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七 坚持 411-4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11


空六师2团副团长知道今天团长一定气死了。一出战就换着法挨打,好容易挺到了地方,团长的座机大概是被音障共振破坏接着又被空前强烈的激光割碎,附近没有敌机,靠近我方沿海,团长的降落伞悠悠然安全地向海面降落,降落地点座标通知已经发出,不久团长就会被搭救起来,不过他一定要气死了。

现在副团长自己也快气死了。历尽艰辛赶到了截击地点,损失了1/4战机的2团机群准确截断了日军第一航空联队的退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还手打人家的机会,可是——逃回来的日机只剩3架了!

空一师向来目中无人,这次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六师,居然只给剩了3架!这哪叫北一南六,整个一惟我独尊!

副团长气死了。最后的理智留给今天损失最重的3大队,命令:“谁他妈也别动了,就3大队,给老子开火!”

3大队接到这句不像命令的命令,惊喜之中,十几发R79导弹射出,不久大家就都看到,那3架倒霉的FC01被炸得四分五裂,接着大家发现剩下的油已经不多,唯一能干的事就是返航了。


412


新加坡国际机场。

接到了中绳远东空军总部直接打来的加密电话,美国武官的神态,开始从气急败坏变得气定神闲了。只是由于半边脸肿起,气定神闲的表情有些变形可笑而已。

他通知新加坡国防部次长:美远东空军第22航空队的93架战机,将在10分钟内从东面抵达,而中国人增援的大机群,至少要晚十几分钟。美军混编伞兵旅将立即伞降2个营下来,一个在石立达机场,一个就在旁边的高尔夫球场,这个安排已经最大限度地顾及了新加坡的要求。我们希望看到你们先动手把中国人清走,否则,我们的伞兵就会自己动手了。我们相信激烈的枪炮声是新加坡不愿意听到的。


次长相信武官的话。尽管机场塔台的中国士兵没有阻拦自己的部下,客客气气请了进去,但是雷达和通讯器材都发生了故障。不消说,机场所有要害都控制在中国特种部队手里。整个新加坡此时也一样,除了国防部指通管中心还在运转,其它要害都在中国人手里。中国人是开罪不得的。更重要的是,局势发展的现在显示出的苗头,也没有为了讨好美国而过度开罪中国的必要了。

借口去和中国人商量,次长走开一些对着手机发出命令,要装甲营营长派两个连去控制机场旁边的高尔夫球场,阻止美军向市内运动,但是不得攻击美国伞兵。

然后就过来和中国武官商量:美军即将强行伞降1个营,你手下那些老总们现在真的要动动了,几十号人挡了美军一个伞兵旅大半个钟头了,这会就是投降都够面子了,何况只是要你们撤退呢。

中国武官这会正坐在椅子上品茶,样子挺舒服的,听了次长的话,仍然没有站起来,只是懒懒的说,那个,那个油库,一打起来,很可能爆炸的。

次长立即明白了。两边都够狠,这样干下去,新加坡是吃不消的。次长又急急地向美国武官那里走过去。


413


体外加装的电子吊舱使F22舰载机的机动力和速度都被削弱,被菊水气爆弹巨大的冲击波“吹送”了2000米以后,台湾飞行员高上尉发现机舱内各种报警器声音大作红灯闪闪,一丝丝烟雾也缭绕了进来,必须跳伞了。

那时,前面的大队长和后面2位兄弟都踪影不见。高上尉仰坐在展开在海面上的伞挂救生筏上,解开了伞,取出筏头救生箱内的信号枪和2红1黄3发信号弹,把2发红的打向天空,转动一下那发黄色弹的底部,把它发射到前方200米处,黄色弹轻微爆开,将足足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海面染成黄色,再瞎眼的救援机飞行员也看得见了。然后再从救生箱里取出一瓶水,喝了一口,旋上塞子小心放好。从筏侧取出1柄小桨,不紧不慢地划起船来。船划到黄色足球场的中心。高上尉放好桨,取出了通讯器。

那时所有通讯频道依然被压制电磁场湮灭,GPS卫星定位信号也收不到。指南针还管用,配合太阳的位置,可以判断那片依稀可见的陆地是新加坡东海岸,不是达旦岛,也不是苏门答腊。而且,海水潮流正在慢慢地向东海岸推送着筏子。上尉检查了所有身边的装备,该在的还都完好。一切还好,人不能总是倒霉。然后,每隔5分钟打开通讯器试一下压制电磁场消失了没有。不能用的太频繁,要节约电池。

直到40分钟以后,新加坡海岸警卫队的高速艇才驰了过来,结束了上尉单调的生活。

经过漫长的中转、等待过程,高上尉被新方人员带进一架F22舰载机,随后,终于听到了他们大队长的声音,大队长没有其它的话,直呼其名,简单告诉他:跟着我,执行新任务。


414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门字形的3层建筑物构成一道长拱门,拱门后是游泳池和娱乐场,游泳池旁是几排度假屋,再过去就是起伏的球场草坪了。

现在,拱门楼群、度假屋甚至游泳池更衣室,都被从旁边4公里外的国际机场赶过来的乘客塞满了。一片咒骂抱怨的声音,人们对新加坡无缘无故陷入战火万分的不理解。咒骂抱怨声中,唯一可以观赏的,就是拿着大大小小的望远镜,观看天上的表演。

对于看飞行表演,新加坡人是有经验的。定期举行的新加坡国际航空展,训练了人们看飞行表演的水准,女孩子们的余兴节目,还有和英俊的飞行员大兵合影留念。今天,球场商店里所有的望远镜已经被抢购一空,被乘客们举在手里,指向天空。

天上的表演着实精彩。

几十架大型飞机发出闷雷般的隆隆声,在国际机场上空转圈子,先是1架冲了下来,然后大地发抖,紧接着就传来震撼耳膜的巨响,又一架大飞机不甘心,冲下来后屁股后面冒出一顶降落伞,然后就被机场大楼挡住了,不过很快就传来连续不断的爆炸声,看来这架的情形也不妙。

大飞机们不敢再下来了,一圈又一圈在天上兜圈子,足有半个钟头,这段没意思,大家起来活动活动,谁也不觉得紧张,大家的感觉是看立体天幕的好莱坞大片,片子这一段没剪辑,太长了嘛,小孩子们倒是兴奋得又跑又叫的。

然后天幕大片就紧张得叫人透不过气来了。

先是从机场的天上分出来十几架大飞机,过来后就在球场上空绕了一圈,这时眼尖的人看到,大飞机上面的高空还有几架小飞机,小飞机射出7、8条白线,往市区方向伸过去,然后顺着白线的方向看到4架小飞机很快飞了过来冲向大飞机,一架大飞机的肚子里飘出一连串的白色伞花,

接着大飞机火光一冒就炸开了,紧接着通通通的清晰炮声和一声巨雷般的爆响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拱门楼上的乘客们发现从机场公路上开过来长长一列装甲车,朝球场疾驰而来,

地面上,大人们扑出去把兴奋得乱跑的小孩子抓回来,塞进屋子里,头上,高空的小飞机朝市区来到小飞机又射出白线,那白线缠着市区小飞机绕,高空小飞机冲下来朝市区小飞机开炮,缠在了一块,乘客们分不清了,只听得通通通炮声和一声接一声的巨雷爆响,大飞机一架架炸成碎片,有2架没爆炸的,拖着浓浓的黑烟朝海滩方向冲了下去,其中一架的肚皮里又往下面飘出伞串,大飞机最后打没了,小飞机也看不见了,第一架大飞机飘出的伞串已经抖开,成了几十顶伞,离地面越来越近,伞下挂着的小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迷彩服,然后,眼尖的人又看见,很高的天上又飘着7、8个小降落伞。

大飞机的降落伞着地的时候,装甲车队也到了,直冲进来就上了草地,身着新加坡军服的士兵们跳了出来,端着枪,把落在地上的每个伞兵都看了起来,有几个落地伞兵那里乒乒突突地响起了枪声,不一会救护车发疯似地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冲了过去,有的新加坡士兵开着球场的草地车也上了草地,局面很乱,只有胆子大的人还敢在外面看,大部分人躲进了屋子里。

然后近处的人们看到,从两辆带钢板和机枪的吉普车上跳下来两个新加坡军队的上尉,指挥一队兵在游泳池边上清出一块地方,押着从三面过来的垂头丧气的伞兵进了来,一排排散坐在游泳池边的地上。


415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今天这里聚集了近千号人,其中最感气愤的是两个人。

第一个是看大门的门政大爷。门政大爷一贯的自我感觉,就是半个俱乐部主席。给高尔夫球场看大门,那叫一个艺术,一个享受。一般的会员,有的没的都要在车子挡风玻璃里面贴出一堆证件的,无非某高级公寓通行证、某俱乐部入门证之类的,最拉风的要数游艇俱乐部通行证和高尔夫会员证了。

车子进大门,要绕门政大爷的玻璃屋子转半个圈,门政大爷可以提前从右窗看到来车情形,然后有5秒钟时间采取后面的艺术行动——如果来车有会员证,那么一般不用理他,门政大爷可以坐在玻璃屋里喝茶。但是有3种情况,是必须窜出去处理的:

一是来了大人物。部长们、商界大老们、总理副总理的车子,门政大爷都熟记在胸,不管有无会员证,看见了立即就要窜出去站得笔直地敬礼,只要一不留神厚此薄彼疏忽了那位礼没敬到,大爷的饭碗就悬了;

二是车上没有会员证,不是大人物,但是是好车的,也要窜出去,先敬礼,然后礼貌询问,对方给的待遇可能很不同,好的,司机会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用食中二指夹出一张50元钞票,然后一言不发踩油门就走;坏的,司机会从鼻孔里嗯哼一声,然后一踩油门就走了;最坏的情形是司机连速度都不减,从身前一冲而过,在车窗里还比一下中指。这些都要受着。关键是判断是否好车。

不要管它什么外形商标车徽,那都可能是自己改装的,有人就把中国产的夏利车贴上了平治的标志在新加坡招摇过市嘛,见得多了。来野外打球的车子好坏,主要看轮胎的宽度,没宽度,你贴保时节也是鬼扯;

三是车上没会员证,车也不怎么样的情形,这时也要出去,那就是享受了,一般总可以奚落对方一番、教训一番、颐指气使一番,然后叫他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这会子那种人上人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可今天的事情实在让门政大爷又吃惊吓又是气愤难申。

先是长长一列装甲车开了进来,会员证当然是没有的,车也绝非好车——但轮胎宽度足够足够宽,门政大爷没敢出去,看着装甲车撞断忘了抬起来的栏杆,直冲进去了,着实让门政大爷受了一惊。不久,又一列装甲车从里面冲出来,上了去海滩方向的草地,巅巅地开过去了,

然后就是三辆马来西亚产的东波轿车直冲过来—没证、烂车,门政大爷心想你也来欺负老子,刚窜出去挺身拦下为首那辆,里面跳下来一条鬼佬大汉,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大耳光,门政大爷眼前金星一冒就失去了知觉。


第二个最气愤的人是美军伞兵中尉。

在新加坡国际机场上绕了半天,终于下来命令让在高尔夫球场伞降,运输机里自己的一个排就跳伞前预备。

突然机长惊慌地呼叫头上的战斗机掩护,然后从舷窗看见1架美军F22舰载型直冲过来,朝着运输机开炮!中尉毫不犹豫,立即命令跳伞,刚跳出来,伞还没张开,就听到周围运输机的爆炸声,伞一张开,就看见营长的飞机拖着黑烟冲向海滩方向,下面,十几辆装甲车控制了降落区,接近地面,草地上的新加坡士兵成散兵线三面围了上来,抵抗是无益的,好在新加坡士兵还没有要求缴枪。

被押解到一座游泳池边,上来一个新军的上尉,脸色很是难看,先说明这里是新加坡领土(当然,那还用说,中尉嗯哼了一声),美军的降落未经新加坡政府的同意,属于非法降落,现在已接到命令,要求降落美军必须服从那上尉的命令,接受看管,等候处理。也只能这样了,一班有人落地时做了抵抗,双方有了伤亡。继续抵抗是没有希望的。

然后,毫无征兆,那个上尉就倒了下去,周围噗噗的密集射击声音,带消声器的美军三角粥部队用枪!特种部队到了!

中尉就地翻滚,自动步枪射出一串子弹,立即隐蔽在跳水台后面,弟兄们都在射击,美新双方人马纷纷倒下,

然后的这一幕让中尉气愤难忍:

一个戴面罩的特种兵身手敏捷地连连打到了几个新加坡士兵,闪跃到跳水台后,中尉刚凑过去接触,那人劈面就是一个大耳光,就势一把下了中尉的枪,嘴里一声“八嘎”,短短的自动步枪顶在中尉的胸膛,

——日本人!


416


可惜,除了门政大爷因为昏过去了没看见来者何人而情有可原以外,其余在场的各方部队指挥官,都因这一微小的疏忽,酿成大错,终至于局面不可收拾。

门政大爷没看见的是,鬼佬大汉一个耳光打得门政大爷飞出数米撞碎了玻璃又飞回玻璃屋里,然后鬼佬大汉的脑门上就出现一个红点,脑后飞出一溜鲜血,眼睛不相信似的瞪着,慢慢向后栽倒,同时,低声而密集的噗噗连射,3辆东波轿车朝向玻璃屋的一侧都成了马蜂窝,十几条幽灵般的人影在夕阳的残照里从玻璃屋那里闪出,打开车门拉出里面的8条尸体,扑的一声,鬼佬大汉尸体倒地,幽灵一瞬间又将尸体塞进玻璃屋,然后冲进轿车,车子一溜烟开了进去。


新加坡装甲营的3连连长早就知道车队后面跟着3辆东波撒嘎轿车,挑明了的,美国人的三角粥特种部队在里面。先是接到情报通报,这支三角粥特种部队从马来西亚一路抢车而行扑了过来,抢的车都是东波撒嘎轿车,刚才一辆冲上跑道奋力撒沙子,中国人的装甲车上去帮忙后就不见了那5条人影的动静,然后手下报告塔台空管中心遭到袭击,中国救援队员有人受伤,本营1连有5人死亡十余人受伤,袭击者伤亡不详,但是空管中心还在我们手里,确切说是在中国人手里,

同一时间,油库遭到极其猛烈的短促袭击,新加坡军队因为按照不得在油库区开枪的原则,闪得很快没有碍事,所以无伤亡,中美双方的伤亡不详。看起来,三角粥对塔台是佯攻,真正的突击发生在油库那里。但是,听说刚才中国武官说了那句话,就镇住了次长,这样看起来,油库现在还是在中国人手里。

所以,当3连上尉连长在游泳池看见2辆东波轿车开了过来,只是想到美国人真是阴魂不散跟定了我们,随后就重伤倒地,连队在突然袭击下受到了惨重伤亡。

3连的上尉连长艰难地拉出对讲机软话筒,第一句话向营长报告了球场受到美国特种部队的袭击,然后就昏了过去。


美军伞兵中尉的胸膛被日本人的短自动步枪枪口顶住,心里反而镇定下来。

伞兵旅在新加坡外海大演习之前2个小时,就已遵照太平洋美军联合司令部的命令进入一级战备,接到起飞命令后,一路上追着太阳飞到这里,途径苏门答腊上空曾经空中加油,那时传达了任务的细节,大家都知道了小鹰号和里根号航母特混编队在中日合谋的突然袭击下损失惨重,伞兵旅要迅速占领新加坡使遭受了重创的海军特混部队得以进入新加坡抢修,如果遇到中、日任何一方的反抗,则坚决予以消灭。

日本人说话了,英语,“立即命令你的伞兵靠拢到跳水台,配合我们制服新加坡人!”

中尉心里镇定下来,立即遵命,对着对讲机发出一串命令,

蒙面的日本特种兵听到伞兵中尉的“命令”里竟然报告了受到日军攻击,毫不犹豫突突一个短点射打倒了伞兵中尉,调转枪口向两翼靠拢过来的美军伞兵和新加坡士兵射击,弹不虚发,每次都是2、3发的短点射,无论对方是否有隐蔽,都是一个点射就打倒了,直到他的后脑被一发子弹开窍。

一发从5米跳台上射出的火箭弹把60米外一辆刚转过炮口的装甲车打成一团火球。

从跳台上和度假屋顶上射出的急促火力极其准确地把剩余的日军特种兵和还在抵抗的美军伞兵打倒,而每个新加坡士兵的通话器耳机里都响起他们连长熟悉而威严的声音,

所有还活着的新加坡军人迅速向游泳池集中整队,但是大家发现连长始终也没有露脸,左顾右盼之间,通话器里发出吱吱的响声,5米跳台和后面的度假屋顶上站起了几个中国救援队员,接着新军士兵们发现,周围几辆装甲车的对空导弹发射器调转了方向,对准了国际机场上空盘旋的运输机群,“那是我的车啊,谁进去摆弄了…”

念头未落,16发车载地空导弹射向天空,在度假屋内仍然举着望远镜的人们眼里,拉出白烟尾迹,直扑向那些大飞机!

十几架大飞机纷纷起火爆炸,拖着黑烟栽了下来,

第二批导弹射了过去,30秒钟之后,国际机场上空所有的大飞机都消失了。


417


新加坡国际机场。

美国武官成为暂时的地面信息总联络人。他知道攻击油库和塔台的特种部队无一生还,也知道刚才高尔夫球场的美军伞兵中尉刚报告受到日本特种部队袭击,声音就被2声枪响打断,接着武官就看到球场飞来的导弹击落了伞兵旅留下的全部运输机,日本人!偷袭了美军的航母特混编队不算,他们在这里继续屠杀美国伞兵!

仇恨已经烧干了眼泪,电话一直打回美国军情局总部。


418


新加坡石立达机场。

15军特种兵大队大队长感到自己这个临时总督新建立的空军太少了。飞机大大的有,美国人的一百多架,新加坡的十多架,就是飞行员太少了。私下试探的结果,新加坡的飞行员们都不愿意报名参军保卫新加坡的领空。大队长明白这是S-1号目标还没有掌握住的缘故。

最后只是拼凑了一支杂牌部队,仓促上阵了。特别试飞小组的3位试飞员驾驶了3架双座舰载机,俄罗斯特种部队带来的2位飞行员飞了2架,台湾飞行员高上尉在他们“大队长”声音的亲口指示下飞了一架,一共6架F22舰载机,还有就是跟班小弟和另外三位有此特长的战士飞了两架直升机。

4架F22舰载机被派去打击球场上空的美军伞兵部队。意外的是,原定计划中此时应该由太平岛传送过来的美军敌我识别系统密码仍然没有送到,使得美军舰载机上的敌我识别系统还在起着作用——不仅保留了不受美军护航战机导弹打击的功能,也保留了机载导弹无法打击美军运输机的功能,火控计算机锁定后,那些导弹根本就发射不出去。最后还是靠机炮解决问题。我军试飞员在被击落跳伞前,紧急通报了这个情况。

来不及再采取措施。美军混编伞兵旅的另一个营,已经快要到达石立达机场上空。大队长麾下新建空军的最后两架战机起飞,我军一位担任“国军大队长”的试飞员带着高上尉升空迎战,空战的景象很是奇特:

两位国军飞行员都使用明语通话,刚冲上去打掉两架运输机,美军护航战机就冲了过来,也不射导弹,上来就是机炮开火,像是半个世纪前的空战情景,国军大队长一声招呼,两架舰载机掉头就跑,高声呼叫机场地面火力掩护,国军大队长的声调里还带着哭腔,一头冲向机场跑道,滑行降落了。

看着麾下的新空军如此孬种,“带头大哥”站在塔台上面皮儿也不禁有点儿微微发红。

说也奇怪,眼睁睁看着敌人降落机场,美军掩护机群俯冲下来既不敢开炮也不敢降落,只是从跑道上方做了个标准的通场动作,就拉起来绕开了圈子。

一个圈子还没绕完,大队长发出了命令:“机场导弹部队射击!”

高空的美军运输机群突然掉头向北面马来西亚方向飞去,地面导弹后起直追,仅仅咬掉了最后的两架。正在低空绕圈子的美军掩护机群受到地面导弹的密集攻击,3架当场被击落,其余向南方海面高速逃跑,后面导弹群紧追不舍。

中心通讯小组报告:美远东空军第22航空队的93架战机已经先我一步到达,北上拦击我伞兵团及其掩护机群,我机群已经向西避开,经马来西亚方面同意,临时进入马来西亚领空,计划在马来西亚金山北军用机场降落,所有飞机将被马来西亚方面扣压,我军伞兵将设法经金山大堤进入新加坡;美军向北逃走的伞兵营及其掩护机群有迹象将在金山北同一机场降落,但尚未获得马来西亚方面同意;

一中队报告,在球场上空跳伞的我方和俄方共4位试飞员,三位已经安全落地并乘车赶回石立达机场,我方一位试飞员在跳伞时在空中遭到同时跳伞的美军飞行员手枪射击,伤势不算严重,已在落地后得到妥善救治;美军所有跳伞伞兵和飞行员落地后“遭到日本特种部队袭击”,全数阵亡;

俄国特种兵部队分队长则亲自上来通知,俄国专家终于解除了美军舰载机导弹的敌我识别密码锁,你们的专家刚才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们的试飞员马上就回到石立达机场,大家这就告别了。我们将开走美国人的几架飞机。说到这里,分队长锐利的目光逼视过来。

大队长一笑,说:祝你们回程一路顺风。

虽然,上级关于俄方大难题的指示是“留住客人,拖后处理”,但是,刚才俄国人与我们并肩作战,人家什么也没讲。

中国特种兵是讲义气的。大队长自己作了主张。

分队长握了大队长的手,又情不自禁相互用力拥抱了一下,转身就走。可走到门口,又折转回来,压低声音对大队长说:我们将去安达满群岛基地,大概会路过一下金山,如果无意中碰上了什么,“耶许,灰廉习一下新飞几”。

然后,就是中心通讯小组报告说,美22航空队掉头南下,将经新加坡飞向苏门答腊,计算表明,他们的油不多了,估计在新加坡上空最多停留10分钟。

大队长明白,美军的混编伞兵旅大部被消灭后,第22航空队在新加坡已经无所作为。想起了俄国分队长说的“练习一下”,大队长对已经气喘吁吁跑上来领取新任务的“国军大队长”说:去送送美国客人。


419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拱门大楼的三层楼上,已经空空荡荡。空中和地面之间突然爆发的战斗,吓跑了所有的乘客。

只有大玻璃窗角落里的一双阴骘的眼睛,始终在盯着大门门卫的玻璃屋。这人戴着一顶旅游团发的遮阳帽,亚洲人的面孔,皮肤微黑,看来在新加坡经常从事野外运动。

遮阳帽一直在用手中那只外形很大的手机在打电话,不见说话,只是在听连线上的耳塞,手里不时按一些手机上的按键。

5分钟前,遮阳帽对着连线话筒讲了几句英语。


4公里外的国际机场。美国武官在回答这几句英语:“我想你也是那些日本人之一。你凭什么证明你的话?”

“你可以欣赏下面的一段录音”,接着,听筒里传来汉语,武官是军情局人员,对汉语并不陌生,武官清楚听见了中国人报告美军运输机参数、调整导弹准备射击的一段声音。

思考了几秒钟,武官再次拨通了直达美国军情局总部的电话。


420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中国特种兵部队的小队长现在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日军特种兵为什么会轻易偷袭得手?他们是乘东波撒嘎轿车来的,从时间上看距新军装甲车队不远,应该是尾随而来,新军为什么对他们毫无防范?国际机场那里,美军特种兵使用东波撒嘎轿车冲上跑道撒沙子,是在新加坡国防部次长和美国武官的眼皮子底下,…那么,新军装甲车队是认为尾随的东波撒嘎轿车里是美国人了?…球场入口那里有问题!人手实在太少,刚才没有派人控制门卫那里,这是一个重大的疏忽!

亡羊补牢,小队长带人隐蔽运动扑向球场大门入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