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签字,其实也用不着谁去评估,拿督自己就懂,光是前三项的价值就有6亿美元了。而自己那块地皮,如果没有战乱,价值可以估到12-13亿美元,按上次金融风暴的经验,这次打起仗来,价值至少会跌到不足四成,而债务却是美元的,要涨一大块,内减外加,净资产就是负数了!趁着现在局势外表还平稳,能换多少就落下多少,何况是6亿美元!看来,中国人一是不懂吉隆坡房地产,就像以前来的几位红色小开一样,大把洒完了钱,都赔了;二来,姓周的拿来的是广州南信破产的产业,南信债权人涉及日韩欧美多家一贯与中国往来密切的大公司,中国人要急于挽回政治影响,把好资产贱卖了。这就是中国人讲究的什么大事情上算政治帐不算经济帐。这个大便宜被自己捡到了!这才是大事,如果能办成,就彻底解决了压了自己10年的地皮负债的祸根,把面临战乱风险的产业出了手,还拿到中国境内价值稳定的资产基业!

拿督脸上浮起忍耐不住的笑容,问道:“周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吗?”拿督明白,接下来还是要照江湖规矩办事,才能真拿到这两份合约。

“国际机场维埃匹休息室里,有两位中国女孩子,一位姓周,一位姓苏,去把她们的护照找回来,送她们平安上飞机,你要的东西,到了广州,她们会给你。”周北岳说完,拿起身边电话,按了几个键。

拿督暗暗长松了一口气。原来对方只要了这么小小一点条件。这样就好。昨晚的圈套歪打正着,从侧面起了作用,姓周的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要帮他的同胞。原来他张口第一件大事就是谈这个!太好了,这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而且,回扣问题,看来也可以省一些了。转入回扣问题,拿督欲壑难填,开始铺陈:

“这样的事情的确令人难过,不过,那都是黑龙会干的,那批人很难缠哪”。

话音未落,屋门拉开,进来一伙非同寻常的人,把那三个大汉推到角落里逼住,前面几位都是一身黑西装不打领带,为首的一个,一身中式团花夹绸衣裤,上面礼帽下面千层底呢面布鞋,朝周北岳抱了抱拳,

周北岳站起身来,右手握拳右臂向右平伸,左手挑起大拇指,从右臂臂弯慢慢向左回拉,经过下巴,直到左臂完全向左伸直,

为首的中式打扮的人物一见,倒退一步,双手挑起大拇指,放在腰间“挂腰牌”,再退一步,单膝落地行礼,起身朗声说道:“总堂主大驾光临,不知对弟兄们有何吩咐?”

周北岳知道这位洪门三清堂吉隆坡龙虎分堂的堂主是在新马陆运线路上一手遮天的人物,青红不分家,此人不仅在洪,管着一大片,还在青,一条线下来,辈分在当地够高,但是比起自己从大哥那里算下来的辈分,就差了两辈,刚才自己两手分别表示了在洪门和青帮中的地位,此人先敬洪门礼,再行青帮礼,三天前三清总堂打的招呼,今天算是正式见面。黑龙会是青帮分支,近年鱼龙混杂窜起很快,拿督那块地皮现在价值如何,交通路线是否安稳也是有不小影响力的。另外,既然赚了拿督6亿,就要照看好这片产业。

屋外,一个西服革履戴遮了半边脸的变色镜的人物急急走过来对着拿督耳边低声讲了几句话,拿督脸色一变,马上站起身来说:“那两位小姐的护照,我下面人已经找到了,这就告辞,后会有期!”说完拔脚就走,

周北岳轻喝一声:“慢!拿督阁下就这样走了吗?我这些弟兄还没喝早茶那!”

拿督心知这样一来回扣还是不能省的,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手一摆,变色镜从屋门外手提箱里拿出2捆10罗的百元美金,交给中式打扮人物身后的黑西服,黑西服大汉纹波不动,好像没看见;变色镜再拿两捆,黑西服还是看不见;变色镜看了拿督一眼,看见拿督的脸色阴了下来,一咬牙,出去把手提箱拿进来一放,说:“1百万!”,黑西服这次看见了,淡淡说了句:“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