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445-450

中悦 收藏 8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445 对周北岳来说,他们老大在军事技术和企业经营方面都是他的老师,老大在海外聚敛财富的传奇历程也令人惊佩,海外华裔掌握的财富不亚于中国大陆本土,绝大多数华裔企业家是热爱祖国的,其中更有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 周北岳是流芳千古的伟人周恩来总理曾经抚养过的烈士遗孤的后代,政治能力很强,属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45


对周北岳来说,他们老大在军事技术和企业经营方面都是他的老师,老大在海外聚敛财富的传奇历程也令人惊佩,海外华裔掌握的财富不亚于中国大陆本土,绝大多数华裔企业家是热爱祖国的,其中更有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

周北岳是流芳千古的伟人周恩来总理曾经抚养过的烈士遗孤的后代,政治能力很强,属于中国军界新一代的精英分子。两位出身、经历全然不同的人能够殊途同归,在于两人在理想高度上完全一致。世界上有这么一类人,他们拥有的超人才能使他们不难获取财富和地位,但是如果是国家的最高利益需要,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掉所获得的一切。.

周北岳正是站在理想主义者的高度,甘冒丢失自己大好前程的风险,来给传奇人物李中岳当这个政委。他比李中岳更深入地了解国内某些方面的现状。所以他在冒什么风险,或许中岳大哥不太清楚,他自己却很清楚。

国内实行预研-科研体制,根本模式是国家花钱,让研究机构去研究。这在一开始是必要的,两弹一星就是这样搞出来的。后来就问题丛生了。许多工业先进国家是采取较为市场化的方式,就是研究机构-公司自己掏钱搞研究,研究成功,军方花价钱买走,研究不成则研发公司亏损自担。这样,研发公司自担风险,就必须研究真东西,研究真正先进的东西和真能成功的东西。国内则有所不同,反正是只要把预研计划做漂亮了,国家就会拨下钱来让你研究研究,风险是国家-军队在担,而军工研发生产部门,在不景气、没有经济效益的逼迫下,为了养住众多的人员,不得不设法以预研科研题目去申请经费,这些经费拿下来,有多少能用在正经地方就很难说了。再到后来,弄课题-要经费-出“成果”-得职称得头衔得待遇,这个模式成为一些研究机构和人员“专家”的奋斗之路,至于研究的东西是否先进是否可行,那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这又衍生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谁要搞真正先进的东西,谁就可能砸了另一批人的饭碗。你要弄出柴油机来,那么研究蒸气机的几百个课题凭此混饭吃的人士可就失业了。但是部分这样的人士担当了评审柴油机要不要代替蒸气机的关键职位,柴油机要代替蒸气机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

一个崭新的力量正在打破这个沉闷的局面。某些真正有自己的实力的精华人物,他们的财力即非国家经费也不是银行贷款,而是真正的科学技术发挥的第一生产力的结果。这些人直接介入高科技的武器装备研究,最后以实验数据-靶场结果说话,成则军队拿走,不成则自担损失。这种新模式下,军队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是,周北岳了解,这个崭新的力量面临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巨大风险。

事情从一开始就被列为军队的最高机密。局长一再告诫周北岳,要掌握住,一定不要擅自行动。至于这条巨舰怎么伪装和保密,局长曾经作出一段关键的指示:

1利用离心炮的全新发明来伪装。无论怎么侦察,在这条船也找不到一门炮、一架导弹发射器,对方找不到此前所有常规概念上的武器,只能把中岳岛看成是一座利用风浪能的发电厂;

2所有的弹药和常规装备,最后时间突击上舰。巨量的弹药以销毁过期弹药的名义上舰,看起来是一座浮岛装载着大量过期弹药,要去外海找个什么地方销毁。而且,东北弹药厂、二战苏联红军甚至日本关东军遗留下来的巨量弹药的几个大型存放场都在人口密集区附近,是个很大的隐患;

3至于现行体制的一些弊端,可以变害为利,

说到这里,局长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太平洋对岸一直在侦察我们,不过都是紧盯我们现有的这些研究院所,他们会发现这些院所一如以往波澜不惊,也没有什么相关的预研计划,在传统军工系统范围内的侦察,他们什么也找不到。”


446

那天从大哥李中岳那里出来不久,周北岳到局长家蹭了顿晚饭,边吃边谈,把情况汇报了。吃完抹抹嘴说:“我想立马见×副总理一面”.

“好你小子,那边结拜了大哥,就想越过这边大哥头上去了,好吧,我给你安排一下。”



447


晚上8点,周北岳由局长领着,见到了×副总理。

三句话过后,周北岳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我们这次想一并解决广州南信和××房地产公司债务和破产问题。”“欧?”副总理目光中放出神采,“那两个公司的问题是两百多万平米的房子不能真卖出去,压了我们不少

钱,也压了朋友们不少钱。你有什么好办法?”

周北岳用30分钟详细讲述了全盘财务计划方案。

副总理来回踱步地听完,然后沉思有顷,拿起铅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句,交给周北岳说:“你可以试试,找一下戴行长”。


448


从副总理那里出来,周北岳马不停蹄找到他在部队的一位铁哥们——北方军区**集团军政委。晚11点,政委见了周北岳第一句话就是:“咦,你还知道穿军装啊,稀罕,什么事,说吧!”

15分钟后,政委听明白了情况。政治素质使他当着周北岳的面抄起了客厅里那部红色电话,

“……”

“就这事,你小子半夜三更的吵我?”哐!那头的老爷子撂了话筒。

嗯?嗯~~~政委品味了1分钟,猛站起来拉着周北岳一起脱了军装,老大不小的人像个顽皮孩子似的,政委驾车带着周北岳在北京深夜的街道上疾驰,说:“咱们把老方、老刘、××、××他们都砸起来!”



449


这个雪球清晨滚到××基地唐参谋长家里的时候,已经有30多人的规模,大家都知道唐参谋长的新居客厅很大,众口一词要他贡献出来开会,可现在唐参谋长的大客厅也招不下了,地方还有,椅子可没了,2位将军、3位大校——谁都没穿军装,可谁都知道谁是谁——已经老实不客气坐到了茶几和沙发扶手上,多位上校就很自觉地站着了。上百个电话打了出去,看来定于下午3点的聚会会有一百多人参加。

咣!客厅的门被一脚踢开,已转业半年的A师主力团崔团长闯了进来,进门就喊:“打谁打谁?”,等听一位副师长讲明白情况,崔团长挥起了拳头:“我×!打中绳!这事你们要不叫着我咱们交情就一刀两断!打台湾我捐一礼拜工资,打老美我捐一个月的,打小日本我捐一条命!”崔团长转业不长,网络语言已经用上了。

“灭谁?你们又想着要灭谁?”说着话进来的人是中组部××局的一位要员。要员进来用冷冷的眼光扫视了一遍全场,说:“荷荷,群星灿烂那,我军的精华人物怎么聚在这里了,不是组织会议吧?”

周围一片静默。周北岳笑嘻嘻地接话了:“早就等着您出席会议了,怎么这会才来,我们是在研究复转军人参加一项工程的事,这事常有,也是大力提倡的嘛,这次的报酬很丰厚啊!…”

听完周北岳的说明,要员说:“既然有这样的报酬,那也值得试试。反正不是组织活动,与我军无关,你们发财,发财,多多保重!”说了几句不伦不类的话,要员敬了个礼告辞了。


2天后,还在唐参谋长家里,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名军队骨干、中共铁杆党员开了一昼夜的会,有关人员、组织问题大局底定。3万名优秀军人、中共党员将登上中岳岛号。会议还商定500多架作战飞机届时如何上舰,2000余辆装甲车和陈旧坦克、军车如何上舰,以及中岳岛何时来渤海湾把大连旅顺营口和几个岛上的数十万吨过期弹药装上去。



450


三天后,周北岳随局长列席政治局扩大会议,竟然在会议休息时,径自走到国防部长面前,当着所有政治局委员的面,说出了石破天惊的“中岳岛计划”。

当日下午,周北岳被软禁。

5天后,周北岳自行走出软禁他的那座四合院。

然后出现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出席四方秘密会议。在吉隆坡四方秘密会议上,周北岳出色地施展了他的外交才干,促成了南海周边国家的某种程度的统一战线,促使部分亲美力量中立,并且最重要的是,周北岳把日本右翼势力引入歧途。一森佑元对中国以南海为佯攻方向吸引美日海空主力的判断没有错,但是在中国的主要突击方向上,一森佑元判断错了一点点:一森佑元以为中国的主要突击方向是东海油田的钓鱼岛群,但是中国真正的突击方向却是中绳!从吉隆坡那里看,钓鱼岛群与中绳间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夹角,但就是这一点点战略方向的判断偏差,使日本在后来冲突爆发时全盘皆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