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轩文集 第二章 现代文学集 为“狗粮”正名!

楚云飞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0/[/size][/URL] 为“狗粮”正名! —————与剑使之血答北村先生之妄言 前几天看鸟鸦传媒的文章《为网络文学辩护》时与剑使之血小姐有一番谈话,其中谈及某些传统文学者将网络文学嗤之为“狗粮”一事,心中颇为愤慨,今天我提笔便是要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20.html


为“狗粮”正名!


————与剑使之血答北村先生之妄言


前几天看鸟鸦传媒的文章《为网络文学辩护》时与剑使之血小姐有一番谈话,其中剑使之血谈及某些传统文学者将网络文学嗤之为“狗粮”一事令人心中颇为愤慨,今天我提笔便是要为“狗粮”说几句公道话。

将网络文学称之为“狗粮”,始作蛹者便是北村先生,叫你一声先生是因为看在你还与“文学者”三字沾边的情份上。你称网络文学为“狗粮”便说明你这自命的“传统文学派”从骨子里就瞧不起狗,否则,干嘛不说是别的什么“猫粮”、“猪粮”而专门找狗的茬子?我就从“狗”字开始扔你这“正统人士”第一块砖。

狗可能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远古时代,人们生活资料极度贫乏,为了防止别的部落的人来偷抢东西,为了狩猎的需要而驯化了狗(个人意见,估计还有别的需要,但一切都为了生存这一根本目的)。狗与人类在一起便成了人类的朋友(当然除了个别的疯狗和赖皮狗以外),可以说狗为主人乃至为人类及其社会奉献了自己从皮毛到骨头的所有一切,连狗屎都可以做农家肥继续为人类做贡献。你北村先生指责狗,真是没肝没肺的家伙啊。

远的我不谈了,从上个世纪的资本主义为了瓜分世界而爆发的人类历史空前浩劫——二战开始吧。在当时的苏德战场,无数的红军军犬带着炸药包疾风闪电般的冲到德军的坦克下,炸毁了一辆又一辆的德军坦克,成功帮助红军战士阻挡了德国法西斯前进的铁蹄。在这场人的生命如同瓦片一样脆弱而不值钱的战争中,无数英勇作战的红军军犬在战场上与德军坦克、堡垒一起化为灰烬,侥幸保全了性命的落个终身残疾。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作为人类最忠诚的无声朋友——狗也付出了无数的生命代价,单这一点也足以留芳千古,为它们竖起一座纪念碑。

我的童年曾经在草原上度过,认识、结交了许多藏族朋友。自从第一次去他们家里做客,就和他们家刚出生的小藏獒也成了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藏獒也越长越大,后来周末时我去找他们玩,远远的就大喊:“扎西,我怕你们寨子里别的狗儿,快叫你家的老虎来保驾!”转眼之间,那条叫“老虎”的巨大藏獒就闻声跑出来迎接我。在它的护卫下,我可以在寨子里的任意地方玩耍,帐篷边那几条晒太阳的牧羊犬见了我吭都不敢吭一声。要在平时,绝对是我见了它们躲得远远的,现在有了“老虎”在旁边我真是威风神气得很啊。你北村骂什么不好偏偏骂狗,这不是跟我作对么?

今天,你这传统文学派知道在云南、广西、新疆的边境一带和内地的缉毒战场上有多少缉毒犬为“禁毒”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奉献吗?告诉你:正是有了缉毒犬才使无数的犯罪嫌疑人露出原形,才使成千上万克的毒品被堵获、查缴,而这些毒品一旦流入内地、流向社会将要害得多少人吸毒成瘾、家破人亡,你这传统文学派知道吗?我甚至可以猜测保不准你也会成为那些毒品的受害者。就是这些忠诚的“无声的战友”在参与缉毒行动中有的为了维护正义、保护主人,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甚至还有活活累死在岗位上的,你这传统文学派知道吗?我还要告诉你:在这个蓝色的多灾多难的星球上每天都有许多搜索犬,在地震、海啸、火灾、雪崩等灾害、事故现场不辞辛劳,冒着危险搜寻出一个又一个幸存者,你这传统文学派知道吗?在大都市的街道上还能看见导引犬每时每刻尽职尽责地为视力有残疾的主人热心服务,你这传统文学派就不感动吗?就是如同你那样口口声声叫嚷“狗粮”的人没准家里也养了条哈巴狗,哈巴狗向来被视为没有骨气的象征,可是你家的那条哈巴狗也为你日常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你不会否认这点吧?

所以,狗是我们的好朋友,是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类的好朋友,不许歧视。

如同北村之流的传统文学者把网络文学称为“狗粮”,从他们内心讲,他们是一点也瞧不起网络文学,这叫“好了伤疤忘了疼”,下面我扔第二块砖。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包括了诗这一文学瑰宝,中华民族的文学史简直就是诗的海洋,这一点你这传统文学派不反对吧?我估计你也没办法反驳我的话,好!我这次就谈论诗歌。

我的老师余浩然先生(你北村也算是先生,可你跟我这个先生比较,嗨!不说也罢)说:诗是人们用以抒发感情的语言文学或说是文学语言,主要有口语语言和文字语言两种。诗起源于人的思想感情,具体地说,是有关劳动者的心情,有关男女之间的爱情。《淮南子》中有:“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此举重劝力之歌也。”明朝有位胡大家也说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人道之本也。……周之《国风》,汉之《乐府》,皆天地元声也。……今之讪学古者,动曰:关关雎鸠,出自何典?是身为父母生育,而求人道于空桑也。噫!”这就是说诗歌起源于爱情。一句话,诗最早起源于民间,为山野村夫、猎人、渔人、村姑等这一类劳动人物所用,为士大夫阶层所不齿,但最终以它独特的魅力广为流传,《诗经》这部流传千古的著作便是活生生的证据。甚至后来被引入庙堂之高,奉为儒家经典,咱们的老祖宗孔夫子就说过:不学诗,无以言。诗三百,一音以蔽之:思无邪!从古到今,诗这一文学体裁历经数千年变化:始于劳动者之语,向二言古谣---风、雅、颂这类四言(代表即诗经)---骚体楚辞---五言及杂言古体诗(乐府)---七言古体诗---前格律诗(永明体)逐渐演变,发展到诗的巅峰代表---唐代格律诗,沉寂之后洋为中用的现代新诗在胡适等人“白话运动”的艰辛努力下又开启了诗歌的另一番天地。如此繁复的过程中几乎都贯穿了“因为是人民群众的生活语言,饱受官僚文人,尤其是士大夫阶层或是正统派别的排挤,但最终还是得以流传,文人墨客争相仿之,终成大道”这一坎坷命运。

词的命运也与诗大致相同,它本身就是诗的一种变形。唐朝民间就有词的起源,当时称为长短句、曲子调等等,起先是打破格律诗的句数、字数束缚,后来演变为在酒边、花间唱唱,写点哥哥妹妹、流连时光之类,好比上个世纪的流行歌曲之初,难登大雅之堂。后来从五代开始流行,到宋代则达到顶峰。词从最初形式到伴音乐而歌,最后逐渐脱离音乐而形成一体流传下来(像姜夔那样的人物,始终未放弃音律,反而将之推崇以极,最后常人难以为继,和者寡,走上极端,可惜又可叹)。词发展之初,没少挨砖头、白眼,即便是到了宋朝,词进入辉煌发展的时代,婉约、豪放两派也不团结,相互扔砖头、打嘴仗(就像今天北村你这传统文学派对网络文学的做法一样),我估计婉约派挨的砖头怕是更多些,因为直到今天某些文人依然对婉约派抱有成见,同样是词林奇葩的婉约派真是有点可怜啊。

现在爱好文学的人,可能相当一部分的书橱里都有一本《诗经》;二岁的童稚便能吟出“床前明月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些名句;有些诗词爱好者在网络论坛里灌水的时候也可以灌出打油诗;可见诗词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回想起它走过的那条坎坷路,能不让人感慨吗?你这传统文学派的前身也曾有被人嗤之为“狗粮”而饱尝白眼的时候,请问你心中对此是何感想?所以啊!今天你这新时代的“士大夫”想想你们过去曾经的经历吧,既然你们也曾经狼狈不堪的窘迫,那么现在对待网络文学新生事物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这第三下,我就要扔个馒头了(这次我手下留情不扔砖头)。

军事技术的需要,导致了计算机技术的出现;军事信息传播手段的需要,把网络技术也顺便推上了舞台。别忘了,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首先是被美国应用于军事方面的,然后再推广到民用市场(下文谈的计算机、网络、信息等都是指民用方面)。计算机、网络、信息三者的结合,让我们“地球村”的每一位公民都拉近了距离,随时随地都可以沟通和交流(只要本.拉登愿意,你也可以和他QQ聊天、视频)。正是出于这种需要和文学的发展(现在许多作家都用键盘来写作,这就是文学与科技的结合,这是一种时代进步)才诞生了网络写作者,有了一大群网络写作者才出现了“网络文学”这个名词。

网络文学现在的时光好比清晨山头才露出一丝笑脸的朝日,好比刚学会走路的小孩,既然她已经诞生了,再要扼杀也枉然。做为一种新生力量,良莠不齐、质量参差是难免的,也是客观存在的,这个时候更需要人们包括那些传统文学者的呵护、关心、帮助,让她健康成长、发展、壮大,使其为文学的花园再添一朵鲜花,不是更好吗?而嗤网络文学为“狗粮”者,正是不能容忍别人暂时的缺点和失误,才有如此“扔狗粮于地,再踩上一脚”之念头,对此我是坚决反对的。我认为善意的批评、指正对网络文学是必须的,这才是真正关心、帮助其成长,这样的助人为乐态度值得欢迎,就是你北村要在网络文学者面前炫耀文采我也可以容忍,可能你有在某些网络文学者面前炫耀的资本,那些可鄙的“网络暴露文学”也可以做你的目标,甚至可以告诉你:本人也是极端鄙视他(她)们的,奋起揭露、批判“网络暴露文学、非网络暴露文学”是每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文人的责任。但就你现在如此“一棍子打死所有者”的做法实在不能让人接受。我国现在要发展、建设全面和谐社会,文学创作者内部干嘛就不能和谐呢?百家争鸣可不是一家对着另一家大谈“狗粮”吧?有必要像当年豪放、婉约那样互相攻击吗?有必要一个自命正统而另一个为旁门左道吗?如果你认为实在谈不拢,那么请你根据自己的爱好习惯对萝卜、芹菜、豆腐、肉食各取所需就是了,不要搞什么“文学沙文主义”好不好?

回过头来,我对网络文学创作者要献上一支鲜花。网络文学中也有精品:当年在新浪某个原创论坛贴《碎脸》的鬼古女夫妇,后来其作品被出版社抢购版权,连续再版五次,甚至上了北美图书排行榜,影视剧版权也被购买;还有著名的连载《抗战狙击手》也终成“正道”;铁血书库也有刊印实体出书的连载小说,这些都是好消息,说明网络文化已经在文学界占有一席之地。我期待网络文学创作者精神抖擞,信心百倍地多出作品,出好作品,出精品。同时也期望网络文学创作者拿出网络那样海纳百川的胸襟气度,正视自己的不足,与传统文学创作者多交流多沟通,使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传统为网络用,将网络文学发扬光大。如果将来哪一位网络作家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请记得我今天送的鲜花,请向我的账号里充些铜板:我要看网络军事文学书籍。



2008年12月9日再稿于龙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