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八 搏击南大门 431-435

中悦 收藏 9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431 1个多月前,中沙群岛的船老大周永明指挥南渔53号渔船,追着一个南游的大鱼群,进入西月岛东北的南沙海域。 船老大周永明五十多岁,中等个头,半寸短发,黝黑的脸膛,高颧骨,厚嘴唇,细长的眼睛常常眯着。周永明这一个月来窝心事不断,先是在广东跑生意的大儿子投资房子赔了本——广州南信投资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31


1个多月前,中沙群岛的船老大周永明指挥南渔53号渔船,追着一个南游的大鱼群,进入西月岛东北的南沙海域。

船老大周永明五十多岁,中等个头,半寸短发,黝黑的脸膛,高颧骨,厚嘴唇,细长的眼睛常常眯着。周永明这一个月来窝心事不断,先是在广东跑生意的大儿子投资房子赔了本——广州南信投资公司推出的“一片天”分权共享式公寓成了烂尾楼,虚高的房价之下,大儿子为图低首付入住买下了一间分权共享式公寓,一下子十年打拼积攒下来的二十几万人民币泡了汤,还拉下十几万的饥荒,中间人一下子变了脸,成了讨债阎王,放出话来,一个月还不上钱,就要收走权利契约还要“搭上一条腿”。亮出背景,原来是什么黑龙会广州分舵的一位大哥放的线,广州南信投资的老板已经卷款潜逃,大名鼎鼎看似身价亿万的房地产商欠银行的一屁股帐一下子曝了光,二十多亿人民币,比广州南信全部产业的实际价值还多一倍,而广州南信的老板已经悄悄地把能押的物业都押给银行,一片天只是其中一小片物业,上百名分权所有者要求共享索赔权利,却发现第一业主已经逃跑,而手里的权益份额原来是银行的,大家一起告到法院,律师很是悲观,说告银行是主体不对,第一业主就算回来了,清算起来有不少大债主在前面挡着,有点钱也先还这些大债主,还能剩下多少找回来,很难说;何况这人未必抓得回来。大儿子跑回家来泣不成声,说一心想为老爸置个安稳产业,能住还能收房租,从此就不用去南海搅那份跟外国军舰和海盗博命的打鱼生意,没想到...

周永明的老伴,在年轻的时候是渔村里远近闻名的美人,嫁了周永明,就一塌心死命扑在日子上,没早没晚打理一个鱼作坊,把鱼清理了用冰镇上送到广州去卖,就能得个三倍价钱,虽然要扣掉中间船商的3成佣金,还是值得干,老伴只请了两个帮工,粗活细活都自己动手,那双手总被鱼刺刺破,毒性积攒下来,得了风湿心脏病,这次一听大儿子的哭诉,一下子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住进了医院,家里仅剩的1万多存款都交了住院费,还差不少。

周永明的小女儿刚满19岁,长得像她妈妈,出落得一朵鲜花似的,高中毕业就帮着她妈妈做鱼坊生意,不时跟着船商跑一趟广州,这次大哥回来的第六天,就留下2万块钱和1封短信走了,信上说,广州认识的朋友介绍去马来西亚打工,签了协议,待遇很好,找他们预支一点工钱,人家也给了,爸爸以后千万别再出海打鱼了,妈妈病好了就把鱼坊交给大哥做吧,我出去挣一点钱,一两年就回来。小女儿带走了她的手机,可是家里打烂了电话也打不通。

船老大周永明一咬牙,把家里自盖的两层小楼典了,拿钱包了条新渔船南渔53号一个鱼汛,带着十几个过命交情的兄弟,就闯了南沙。

在南海舰队当兵的二儿子最近来信嘱咐,千万不要私下闯南沙,那里最近很危险。可是周老大知道,值钱的鱼都在南沙那里,那里几方面都管着,去的渔船就少,凭着南渔53号上的超声波鱼群雷达,就许能找上好收获。

南渔53号是条三百多吨的小渔船,但船上不仅有新型的超声波探鱼雷达,还有一个大冷柜,如果值钱的鱼获够多,储满了冷柜,可以直接开到广州交鱼,那样的一趟下来,可以赚上四五十万,周老大拿一半,船上弟兄们分一半,这样两趟下来,问题就都解决了。

周老大是个为人义气的人,平素村里谁家有个接不上手的,都会接济一下,看渔汛、驾船都是村里数得上的好手。周老大要舍命闯南沙,村子里都惊动了。镇里来了位管渔业的副镇长,好歹劝说,反复说明政府与那几个国家有个临时渔业协议,到南沙去就是越了线了,政府也很难保护你们。村子里一些老人也上门劝说,乡亲们凑了1万多块钱。周老大没多说话,没有接那钱,让大儿子给乡亲们磕了个头,就带着十几个有过命交情的老少爷们出了海。

天气很好,气象说一周之内不会有大风浪,周老大自己估摸着这话也可信。渔船开了6个多钟头,天色黄昏,被南舰一艘巡逻艇拦住了。艇上的解放军耐心解释说再过去就是临时渔业协议的划界线了,那边西月岛有F国的军舰,中业岛上有他们的机场,渔船过去可能被巡逻机和军舰发现。周老大执意不从。艇长实在没办法,最后暗示说能不能再忍几个月,政府会有行动的。旁边大儿子抢上来把来去缘由一股脑说了,差点跪下来求部队上放行了,周围的老少爷们都说,中国人的地方,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去打鱼?!艇长听了最后这句,嘴唇动了几下没再说出话,挥挥手放行,回艇就向支队报告了这件事,请求为这条孤船组织护航。以前,中国的大队渔船一起闯南沙时,海军是提供护航的,那时周边国家一般就不敢动。可是这条孤船事先没打招呼,仓促之间是来不及调动兵力的。


再开了2个小时,天色就黑了下来,周老大决定趁夜闯过西月岛和费信岛之间F国人的封锁线。但是,求成心切的大儿子一再央求打开超声波雷达找鱼。船东派来的技术人员却说,这雷达一开,就很容易惊动巡逻军舰上的声纳,现在过封锁线,一定要小心。可是经验告诉周老大,前面进入深水海区,值钱的鱼种一般都在深层徊游,看看周围黑漆漆海面一点鬼火也没有,周老大一咬牙,命令打开探鱼雷达。

探鱼雷达打开后,什么也没发现,2分钟后,技术人员就关上了。过半个小时再开,看到一些小鱼,那只是鱼食,没什么捕捞价值。到第五次开机时,技术人员惊呼出口:“大群的深层南方黑鮪!”荧光屏上扫出这个大鱼群,技术人员调整了分辨率,周老大立即明白:绝好的运气落到头上了。这种大鱼是日本最新时髦的生鱼片原料,这一大群足够装满2个南渔53号,运一船冷藏货到广州,少说七八十万是赚到手了!周老大立即命令:“放下延繩鮪釣!”想想不放心,驾驶舱里呆不住,亲自出去指挥放绳钓去了。

东方微微发亮时,南渔53号已经追着鮪鱼群南下50多海里,大冷冻舱装满了大半,所有的人都累得撑不住了,周老大让收了绳钓,渔船加速赶到鱼群前面去,招呼大家先歇一会儿,争取睡一小觉。

这时,大儿子在驾驶舱上声音惊慌地喊周老大上去,周老大到了上面接过望远镜,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432


远处海平线上有一个小黑点,很快地变大,望远镜里终于看清楚了,是一艘双体快船,速度足有30多节,决不是民船,“周边国家”里,只有马来西亚海军有这种双体快船,但是这里是F国占着的地方,那么—他们是海盗!周老大把伡钟打到全速,让技术人员设法用电台报告中国驻军,南渔53现在的位置正在F国控制的西月岛和费信岛之间,最近的中国驻军,西面的诸碧礁和南面的美济礁都有上百海里,那里就是有军舰或是快艇,赶过来至少要3-4个小时,南渔53能不能撑过这段时间,就不知道了。船上有两支冲锋枪,是从村民兵连借的,还有几支火枪,再就是有十几个渔炮,那是渔民绑来炸鱼的炸药包。

双体快船很快追到1000米距离,用高音喇叭喊话,要渔船立即停车,不然就要开炮了。



433


南中国海的海盗武力很强、出没不定,成分复杂也很复杂。

1941年珍珠港事变後,日本很快占领了整个东南亚区域,因此中、美、英三国也开始扶植东南亚地区的地下游击队抗日。二战结束後,这些游击队转而成为瓦解英、法殖民统治的主要武力。在1960年代失败的马共与印(尼)共游击队,以及1970年代失败的南越伪政权和高棉民主政府残余势力,加上活动到90年代的F国游击队等集团成员,YN、F等国的***分裂主义组织的成员等等,都有一部分转为活跃於马六甲海峡到新几内亚之间区域的海盗。1980到二十世纪末越南大规模排华,大批越南华裔投奔怒海,受尽摧残,也有一小部分青年被逼上梁山,扯起了三角黑旗,不过他们对于华人的船有时还能放上一马。这些海盗多数是游击战出身的职业杀手,作战能力相当强悍,据称与许多知名的特种部队不相上下。武器来源与销赃路线,经过多年的发展也已形成稳固的盘根错节的网络,有相当高度的组织,可以连货带船一起解决;而且YN、F国等国贪污程度举世皆知,透过世界最贪腐的YN、F政府销赃也是常有的事。

海盗所使用的武器系统,包括了土制与外购的手枪、步枪、机枪、手榴弹等,也有些装备了20毫米机炮及RPG-2/7等火箭筒,近年来受到美国情报部门的渗透,得到了更强的美制武器。使用的船只常是一些小型快艇,船速可以达到40-50节,周边国家没有警察船追得上,F国、越南与W国的海军有时甚至也打不过这些海盗。整个东南亚海域近两万个岛,其中仅约一半为公开登记有人类常住的岛屿,其余都是海盗适当的藏身地,事实上也相当难抓。海盗造成的损失,一年内总有近百艘船被劫,损失估计达数亿美元。

进入本世纪以来,美国中情局介入部分海盗组织,美记海盗的袭击目标一下子变得只针对中国的大商船,而对其它国家的商船袭击次数则大幅度下降。海盗成为美国扼制中国石油咽喉的一支工具。

周老大一边组织大家紧急备战,一边在心中暗暗祈祷千万别碰上美记海盗,如果非要开打的话,渔船是无论如何打不过海盗的。可是来船明明看见船上的五星红旗,还这么气势汹汹追上来,看来是凶多吉少。



434


“通通通!”双体快船打出一排小口径炮弹,在南渔53号前方海面爆炸,渔船不得不停了下来。

双体快船靠着南渔53号停了下来,系上缆绳,跳过来3个人,脸色黑糊糊不说,手背手心的颜色也不对,一张嘴,讲的是一口难听的英语。渔船上面,只有技术人员会一点英语,充当了翻译,低声跟周老大说,他们的英语真难懂,比新加坡人讲的还难懂,大概英国人也听不懂。周老大说,没关系,他说什么你答应什么,先保住人要紧。

2个海盗收了大家的冲锋枪和火枪,冲锋枪还要,火枪都扔进了海里。每个人身上的人民币和值点钱的东西全搜走了,又去舱里上下转了一圈,照着电台打了两枪,出来跟那小头目说了几句,小头目嘟噜了几句一挥手,3个海盗把技术人员抓到了双体船上,要渔船跟着他们走。周老大按住了大家,叫解缆扔回去,跟着他们走。周老大低声对大家说,他们最多要了那舱鱼,扣了这条船,还是能放了人,附近岛上没有大冷柜,他们应该是去F国的拔垃登,去了那里就应该还有讲理的地方,许能要回船来。

跟着双体船走了十几海里,两条船一起被F国的一条3000多吨的旧登陆舰拦了下来。周老大知道这条舰,它是F国在南沙吨位最大的舰,二战结束时老美甩给F国的,1998年F国与解放军闹得最厉害的那次,F国3条小舰扣了我们十几条渔船,那次有准备,政府给护航,从永暑礁上来一条中国的导弹护卫舰,截住了F国的小舰队,僵了整整一天,F国政府又是哭又是闹,派了这艘最大的旧登陆舰带着十几位外国记者赶到出事地点,碗口粗的炮口指着我们的导弹舰,那时周老大亲眼看见导弹舰对着旧登陆舰打了一通旗语,没半小时,旧登陆舰就带着3条小炮舰撤了,还一下子熄了火,叫小炮舰给拖走的。事后听明白人讲,海军打旗语说,如果30分钟内F国舰队不撤出中国海域,将遭到导弹和鱼雷的攻击。过两天,这事上了《参考消息》,一位外国记者写了一篇历险记,说回去的路上夜里怎么也睡不着,“一尺多长的大老鼠在这条二战老舰上咚咚咚地乱跑…”。

周老大注意观察,海盗们见了F国官家并不紧张,双体快船里出来一个白净脸的洋鬼子,上了甲板比南渔53高出2米的旧登陆舰,约摸二十分钟后,旧登陆舰上下来一个少校带着几个水兵,到南渔53上用蹩脚的汉语让大家填一张表,说签字按手印,就放船放人,鱼也不要了。周老大的大儿子走南闯北的认识一点英文,看了这表格紧张地说,这是要咱承认在西月岛附近侵犯了F国领海,表示悔罪绝不再犯,落款是驻船的中国政府官员和全体船员,这,这个,咱签吗?

周老大接过表格,几把撕成碎片,高声吼起来:“老少爷们,大家都听见了,他们这是要咱卖国卖祖宗啊!南沙本来就是中国地方,咱中国人到这打鱼犯的什么法…”话音未落,F国少校用手枪狠狠砸在周老大脸上,周老大半边牙齿被打飞,人也仰摔在甲板上,周老大的大儿子尖声吼着猛扑上来卡住少校的脖子,被一个水兵抡起枪托猛击在脑袋上,缓过气来的少校二话不说,手枪一个长点射,周老大的大儿子一个栽歪,倒了下去。


.

435


杨州号运输舰的驾驶舱里,3个人举着望远镜看见了这一幕。

“开过去,我要那条双体快船。”站在中间的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说。

站在右边的海军中校是杨州号的舰长,听了这话,转头吩咐大副说:“照二哥的话,开过去,前主炮准备。”舰长本来不愿意多管闲事,特别是还有F国军舰在场。可是临出来时老大吩咐,凡事要多听这位“二哥”的,加上祖籍广东潮州的舰长对南海中国渔民受欺负有些看不过去,就照着周北岳先生的话下了令。

“这个行吗?有F国官方的人在,事情涉及两国邦交,闹大了不好收场吧?”站在左边的上校军需长迟疑地问。军需长姓蔡,祖籍高雄,家里是当地望族,本来一直跑生意,无奈公子哥出身的这位仁兄干什么赔什么,就听了他三叔的话,花了二十万美金买了海军上校军衔和一身行头,包了高雄基地供应太平岛军需的生意。他那位当台湾建国同盟高雄市主委兼高雄市议员的三叔反复交待,这个军需供应是个稳稳当当赚钱的事,吕副总统特别写的条子压着高雄基地司令那个外省佬办的,你这个军需长去了,要知恩图报,一定要把太平岛基地驻军看紧了,那里是外省佬的地盘,情报说有人通共,把暗通大陆的人找出来,凭这功劳,上头答应晋你当太平岛基地副司令。

蔡军需长对副司令其实不感兴趣,特别是去南沙干差,那里最近风声吃紧,不是个安身立命的长久差事。不过钱哪有这么好赚的,供应太平岛上千号人的军需,每月里撩外划拉能赚一百四、五十万台币,干五个月返本,后边就都是净赚的了,投资报酬率快40帕了,还去哪里找更好的营生呢。

为了自身安全,蔡军需长也不是没有措施。经高雄基地的人介绍,军需长把太平岛供应的买卖又转包给这位周先生。听说这位周先生可是来头不小,公司的生意相当有规模,并且在东南亚是横吃黑白两道的人物,白道背景,大陆那边跟官方关系很铁,据说在中共官商里有一号,访日代表团的成员,算是大陆的亲日派;这边,周先生是国民党籍的高雄市长家里的座上常客,特别是1年前跟军界商界的风云人物中岳老大换帖子结拜,从此在海军里人人见了周先生都喊二哥,有了军方的强大后台。黑道上,听说这位周先生跟四海、竹连、天地盟三大帮派和新进窜起的黑龙会的老大都有交情,最近由位居洪门九老的中岳老大开香堂,立了洪门三清堂堂主,管着东南亚7国上万名洪门弟兄。要说洪门也不算是黑道,里面不少人都担任着政商要职,蔡军需长听他三叔说,台湾的不少部长、立委、东南亚国家不少政府大员,甚至中共有位要员在早年,都是洪门里的人。

这位周先生是个痛快人,只要了明面的三成分成,让蔡军需长喜出望外。周先生只是加了一句,要做做“顺便的生意”,军需长要提供方便。军需长心里想,大概是从泰国缅甸走海路夹带些“白货”,装看不见就是了,何况人家还暗示给自己三成提成,也就答应了。可没想到,这位周先生竟然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就干起了黑吃黑的生意,他,他楞是看上了海盗那条双体快船!那船倒是值个百八十万美元,可这明明是虎口夺食啊!

刷,周先生没说话,出手写了张支票递给了蔡军需长,“二十万美元!”军需长差点惊呼出口,心里立即明白,人家这是给了“三成润手”里的两成,先拿份子是要打个五折的,蔡军需长也不是没混过世面的人,知道人家已经照足了江湖规矩,外带给自己半成面子,见风转舵:“既然北岳兄喜欢那条船,兄弟就担待下来了”,说完就拔腿走了。

杨州号是条4500吨的新型运输舰,导航通讯仪器先进,运送人员、装备、整装货、散装货、冷藏货和油料等储运设施一应俱全,防空火力不弱,有一架武装直升机,还有一座双联5英寸主炮。舰长心里明白,对面是一条3000吨老式登陆舰,不能让它把火力发扬出来,眼下的力量对比,谁先动手谁赢,所以这事要干,就得先下手为强。

舰长命令降下所有标志旗帜。在4海里距离,开始警告性射击,希望F国军舰能够知难而退先跑掉,省了政治上的麻烦。如果那海盗船也跑了,也好,省了麻烦,也能跟二哥交待,看来二哥是不懂军事的。

随着“开炮”的口令,主炮喷出一团淡淡的白烟,2发5英寸炮弹飞了过去,离F国旧登陆舰100米海面上炸起两条水柱。

两条水柱一炸,凄厉的警报声就响彻了旧登陆舰,登陆舰上双联装4英寸前主炮急忙去掉炮口塞子、转动方向,无奈方向角速度太低,炮口才转了20度,渔船上7、8个兔子大小的黑糊糊的物件就扔上了登陆舰,

轰轰轰!

南渔53号上的渔民们扔上去的渔炮爆炸了!

看着登陆舰忽然冒起大团烟雾火光,舰长先是一愣,难道歪打正着,炮弹落在军舰上了?接着爆炸声传来,舰长并不精通舰炮射击,虽然估摸着多半不是自己打的,但一时也弄不明白登陆舰上怎么会爆炸,反正是本舰开炮引致,逃不了干系,只能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了!舰长命令主炮急速射击,“打沉它!”然后命令直升机起飞,去那里补射,“不要留活口!”,直升机机长在通话器里答应一声:“职部全明白!放心好了!”不到1分钟,直升机朝登陆舰那里飞过去了。

想打准的时候可未必就打得准了。为了防止误伤渔船和双体快船,炮弹从右向左每次20米接近登陆舰,打到第七次,2发5英寸穿甲炮弹才准确命中,1发打在上层建筑上,另1发穿透前甲板在舱下爆炸了,炸坏了前主炮的输弹机构。

杨州号运输舰的主炮射速并不算高,急速射也不过1分钟12发,这1分钟内,登陆舰前主炮已经转到了位置,炮塔里的操炮手们被渔民扔的渔炮震得发昏,第一炮打出去左偏离目标足有200多米,第二次射击右偏离50多米,第三次射击应该命中了,输弹机构却被打坏了。

南渔53号砍断缆绳急速倒车,登陆舰上所有的枪炮都无法俯射这么低近的目标,冲出来的水兵又被接连落在舰上的炮弹炸翻,很快,挨了十几发炮弹的登陆舰燃起熊熊大火,舰内开始一声接一声地爆炸,炮弹还是接二连三地落下来,出来抢救生艇、救生圈跳海的水兵被纵横交织的炮弹片扫倒,机关炮、高射机枪、救生艇、通讯室天线、锚机…接连被炮弹炸飞,

双体快船见事不妙,早就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技术人员趁乱跳了海,立即被快船拉出的1米高的波浪吞没,快船上的海盗朝技术人员的方向打了一梭子子弹,不敢圈回来看结果,逃命要紧,但是开出去3000米就被杨州号的直升机追上,用12.7毫米双管机枪压着快船扫射,快船上朝上的部分没一样是抗得住12.7毫米重机枪子弹的,被扫了30秒,舱内舱外尸横遍地,直升机用高音喇叭叫双体快船立即停下来,不然就发射火箭弹打沉它了,快船却像没听见似的,速度越来越快,接近50节了。机长请示运输舰应该怎么办,“那就打沉它吧,不要了”,耳机里传来“二哥”周先生的声音。.

双体快船被直升机的火箭弹打沉了。

50分钟后,周北岳站在南渔53号甲板上跟渔民告别,指挥杨州号的舰员从快速交通艇上搬下来几支自动步枪几箱子弹一支美制火箭筒,告诉渔民们,那登陆舰很快就会沉,沉了以后再去救落水的人,记得要他们一律签字按手印承认自己是海盗,想抢渔船,被渔民冷不防扔炸药包给炸沉了,如果有人不配合,你们想给死难渔民报仇,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再过一阵,应该有大陆海军的舰艇来救助。关于我们,记得就说是商船路过帮同胞一个小忙,不要说别的。这就告辞了。

周老大一把拉住周北岳的手,语音含混不清,非要问明白恩人的姓名,自己先报了大名周永明。周北岳推脱不过,只好说:本家,姓周。名字可就无论如何不肯说了。.

3个小时后,中国海军南海舰队青岛号驱逐舰赶到现场,营救了南渔53号后,以10节的速度缓缓向北返回,F国的两艘较小的导弹护卫舰随后赶到,跟了青岛号一段路程,却什么也没敢动,只是在返回的路上,从海面上救起了双体快船那个白净脸的洋鬼子。

杨州号运输舰过了北横礁,就遇上了太平岛来接应的导弹护卫舰,全舰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